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沐兰辞 > 第003章 同命不同人

第003章 同命不同人

推荐阅读:圣墟剑道通神大主宰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雪鹰领主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嫣红一听这话就撇了嘴,“不是我猎的捞的,也不是你。   就做个饭,还真以为自个儿能当家做主了?再说,这满屋子人里也不光我一个白吃饭不干活儿的吧?”

    说着眼睛便瞥向吴语桐。

    吴语桐气息一滞,一口汤没咽好,呛得咳嗽起来。

    沐兰赶忙放下碗筷,靠过来给她抚背。

    吴语桐命不好,打小就没了娘。

    语桐爹人穷性子又软,好不容易续娶了一房媳妇,那腰杆子就再也直不起来了。婆娘说一他不敢说二,婆娘指东他不敢往西。等那婆娘给他生了儿子,更是俯帖耳,恨不能打个板儿把人供起来。

    赶上年景不好,家里日子难过,婆娘便动了把语桐卖掉的心思。语桐爹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就依着婆娘说的话办了。

    别人家也有活不下去卖儿卖女的,爹娘有良心,给几个钱,叫牙婆帮着寻摸个好的去处。要么去大户人家当了丫头小厮,要么去作坊码头当了学徒小工。签的活契,过个几年日子宽裕了还再赎回来。

    像语桐爹这样一纸死契卖上十两银子,连一个大子儿的茶钱都不曾给牙婆打点的,就只能卖到那种脏地方去了。

    青楼的姑娘也分三六九等,越是有钱有势的老爷少爷,越喜欢那看得见摸不着的。语桐模样儿生得好,又能歌善舞,虽说也吃了不少苦头,可因得了鸨母的青眼,倒没沦落到卖皮卖肉的地步。

    鸨母当她是摇钱树,自然舍得在她身上花钱,照着大家闺秀那样娇养,把她养得指若剥葱,一身的冰肌玉骨。

    可楼子里的姑娘再怎么金贵,终究免不了走到那一步。眼见她年纪越来越大了,鸨母也拿她吊足了那些老爷少爷们的胃口,自然要卖个大价钱,连本带利地捞回来。

    语桐一心要从良,自是不肯的。被鸨母逼得狠了,便由一个纠缠她多时的富商帮着赎了身。原以为跳出了火坑,谁知又入了虎狼窝。

    那富商的元配善妒,趁丈夫出门做生意的空当,给语桐栽上一个与人私通的罪名,将她送上流放的官船。

    语桐命大,冲到守贞岛附近的时候还有口气儿,被下海打捞的沐兰救了上来。性命是保住了,可在海里受了凉,两条腿几乎是废了,还落下个咳喘的毛病。

    嫣红跟语桐的经历差不多,也是打小被家里卖了的。只不过她的运气比语桐要好一些,在大户人家里当使唤丫头。

    那家的少爷生得满腹花花肠子,但凡有几分姿色的丫头就没有他不沾手的。

    嫣红的模样儿比着是语桐稍差了些,在那府的丫头里面却算得上出挑的。有几分小聪明,心气儿又高,总惦记着有朝一日能够出头。

    那少爷虽不是良配,到底是根高枝儿。若能攀上,麻雀纵变不成凤凰,也是只喜鹊。打着这个主意,跟那少爷周旋,一来二去的,就有了尾。

    那家的太太宠着儿子,把丫头们当成叫儿子消遣的玩意儿,只要做得不是太过火,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他玩闹。

    也该着嫣红倒霉,跟那少爷不清不楚的时候,恰逢府里唯一的嫡出姑娘去花园摘花,给撞了个正着。不到十岁的小姑娘冷不丁瞧见那种事儿,连惊带吓大病一场。

    那家太太不舍得怨怪儿子,一揽子罪责可不都落在了嫣红的头上?赏了她一顿板子,交给牙婆远远地卖出去。

    像她这种勾引主家被赶出来的,想到别家继续当丫头再不能够。加之年纪大了,又破了身子,便是卖到青楼也卖不上好价钱,只能送到奴市去。

    奴市紧挨着牲市,人跟牲口一样由着挑拣买卖,讨价还价。卖的价钱高,牙婆抽成便高,卖得低了说不准就赔了,说白了就是赌一把。

    奴市上买回去的,是拿来当骡子当马,还是烹了煮了吃肉了,都无人管问。嫣红运道还算不错的,叫一个瘸腿的鳏夫相中了,五两买回去做了媳妇。

    鳏夫人长得丑了点儿,倒是个知冷知热的,把嫣红当个宝。可惜好景不长,没几日嫣红就露出了孕相。

    那鳏夫几乎赔上全部家当,才讨上这么一房媳妇。旁的都还忍得,唯独替别人养儿子忍不得,一怒之下就将嫣红送到了流放的官船上。

    嫣红被辣椒婆救起来的时候已经小产多时了,在海水里泡了好些天,身上都不能看了。得亏当丫头那些年练就了一副好身板,靠着辣椒婆给寻的几样草药,硬生生地撑了过来。

    她自觉受的苦比吴语桐多,出身也比吴语桐高贵,处处都要跟吴语桐攀比。

    张氏最看不惯的也是她这一点,“无端端的攀扯语桐做什么?语桐身子不好,跟你能一样?”

    “哪儿不一样了?”嫣红一百个不服气,“一样是被流放过来的,她就该当那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千金小姐,我就该当那洗衣做饭的粗使丫头?

    张姐姐,你这心偏得也太厉害了吧?”

    张氏叫她气得嘴抖手也抖,半晌说不出话儿。

    吴语桐好不容易把气儿喘匀了,两颊泛着潮红,眼睛里泪光隐隐,“都怪我,我这身子骨太不争气,我拖累大家伙儿了……”

    嫣红眼睛斜着她嗤之以鼻,“这儿又没男人,摆出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儿给谁看?”

    辣椒婆听不下去了,将筷子重重地拍在桌上,“你们都说够了没有?”

    听得这一声气势十足的断喝,嫣红立时乖乖地闭上了嘴巴。张氏和吴语桐也各自低了头,大气儿也不敢出一口。只有沐兰不怵她,依旧端了碗喝汤。

    每到这个时候,就该郝姑姑出面打圆场了。她天生一张圆脸,即便不笑也带着三分和气,说话儿柔声细语,脾气再暴的人冲着她也不出火来。

    “好了,好了,天长日久住在一块儿哪有不拌嘴吵架的?拌完吵完还是一家子人。都快吃饭吧,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见那几个都觑着辣椒婆不敢动筷,便笑呵呵地推了辣椒婆一把。

    辣椒婆咳一声,摸起筷子,“吃吧。”

    大家这才端碗执箸,各自吃了起来。

    一顿饭静悄悄地吃完了,收拾了碗筷天也黑透了。熄掉外头的明火,堵好山洞口,便围坐在一起,开始清点沐兰打捞回来的东西。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