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二货小地主 > 第3章 .21第三十一章

第3章 .21第三十一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重生]二货小地主最新章节!

    杨兮辞离开了差不多有半个月,佟青然在家里坐不住了。谁让他算出杨兮辞命犯桃花之后,就生气的不想再算卦。结果隔了那么多天他才心中痒痒的又帮杨兮辞又算了一卦,桃花依旧旺,但是这一回却多了血光之灾的危险。

    “我勒个去,这人到底是干嘛去了,又是命犯桃花又是血光之灾的?”佟青然真的是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但是佟青然真的没有算到自己居然会被人半夜从家中劫持带上了马车,而且还是悄无声息的那种。等他迷迷糊糊的被颠醒的时候,睁开眼睛看见头顶摇晃的马车顶,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差点以为自己又穿越了!

    佟青然吓的一骨碌坐了起来,国宝从佟青然的身上滚了下来,也醒了过来,慢慢吞吞的爬过来,抬头看着佟青然努力卖萌。

    看到国宝,佟青然才反应过来,自己不是穿越,应该还是在古代,但是现在又是个什么情况?有谁能来给他解释一下吗?为什么他好好的躺在家里的床上睡觉,现在却跑到马车上来了?难道是他梦游啦?还有,能不能给国宝吃完东西的时候,擦干净再送给他啊,他的身上全是国宝的食物残渣!

    “小青然,你醒了啊?”马车突然停了下来,一个夫郎揭开马车恋看着车内。

    佟青然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之人,有点不敢置信:“花大夫,你什么时候改行当劫匪了?”

    可不是,马车外面站着的可不就是曾经帮佟青然看过诊,治过病,救过他的命,但害他喝了二十多天药汤的花迎秋花大夫。

    花大夫看着佟青然这副惊讶的样子,显然还挺高兴的,直接进了车厢,和佟青然坐一块儿,而马车也“滴滴答答”的继续往前走。

    “等等等……”佟青然赶忙大叫,“外面赶车的,先给我停下来……花大夫,我们先说清楚啊,你劫持我不就为了钱财吗?要多少,你说,我给,就是倾家荡产也给!但是,不要再往前走啦……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告诉你们啊,不要看我软弱可欺,我可是算命先生,而且是很厉害的算命先生哦,小心我去改了你们家的风水!”

    “扑哧……呵哈哈……”花大夫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果然,和他们说的一样……之前看到你都是病怏怏的躺在床上,想不到小青然你竟然这么有趣!”

    “有趣个毛线球啊!”佟青然急的哇哇大叫,“我跟你们说的都是真的,不是开玩笑哦!”

    花大夫却是笑的更加夸张,而国宝则好像看疯子一样看着他。

    马车前面的挡板被人敲了两下,前面驾车的人真的是满满的无奈:“行了,师兄,别自顾自乐呵……你还是跟佟家小哥儿说清楚吧!我可是一个正当的生意人,可不想被算命先生报复啊!”

    咦?难道和自己想的不一样?

    “好吧,好吧!”花大夫忍着笑拍拍佟青然的肩膀,“小青然啊,我们就是有点事情……呃,就是听说你算卦看风水很厉害,就想请你跟我们一起进京一趟,帮忙解决一点小麻烦!外面驾车是我的师弟,所以说,你纯粹是想太多了……”

    “我勒个去!”佟青然忍不住的想要吐槽,“花大夫,我的礼仪虽然不是很好,但是你也不能这样骗我……你们这样是‘请’的态度?”

    “呵呵呵……”花大夫笑的有点尴尬,“没办法,我们一早去佟家找你的时候,你睡得正香,我们也不好意叫醒你……”

    “那好!我问你,你们‘请’我出门的时候,有和我家里的人说过吗?”

    花大夫点头:“这个肯定得有啊!”

    佟青然一脸疑惑:“不会啊?于叔怎么样也不可能同意你们就这样把我带出门的?你们确定有说了?”

    “哦!不是跟你家的老管家说的……”花大夫直接摇头否认。

    “没跟于叔说?难道是和阿东、大田还是马本说的?还是金儿、银儿他们?”佟青然更加疑惑,“跟他们说的话,根本就算不得数的……”

    “你说的人是谁?我都不认识!”花大夫很无辜,“其实我是跟小与棋说的啦……也是他告诉我,你会算卦,而且还很厉害!”

    王与棋?于是这个所谓的家人,关系应该是:他阿么的兄长的儿子的准夫郎的弟弟!

    尼玛,花大夫你真的不是在开玩笑……王与棋什么时候成为他的家人的?还是说古人只要能搭上关系的都是一家人,那还真的是天下大同,全国人民团结一家亲啊!

    佟青然真的是已经无话可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些古人沟通是怎样?

