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沐兰辞 > 第058章 平反

第058章 平反

推荐阅读:圣墟大主宰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雪中悍刀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钟声一直持续到天明时分,才陆陆续续地停止了。

    家里的鱼卖得差不多了,大春跟二驴子一道出了海。沐兰要构思下一批首饰的图样,便没有跟去。到了下午,听赶集回来的人说是圣上驾崩了,城门口贴了告示,叫大家缟素服丧什么的。

    隔得一日,再到镇上去,果然瞧见各处都贴了白纸黑字的告示。告示跟前围着一群人,不识字的横瞧竖瞧也瞧不出个究竟,有那识字的便咬文嚼字地念给别个听。

    大体意思是自大丧之日始,京城上下服丧百日。服丧期间除缨缟素,禁嫁娶,禁屠宰,禁吹饮作乐,各观、寺鸣钟三万次。各大州府服丧七七四十九日,州府以下二十七日……

    偌大的一张纸,写得密密麻麻的。

    有人听完惶惶不安,说什么天塌了,要打仗了;有那做屠宰和酒水生意的大为不乐,一个月不让屠宰不让喝酒,拿什么赚钱糊口?

    绝大多数人满不在乎,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左右那张龙椅谁来坐,都跟他们这穷乡僻壤的小老百姓没有多少关系,再坏还能坏过刚死的这个不成?

    沐兰倒是耐着性子,将那告示从头到尾看完了。不为旁的,能多了解一些陆上的风俗律规也是好的。

    镇上还有许多人依着告示缟素的,到下头的村子里,便很少有人理会这一茬,往日怎样穿戴,如今还是怎样穿戴。只一早一晚,总能听见附近寺观鸣钟致丧。

    多宝轩因这一变故迟迟没有开业,月亮很是紧张了一阵,唯恐韩掌柜就此歇了开铺子的心思,白白饶走了她和沐兰的二十两银子。

    如此过了半月有余,镇上又贴出了新的告示,这回是大红的纸张。说是新帝登基,要大赦天下。既是喜事,自然不必再缟素服丧,那些个禁忌也都放开了。

    不知是哪个富商慷慨解囊,组起一支舞龙舞狮的队伍,在东西两街敲锣打鼓地巡演,庆祝改朝换代。百姓们跟着凑了两日热闹,依旧该做什么做什么去。

    又过得几日,多宝轩终于在一阵鞭炮声中开了张。扯下红绸,露出下头金光闪闪的招牌。

    沐兰虽得过韩掌柜的口头邀请,可也只当是客气话儿,并未放在心上,自不会去凑那个热闹。

    旺财却是正儿八经接到贴子的,带上贺礼前往恭喜一回,得了两颗小巧的金花生。自家留一枚,将另一枚送给沐兰,说是韩掌柜叫转交给她的。

    沐兰拿在手里掂一掂,约莫有半钱多。于眼下的她而言,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之前还笑月亮是守财奴,这会儿倒是能够体会月亮的心情了。

    金花生上原就有孔,省去了钻眼儿的麻烦。问云翠要一条红绳栓了,挂在项子上,算是戴上了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的头一样首饰。

    她对陆上的局势了解的不多,只在镇上来来往往,听人说得几句有关新帝的事儿。好像是十年前被废掉的太子,不知怎的在先帝驾崩之际重见天日,继位登了基。

    有人欢欣鼓舞,说新帝当太子的时候就是个贤明的,这下可有了盼头。

    也有人忧心忡忡,说新帝叫囚禁这许多年,不知受了多少欺负。如今咸鱼翻身做了帝君,还不大开杀戒,报复回去?上头乱了,百姓可不跟着倒霉,哪儿还有好日子过?

    说这些话儿的要么读书认字,要么是有些见识的。绝大多数人仍旧混混沌沌,只顾着手边的活计和眼前的日子。

    沐兰分不出这些话儿里有多少是真的,又有多少是以讹传讹编出来的故事,总归跟她扯不上什么关系,听过也就抛在了脑后。

    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儿就进了腊月。

    村里有个风俗,过了腊八便不得离家。二道爷赶在腊八之前,将村里的渔民组成船队,再次集体出海。既为捞几网好鱼过年,也是为这一年的营生结个好尾。

    既已组成了船队,自是要往守贞岛附近的深海里去,沐兰又怎会错过这样观察学习的好机会?随大春一道上了船,在海上逗留两日一夜,满载而归。

    留足过年吃的,剩下的依旧要担到镇上去卖。卖完了鱼,顺便置办年货。

    腊八前一日,沐兰随大春和二驴子到米铺里买齐了熬腊八粥的材料,又买些祭神的香烛供品,便打道回府。路过一间茶肆,听得里头有个说书的先生,连说带唱,讲得正欢。

    那说书先生嗓门十分洪亮,不必花钱买座,在外头就能听得一清二楚。来往路过,有图新鲜好热闹的,便驻足听上一段儿。大春和二驴子也喜欢故事,停下来津津有味地听起来。

    沐兰起初还没当回事儿,一段唱词之后,便听那说书先生提到了“解国公”几个字。凝神细听,方知这故事跟解国公府有关,而且就是前不久发生的事情。

    据说新帝甫一登基,便使用雷霆手段,惩治了朝中一大批奸佞之臣,罢免的罢免,下狱的下狱,抄家的抄家。几位试图谋夺皇位的王爷,也叫夺爵降等,或软禁府邸,或圈禁宗正院。

    同时颁下圣旨,将一部分乞骸还乡的老臣火速召回,大力整顿朝纲。随后命三司重审常怀远和解宽谋逆一案,使得案情大白于天下,常怀远与解宽均系被他人捏造罪名,诬告陷害。

    常怀远罪名较轻,这十年间又有许多不怕死之人为其周旋,得以保住性命,一直被关押在天牢之中。如今连同家眷一道得以释放,并恢复朝中一切职务。

    解国公背负叛国冤名,当年判决一下,便被满门抄斩。其门生故旧得知平反的消息,纷纷叙写长辞为其哀悼。甚至有人到午门之外服素痛哭,请求圣上下旨为解国公立传,传于世人以及后人,以为警训。

    新帝允了立传之请,并得知知解国公府尚有一人留存于世,立刻颁下圣旨,恢复解国公爵禄,赐还府邸,将那位恭迎回京,予以奉养。

    乍然听到“尚有一人留存于世”,沐兰还当自个儿的身份暴露了,心脏控制不住怦怦直跳。继续听下去,方知“那位”指的并不是她。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