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沐兰辞 > 第049章 憧憬

第049章 憧憬

推荐阅读:圣墟剑道通神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孔大娘见沐兰接了东西犹自怔怔的,忙出声催促道:“沐兰呐,你快打开瞧瞧。

    这孩子昨儿晚上忙活了半宿,做得了就要给你送来。我说半夜三更的,你一准儿睡下了,好说歹说的才把他给劝住了。

    他抱着那东西一晚上没合眼,坐在窗户那儿眼巴巴地瞅着,这不刚瞧见天儿要放亮了,就赶紧过来了!”

    她说话儿的工夫,沐兰已经将包袱解开了,露出一个一尺多长半尺多宽的木头盒子。

    盒盖是立体双面雕的,两个长发鱼身的女子头尾相逐而游,窈窕的身体圆润地弯曲着,彼此扇状的尾巴与彼此飘飞的长发相接,形成一个镂空的圆环。将盒盖打开立起,从另一面看也是同样的图案。

    盒子分三层,第一层排列着三个贝壳状的坑孔,两小一大,成“品”字形排列。第二第三层是可以抽拉的屉层,又分成若干大小不一的格子。

    说实话,在去孔家之前,沐兰还曾担心海子看不懂她画的图,做不出她想要的效果。现在看来,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该雕刻的图案,该留白的部分,无一不是按照图纸上的要求做的。

    不,应该说比图纸上画的更细致,更完美,不仅透彻地理解了她的想法,连构图比例都做过精准地调整,可以说大大地超出了她的预期。

    此时此刻,她心里有多惊叹,就有多惭愧。

    她一个陌生人,仅凭同村而居了几个月的微末情分,冒冒然地找上门去拜托人家帮她做活儿,连一丁点儿的好处都不曾许过,就叫人家母子两个辛苦了整整一晚,甚至冒着寒风送货上门。

    她为此羞愧,更为自个儿就像之前最讨厌的那些世俗狭隘的人一般,因为一点子瑕不掩瑜的缺陷看轻了海子而无地自容。

    她抱着那重逾千斤的盒子,嘴巴张了又张,才讷讷地挤出一句话儿,“我会给酬劳的……”

    “哎哟,一个村儿住着,说这话儿可不见外了?”孔大娘打断她的话头,又催促道,“你快说说做得好不好,咱海子等着哩。”

    沐兰这才发现海子一直不错眼珠地盯着她手上的盒子,嘴角抿得紧紧的,两只手也握成了拳头,一副紧张又期待的样子。她再度为自个儿的疏忽懊恼,忙朝海子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海子叔,你做得真好,比我画的图要好十倍,不,好一百倍!”

    这话十成的真心,不带一丝敷衍。

    海子听得出来,睫毛颤一颤,挪开目光,嘴角微微翘起来,拳头也松开了。

    “娘,回家。”连低沉暗哑的声音都染上一丝欢快。

    “哎,好,咱回家。”孔大娘慈爱地挽住他的手,冲沐兰点一点头,迈步便走。

    沐兰追上两步,“孔大娘,海子叔,我会给酬劳的。不过我眼下没钱,过几日一定给……”

    “你一个娃娃家哪儿来的钱?”孔大娘朝她摆了一下手,连声地道,“不用啦,不用啦,只要咱海子高兴,比啥不强?”

    说着伸手替海子紧了紧领口,母子二人慢慢相携而去。

    看到这幅画面,沐兰不知怎的眼眶有些发热。一直目送他们身影消失在土坡下面,才转身回屋。

    秀姑和大春听见动静,也都跟着起来了。秀姑问她孔家母子过来做什么,她不愿多讲,只含糊其辞地说拜托海子做了样东西,便抱了包袱进屋去。

    欠了孔家母子这样大一个人情,她心里总觉过意不去,便跟大春说好,这几日不跟着出海,也不到镇上赶集去。要一心一意将东西做好,尽快拿给韩掌柜,将这笔买卖定下来。

    大春自是依着她的,二驴子却担心她不跟去,两家的鱼又要难卖了,一个劲儿地追问她为什么不到镇上去了。

    秀姑也因她整日跟月亮两个闷在屋子里嘀嘀咕咕,满心不快。一面惦记着给山子当媳妇儿那一回子事儿,强撑着没有拉下脸儿;一面又怕天长日久的,养成她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坏毛病,日后不好压制,时不时就要自以为委婉地敲打她几句。

    沐兰没有闲暇跟她斗这小心眼儿,要么装作听不懂,要么就避到月亮家。两个人白日一刻不得闲,晚上躺在被窝里都想着那些花样儿,一连赶了五日,做得许多东西。

    挑挑拣拣,最后拣出二十来样儿最为满意的,分门别类地摆在海子给做的盒子里。拿包袱皮细细地裹好了,放进沐兰惯常提着的篮子里,明日一大早便要拿给韩掌柜过目。

    月亮很激动,抓住沐兰的胳膊,指甲都掐到肉里去,“沐兰,你说要是那个韩掌柜全都看中了,能给咱多少钱儿呢?”

    沐兰叫她掐疼了,在她手上拍了一下,等她松开了手,才又笑道:“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尽量往高里要,定不叫咱们白忙活这一场就是了。”

    月亮嘻嘻地笑了一回,靠在沐兰身上发起梦来,“等挣了钱儿,俺就给俺娘和俺嫂子一人做个缎面儿的袄子,过年的时候穿;给俺爹和俺哥一人做个翻毛的帽子,出海的时候戴;给俺小侄子打个银锁头,要带铃铛的,挂在脖子上叮铃铃响的那种……”

    “那你呢?你自个儿就没想要的东西吗?”沐兰歪头问她。

    “有啊。”月亮拿手比划了一个圆圆的形状,“俺想要一盒香粉,里头有七样色儿的。对了,二道爷家的珊瑚姐你听说过吧?”

    二道爷沐兰自然是知道,便是笊篱村渔民们的打头人。珊瑚是二道爷的大女儿,名字她听过几回,只没见过人。

    月亮见她点头,接着说下去,“她嫁到镇上去了,过八月十五回娘家送礼,就给她妹妹珍珠带了一盒那样的香粉。珍珠美得冒泡,满村子显摆。

    俺也跟她要了一点儿擦了,香喷喷的可好闻,还带着果子味儿呢。”

    沐兰原想说“年纪轻轻的擦什么粉”,瞧见她提到那香粉的味道时两眼晶亮晶亮的,便将这话儿吞了回去。

    月亮跟她憧憬了半日,眼见天儿都要黑了,这才告辞回家,走时还不忘叮嘱她,“明儿俺早早儿地起来,你路过俺家门口就喊一嗓子,俺出来送你。”

    沐兰含笑应了,“知道了,到时候一准儿喊你,你就放心吧。”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