69书吧 > 沐兰辞 > 第002章 流放者们

第002章 流放者们

推荐阅读:圣墟大主宰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雪中悍刀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除去沐兰、张氏和嫣红,岛上还住着三个能喘气儿的人。  ﹤一个是辣椒婆,一个是郝姑姑,再一个就是吴语桐。

    六个人中数辣椒婆年纪最大,今年已经六十有二。她不是第一个活着来到岛上的流放者,却是在岛上生活时间最长的一个。三十四年七个月零九天,每一天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次之便是郝姑姑,来到岛上也有将近二十年了。张氏十三年,嫣红六年,吴语桐时间最短,是去年才被流放过来的。

    至于沐兰,她是本地人,一出生就在这个岛上了。

    上辈子她是一名中学的体育老师,运动会上出了事故,她挺身挡住飞来的铅球,救了学生的命。送到医院抢救无效,然后她的照片就被挂在某市专门用来缅怀烈士的纪念馆里了。

    生得不算伟大,死得还算光荣。

    再然后,她就带着上辈子的回忆,变成了一个呱呱坠地的小婴儿。说得通俗点儿,就是穿了。

    她这辈子的娘姓杨,名如玉,曾是大晋朝名声显赫的解国公府的三少夫人。

    杨如玉出自商贾之家,若不是解三少爷病重,急需寻摸一房媳妇冲喜,她这样的身份想嫁入国公府那样的人家做正头娘子是绝计不能的。

    可惜解三少爷寿数到了,娶上媳妇也没能把病冲好,新婚三日就撒手去了。停灵七七四十九天下了葬,办完丧事杨氏就诊出了喜脉。

    亡人有后本应是喜事,解国公府上下知情人等却高兴不起来。

    解三少爷先天不足,打出娘胎就泡在药罐儿里,看了多少大夫都说留不了后。他成年之后,解国公夫人也给他安排过几个暖房丫头,事实证明他的确无法人道。

    杨氏这身孕来得着实蹊跷。

    然不管解国公夫人怎么审怎么问,杨氏都一口咬定那就是解三少爷的种。

    解国公夫人如何肯信?

    杨氏嫁过去的时候解三少爷都快不行了,哪儿还有圆房的力气?果真圆过房,喜帕上怎不见红?定是她做下对不住解三少爷和解家的事,打量着解三少爷没了死无对证,想和那野种一道赖在国公府享受荣华富贵呢。

    不是没有人劝解说国公夫人将错就错,左右解家从一开始给解三少爷张罗亲事就打着从别房过继的主意,若杨氏能生下个男孩儿,岂不省了过继的麻烦?

    理儿是那么个理儿,可解国公夫妻两个都是爱重名誉的人,如何容得下一个妇德沦丧的女人堂而皇之地住在府里,给他们最疼爱的小儿子戴一辈子的绿帽子?

    解国公夫人原打算一碗汤药送杨氏和她肚子里的孽种归西的,谁知动手前天夜里做了个梦,梦见解三少爷怀里抱着个孩子冲她直掉眼泪。

    醒来之后便陷入了两难,既不敢冒险相信杨氏,又担心误杀了自己的孙儿,叫儿子九泉之下难以安眠。思量再三,便瞒着解国公,叫人将杨氏送到一座庄子里,打算等孩子生下来再作定夺。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解国公终究还是知道了,对着老妻大雷霆。

    他是个眼睛里揉不进沙子的主儿,把祖上累世积攒下的名声看得比天重。莫说杨氏肚子里揣的不可能是解家的种,即便是,留下来也够叫外人说嘴的了,不如除掉干净。

    解国公夫人到底是放不下那个梦,费了好一番口舌,又搭上不少眼泪,才叫解国公同意将杨氏流放。

    依着解国公夫人的心思,虽说流放最终也免不了一死,可不用亲自动手造下杀孽,心里多少舒坦一些。若杨氏果真问心无愧,老天自当照拂,能够叫他们母子两个保住性命也说不定。

    甭管结局如何,总能留个想头不是?

    大户人家要脸面,家里若是出了不贞不洁的女人,都是先报个病,过得一阵子放出风声说不治而亡,办上一场丧事遮掩过去便罢了。有真个死了的,也有被远远打了的,鲜少有主动送去流放的。

    反倒是乡镇村子里更严格地遵循着古制,一旦现哪个女子不守妇道,便押送到流放的官船上去。

    解国公府比哪家都要脸,自是不会大张旗鼓地送了杨氏上官船。自家出得一艘船,到了地方,把人放到一艘小船上,它便顺着海流往守贞岛那头去了。

    官船流放没有这样好的待遇,一架竹排放上七八个甚至十几个人,漂不了多远就散了架,人也沉到海里喂了鱼。

    杨氏能够活下来,也多半是那艘小船的功劳。她被冲到守贞岛附近的时候,手里紧紧地抓着一块船板子。正赶上辣椒婆和郝姑姑到海边捞海菜,将她救了上来。

    杨氏不是一个好母亲,从沐兰出生起,杨氏就没有正眼看过她,更别提给她喂奶了。若不是辣椒婆和郝姑姑、张氏几人设法弄来一头刚生产过的母鹿,她只怕早就饿死了。

    她知道杨氏心里是埋怨她的,如果不是怀上了她,杨氏就不会被解国公府的人怀疑不贞,更不会流落到这个荒岛上。

    许是受上辈子的记忆影响,她也没有将杨氏当成自己真正的娘,她对辣椒婆几个人的感情,哪一个都比对杨氏要深。是以当杨氏得知解杨两府被抄家跳海自尽的时候,她并没有感觉多么伤心。

    岛上的日子无疑是很苦的,缺衣短食,无医少药,还要对抗狂风巨浪和野兽,但这并不妨碍她苦中作乐。

    只要天气好,她势必要下海。一是熟悉水性,锻炼身体,二是搜救,看有没有活着冲到这附近的人,三是打捞一些用得着的东西。

    打捞是她最喜欢做的事情,晚饭后开篓分东西也成了大家一天之中最开心最期待的时刻。

    晚上没什么消耗,晚饭便简单一些。鱼骨海菜汤里搁几片腊肉,撒一把米,再放几颗新鲜的野菜,每人喝上那么一碗。

    嫣红拿筷子搅着碗里的汤饭,眉头皱成一个“川”字,“清汤寡水的,吃得人肠子都细了。多放几块肉多搁点儿米又不会死,抠抠搜搜的还能过好了不成?”

    饭是张氏做的,她这一通埋怨可不就是冲的张氏吗?

    张氏本就因她乱说话记她一笔账,听她又在那里找茬说嘴,哪里还忍得?立刻冷笑出声,“我抠抠搜搜?你倒是大方,那肉是你猎的?那米是你捞的?

    数算数算,满屋子就你一个吃白食不干活儿的,偏就你毛病多!”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