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少年医仙 > 第67章 嚣张的一家

第67章 嚣张的一家

推荐阅读:重生之特工女仙一念永恒少年医仙重生女修真记斗战狂潮全职修仙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孙博和蔡卫东两人被救护车送去了医院。

    接下来的一堂英语课,也就变成了自习课。

    尽管很多同学对秦朗和洛滨两人指指点点,但是洛滨还真是特立独行,完全不在乎别人的想法,愣是跟秦朗成了同桌,聊起了两人各自的事情。

    其实,洛滨之所以对秦朗另眼相看,并非因为秦朗的男姓魅力真的有多强,而是因为他们早就相识了,而且那时候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了。

    事情已经过去了十三年多,当时秦朗和洛滨都在太阳花花幼儿园里面,洛滨因为经常掉鼻涕,所以其他小朋友叫她“小鼻涕虫”,并且不太喜欢跟她玩耍,秦朗就是她唯一的好朋友。因为秦朗经常保护洛滨不被其他小男生欺负,所以洛滨就根据她喜欢的动画片《葫芦小金刚》给秦朗取了一个“小金刚”的绰号。

    在幼儿园的时候,“小鼻涕虫”和这位“小金刚”,简直就是青梅竹马,而且还一起玩过“结婚游戏”,当真是好得没话说了。

    可惜好景不长,半年之后,洛滨被她的妈妈强行带离了太阳花花幼儿园,从此之后,秦朗再也没有见过洛滨了。

    如今重逢,再谈起儿时的事情,两人都分外感到亲切,似乎又找回了童年时候的那种纯正感情。

    但——

    秦朗的内心也开始忐忑不安起来,“老天爷啊,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我这刚对陶老师一见钟情,你回头又送我一个两小无猜到面前,这不是逼我当畜生么!”

    “哪位是秦朗?”

    这时候,两个警察走进了教室里面。

    所有同学的目光齐刷刷地盯着秦朗,而这厮居然还恍如不知地跟洛滨谈笑风生。

    直到两个警察走到了面前,秦朗才说道:“警察叔叔,你们这是干嘛?”

    “你是秦朗?”其中一个警察板着脸问道。

    “是啊。”秦朗点了点头。

    “那就对了。”另外一个警察摸出了手铐,“把手伸出来!你涉嫌故意伤人,跟我们去一趟派出所!”

    “好个蔡卫东,这么快就找上门了。”秦朗在心头冷笑了一声,不过他也没有跟这两个警察较劲,直接让他们拷走了。不过,离开之前,秦朗拨通了一个手机号码。

    “等等——我跟你一起去!”洛滨说道。

    “同学,你就在这里好好上课,跟你没关系!”警察不客气地向洛滨说道。

    “没关系,洛滨。我不会有事的!”秦朗向洛滨微微笑着,“你忘记了,小时候我跟人打架,从来都不会吃亏的。”

    “我知道。”洛滨点了点头。

    当秦朗被警察带走之后,赵侃这家伙溜了过来,向洛滨问道:“洛滨,你跟秦朗怎么认识啊?”

    “关你什么事情!”洛滨原本如同和煦春风般的脸色,一下子恢复成一贯的冰冷彻骨,赵侃顿时愣在这里,心中暗骂自己真是欠骂,忘记了“洛冰”是哪种人了。

    洛滨安静地走出了教室,然后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爸,我是小冰……我一个好朋友被警察抓去了,我要你保证他不会受人欺负……我不管什么原则……总之,你必须答应我!他……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

    说起来,秦朗同学也算是派出所的常客了。

    尽管南街派出所的所长已经不是卢军了,不过新上任的这位所长大人似乎对秦朗的印象也不太好。

    此时,这位新上任的所长大人就在审讯室中,亲自审问着秦朗。

    这位所长名叫陈广宇,今年三十二岁,刚上任几天,这种打架伤人的小案子原本用不着他亲自过问的,只不过刚才他接到了一位重要人物的电话,为了讨好上级,他才亲自来审问秦朗了。

    “姓名?年龄?”

    陈广宇向秦朗问道,旁边还有一个警察在做笔录。

    “我犯了什么罪,你们要铐着我?”秦朗反问。

    砰!

    陈广宇狠狠地拍了一下子桌子,“老子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

    “官威很大啊。”秦朗冷笑了一声,“大所长,你刚上任不久吧,我给你提个醒,你这所长想要继续干下去的话,就别给人当枪使!”

    秦朗当然知道,这个所长之所以这样,八成都是因为蔡卫东的关系。秦朗以前从赵侃口中听说过,蔡卫东这小子,七中人称“蔡少”,家里面关系很硬的。

    只是,如果蔡卫东要比关系的话,他秦朗也乐于奉陪!

    “小子,你还敢威胁我?”陈广宇不屑地哼了一声,“到了这里,你居然还敢嚣张!我再警告你一次,如果不想受皮肉之苦的话,就老老实实地录口供!”

    “我不习惯戴着手铐录口供。”秦朗浑然不怕。

    “小子,我看你真是皮痒了——欠揍!”陈广宇向旁边的警察打了一个眼色。

    那个警察为了在领导面前表现一下,口中叫了一声“你还敢袭警!”,然后一个巴掌就想秦朗扇了过去。这警察果然不是省油的灯,打人之前,还给秦朗套上了一个罪名。只要秦朗背上了“袭警”了罪名,他们就是把秦朗打残了也不没问题。

    “这家伙真歹毒啊!”秦朗心头冷笑了一声,为了拍马屁,竟然对秦朗这么一个中学生下狠手。只是,秦朗可不是普通的中学生,哪能让警察给扇了耳光,他身体轻轻往后一仰,整个人连通椅子一下子向后倾斜,椅子的两只脚翘了起来,另外两只脚却稳稳的立在地上,笔录警察的这一耳光,顿时扇了一个空,而秦朗却还悠然地躺在椅子上,晃悠晃悠着。

    此时秦朗双手被铐着,笔录的警察居然还打空了,这让他觉得相当尴尬,正打算如同恶狗一样扑过去,将秦朗狠狠教训一顿的时候,却听见审讯室外面有人趾高气扬地喝道:“你们陈所长呢!陈广宇呢?”

    这是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充满了愤怒和怨毒的中年女人的声音。

    陈广宇似乎认得这女人的声音,皱了皱眉头,赶忙将审讯室的门打开了。

    门一开,就看到一个四十来岁的态度嚣张的贵妇人冲进了审讯室中,在她的旁边,还有一个穿着警服的中年人,瞧他肩膀上的警花,应该是陈广宇的上级领导。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