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人皇纪 > 第四十一章姚家老爷子

第四十一章姚家老爷子

推荐阅读:重生之特工女仙一念永恒重生女修真记九仙图少年医仙斗战狂潮人皇纪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伯如果想要送堂兄平步青云,最好自己出手,尽快的把这件事情给确定了。迟了,恐怕会夜长梦多啊!而且,王冲感觉堂兄在政途上的能力,远比军事上强得多。希望大伯多多考虑考虑。”

    王冲道。

    前世的时候,姚家为了对付王家,几乎是几面开花。除了王冲的父亲、大伯、姑父、小叔,包括堂哥王离,自己的大哥王符,都是对付之列。

    大哥王符稳重,姚家下不了少。但是堂兄王离就不一样。

    在王冲的记忆中,上一世就是大伯操之过急,将堂兄王离加入朝廷晋升名单,被姚家抓到机会。

    姚广异利用兵部的调动,将堂兄王离调到自己的名下,然后使劲了各种方法,让他犯错。果然没多久,堂兄王离身上就出了岔子,成为了姚家攻击王家的把握。

    只是当时,大伯、父亲全部都倒了。堂兄王离的这个把柄用不上,姚家才不了了之。

    但是这一世不同,姚广异在边陲身上栽了跟斗,父亲、大伯他们都还屹立不倒,他们要想对付王家,必定会在这个上面动手脚。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以姚家大小两只狐狸的能力,抓住这样的机会,一定会想尽办法扳倒王家。

    王冲告诉大伯王亘也是为了提醒他。大伯可能对自己一家子不感兴趣,但绝对不可能对自己的儿子的命运不感兴趣。

    王冲这即是送他一个人情,同样也是为了改变自家大伯心中对于自己的感观。

    “这件事情,我自有主张。姚家那边,你就不必多管。今天的事情,我会如实禀报老爷子的。”

    大伯王亘摆了摆手道,脸上的神色明显柔和了许多。

    “轰!”

    就在大伯开口的刹那,一个机械的声音,不带任何情感,突然在王冲脑海中响起:

    【宿主觉醒!成功改变家人的命运,并获得家族成员认同,成功获得称号“命运的挣扎者”!】

    声音一晃而逝,快的让人以为是幻觉。但王冲却吓得差点跳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王冲悚然一惊,脸色都白了不少。

    这声音突如其来,根本不是这房间里任何人的声音,而是直接来自于他的脑海。事实上,还不止是如此。

    这声音,王冲记得。上一世他濒死的时候,就曾经听到过这个声音。虽然记不清内容,但他却记得这个声音。

    王冲没想到,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再次听到。

    “冲儿,你没事吧?”

    王冲的母亲第一个注意到了王冲的异样。

    “没事!”

    王冲连忙摇了摇头。虽然不知道回事,但王冲可以肯定,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王母点了点头,还以为王冲是兴奋的。

    “朱颜,走吧!”

    不远处,大伯王亘挥了挥手,也没在意,起身就走,他心里还惦记着长子王林的事,是一刻都不想留了。

    事实上,除了王冲自己,这个大厅里就没有人注意到王冲的异状。即便注意到了,也以为他是高兴的。

    “王冲,好样的。这回真是让二姐刮目相看!过段时间,记得到二姐那里坐坐。”

    堂姐王朱颜摸了摸王冲的头发,也跟着走了。

    “孩子,你真的变了。大姑真的替你高兴。有时间,记得到大姑那里坐坐。”

    大姑王茹霜也站起身来:

    “美华,我先走了。有时间也记得带孩子到那里看看。”

    “好咧!我送你!”

    王夫人赵淑华起身相送,笑得嘴都要合不拢了。但王冲全部无心关注,他的心中乱糟糟,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刚刚那个机械的,毫无感情的声音上。

    等到母亲他们一离开,王冲几乎是冲一般的离开了大厅,冲向了自己的房间!

    ……

    “走吧!好久没有动身离开这里了,在四方馆待了这么久,也该出去走走了!”

    就在王冲的大伯王亘、大姑王茹霜走出王家的时候,四方馆东边的院落里,一个发须皆白,目光精明、锐利的老者驻着龙头拐仗,一边叹息着,缓缓的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老者看起来丝毫不会武者,但是当他从座位上站起来的时候,却有一股潮水般磅礴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整座东边的四方馆,连同脚下的大地,都仿佛在老人脚下颤栗起来,将老人的身体衬托的无限伟岸。

    “嗡!”

    看到老者站起来,四周围,所有的禁军、护卫、奴仆、婢女全部跪了下头,头颅低垂,一脸敬畏的神色。

    那神情就像弱小的虫豸看到丛林中的巨象一样。事实上,在整个中土神洲,这个胡须花白,看起来又老又瘦的老人,绝对是最有权势的人之一。

    这个人就是姚家的顶梁柱,姚公姚老爷子!

    “老爷,要去见齐王吗?”

    一个苍老,但中气十足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老人旁边,一个六十几岁,额头皱眉很深,看起来深不可测、极其危险的老者躬身站立着,神态非常恭敬。

    “广异这次在南边栽了跟斗,这件事情,不是他能兜得住的!”

    姚老爷子说着忍不住深深的叹息:

    “王家这回,有高人相助啊!”

