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 第50章 最后心愿

第50章 最后心愿

推荐阅读:萌妻鲜嫩:神秘老公夜夜宠一纸契约:独占宠爱鲜妻好甜蜜:老公,别太坏独家婚宠女村长的贴身神医有个总裁非要娶我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经过林岐提醒后,张家的人可不敢怠慢,但是他们自己在警方的面子还是不那么足的,这种没影子只是怀疑的事,就想让对方用特别上心的态度对待,不太可能。所以他们借助郑昶郑二少,让郑家主跟警方打了个招呼,当即就安排了一系列人手,暗地里藏在办公大楼的附近,进行密切监视。

    同时,也有一些便衣找到阮彤彤的位置,盯紧她的行动。

    这么一盯之下,果然就发现了阮彤彤有异动。

    仅仅过了两天,警方发觉化妆大变模样的阮彤彤悄悄来到了附近的水厂,假扮工作人员混了进去。因为她的动作非常谨慎,携带的东西也藏在最*的地方,而且进去的时候快速针刺了部分工作人员的重要穴位,致使他们短暂昏迷,再加上她的动作非常镇定,以至于进入后并没有惊动警报器。等抵达了清水池,她才在*部位拿出小型干扰器,对监视器进行画面干扰,并在同样部位取出了一小瓶药粉,往清水池中投放进去。

    在阮彤彤投放的前几秒钟,早就等待良久的警察冲了出来,把阮彤彤抓住。

    后来经过分析,他们判断出那瓶子里的药品是□□,一种无法通过净水器检验的化学毒素,七毫克就能致人于死,她带来这么多分量,一旦通过清水池提供到那一片公司,那么会因此死亡的人会是大面积。

    当发觉之后,负责监视阮彤彤的警察齐齐出了一头冷汗。

    太可怕了!他们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女人!

    只要想到如果这个女人投|毒成功会带来的后果,他们就觉得一阵后怕,心跳如擂鼓啊。

    很快,这些警察就把阮彤彤投入审案室,开始对她进行盘问。盘问的内容,当然就是她为什么要投|毒以及作案的过程等。

    阮彤彤很嘴硬,因为她的投毒一事显得太过残忍,警方想起她同样是五年前涉及分尸案有嫌疑的其中一人,而且她在那一次事件中得到了最大的好处——当初如果不是因为从她本身没看出什么问题,她跟受害者一家关系是十几年的亲密,还会对她更进一步怀疑。所以,现在警方对她的怀疑程度加深,而且审讯的手段也变得更加严酷。

    可惜的是,阮彤彤的意志力很坚定,根本不承认五年前的事情跟她有关,就算是现在的投|毒一案,她的理由也是给张卫恒助理五年,暗恋五年,结果对方将她赶走不说,还在业内阻碍她,她是因爱成恨的。至于大面积投毒?只是这样更方便,而且更不容易让人发现她的目标是张卫恒而已。

    这个理由严格来说还是很有道理的,但是对于调查过无数案件的警方来说,也许会没有证据而无法给她定罪,但是却从她在投|毒一案上的表现能分析出她的部分性格,从而不相信她的话。

    只是,没有证据就是没有证据,阮彤彤只能说是投|毒未遂,哪怕是郑家交代过,最多也只能判处阮彤彤□□十年,没有办法进行更多。至于在监狱里让阮彤彤吃苦头,那也仅能让她吃苦头,这点苦头跟她做出的事又怎么相比?

    所以,当警方那边的消息传到张家、林岐他们耳中之后,所有的人都不满意。

    张卫恒更清晰地看到了阮彤彤的凶残,再加上她背负着小鬼聪聪的一条人命,认为这样的女人,最低的惩罚也该是枪决。但现在别说枪决了,十年之后,阮彤彤才三十几岁,就可以继续出来逍遥,说不定以她的性格,找个地方做个整容,就又可以害人了,这怎么可以?

    于是,张远和张卫恒来到了林岐的别墅拜访,想要知道有没有走另一条道的办法,让阮彤彤得到应有的惩罚——他们还记得,这位林天师说过,如果法律不能判罪,他会出手来着。

    林岐坐在沙发上,看向两人:“你们的意思是,想让她受到什么惩罚?”

    张远倒是没什么说,而张卫恒则说道:“她害惨了那么多人,至少要偿命吧。”

    听他这么一说,林岐有点诧异:“张教授?”

    张卫恒苦笑:“林天师你也知道的,我本来很看重苏薇,如果不是阮彤彤截胡,苏薇应该是我的正式助手。前段时间因为警方要做一些笔录我去了警局,正好看到了她,令人气愤的是,她去警局竟然是要探望被关起来的阮彤彤,而且她真信了阮彤彤只是一时无法接受才做错事,还准备经常去探望她,安慰她,让她能过得好一点。她完全不知道,阮彤彤是害惨他们一家的仇人,是一条毒蛇。这样被愚弄……真是让我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林岐恍然,原来是这样:“说起苏薇,还请张教授联系她一下,到我这里来。我之后会出手惩戒阮彤彤,不过在这之后,如果要让聪聪顺利投胎,就还得了结他的另一个心愿。”

    张卫恒问道:“跟苏薇有关?”

