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沐兰辞 > 第009章 水鬼

第009章 水鬼

推荐阅读:圣墟剑道通神大主宰雪鹰领主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重返人生元龙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吴语桐的死让所有人都感触良多,其中受打击最大的莫过于沐兰。 天儿好的时候整日整日地泡在海里,天儿不好便守在吴语桐的坟前,从早坐到晚,话也不说一句。

    她不开怀,张氏头一个不痛快,辣椒婆和郝姑姑自然也高兴不起来,山谷里死气沉沉的。

    只嫣红一个没心没肺,该吃吃,该喝喝,一觉睡到日上三竿。

    张氏总劝沐兰想开一些,沐兰也想想开一些,可总觉得吴语桐死得太冤枉。

    吴语桐暂短的一生中,只有语桐娘活着的那几年才是快乐的。剩下的年月都在为能够活下去苦苦挣扎,最终还是没能逃脱死亡的命运。

    而这个命运明明是可以改变的,又不是什么无法治愈的绝症,只要有大夫,只要有对症的良药,又何至于不到二十岁就走上了黄泉路?

    沐兰为她的死痛惜,也为自个儿没能履行治好她的承诺而懊恼。更多的,则是对未来的担忧。

    她和张氏、嫣红都还年轻,有个小病小灾的扛一扛便过去了。辣椒婆和郝姑姑年纪已经大了,说不准哪天因为一点子小病倒下去,便再也起不来了。

    她年纪最小,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死在最后的。那么她势必要像送走吴语桐一样,一个一个地送走她们,一遍又一遍地品尝这种悲伤无奈的滋味。

    每一年被流放的女子何止百千,能活着漂流到这岛上的又有几个?她无法想象送走了所有的人之后,一个人孤零零地留在这里的日子该是何等地孤寂,何等地苦闷。

    就算有新的流放者出现,也无法取代这些从小抚养她长大,不是血亲胜似血亲的人。

    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找到离开这里的法子!

    离开的念头打从一开始就有,只是条件不允许。

    杨氏怀着身孕在海里泡了好些日子,被救上来之后一直郁郁寡欢,肚子里的孩子自然不是十分地健康。沐兰才来那会儿身子很弱,好在她芯子里不是一个真正的小婴儿,再难受也强撑着喝奶,喝了吐,吐了再喝。

    年纪稍长便有意识地加强锻炼,身子骨这才渐渐强壮起来。

    为了叫辣椒婆几个现她“天生”会水的才能,她可是费了不少的心思。等到终于能下海了,又有辣椒婆几个不错眼珠儿地盯着,做不得太出格的举动。

    直到这两年,眼瞧着她水性越来越纯熟,辣椒婆才话允了她单独下海。

    她不止一次地尝试过,只要离开守贞岛过两三里远的地方,看似平静的海面之下便有暗流涌动。凭她的水性和体力最多坚持两刻钟,最后筋疲力竭,被海流卷送回来。

    这几日~她见天儿泡在海里,并非如张氏等人所想,是在纾解吴语桐去世带来悲痛,而是在探测海流。有生便有灭,有张便有弛,她不相信海流会一直那般汹涌强烈,总该有一个相对平缓的时期。

    只要找准这个时期,就有离开的机会。

    经过这些天的探查,她现每到临近涨潮的时刻,海流便有减缓的趋势,且一日比一日明显。她算了一下日子,马上就要十五了,虽不知是什么原理,可直觉海流的强弱与潮汐的涨退有一定的关联。

    到底有什么样的关联,还待进一步验证。

    沐兰因为这一个现生出无限的希望,却不知在距离守贞岛最近的一座裸礁岛上,一群熟识水性的人正跟她做着同样的事情。

    他们已经在这岛上盘桓数月有余,一应吃用之物均由专船从6上运送而来。指挥这群水鬼做事的是一个面容清秀的年轻男子,二十多岁,生就一副精明干练的模样儿。

    他自称候七,乃从商之人,花大价钱雇来这群水鬼,想要开拓一条从这里直达守贞岛的航道。至于为何要去守贞岛,却是只字未透。

    “候七爷。”丁力出海上了岛,便直奔候七所在的船只而来。他是水鬼之中的佼佼者,也是这群水鬼的领头人,探查的进度一向都是由他亲自向候七汇报。

    候七招呼他落座,又亲自斟了一杯茶给他,才微笑地问道:“可是有好消息了?”

    丁力是粗人,识不得碗中装的是价值不菲的好茶,一扬脖子牛饮而尽,拿袖子胡乱地抹了一下嘴巴,便瓮声瓮气地道:“依着咱们先前的算计,涨潮的时候那水涡子最好过。明儿就是十五了,您给个准话儿,咱到底干还是不干?”

    丁力也是急了,他带着这群兄弟出来已有小半年儿了。虽说给的酬劳不少,吃的喝的也都不差,可活儿干不完不让回去,每日瞧见的不是水就是这光秃秃没有一根毛的破岛,真真把人给闷出病来。

    几个有家口的兄弟已经熬不住了,想婆娘想孩子,见天儿跟他催促抱怨。

    候七知道水鬼们急什么,他何尝不想早些完工?可他也是受命于人,上头没话,他自家着实做不得主。这话却不好跟丁力言明,便绕着弯子道:“水涡湍急,危险非常,若无十分把握,我岂敢让你等冒险而行?

    还是谨慎一些为好……”

    “谨慎个锤子?!”丁力粗鲁地截断候七的话茬,“这都几个月了?我们白天下海,晚上也下海,这片水里的鱼都跟我们混脸儿熟了。

    你别跟我说那些玄玄乎乎的话儿,你就直说吧,到底干还是不干?

    要是干,咱明儿就带兄弟们把那水涡子拿下。拿了你的钱自会帮你把活儿干好,丢了命那是我们本事不够,咋也怪不到你头上。

    要不干,就放我们兄弟家去歇两日。再不回去,儿子都认不得爹了。”

    候七有些为难地挠挠头,正想着该说些什么稳住丁力,就见贴身伺候他的小厮清风急匆匆地进门而来,赶忙问道:“有什么事吗?”

    清风觑了丁力一眼,迟疑着不开口。

    丁力不是个没有眼力劲儿的人,只是急着让候七给个答复,便装作没瞧见。

    清风暗自翻了个白眼儿,凑到候七耳边压低了声音禀告:“补给船马上到,说是那位也跟着一道过来了。”

    “当真?”候七又惊又喜,击掌大笑,“可算是来了,让我好等。”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