    声音一落,整个大厅里一片静默,气氛压抑的可怕。

    老爷子最看重的次子姚广异在边陲栽了跟斗,这个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飞遍了整个京城。现在整个姚家都成了笑话。

    四方馆的东边,现在整天的沉默,谁也不敢说话。私底下,大家都说,王家王耿直那边得了高人指点。

    这个“高人”比广异老爷还要厉害,把个能谋善断,算无遗策的广异老爷都玩弄于股掌之间。

    甚至有人说,就连广鹤楼上那回事,都是人家算计的。

    只是到现在为止,谁也不知道王家背后那个指点的“高人”是谁。王家一脉,上至“九公”,下至王严,没有一个是擅长权谋的。

    只有那个长子王亘懂一点,但也仅限于朝堂,在军事上根本一窍不通。论神机妙算,更是和广异老爷差远了。

    王家得到这样一个高人相助,简直如虎添翼。这对于姚家,绝不是什么好事!

    老仆人姚淳跟在姚老爷子身边也好几十年了,但看起来,对于这件事情,老爷子也没有什么好头绪。

    “老爷,二公子虽然比不上您,但也得了您的几分真传。他这次栽的这么狠,被对手玩弄于股掌之间,所有的意图,全部被对方掌握……,这种事情以前还从没有过。而且我们的人查过,却完全查不到对手的蛛丝蚂迹!”

    “老爷,二公子这次的对手可不一般啊!您可一定得帮帮他。”

    姚广异四十好几的人了,但在这位老仆人姚淳的口中,却依然是那个“二公子”。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件事情我自有分晓。——把广异叫回来吧,就说是我的命令,告诉他,这件时间不要再招惹王家的人了。”

    姚公姚老爷子闭着眼睛,沉默良久道。

    老仆人姚淳也是暗暗心惊,他跟着老爷子几十年,还是第一次破天荒的看到老爷子在对手面前采取守势。

    很显然,这件事情连老爷子都感到棘手。

    “但是老爷,齐王那边可不好交待了。边陲发生这种事情,二公子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败,齐王现在正是火冒三丈。三天的时间,他已经发了十六道令牌了,要召二公子回来。现在为二公子召回来,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老仆人姚淳担忧道。

    “这件事情就让广异不必担心了,齐王那边我自会去处理。不过之前,我还要先去趟西边,见见王家我的那位老对手!”

    姚公姚老爷子缓缓道,眼帘开阖间掠过一抹雪亮无比的精芒。

    “啊!”

    听到这话,老仆人姚淳悚然一惊,震惊的看着姚老爷子。显然,姚老爷子这话是他压根没想到的。

    王家的那位和老爷子从年轻的时候斗到年老,这几年虽然被深宫中的那位圣皇陛下召进四方馆,比邻而居,但都是老死而不相往来。

    但现在,老爷子居然要主动去西边王家那位住的地方,老仆人有些茫然失措,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别多说了。替我准备好东西,现在就去吧。”

    姚公姚老爷子看着自己的老仆人,叹息一声,知道他在武功上虽然天赋极高,但在政治上几乎一窍不通。

    二子姚广异在边陲完败,输的体无完肤,被所有人看了笑话。现在,已经不是他想不想做什么的时候,而是姚家能不能让深宫中的那位陛下满意的问题。

    如果他还年轻,如果他还是当年的时候,他当然用不着向西边的那个老头子低头。但是现在,为了子孙计,为了能够让姚家福寿绵长,由不得他不低头了。

    砰!

    姚公姚老爷子驻着拐杖,很快走出了大门。

    ……

    而与此同时,另一处地方。

    “把名册拿出来!”

    从王家出来,王冲的大伯王亘并没有返回住处,而是马不停蹄,心急火燎的赶往了兵部衙门。

    王冲的二伯王亘是朝堂的二品大员,拥有完全查阅六部文书的能力。兵部的官员哪里敢阻挡。

    当值的官员找了一翻,很快从厚厚的书架里,找出了王亘要的那卷花名册。

    王亘二话不说,接过花名册,很快就找到了长子王离的名字。但是很快,看到花名册上的一个个圈圈,王亘的心中咯噔一跳,产生一种不妙的感觉。

    “这几天除了我,都有哪些人查过这卷花名册?”

    王亘凝声道。

    兵部花名册上的一个个圈圈明显是其他人翻阅过,他只注意查看吏部的晋升名册,却疏忽了长子王离属于兵部,兵部同样拥有管辖、晋升、调动权利。

    “这段时间,兵部张大人、裴大人、刘大人、姚大人都来看过。之前,姚大人持了齐王殿下的命令,说是让我们把兵部的晋升名册交给他来处理。但不知道为什么,前几天突然又传来消息说放一放,说等过一段时间再交给他。”

    唰!

    听到这话,王冲的大伯王亘脸色一白,一手撑着桌子,好像站立不稳一样,额头上冷汗都流出来。

    “咝!”

    王冲的大伯王亘长长的倒吸了一口气,良久都说不出话来,一种心有余悸、虎口逃生的感觉充斥心中。

    长子王离的事情他自认为做为神不知鬼不觉,悄悄的夹塞在晋升名册里,谁也没有告诉。本来以为,可以等到最后时候,悄悄的帮助王离提升一步,没想到姚家那边早早的就注意了。

    若不是王冲提醒,自己恐怕已经太阿倒持,把自己的亲儿子送到了姚家手里,让他们得手了。

    王亘虽然不懂军事,但却也知道,姚家让兵部把名册送到他们手里,十有八九就是想把长子王离调到他们的驻地。

    王离年纪还轻,以姚家父子的老奸巨滑,绝对轻易就能找个借口,在王离身上打开一道缺口,进而攻击整个王家。

    如果真的发展成这样,那到时自己后悔也迟了。

    “林儿啊林儿,为父差点害了你!”

    王亘心中侥幸不已,若不是王冲及时提醒,他真的要铸下大错了。

    从旁边桌上接过一支朱笔,王亘右手轻点,很快在兵部花名册上划去了王离的名字。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