    而与此同时,佟家的下人一直没等到佟青然和国宝起床,不放心的去敲门,结果才发现佟青然不见了踪影,国宝也丢了!老管家急的是老泪纵横,把家中的几个下人统统骂了一通,又连忙安排人帮忙去寻找。

    正当他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的时候,杨书末带着王家兄弟俩来了佟家。等他们说明之后,老管家他们才知道佟青然是被花大夫请走了,但因为事情紧急,所以,花大夫也没来得及和佟家人明说。

    老管家气的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最后更是直接一个人回了自己的房间,留了杨书末他们坐在客厅里,连平时最看重的上下礼节都不顾了,可见是有多生气。

    不过,知道之前只是虚惊一场,佟青然是被花大夫请走的,佟家上下都稍稍放下了心倒是真的,只要不是真的丢了就好。

    佟青然知道自己不是被劫持也松了一口气,了解花大夫他们的目的地是京城,心中还有了那么一丝丝的期待!京城啊……那不就是古代的皇城,马上就能见到最繁华的皇城,佟青然很激动,连只能呆在马车里的不爽也忍了下来。

    事实上,这一路上,佟青然他们的待遇还是很不错的。马车内很大很豪华,就算是躺三四个人下来都不会拥挤。而且车内贴心的放着各种小吃各种零食,还有不少的书籍供他消磨时间。就算这些都不行,还有国宝陪着他呢,和国宝一起玩也挺愉快的。另外,他们每晚休息的地方也都是在很高档的酒楼客栈内的上房,各方面的服务都是五星级的,佟青然就是不满意都不行。

    当他们第三天晚上同样入住这家连锁的好再来酒楼的时候,佟青然忍不住的开口询问花大夫他们:“话说,你们怎么每次都住同一家客栈,就不能有一点其他选择吗?”

    “住这家不要花钱,你还有意见?”花大夫回答的很实际也很直接。

    佟青然点点头:“那肯定必须选择这里!哎,这客栈的老板人还真不错,居然住宿都是不收钱……这客栈还能开这么久,真心不容易!”

    一直扮演车夫角色的客栈老板郝连就差泪流满面:“我就是那个不容易的客栈老板啊!”

    “啊?”佟青然很惊讶,上上下下把郝连打量了一遍,这人标准的就是打扮起来扔到人堆里也找不出来的那种。拍拍他的肩膀,佟青然安慰道,“堂堂的一个客栈老板,居然沦落到靠帮人跑马车赚钱维持生计,你果然很不容易,也很励志!”

    郝连居然不知道该如何接佟青然的话,另一边的花大夫去已经笑的快要岔气。

    “话说回来,这个车夫啊……”

    郝连整张脸都黑了下来:“佟青然,我很郑重的告诉你,我不是车夫,我就是好再来酒楼的老板,我姓郝,请叫我郝老板!”

    “行啦,行啦,我懂,我懂!”佟青然摆摆手,“像我也一样,以前也不不承认自己是小货车司机,只说自己是算命先生……这些都不是重点啦!”

    “不,这个就是重点!”郝连觉得今天一定要和佟青然把这个事情说清楚,否则他会内伤,还会无法痊愈的那种!

    花大夫在一边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笑的是前俯后仰。他今天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这个平时一心忙着做生意的四师弟,居然也是这么较真的一个人。而且较真的话题还是自己的身份,到底是马车车夫还是酒楼老板。

    “好吧,郝老板……”佟青然改口的很干脆,至于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估计只有他心里清楚吧,“郝老板,我刚刚观你的面相,有点不太妙啊!”

    “什么?真的假的?”郝连的注意力瞬间转移到了面相上,“你能帮我看出来是怎么回事吗?有没有办法补救的?”

    “你的印堂发青,乃是不吉之兆啊,要小心受到惊吓或者是事业上的挫败!”佟青然点头肯定道。

    郝连更加紧张起来:“这……这,不会吧?”

    “随便你信不信啦!你可以当做没听见的,真的!”佟青然不负责任的留下这句话,转身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花大夫小声的提醒郝连:“佟青然算卦据说很准哦,师弟你小心哦!哦,你最好期待只是受到惊吓,要是事业上挫败的话……”

    花大夫的话也没全说完,自己就回了房间,留郝连一个人哭丧着脸,在走廊上苦思冥想,怎么想,怎么都觉得不太可能……最后,人一跺脚,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这些神神叨叨的事情,他才不会相信!

