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沐兰辞 > 第020章 去去就回!

第020章 去去就回!

推荐阅读:圣墟剑道通神大主宰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重返人生雪鹰领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张氏这边才一动,里长立即派了人来,虎视眈眈地守在门外。≧ 孩子一落草,便催着抱出去。

    头一胎又是早产,张氏生完便脱了力,连抱一抱那孩子的力气都没有。只来得及看一看孩子的小脸儿,至于他身上有无胎记一类的东西全然不知。

    还是张氏的娘留了个心眼儿,趁人不备,拿烧红的簪子往孩子胳膊上打了个记号。可怜那孩子疼得小脸儿青,奶都没喝上一口就叫抱走了。

    之后很长一段日子,张氏半睡半醒的时候依旧能听见他撕心裂肺的哭声。

    “……是支三花头的簪子,竖着印在这里。”张氏眼中含泪,拿手比划着告诉沐兰。唯恐她记错了,又细细地描述了那簪子的花式,“等找着了他,你替我捎几句话儿。

    就说……就说娘对不住他,将来若能见上面儿,我一定把亏欠他的都给他补上,若见不上,若见不上就等下辈子再补……”

    说到这里声音哽住,急忙别过身去擦泪。

    沐兰和郝姑姑一道安抚了一阵子,她的情绪才平复下来,取出两双靴子,一双给了沐兰,指着大些的那一双道:“我没什么能给他的,估摸着尺寸给他做了一双靴子,你带给他,叫他天儿冷的时候穿。”

    靴子是沐兰决定要走的时候开始做的,每日抽空做得一阵。原本没打算给儿子做,只想给沐兰做一双过冬穿穿。心里一动念,手上便停不住。

    想着男孩子好动费鞋,不图好看,只往结实里做,底子包了皮子纳得厚厚的,针脚又细又密,帮子用的是整块兽皮,将毛缝在里头,又厚又暖。

    沐兰那双就小巧轻便得多,靴子口镶了一圈雪白的兔毛,两边儿各缝了一对毛球。

    沐兰将两双靴子仔细收好,将目光转向嫣红,“嫣红姐,你呢?”

    “呀,你总算想起我来啦。”嫣红半是嗔怪半是玩笑地皱了皱鼻子,又摆手道,“我没什么事儿叫你帮着办,你早些回来接我们就成,莫到了6上过得好日子就把我们给忘了。”

    说完最后一句,难得红了眼圈。

    “哪儿能呢?”沐兰冲她笑一笑,“放心吧,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嫣红从袖子里摸出一个小袋子递过来,“你拿上,到了6上花钱的地儿多着呢,你找个当铺当了好傍身。”

    沐兰伸手接了,扯开袋口,瞧见里面零零碎碎地装了七八样饰,要么是银的,要么是水头不甚好的玉。正诧异她何时变得这般大方了,就听张氏开口道:“怎的只有这几样?不是叫你把攒下的饰都拿出来给沐兰带上吗?”

    嫣红不说自家舍不得,只往沐兰身上攀扯,“我还不是为她好?她一个小孩子家带那许多值钱的玩意儿在身上,可不招贼惦记?”

    “为她好?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分明是你想吃独食儿。”张氏岂是那样好骗的,立时难道,“东西都是沐兰拼死拼活捞回来的,你藏着算怎一回事?快些拿出来,莫等我自个儿动手去翻。”

    眼见这两个又要吵起来,沐兰赶忙从中拦着,“张婶,嫣红姐说得在理儿,我一个人孤身在外,带多了值钱物件儿确实不妥,拿上几样应应急便罢了。”

    嫣红得了便宜还要卖乖,“瞧瞧,瞧瞧,连沐兰都明白我的一片苦心,偏你要胡搅蛮缠!”

    “苦心?我看你是口甜心苦。”张氏不肯饶她,到底逼着她拿出私藏的饰,把小袋子里的零碎全部换成金的,还捡了两颗顶大的珍珠,把嫣红心疼得脸儿直抽。

    两个吵闹一回,倒把离愁冲淡了许多。一顿饭吃完,夜已经深了。

    “都睡吧,明儿一早好送了沐兰出海。”辣椒婆了话。

    大家应得一声,收拾一番各自躺下,却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

    张氏紧挨沐兰躺着,心想再叮嘱她几句什么,又怕扰了她叫她睡不足,睁着两眼熬到三更天才睡了一会子。心里惦记着给她做最后一顿饭,四更才过便起了身。

    辣椒婆和郝姑姑想来也没睡踏实,起来的时候每人顶着一对儿大大的眼袋。

    嫣红坐起来,瞧见沐兰犹自裹着兽皮呼呼大睡,又打着呵欠躺回去。

    其实早在张氏起身儿的时候沐兰就已经醒了,怕自个儿睡得少了,张氏她们又要多想,便一直躺着装睡。直到外头飘来饭菜的香味儿,隐隐听见郝姑姑跟张氏商议是不是该叫她起来了,这才装作刚睡醒的样子,伸着懒腰坐了起来。

    早饭的气氛比晚饭还更沉闷一些,辣椒婆和郝姑姑一言不,张氏红着眼圈,不停地往沐兰碗里夹菜。嫣红晚上没吃多少,早就饿了,只顾埋头苦吃。

    一顿饭漫长又短暂,吃过饭堵了山洞口,燃起两支火把,一道送了沐兰往海边儿去。

    张氏紧紧搂着沐兰的肩头不撒手,心里堵口也拙了,说不出旁的,只把“要当心”说了一遍又一遍。

    这一路上沐兰的眼睛就没干过,等到了海边儿,想说几句活跃气氛的话儿,嘴角咧了几回到底没能笑出来,流着泪跟每一个人拥抱告别。

    张氏和郝姑姑哭得泪人儿一样,嫣红也不住地抹眼睛,只辣椒婆一滴眼泪都不掉,反推了沐兰一把,“快些上船吧,再晚该涨潮了。”

    辣椒婆原打算像上回一样,在小船上绑了绳子,等沐兰到了平稳的水域再割断。若有个意外,还能顺着绳子划回来。不成想那绳子浸过海水,又在树下风吹雨淋的,大部分都糟烂了。现的时候已是晚了,现搓都来不及。

    驾船比不得游水熟练,也比不得划动手脚来得灵活,关键时刻还可以扒住礁石抵挡的海浪冲击。沐兰衡量计较一番,决定赶在涨潮之前出海,先到漩涡的边缘等候,待涨潮之时漩涡水流变弱,便一鼓作气冲出去。

    这会儿正是涨潮之前最宁静的时刻,辣椒婆唯恐她感情用事耽搁了时辰,忍不住出声催促。

    沐兰点一点头跳到船上,辣椒婆几个将小船推进海里,到了没腰深的地方用力一送,小船便像飞鱼一样滑出老远。

    沐兰划桨稳住了船,才得空回头,朝立在水里的几个人用力地挥着手,“我去去就回,你们等我!”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