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五十六

作者:太渊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婚色可餐:饿狼总裁轻点吻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岳上衍收回目光, 唇边带着一抹肆意狂傲的笑意,指尖在膝上轻点, 剑眉星目, 看着很是风流野性,潇洒不羁。

    洛有卿的讲道并不十分长, 只是深入浅出地将他在大道之上的感悟说了说, 随后便是止住了话头,站起身,袍袖一挥,却是就地演练了起来!

    只见他姿态稳重, 神色冷肃,不过是指尖轻点,便有凛冽狂风骤然而起,随着他指尖的动作轻巧地变化着, 而他身上, 却丝毫不见真元涌动的痕迹。

    太渊微神色微凝,一缕神识自他眉心之间流淌而出, 在稍稍靠近洛有卿身旁之时,才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他指尖之间,似乎含着另一种极为玄妙的、似是与真元不尽相同的力量。

    其余的弟子亦是这般施为, 同样也是发现了洛有卿手中的玄妙, 只是洛有卿此刻仍是一脸冷肃地做着演练, 他们便也不好出言询问, 只静静地坐着,那缕神识缓缓地在旁边游荡,细细地体悟着。

    太渊微平静淡漠的眼睛一直看着洛有卿指尖的动作,随后便是缓缓地闭上了双眼,身上的气息都仿佛是悄然平缓了下来,带着一种玄之又玄的意味,缭绕在他身旁。顾时蕴时时刻刻都是关注着他,自然是第一个便发觉了他的异样,侧头看了一眼,便知晓,太渊微应当是从洛有卿的演练之中感悟到了什么,直接便是沉入了大道意识之中了。

    这般机遇堪称是万中无一,若非是洛有卿的大道真意与太渊微的有些相似,而他自身的悟性又是极好,又有先前的那枚冰云丹所余下的引子,恐怕也是不能这般顺利地便沉入这意境之中了。

    自然,他敢这般率性地沉入大道意境之中,除却这机遇颇为难得之外,亦是因为他乃是洛有卿的核心弟子,身边又是有着顾时蕴护卫,自然是愿意拼上一拼了。

    而顾时蕴也自然不辜负他的信任,当下里便是运转了真元,护卫在他身旁,一张俊美的面容之上尽是冷峻之色,看着仿佛是有人要打扰太渊微,他便会不惜代价地阻止那人。

    洛有卿亦是注意到了太渊微此刻的境况,手上的动作不停,反倒是幅度更大了一些,逸散而出的那丝力量便更浓郁了一些。

    太渊微沉浸于大道意境之中,感悟到那缕玄之又玄的力量更浓厚了一分,心头微动,一幅巨大的画卷陡然在他的意识深处打开,仿佛囊括了世间万物,亘古轮回,此消彼长……

    过了许久,太渊微才自那意境之中醒转过来,识海之后仍是残留着那一声声的……凄厉惨叫。

    顾时蕴一下子便注意到了太渊微似乎是有些不对劲。虽然他依旧是那般冷若冰霜的模样,可是那双淡漠好看的眼睛里却是失了几分光彩,叫人忍不住生出一抹怜惜来。

    顾时蕴的心瞬间是吧啦吧啦地皱成一团了,凑过去,想拉住太渊微的手腕,又怕太渊微未曾真正地从那大道意境之中脱离出来,他胡乱动作反而会惊扰了他,便只好坐在一旁,眼中含着一抹担忧,目不转睛地看着太渊微。

    太渊微从那凄厉惨叫之中回过神来,一眼便是看见了那毛狐狸看着有些苍白的脸色。他微微垂眸,容色冰冷,却是伸手揉了揉顾时蕴,清冽的声音也似乎是柔和了一些:“本尊无事。”

    顾时蕴似是松了口气,伸手握住了他的衣袖,声音委屈巴巴的:“师尊方才,吓到弟子了。”

    太渊微:“……”

    还不是因为你这毛狐狸太过娇气了。

    洛有卿的演练尚且不曾结束,但是太渊微这般看去,所见之物却是比先前更多了。先前他只是能感知到一丝无形而玄妙的力量缭绕于洛有卿的指尖,而今他却是可以看到,那丝力量并非是无形之物,而是太过纤巧与灵动了,凭借他之前的神识,却是难以发觉的。

    而今他得以在大道意境之中锤炼了一番,即便修为境界不曾增长,神识却是有了极大的变化,变得更为的敏锐与……强大了。

    便是这一分敏锐,让太渊微不由得将目光移到辛子真身上。以往他都是不觉,现如今他却是能感觉得到,辛子真的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与他有着一丝共鸣,而更多的,却是浓重到有些粘稠的恶意。

    亲密得仿佛要融入他体内的情绪与满满的恶意看似诡异而又强行地粘合在一起,太渊微眸色微暗,与辛子真看过来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那丝共鸣之中,他仿佛感受到了与那些惨叫之声同源的气息。

