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小邪仙 > 第1章:苦逼小药童

第1章:苦逼小药童

推荐阅读:重生之特工女仙重生女修真记一念永恒少年医仙九仙图斗战狂潮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金龙山北麓一间大殿的窗棂,照射在大殿内一名少年的身上。

    少年约莫十六、七岁,眉清目秀,身材削瘦,穿着一袭略显陈旧的青色衣衫,衣衫左侧的心口部位,绣着一条腾跃九天、栩栩如生的金色小龙,金色小龙下方,绣着一株灵药。

    金色小龙图案,代表少年是金龙阁弟子;灵药图案,表明他的身份是一名药童。

    大殿四周,分类堆放着成百上千株灵药,正中位置,摆放着一尊半人高的丹炉,丹炉之下火势旺盛,阵阵药香从炉中溢出,在大殿内缭绕不散。

    显然,这大殿是一间丹房,此刻丹炉内正在炼制着某种灵丹。

    这个时候,正是炼丹的最紧要关头,火势大小需要严格控制,哪怕出现一点差池,整炉灵丹就可能毁掉,然而值守在丹炉前的这名药童,却盘膝坐在丹炉旁的那张蒲团上,脑袋低垂,双眼紧闭,鼻中发出一阵阵呼噜声,居然就这么睡着了。

    也不能怪这药童偷懒懈怠,为了炼制这炉灵丹,他已经一日一夜未曾合眼,实在困乏到了极点,刚才他侍奉的那位药师有急事暂时离开,他紧绷的精神陡然一松,原想趁机打个盹,谁想竟睡了过去。

    片刻后,丹炉中发出“滋滋”声响,随即冒出一股青烟,伴随着青烟而出的,是一股焦糊刺鼻的气味。

    便在这时,大殿门前人影闪动,一个年逾六旬、须发半白的青衫老者疾步走了进来。

    老者衣衫的心口部位,分别绣着一条金龙和一株灵药图案,这表明他是金龙阁的一名药师。

    仙元大陆,武者众多,药师却极其稀缺,一万名武者中,都难以出现一名药师,而药师所炼灵丹,又是弄者们必备之物,因此无论在哪里,药师的地位都是极其尊崇,很多武者宁愿得罪一名强大对手,也不愿和一名药师结仇。

    “这气味……哎呀,我的灵丹!我的灵丹啊!”

    那老者进入大殿,看到丹炉中冒出的袅袅青烟、闻到那焦糊刺鼻的气味,不由脸色陡变,哀嚎一声,身形一晃,已经到了丹炉之前,伸手掀开炉盖,只见里面的数十种珍贵灵药,竟变成了一团团不成形状的焦糊药渣。

    “叶洛,你个小浑蛋,快给我滚起来!”

    见药童还在呼呼大睡,老者气得“哇哇”大叫,咆哮一声,扬起巴掌,在他脑袋上拍打了一下。

    老者名叫宗天材,虽然只有三星境的修为,但因为药师的身份,在金龙阁中的地位和待遇,与阁中诸位长老相当,就连金龙阁的阁主,都对他敬重有加。

    而睡着的药童,名叫叶洛,几年前被家族的长辈们千里迢迢送到金龙阁,和来自四面八方有志武道的少年一起,参加金龙阁外门弟子海选,因气海内结有“真元种子”,被确定为“仙苗”,从数万参选者中脱颖而出,顺利成为金龙阁外门弟子。

    仙元大陆神奇莫测,玄妙无比,天地间充斥着浓郁真元,大陆上的人们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沐浴在真元当中,其中一些人在很小的时候,脐下气海内便会结出“真元种子”,这样的人,被认为是上界仙者所赐,因此被大陆上的武者称为“仙苗”,预示着能够以武入道,踏上强者之路,甚至去求索那漫漫长生之道。

    正常情况下,“仙苗”在修炼一段时间的玄法秘术后,气海内的“真元种子”会衍化成一颗星辰,成为星之境修者,然而数年过去,和叶洛一同进入金龙阁的那些外门弟子,修为都已步入一星境、二星境,资质好一些的,甚至达到了三星境、四星境,唯有叶洛,体内的那颗“真元种子”一直寂然不动,毫无衍化迹象。

    一个“仙苗”到了十六岁时,倘若体内的“真元种子”还未曾衍化,那便表明他与武道无缘,而叶洛今年恰好已到了这个年限,于是被金龙阁放弃培养,打发到这丹房做了个药童。

    在金龙阁,药童的身份和待遇,与那些杂役弟子相同,没有尊严和自由,属于最低等的一类。

    叶洛成为这丹房的药童,迄今已有数月时间,因宗天材不苟言笑,不怒自威,叶洛在面对他时,如耗子见猫,战战兢兢,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一月之前,叶洛跟随宗天材到后山采药,不慎被一块落石砸中脑袋昏迷过去,在床上躺了整整两日才醒转过来。伤好之后的叶洛,仿佛中邪似的,经常呈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发呆,嘴里不时冒出几句莫名其妙的话,直到近几日才算正常一些,只是变的似乎不如以前那样畏惧宗天材了。

    宗天材表面严肃,实则是个面冷心热的人,平时对待叶洛还算不错,尤其是叶洛脑袋被砸、变得有些“痴傻”后,他对叶洛更是宽容了几分,有时叶洛犯错,他也只是轻轻斥责几句便放过。

    刚才在炼丹时,宗天材有急事外出,临走前千叮咛万嘱咐,让叶洛一定要看好丹炉,调控好火候,不可有丝毫懈怠,谁知这小子竟把他的话当成耳边风,居然坐在蒲团上呼呼大睡起来,导致一炉丹药尽毁。

    “宗药师,你为何打我?”叶洛睡得正香,被宗天材一巴掌拍醒,捂着脑袋站了起来,睡眼惺忪的看向宗天材,一脸茫然问道,看样子似乎还未回过神来。

    “为何打你?”宗天材见叶洛眨巴着眼睛,一脸无辜表情,差点被他给气乐了,指着那一炉废掉的丹药,怒冲冲的道:“你看看!你看看!这丹药怎么回事?我让你调控着火候,你是怎么做的?”