    佟青然和花大夫、郝老板三人一路直奔京城过去,路上的速度并不算慢。主要是他们的马壮车好,跑起来不吃力,下个小雨也没停。终于紧赶慢赶的,七天之后三人到了离京城最近的一座城,再花个半日左右的时间已经就能到达京城。

    原本郝连一开始也担心佟青然说他印堂发青的事情,但是连续几日都没发生什么事情,酒楼里的也平稳的很,所以,渐渐地也把担心给放了下来。但是就在他最松懈的时候,意外就这么发生了。

    下午三人也没再连夜赶往京城的打算,傍晚就到了城内的酒楼内歇息。晚上三人还很有兴致的要了一桌酒菜,提前庆祝明日就能到达京都。

    郝连平时也喜欢喝那么一小口,这回酒一倒上,刚喝了第一口就直接喷了出来,嘴角也慢慢流出了黑色的血,可把坐在另一边的佟青然和花大夫吓了一大跳。

    “糟糕,酒内有毒!”花大夫大叫了一声,拉过郝连的手腕开始把脉。

    佟青然也赶紧起身帮忙扶着郝连,刚刚那一会儿功夫,可真的把他吓到了。那啥,这样中毒吐血的场景不都是在电视上看见的吗?现在突然这么直接的亲眼看到,对他的那个冲击可想而知。

    花大夫一边把着脉,脸色却是越来越黑。佟青然一脸紧张,小心的询问花大夫:“难道郝老板没救了?”

    “没救个屁!”花大夫一拍桌子,站起来对着酒楼内就开骂,“郎清月,你个混账,还不赶快出来,把解药拿出来救人……居然拿这种剧毒残害同门师弟,你就不怕被师傅老人家知道直接逐出师门?”

    哦!佟青然的嘴巴变成了o形。他听到了什么?信息有点多,先理一理啊……这个下毒的人应该是叫郎清月。嗯,关系嘛,和花大夫、郝老板应该是同门师兄弟……于是他是遇到了反目成仇的师兄弟?好吧,武侠剧当中,就没几个同门师兄弟是不反目的,没想到现实中遇上的也一个样啊!

    “哼!”一个外形抢眼的中年美大叔不知道从哪里突然走了出来,冷哼了一声之后,还一脸气愤的瞪着不知死活的郝老板。

    我勒个去,这位大叔是汉子吧,是吧是吧?尼玛,你长成这样,让哥儿、夫郎怎么活?佟青然敢保证,自己来这里这么久,就没见过比这位大叔更漂亮的人。穿上红衣扮成东方不败的话,不必反串,直接就能够秒杀一片的那种啊!

    “解药!”花大夫直接白了那个中年美大叔一眼。

    中年美大叔也就是郎清月看着花大夫露了一个委屈的表情,不甘不愿的掏出一个小瓷瓶扔了过去。

    花大夫接过之后,直接倒出一颗紫色的药丸,喂进郝老板的口中。看到郝连吞下去之后,花大夫又开始认真的帮他把脉,确定药效。整个过程,郝连都是清醒着的,只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一脸控诉的模样哀怨的看着郎清月。

    郎清月被看得心中发虚,扭头望着窗外:“谁让你乘着我不在家的时候,就把迎秋给带走的,活该……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偷偷带走别人的夫郎?”

    花大夫这回是话都懒得说,随手捞起筷子当成暗器直接往郎清月扔了过去。郎清月反应迅速的闪过,三根筷子全部插进了身后的柱子上,起码进去了三分之一。

    哦哦哦!

    佟青然眼睛根本不够看的,脑子里也闪过无数的念头。最后,总结下来,这就是同门师兄弟之间三角虐恋情深的故事,是吧?是吧?

    “迎秋,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你就原谅我这一回吧!”郎清月瞬间变脸,可怜兮兮的看着花大夫求饶。

    “噗……”佟青然忍不住喷了,“大叔,你刚刚的高冷气质呢?一秒钟变逗比是几个意思?你也稍稍考虑一下我这个观众的心情吧!”

    “你怎么还在?”郎清月转头又恢复之前的表情瞪着佟青然。

    佟青然差点给跪了:“你可以当做没有看见我,真的!”他是真的不敢在多说什么,谁知道这个叫郎清月的疯子会不会再给自己也下一点毒,他还没活够呢,还不想死的这么不明不白……总觉得这一趟出门好像很危险啊!

    花大夫在确认郝连已经无碍之后,放下了郝连的手腕之后,然后是看都没看郎清月一眼,直接招呼佟青然:“青然,我们回房间吃饭,叫人把饭菜送到我们的房间!”

    花大夫的最后一句话也不知道是对谁说的,但是自然有人应声。郎清月应的还特狗腿:“好的,好的……迎秋,我会亲自把饭菜送给你的,马上就到!”

    佟青然忍不住看了郎清月一眼,深深为自己看走眼感到羞耻。尼玛,你长成这样,行为居然这么狗腿,可曾想过其他人的感受?还有,不要以为,花大夫没看着你,你就能精分……一边对着花大夫说出来的话是狗腿无比,但是另一边看着郝老板的表情,简直就好像要把人吃掉一样!