    很是熟悉,却又很是陌生。

    辛子真朝他微微抬起了下巴,眸光流转,看着很是艳丽动人。

    随着他的动作,那丝共鸣与那些恶意竟好像不曾出现过一般,陡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太渊微神色冷然,缓缓地收回目光。

    洛有卿又是演练了一番之后,便是袍袖一挥,沉声说道:“本殿的讲道,便到此为止。”

    他看了一眼这些都是资质极好的弟子,他们之间能够踏破生死,渡劫飞升之人,恐怕是寥寥无几。但是,他们也确实是有着无数的希望。

    “尔等也需勤修不辍。”

    说罢,他身形便是一阵虚幻,在原地消失不见了。

    那些前来听他讲道的弟子这才站起身来,太渊微正欲离去,却被一个红色的身影拦了下来。

    “渊微师兄。”辛子真神色有些傲然,唤了一声太渊微,随后便是伸出手,似乎是想要拉住太渊微。

    太渊微身形微动,却是退后了半步,恰巧是避过了辛子真伸过来的手掌:“……”

    男男授受不亲。

    完全忘记了顾时蕴这只毛狐狸也是只公的。

    “父亲很是想你。”辛子真狠狠皱了皱眉,语气也有些不好了。

    “……”太渊微心底蓦然涌出一丝厌恶之意来。以往他皆是十分尊敬辛鸿轩的,即便是最后与天元宗决裂,他也到底不曾对天元宗,对辛鸿轩做出什么,只当是全部还清了,彼此毫无牵连便是。

    只是如今,辛子真这般自然而言地谈起辛鸿轩,却叫太渊微产生了一丝厌恶和……憎恨来。

    这丝憎恨来得很是突然,太渊微神色微冷,看向辛子真:“辛道友说笑了。”

    辛子真心底骤然涌起一阵烦躁来,即便他也不知为何会觉得这般烦躁。他看着太渊微,又是突然出手,抓住了他的手臂,神情微松:“你可要随我回去见一见父亲?”

    语气仿佛这是一种施舍一般。

    “……”太渊微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将手臂从他手中抽了出来,冷声道,“不必。”

    看起来很是薄情寡义了。

    辛子真却好像完全不意外一般,眼睛盯着他看了看,突然露出了一个极其昳丽的笑容,便又如他莫名其妙地过来一般,莫名其妙地离去了。

    “师尊?”顾时蕴方才在一旁,一直都是运转着真元的。虽说太渊微自然是会防备着辛子真的,但是他也仍旧是……不放心。

    太渊微的目光从辛子真身上收了回来,淡淡地看了顾时蕴一眼,便是伸出手,擒住了顾时蕴的肩膀,身形微动,便是运起术法,化为一点微芒,悄然离去。

    岳上衍的目光一直都是停留在太渊微的身上,见他运起术法便是要离去的模样,手指在袖中轻动,一缕无形的气息在他袖中波动了一下,随后便是沉寂了下来,仿佛那丝波动只是一个错觉罢了。

    太渊微回到洞府之前,面无表情地将顾时蕴放下,随后上前一步,袍袖一挥,便是将洞府之前的石门打开,走了进去。

    “噗通——”太渊微不知为何竟是扑倒在地面之上,神色一片冷然。

    顾时蕴急忙上前想要扶起他,然而太渊微却已是自行起身,浑身上下看着并无异样,雪白华贵的衣袍亦是没有沾染半点灰尘。

    就好像是,单纯地摔了一跤罢了。

    他之前分明已经是回复正常了,怎地又是开始倒霉了。

    啧。

    还又是在这毛狐狸面前。

    他作为师尊的颜面,怕是都要丢尽了。

    有些不开心。

    顾时蕴细细地看了他一眼,见他面若含霜,浑身冷气嗖嗖的,便上前一步,小小声:“师尊?”

    “弟子方才什么都未曾看到。”

    欲盖弥彰。

    太渊微耳根微热,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甩袖走了。

    “噗通——”竟又是摔了一跤。

    顾时蕴的眉头微微皱起。

    他与太渊微相处了许多年月,本身又是知晓原著剧情的,自然知道,太渊微这是……又开始倒霉了。

    其实很久之前,太渊微便不曾有过这般的境况了。

    而这般情形的改变,便是由他们从天元宗离去之后改善的。

    而太渊微今日摔跤之前,似乎是和辛子真有了接触?

    顾时蕴微微垂眸。

    看来这个世界,仿佛是多了什么他不曾知晓的事情了。

    太渊微一边摔一边回到了自己的房中,心念一转,亦是很快便知晓了,自己会再次变回这般模样,根源必定是在辛子真身上。更甚者,太渊微隐隐有所感觉,这必定是与他在辛子真身上感受到的那丝共鸣有关。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我的美貌无人能敌[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太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太渊并收藏我的美貌无人能敌[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