    叶洛目光斜转,落在丹炉内的那堆药渣上,表情顿时一僵,知道是自己误了事,挠了挠头,低声嘟囔道:“怎么会这样?我只是打了个盹而已……”

    宗天材恨不得再给叶洛一巴掌,把他从炼丹房拍出去,来个眼不见心不烦,跺脚吼道:“你个小浑蛋,误我大事!误我大事啊!真是气死我也!”

    这一炉灵丹,再有几个时辰便能炼成出炉,宗天材原打算把炼成的灵丹上交给阁主后,自己就可清闲几日,如今倒好,灵丹尽数被毁,自己数日辛苦付诸流水,一切还得从头再来。

    “再过几日,便是外门弟子考较大会,这炉聚元丹,原是准备作为奖励,发放给获得前十名的弟子,现在毁于你手,到时我若拿不出聚元丹,如何向阁主和那些弟子交待?”宗天材吹胡子瞪眼,越想越气,瞪眼怒道:“你说,现在怎么办?怎么办?”

    见宗天材在那里一副气急败坏模样,叶洛嘴角抽了抽,叹道:“事已至此,气也没用,急也没用,咱们不如坐下来一起想想办法……唔,不是还有几日时间吗?咱们抓紧一些,再重新炼一炉便是!”

    宗天材发泄了几句,怒气似乎消了不少,闻言猛翻了个白眼,气道:“你说的轻松!炼制一炉灵丹,费时又费力,况且炼制聚元丹的灵药,现在也缺了几样……”

    叶洛不以为然的道:“缺了咱们再去采摘,反正后山多的是!”

    “好,我就罚你去后山采摘一百株火莲花、一百株碧心草、一百株紫玉参……”宗天材连珠炮般,一口气说出了十几种灵药的名字,最后道:“就是这些了!时间紧迫,限你在明晚日落之前,把这些灵药采摘回来交给我!”

    叶洛听得目瞪口呆,等宗天材说完,苦着脸道:“不是吧宗药师,这每样一百株,是不是太多了点?我就算浑身是手,明日日落前也采摘不来那么多灵药!你看每样十株如何?要不二十株?唉,你也知道,我这脑袋不久前被石头砸过,到现在还有个大包呢,不信你摸摸看?我这可是拖着病体去干活啊!”

    宗天材见他讨价还价,又好气又好笑,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道:“每样五十株,不能再少了!快给我滚蛋,我现在看到你就来气!记住,明日日落前不把灵药交给我,我就无法炼制灵丹!交不出灵丹,阁主和诸位长老怪罪下来,我反正是没事,你却要倒大霉,被驱逐出金龙阁那是肯定的,到时谁也保不住你!”

    叶洛知道宗天材的话并非危言耸听,倘若几日后外门弟子考较大会开始,丹房这边交不上灵丹的话,阁主追究下来,自己真会被驱逐回家。

    当年叶洛成为金龙阁弟子,被整个家族寄予厚望,一旦家族的人知道他因无法踏足武道而被贬为药童、又因犯了大错而被赶回家中,可以想象到那时,迎接他的将会是一个个冷眼、一张张冷脸和一句句嘲讥,从此他的人生将一片黯淡,日子过得恐怕比现在这苦逼小药童还要凄惨。

    一想到被全家族的人指着鼻梁责骂训斥的情景,叶洛就觉得头皮发麻,看来这两日必须要打起精神,按时完成宗天材交待的任务,再偷懒肯定是不行了。

    “两日内采摘数百株不同的灵药,这要走多少路、爬多少山、吃多少苦?这简直就是在摧残一个花季少年的生命!简直就是没有人性的**行径!宗天材你个老梆子,我祝你生儿子没屁眼!”

    叶洛心里暗暗腹诽着,走到大殿西侧的角落里,顺手抓起一个大药篓背在身后,冲着宗天材的背影竖了竖中指,这才大步走出丹房。

    这时朝阳已完全跃出东方天际的云层,将万道金芒散播在金龙山脉的每一座山峰上,叶洛出了丹房,一股微凉的山风扑面而来,整个人精神为之一振。

    “如果不是那场车祸,我在另一世界里,已经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了吧?好吧,就算还是个小白领,也胜过这个苦逼小药童百倍千倍!唉,点子背啊!”

    叶洛站在山巅,追忆前世,一脸惆怅,半晌后回过神来,用力揉了揉脸,深深呼吸了几口这个世界里无比新鲜的空气,然后迎着朝阳,沿着石阶,一步步走下灵药峰。

    *****

    ps:粉嫩新人,需要各位读者滴热情关爱。请收藏本书,然后用你们手中滴推荐票,来呵护我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