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沐兰辞 > 第064章 过年

第064章 过年

推荐阅读:圣墟剑道通神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渔村过年很热闹,三十那天一大早,家家户户便贴起春联,在门口挂上两只红灯笼。

    灯笼都是自家做的,拿竹篾或是木条打一个架子,外头糊上红纸。形状不一,方的,圆的,甚至牛头状或者鱼形的。家里有手巧的,便将红纸像剪窗花一样,剪出各种各样的图案再糊上去。里头放一截蜡头,到晚上点起来,别有一番趣味。

    吃过早饭,娃娃们换上新衣服,每人拿上一个像褡裢那样的布袋子,挨家挨户串门去。不管到谁家,都给抓一把花生瓜子,或是给几块自家熬制的糖果。

    一个村子转下来,布袋里装得满满的。三五个要好的凑到一堆显摆自个儿得了多少东西,瞧见你有我没有的,便相互交换一些。

    去讨东西的多半是男娃娃,女娃娃去的少,俱是五六岁到八九岁的。像沐兰和月亮这些年纪超过十岁的,自是不会去凑那个热闹。

    山子从二道爷家里讨得几样稀罕东西,没舍得同旁人交换,一溜烟地跑回家里,别别扭扭地递给沐兰,“这给你吃。”

    沐兰正挑着虾线,腾不出手来接,伸头看一眼,见他手里捧着个油纸包,里头放着一块豌豆黄,一块芸豆卷,还有三四个小巧的糖耳朵。渔民家里做不出这样精致的点心,想是二道爷那嫁到镇上的闺女送回来的年礼。

    她不是小孩子,哪儿能跟山子抢零嘴儿吃?冲他笑一笑,“我不爱吃甜的,你自个儿吃吧。”

    山子兴兴头头地送了吃食,还当她会欢欢喜喜地收下。没成想她不要,肩头一下垮了下来。托着那个油纸包,送也不是,收也不是,一张脸憋得通红。

    沐兰瞧他这样有些过意不去,忙指了指数量比较多的糖耳朵,“要不你给我留一个这吧,旁的我都吃过,就这东西没吃过。”

    山子吁出一口气来,脸色跟着好看了许多,“俺给你留俩。”

    “成。”沐兰不想再跟他推让,打算日后从韩掌柜那里领了钱,多买一些给他,“多谢你了。”

    山子又扭捏起来,“不……不用。”

    撕下一块油纸垫在灶台上,抓两个糖耳朵放下,便逃也似地跑出门去。

    秀姑抱了一捆柴禾立在门外,见儿子一阵风样从她身边跑过去,脸色颇有些难看。进门放下柴禾,瞟一眼灶台上的糖耳朵,明知故问道:“哟,这是打哪儿来的稀罕物?”

    沐兰如何听不出她语气之中的酸意,不动声色地笑道:“山子讨的,特意送回来给大春婶尝尝的。”

    秀姑听她这样说,便不客气地捏了一个送进嘴里,嚼两下咽下去,一脸嫌弃地道:“不就是裹了糖的面疙瘩吗?没啥吃头。我不爱吃,剩下那个你吃了吧。”

    沐兰笑笑不言语,继续挑虾线。

    秀姑因她识趣,多少圆了脸面,意平了些,可心里终究过不去那个坎儿。等大春从外头闲逛回来,便跟他抱怨:“臭小子,真是白生养了他一回。有好吃的先想着媳妇儿,倒把亲娘忘到脑后头。”

    大春闷不吭声地听她骂了半日,才回得一句,“不是你嘱咐他对沐兰好一些吗?”

    “我是嘱咐过他,那他也不能有了媳妇儿忘了娘。”秀姑越说越委屈,“这还没成亲呢,成了亲,这家里可还有俺待的地儿吗?”

    大春心里明白,她不光是为着眼前这点子事儿,打沐兰替海子揽了活计,她就一直气儿不顺。背着沐兰念叨过好几回,说什么福星福星的,不见给自家招来什么福气,光给别个招财进宝了。

    她自家也知道大春没有海子那样的本事,眼红不来,又怕得罪了沐兰,把个送上门的便宜媳妇儿弄没了,这才强撑着没翻脸。

    这会儿叫她唠叨得不耐烦,忍不住把憋在心里很久的话儿说了出来,“你莫一口一个媳妇儿地吃干醋,能不能成咱家媳妇儿还说不准呢。”

    他虽不知沐兰是怎样结识的韩掌柜,可也猜得到绝不像她说的那样简单。一出手能就能帮海子揽到那样好的活计,又怎会是一般的女娃娃?

    方才跟二驴子还有旺财几个凑到一处说话儿,提到沐兰,旺财也说她是落到草窝里的金凤凰。

    他们家山子现在还是一只小家雀,长大了出息出息也顶多是只鱼鹰,哪儿配得起金凤凰?偏秀姑不知天高地厚,拿凤凰当鸡,嫌人家吃食儿,还巴巴地等着收金蛋。

    秀姑就不爱听他说这话儿,“怎说不准?叫她十里八村找找去,看还能不能找着比咱山子更知道疼人儿的?”

    “山子对沐兰好,你骂他娶了媳妇儿忘了娘,这会儿又成了知道疼人儿,变好事儿了?俺算瞧明白了,反正都是你的理儿。”大春实在懒得跟她打这驴拉磨的口舌官司,撂下这两句,掀开门帘便出来了。

    秀姑愣了一瞬,抓起炕笤帚扔过来,扯着嗓子骂道:“你们爷俩儿一个德行,都是白眼儿狼。”

    大春不理她,大步流星地出了门。到院子里,瞧见沐兰正从井口往外提水,忙抢上去帮忙。一气儿将水缸装满了,看一眼忙着准备年饭的沐兰,忍不住叹出一口气来。

    这样好的女娃娃,合该吃好的穿好的,养得白白净净的,跟他们活在这穷乡僻壤的,可不给耽搁了?心里盼着她能记起自家的身份,早日回到凤凰窝里去。可一想到她要走,又一千一万个舍不得。

    这要打一开始就是他亲闺女该多好?

    沐兰见大春望着她直叹气,只当秀姑有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儿,也不往心里去。

    将鱼肉细细剔去骨头,一层一层地刮下肉茸来,调馅捏成鱼丸,一个个扔进煮开的水里。煮得了拿凉水一过,弹性十足。先在搁在一旁,留作待会儿烧一道鱼丸汤。

    过年依旧是两顿饭,早上一顿,下午一顿,夜里再加一顿年夜饭。一过晌午,各家便陆陆续续地开了席。鞭炮噼里啪啦响个没完,不一时就落了一地的红纸屑。

    鸡是一早儿就炖上的,这会儿已经酥烂了;肉也蒸透了,连肥带瘦切大片装盘,配上一碟蒜泥,便是一道好菜;腊肉炒木耳白菜,海带烧豆腐,浇汁鱼,爆一盘虾,炸一道鱿鱼圈;拿糖醋拌一盘萝卜丝,爽口又解油;再拿蛤蜊干紫菜做一道蛋花汤。

    八个菜两道汤,俱是沐兰一个人操持的,秀姑只帮着烧了几把火。

    一家人上了桌,刚刚坐定,大春便摸出两个红封来,一个给了山子,另一个递给沐兰,“这是给你们的压岁钱儿,好生收着。”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