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沐兰辞 > 第005章 念想

第005章 念想

推荐阅读:圣墟大主宰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雪中悍刀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语桐娘嫁到吴家的时候,只有区区一抬嫁妆,最值钱的物件儿便是一支银包玉的簪子。  银是粗银,玉也不是什么好玉,却是语桐外祖母传下来的。

    语桐娘很宝贝这簪子,平日里舍不得拿出来,只年节戴一戴。她人没了,这簪子便落在了语桐手里。

    后娘不是没打过这簪子的主意,再是粗银糙玉,拿到当铺也能换几个钱不是?语桐那时年纪小,却知道簪子是娘亲留给她的唯一念想,死活不肯交出来,又哭又闹地惊动了街坊四邻。后娘怕人说嘴,这才作罢。

    被她爹卖掉的时候,她从家里带走的也只有那支簪子。贴身藏着,害怕难过熬不住的时候拿出来看一眼,想着娘亲还在天上瞧着她,便又能撑下去了。

    没被后娘抢了去,也没被官船上的差婆搜了去,最后却遗失在了海里。

    没了簪子,语桐一直耿耿于怀,人着高烧不省人事,满嘴胡话,还在喊娘,说对不起,我把簪子弄丢了。

    经过多次探索,沐兰现守贞岛处在一个巨大漩涡的中央。无数的东西被卷进漩涡,随海流沉积到守贞岛周围。多半是砂石、海藻和鱼类的尸骨,亦不乏人们遗落在海中的物件儿。

    当然,还有人。

    赶上运气好,还能打捞到从沉船上漂流过来的日常用品。几个月前沐兰便寻到一桶米,装在密封的涂漆木桶里,捞上来还是干爽的,让断米多年的辣椒婆几个又吃上了米。

    对六个大活人来说,一桶米实在太少。她们不敢奢侈地煮成米饭,只每日在菜汤里撒上一把,尝个米味儿罢了。

    在沐兰看来,这海岛就像是一块儿大磁铁,不断吸附接纳四面八方漂来的东西。心里想着语桐遗失的簪子会不会也被冲到这里来了,细细问了语桐那簪子的式样,每次下海都格外留心寻找。

    然大海茫茫,找一支簪子同找一根针没什么分别。也许沉到海底,也许被吞进鱼腹,这都是说不准的事儿。

    回回失望而归,她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没想到今日下海竟捞到一支簪。

    这一支是金包玉的,虽有些损坏,依旧能瞧出做工十分精细,显然不是语桐丢掉的那一支,只式样跟语桐描述得差不多。

    她想着把这簪给了语桐,多少也是个安慰。哪知嫣红旁的不挑,偏挑了它去。

    沐兰时常把离开守贞岛的话儿挂在嘴上,不时许诺这个,不时许诺那个。并非她爱空口说大话,她是怕自个儿丧失斗志,从此浑浑噩噩下去。更怕辣椒婆她们自暴自弃,哪一日想不开就走了杨氏的老路。

    辣椒婆也好,郝姑姑和张氏也好,都不曾把她的话儿当真,只当她是说来哄她们开心的。吴语桐自知时日无多,信与不信都一个样。

    嫣红多半也是不信的,不然又怎会得过且过?可她心里并不是没有打算的。

    沐兰下海这些年,虽说不是回回都有,可积年累月的,也打捞上来不少值钱的物件儿,什么金银玉石,珍珠珊瑚,古董器具……

    在岛上既不当吃又不当穿,别个不稀罕,都叫她搜罗了去。离不离得这岛且不说,万一能离得呢,这些可不就是吃的穿的用的,现成的活命钱儿吗?

    她这点子小心思大家心知肚明,谁都不爱跟她计较。

    若是旁的东西,沐兰也就由着她了,只这件儿不成。见自个儿说了那话,她依旧死猪不怕开水烫地不肯将那簪子拿出来,便有些怒了,把手一伸,“给我!”

    嫣红犹自嬉皮笑脸,“不就是一支簪子吗?给了我又能……”

    “给我。”沐兰语气重重地截断她的话茬,眸色冰冷瞬也不瞬地盯着她。

    吴语桐并不知嫣红拿了什么,可事情总归是因她而起,不免心中惶然。眼瞅两人就要闹翻,忙去拉沐兰的手,“沐兰,我不要,给了她罢……”

    “不行。”沐兰态度少见的强硬,“不能惯她这见什么好拿什么的穷毛病。”

    嫣红笑容僵住,嘴角抽动着,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在辣椒婆、郝姑姑和张氏眼里,沐兰一直都是一个早熟懂事的孩子。对长辈尊重孝顺,对语桐体贴有加,便是偶尔刺嫣红几句,也不曾说过伤筋动骨的话。

    刚才这又急又冲的模样儿,倒是头一遭。

    张氏一向是无条件站在沐兰这一边儿的,冲嫣红道:“沐兰都说了是给语桐的,你还霸着做什么?”

    郝姑姑是老好人,谁也不肯得罪,便不作声。

    辣椒婆了解沐兰,心知她不会无缘无故跟嫣红争竞。再说东西是沐兰劳心劳力寻回来的,合该由沐兰做主分配,于是沉声地开了口,“嫣红,拿出来!”

    辣椒婆是这岛上的元老,救过所有人的命,说话自然是最有分量的。

    嫣红撑不住了,伸手将那簪子掏出来,狠狠地拍在沐兰手里,“给你,给你,一支破簪子,当谁稀罕呢?”

    扭身到里头的树桩凳上坐下,一面哭一面念,“我的命怎恁苦啊?一个两个都欺负我,倒把个窑姐儿当成宝……”

    听到“窑姐儿”几个字,吴语桐气息涌动,又没命地咳嗽起来。

    “闭嘴。”沐兰冲嫣红怒喝一声。

    嫣红哭声一滞,不敢再念叨,犹自抽搭个不停。

    沐兰和张氏一个抚胸,一个捋背,好不容易才叫吴语桐止住了咳嗽。

    “语桐姐,这个给你。”沐兰将那簪子放到吴语桐手里。

    吴语桐一瞧见那簪子就明白沐兰的心意了,捧着簪子红了眼圈,“沐兰,多谢你。”

    沐兰抿了抿嘴角,露出点儿笑意来,“跟我还客气什么?”

    剩下的东西挑拣挑拣,能分的分掉,不能分的便暂时搁起来。

    布头洗一洗,拼接起来做衣服鞋子;瓶瓶罐罐挑好的当家什用,不好的砸碎撒在谷地周围,能防野兽;鱼骨头磨了当针,破铜烂铁融了打工具……

    眼见一根蜡烛烧掉一小半儿,辣椒婆了话,“不早了,都睡吧。”

    大家应一声,自去休息。睡到半夜,又被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惊醒了来。张氏摸索着点了灯,瞧见吴语桐满嘴是血,吓得叫了一声“娘”。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