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人皇纪 > 第四十八章四大铸剑世家的轻视

第四十八章四大铸剑世家的轻视

推荐阅读:重生之特工女仙重生女修真记一念永恒九仙图少年医仙斗战狂潮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魏皓,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的身份比较敏感,暂时不方便出面!你就先帮我顶着。”

    王冲一边喝着茶,一边撇开话题道。

    “知道!你是担心姚风对吧,放心,这里的事情交给我,绝对没问题。”

    魏皓拍拍胸脯道。

    虽然对王冲的卖剑计划还持保留意见,但是说起其他方面,魏皓是当仁不让的。兄弟是干什么的?兄弟就是这个时候来帮忙的。

    姚家虽然权势涛天,但魏家也不是什么吃素的。一个堂堂国公,也用不着对姚家太过忌惮。

    “可不止是姚风……”

    王冲笑了笑,他做下的事情何止是广鹤楼那事。姚广异要是知道是自己坏了他的事,恐怕皮都得扒掉自己的。

    王冲借助魏皓家的青凤楼来卖剑,也是不想在计划成功之前太引人耳目。否则的话,姚家来给他添添堵,警告警告那些来看剑,还是足够他烦了。

    “不说这些了,来,喝茶!”

    王冲给魏皓满了一杯,一边喝着茶,一边眼睛瞟着栏杆外。

    第一天卖剑,吸引的人群并不是很多。仅凭这点人是做不了什么大事的。

    不过好在,王冲也没指望第一天就能把剑成功卖出,所以也并不着急。

    “有人来了!”

    突然,魏皓开口道。

    王冲心中一动,抬起头来,目光眺过凭栏,顺着魏皓的目光看过去,只见远处人群骚动,一大群人浩浩荡荡,正从街道的另一头,往青凤楼的方向走来。

    这些人分成三股,明显是属于三个不同的势力。但彼此又并不分开,显然都是“同道”。

    “不好,是京城程家、黄家和鲁家的人。这些人恐怕是来踩场子的!”

    魏皓出身富贵,府里出入的都是名流,再加上魏家也有打铁的铺子,因此那这三大铸剑世家的人一出现,他立即就认了出来,一时间禁不住眉头狂跳,心中大为不安。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看对方那气势,魏皓可不认为人家是来买剑的。

    “怕什么?”

    王冲看了一眼,放下茶杯,淡淡道:

    “京城有京城的规规,就算是铸剑世家的人也不敢乱来。——这些人肯定以为我们是外地的世家、豪门,跑到京城来销售武器,捞过界了!不过,我们本来就是京城的,这条规矩对我们不管用,你怕什么?”

    “啊!还有这个。”

    魏皓一脸惊讶。他对这种东西完全是一知半解,不知道里面还有这样的道道。

    “你确定吗?”

    “嗯。”

    王冲点了点头。上一世活了一辈子,什么都见识过,什么都经历过。虽然外表只有十五岁的年纪,但他知道的东西比魏皓多多了。

    而且,上一世动荡的时候,他接触过一个铸剑老人,因此对这里面的规矩知道的清清楚楚。

    “这可不妙了,他们肯定是误会了。我得赶紧去跟他们解释一下?”

    魏皓焦急了。

    “不用了,我还有用得着他们的地方。”

    王冲一只手扣着茶蛊盖子,淡淡道。

    “啊?”

    魏皓呆住了,看着王冲,脑海里完全反应不过来。

    也就在魏皓发呆的那么一会儿,程、黄、鲁京城三大家的人就已经到了青凤楼的门下。一群人仰着头,看着楼门上悬着的黑布包裹的剑。

    “哼!卖剑的呢,也不来个人吗?”

    一名身宽体胖,看起来很是蛮横的汉子斜着眼,双手环抱,瞟一会儿楼门,盯一会儿门内,说话带剌,一副“我就是来挑事”的样子。

    “这位爷,您要买剑吗?”

    青凤楼内,早有一个黑衣的年轻小厮低头腰猫奔了出去。

    “这是你的剑?”

    那名身宽体胖的汉子斜着眼道。在他说话的时候,所有程家、黄家、鲁家的人全部都看着。

    汉子叫黄蛟,是京城黄家的人。京城里的世家有打铁的,有卖剑,自然就有负责对外挑事,砸场子的,而这个黄蛟就是其中最出名的。

    京城富庶,是天子脚下,经常会有不按规矩的人跑到京城来卖剑抢生意。这种事情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为了让人懂规矩,也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所以黄、程、鲁这些世家里自然就有一些像黄蛟这样的角色。

    “不是,这是我家主人的!”

    “哦,听说你们家的剑六百两一把,还是黄金?”

    黄蛟抱着手臂,说话的时候满脸的讥笑。在京城黄、程、鲁三大铸剑世家面前卖剑,简直是班门弄斧。

    “是!”

    小厮低着头,依然陪笑。

    “把你们的剑拿下来,让我看一看!”

    黄蛟毫不客气道,神情依旧满是讥讽:

    “要是看得满意,说不定大爷我就买了!”

    周围黄、程、鲁三家都是跟着一脸讥讽的看着。这是京城里的世家对付外地势力常用的手法,借着买武器的借口看刀看剑,到时候再用力一刀砸下去,在人家的刀剑上砸出一个缺口,砍出一个豁子,甚至直接劈成两爿,到时候那么多人看着,自然是丢人现象。

    这就是砸场子!

    在刀剑的制造方面,还很少有很超过京城黄、程、鲁、张等几家的!