    林岐点点头:“聪聪跟苏薇年纪相差很大,从小苏薇照顾他的时间远比父母多,所以聪聪对苏薇的感情也更深刻,临死前还记得自己是来探望苏薇的。所以他的最后一个愿望,就是见苏薇一面。”

    张卫恒说道:“我会跟苏薇联系的,相信她也愿意见聪聪最后一面。”

    ·

    苏薇最近心力交瘁,眼睛里布满了血丝,黑眼圈很浓,脸色苍白憔悴。

    弟弟终于找到了,但她宁愿没找到,好歹有个希望……闺蜜进监狱了,理由还是因爱成恨投|毒,投|毒的对象则是她很尊敬的张教授,真是太过火了,可她们这么多年的朋友,总不能让她孤零零的在监狱里……父母被一连串的事情弄得担心又害怕,就连她自己,也觉得所有的事情赶在一块儿,让她的头都要炸了。

    最让苏薇痛苦的,是凶手直到现在也没找到,她的聪聪还那么小,就被人那么残忍地杀害,再也没办法长大了……愧疚,自责,痛恨,无数的情绪日日夜夜都在折磨着她。她仍然爱重自己的专业,可五年中,她最多只敢在脑子里想想,只要面对电脑想要建模,就会立刻被强烈的情绪压垮,根本无法继续。

    现在的苏薇,不知道自己活着是干什么的,也许唯一的心愿就是等着警方抓到凶手,然后她就可以一边照顾父母,一边慢慢等着老死了。

    无力地朝后靠,苏薇闭上了眼睛。

    过了也许半个小时,也许一个小时,也许更久,谁知道呢?手机响了。

    陌生的铃声,苏薇是不想接的。

    但是这铃声就像魔音灌耳一样,摧残得她头疼,她终于伸手把手机抓过来,放在耳边接听:“喂……张教授?!”

    接下来沉稳的男声不断传来,字字清晰。

    苏薇听着听着,脸上由诧异到平静,再到怀疑到惊奇到激动:“张教授,你说真的?等我,我马上来!”

    说完后,她竟然是连手机都来不及挂断,抓起一把钥匙,就飞奔出了门。

    赶车、赶车……不,打车过去。

    她要以最快的速度,去看看张教授说的是不是真实!

    弟弟他的鬼魂……真的还在吗?

    ·

    林岐他们没等多久,就听到了外面的门铃声。

    自动开门后,一道狼狈而纤细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真的吗?张教授!你说我的弟弟……”

    她似乎才看到屋里并不只有她认识的一个人,话音戛然而止。

    张卫恒看出她气喘吁吁,很绅士地把她扶了过来,摁在一张沙发上,为她介绍:“这位是我的堂哥张远。”往林岐那边指了指,“这位就是能帮助你看到聪聪的高人,林天师。”

    苏薇连忙对林岐说道:“林天师你好,麻烦你了。”

    她可不管这是年轻还是年老,没有胡子办事牢不牢,她只想见弟弟一面。

    林岐打量了一下苏薇。

    很瘦,非常瘦,精神已经快到崩溃的临界点了。

    这几年她大概过得非常不好,尤其是这段时间,更加难熬。

    林岐朝她笑了笑,伸出手,在她的两眼上抹了抹。

    一道气流划过,苏薇眨了眨眼,觉得好像有点什么不同,但具体哪里不同,一时半会好像发现不了。

    林岐一弹指,寄身符飞射而出,同时一道黑光从里面蹿出,落在地上,就变成了一个很可爱的小男孩。

    除了身体有点不凝实,怎么看跟生前都没有差别,就连眼里仅剩的一点黑气也消散了,变成了黑白分明,纯净的眼睛。

    苏薇立马认出来,伸手就抱过去:“聪聪——”

    小鬼聪聪也张开胳膊扑过来,但是两人在碰到的刹那,互相穿过,苏薇几乎倒在地上,还是被旁边的张卫恒扶了一把。

    苏薇想起来,聪聪是鬼……

    小鬼聪聪也很委屈,他瘪着嘴,默默地走到了苏薇的旁边:“姐姐。”

    苏薇忍不住痛哭:“聪聪……我的聪聪……”

    林岐叹一口气,指着旁边的一个房门:“苏小姐,你们姐弟难得见面,我们就不打扰了。那个房间很安静,你们可以尽情叙旧,很多事情,就让聪聪告诉你吧。”

    苏薇用力吸了几口气,想要牵着聪聪的手,但到底还是只伸了伸就收回:“聪聪,姐姐跟你进去说。”

    小鬼聪聪朝她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好!”

    苏薇的眼里,痛苦更深。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