    其实现在最痛苦的还是郝连啊,纯粹是受了无妄之灾!看着佟青然的时候,都是满含泪光的。他错了,真的错了!早在听到佟青然说他印堂发青会受到惊吓或者事业受挫的时候,他就应该想到自己的三师兄的。这么多年下来,他收到的来自三师兄郎清月的惊吓还少吗?其实他真的是被冤枉的啊!

    佟青然到底还是没能和花大夫一起吃饭,主要是郎清月的杀气实在太重,已经快凝成了实质了有木有?

    和国宝在房间里吃了晚饭之后,佟青然就听见隔壁房间内“噼里啪啦”的声音就没有停下来过。而且是左边房间响完,右边的房间接着开始,佟青然实在无语到不行。

    第二天起床之后,佟青然看着新鲜出炉的国宝三兄弟,再低头看看怀里乖乖趴着的国宝,突然有一种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的感觉。

    经过郝老板的时候,佟青然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声安慰道:“郝老板,给你一个建议:花大夫和那一位姻缘已定,两人虽然磕磕绊绊但相守一辈子是肯定的!你就不要横插一杠了,做他们之间的小三是没有前途的……”

    佟青然不知道,他以为他说的很小声,但是身边三人都不是普通人啊,人听的是清清楚楚,还一句不落。前面一半的话,虽然不好听,但是郎清月很满意,决定要对佟青然好一点。但是后一半的话,郎清月瞬间变脸,郝连就是他这辈子的死敌!

    郝连现在的脸色真的是惨白惨白的啊,配上那双熊猫眼,还真的是对比鲜明。他急切的拉着佟青然,要为自己辩解:“佟青然,你赶紧说清楚,什么叫小三?什么叫横插一杠?冤枉啊!”

    “没有吗?”佟青然自以为理解的点点头,“我明白,我明白……早点放弃的话,这样对谁都好!”

    郝连突然觉得自己有点百口莫辩的感觉,再加上被郎清月瞪着,觉得自己现在是跳进河里都洗不清,快把他的清白还回来。

    花大夫回头看着他们俩,然后拉赫佟青然上了马车:“小青然,你想的太多了!我和郝师弟从来都不是你想的那样。他的孙儿如今已经年满十五,再过两年都能当太爷爷了……再说,你觉得我的眼光会那么差,两个师弟光看外表就知道要选哪个吧?”

    原来花大夫你也是外貌协会的啊!

    佟青然恍然大悟一般的点点头:“是我犯傻,白担心了这个事情!郝老板,对不起啊,我应该相信你的!”

    郎清月高兴了,满意的一跃直接上二楼马车!

    郝连沉默了!虽然现在他的清白回来了,但是为毛他一点都不觉得高兴?这么当面直接攻击别人的长相,你们有想过当事人的感受吗?

    车夫郝连受到了严重的打击,还是身体和心理的双重打击。赶车的事情被自告奋勇的郎清月接手,这个人虽然不太靠谱,但是驾车的车技还是挺不错的,速度不比之前的慢。

    一早出发之后,不到午时就已经到了京城城门外,排着队准备进城。这还是他们经过了那么多的城池之后,第一个需要排队检查才能进城的。果然京城就是京城,连进城都需要查的这么严格。花大夫他们三人倒是没有搞什么特殊的,和其他平民一样,安安静静的排着队等待进城。

    不过,轮到他们的时候,稍稍发生了一点麻烦,还是因为国宝。那几个守卫都没有见过国宝这样的动物,不知道它是不是安全,有点拿不准主意。

    最后还是花大夫吓唬他们说道:“这位佟公子是一个算命先生,而国宝是他特地从神仙山府请来的神兽……你们没见过也是正常!但是,若冲撞了神兽,造成什么厄运,我们可不敢保证!”

    几个守卫有点被花大夫的话唬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佟青然抱着国宝放在地上,摸摸他的脑袋:“国宝,来给大家打个招呼,拜托他们让你进城,好不好?”

    国宝经过佟青然的训练之后,现在已经会做不少动作。如今听到佟青然的话之后,它懒洋洋的站了起来,两只前爪交叠在一起,就好像在行礼一样,加上呆萌呆萌的看着人家,瞬间将所有人萌翻了!最后的结果,当然是顺利过关。

    而在他们几人被守卫和其他民众围着的时候,隔壁的贵族官家专用通道也被打开。领头的是一辆豪华马车,后门还跟着几个骑马之人。其中一人有着与众不同的蓝色眼眸,在看到城门口另一边的动静的时候,蓝色的眼眸还扫了过去,却被同行的其他几人叫了一声,加快马速追着马车离开!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重生]二货小地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知何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何处并收藏[重生]二货小地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