    “对不起,我们的剑只能买,不能看,也不能摸!”

    小厮躬着腰,依然带着笑脸。

    “什么,不能看?连摸都不能?”

    “嗯!”

    一瞬间,黄蛟,包括黄、程、鲁三家全部的人在内,所有人都愣住了。六百两黄金一把剑,这可不是白银,更不是铜钱,居然连摸都不能摸一下,这种事情简直前所未有闻!

    三大世家来的时候,可压根没想到。

    “不能看,连摸都不能摸一下?”

    黄蛟再次道,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京城里卖剑,无不是想尽办法让众人看尽,极尽所能在众人面前夸耀。

    这家倒好,卖这么贵的剑,居然连碰都不能碰一下。

    “不能。”

    小厮的声音一如继往的平静。

    “你家主人是谁?把你家主人叫出来!我倒要看看,倒底什么剑,居然碰都不让人碰一下。”

    黄蛟恼怒道。

    “不知道!”小厮的声音硬的就像块石头。

    “不知道?什么意思?”

    黄蛟怔住了,怒笑道:

    “是不知道你家主人在哪里,还是不知道你家主人是谁?”

    “不知道我家主人是谁。”

    小厮的回答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不止黄蛟,所有人都愣住。

    “放狗屁!哪有不知道自家主人是谁的!”

    黄蛟勃然大怒:

    “好!不想说老子就不问。那我问你,你们家的剑有什么好处?凭什么敢标六百两黄金的价格?”

    “不知道!”

    “钢材呢?是用哪里的矿石做的,你也不知道吗?”

    “不知道!”

    “那有多锋利呢?能砍入几毫呢?”

    “不知道!”

    ……

    小厮的回答一如既往,声音没有丝毫的变化,似乎永远都只会说那三个字“不知道”。这是王冲的意思,除了六百两黄金一两外和不能看不能碰这两句话外,其他一概不用回答。

    “不知道,不知道……,除了不知道,你还知道什么?”

    黄蛟都被这小厮快气疯了,怒笑道:

    “没有金刚钻,就不要揽那个瓷器活!卖刀剑的,哪有不让人看的?不能看,不能摸,真当你是公侯府的千金吗?——哗众取宠!”

    哄!

    听到黄蛟的话,和几大铸剑世家的人怔了怔,随即哄堂大笑起来。就连外面围观的人群也跟着哄笑起来。

    “我说什么来着,这就是一哗众取宠的小丑。我说的没错吧。”

    黄蛟一手指着小厮,对着众人哈哈大笑,眼神中满是轻视。

    “来之前,我还担心京城里是不是来了什么砸场子的厉害家伙!现在一看,我们恐怕是杞人忧天,操心过虑了。黄蛟虽然说的难听,但这件事情他并没有说错,这一家就是在哗众取宠!”

    一名程家的人不停的摇头,眼神不再如之前那般充满敌意,眼神充满了不屑。几大铸剑世家是绝对不会使用这种方法,故弄玄虚的。

    京城程家只要打上自己的名号,那就是招牌,用不着这么装神弄鬼的。很显然,这家没什么“真本事”!

    另外几家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神也是一样,真正有本事的,是不怕别人看自己的刀剑的。不但不怕,还巴不得别人多看,多摸,多见识自己的刀剑厉害。

    像这家这样的,还真是没有。

    在众人看来,就像黄蛟说的,这一家就是在哗众取宠。这样的刀剑,卖得出去才怪。

    “青凤楼是吃酒的地方,居然跑来这里卖剑。而且价格也标得这么高,看起来,这完全是门外汉啊!我们之前高看他了!”

    鲁家的人也是一脸轻视。

    青凤楼雕梁画栋,装饰堂皇,极上档次,在京城里绝对是最顶级的几家酒楼之一。在这里消费的人非富即贵,大部分都很有来头。

    对方在这种地方卖六百两黄金一把的剑,几家一开始还真以为来了什么厉害的对头,跑到这里砸场子。

    不过现在看来……想多了!

    众人一发现“真相”,策略就完全不同了。

    “散了吧,散了吧,这家什么都不知道,哗众取宠而已!都散了吧!”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王八旦,乱坏规矩!浪费我们时间!”

    “青凤楼的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黄、程、鲁三家的人自感没趣,骂骂咧咧着四散走开,一边走,一边开始不耐烦的驱赶青凤楼前其他凑热闹围观的路人。

    “这些混蛋!”

    魏皓在楼上听得分明,气得一拍桌子,怒站起来:

    “在京城卖把剑而已,关他们什么事。嘴巴里不干不净的,真以为黄、程、鲁几家顶了天去了。我就不信,还收拾不了他们!”

    魏皓从小和王冲一起长大,穿一条开裆裤的交情,唯一的,也是最珍视的就是这个好朋友了。

    被人当着自己的面骂自己的哥们,这让魏皓心里一百个的不舒服,简直是怒火腾腾。京城程家、黄家、鲁家的招牌响亮,但是对魏皓没用。

    魏国公府出身的公子又哪里会把这种铸剑的世家放在眼里。

    “等一等!”

    一只手从旁边伸出拉住了魏皓,王冲神情淡定,远不像魏皓那么激动:

    “一点小事而已,何必动怒?由他们去吧,反正他们也要散了。”

    王冲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嚼着茶叶。这是他在穿越前的一个习惯,喝完茶水以后,嚼吃茶叶。

    到了这个时空,王冲也保留了下来,权当是对以前生活的怀念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