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长宁帝军 > 第一千零五十章 碎了

第一千零五十章 碎了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战场合同工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未央宫。

    懿妃战战兢兢的站在皇帝面前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上午的时候太子让人在太庙敲响太庙钟,大宁皇族的规矩,太庙钟响,在长安城的皇族都要赶到,所以没多久太庙外边就出现了很多人,简单来说,李家皇族在长安的人就好像一个商行里的家族股东,他们平时是不会露面的,有钱分就好,反正身份尊贵而且不愁生活,再说皇帝也不喜欢他们指手画脚。

    陛下李承唐把大宁治理的如此好,国力如此强盛,完全不需要他们做什么,每年领了他们的那份分红就好,可是这群人就在这,不管他们平日里参与不参与朝政,他们都是皇族。

    当今陛下李承唐的兄弟没有一个还在长安的,皇族里如今身份地位都很高的是老皇帝的几位兄弟,这几位老王爷平日里优哉游哉,过着美滋滋的日子,他们的长子大部分都还能继承来亲王之位,但是得等着,其他的儿子好的获封郡王,不好的也就那样。

    可是他们有话语权,他们在别的地方没有多少话语权,在太庙有,尤其是那些老人。

    按照大宁皇族的规矩,太庙是无比神圣的地方,国事决于太极殿,家事决于太庙,有人敲响太庙钟就说明皇族之中出了大事,大到必须召集长安城所有能说的上话的皇族全部参加,这规矩什么时候出现的已经记不得,反正不是太祖皇帝定下的,不然肯定有人拿出来说。

    冬暖阁里,皇帝坐在椅子上,懿妃站在他身边,本来要跪的,皇帝没让。

    东暖阁加了几把椅子,那几位老亲王就坐在那等着陛下发话,几个人看起来面相都很和善,喝茶的样子也都很有气度,可是眼神却都有点飘忽。

    翰王在老哥几个中年纪最大,他咳嗽了几声,看向坐在身边的陈王,陈王也不好说话,看向坐在对面的誉王和定王,那两个人也是眼观鼻鼻观心。

    “咳咳。”

    翰王觉得有些恼火,这几个人全都装傻不说话,他年纪最大那就他说。

    “陛下。”

    翰王微微俯身:“这事还是得查,虽然臣坚信珍妃娘娘清白无辜,可是太庙钟一响,整个皇城的人全都听到了,况且这事在许久之前就已经闹得满城风雨,臣绝对不是针对懿妃娘娘,而是要给懿妃娘娘一个交代,也是给二皇子一个交代,更是给陛下一个交代。”

    这话说的一点也不激进,可是谁都知道,这话算是绵里藏刀,他真要是相信懿妃是清白无辜就不会第一个开口说话,他们这几个老人心里想的什么其实坐在书桌后边的皇帝也都心知肚明。

    “二皇子不但聪慧伶俐,而且不管学识气度都让人折服,若此事不查明白的话,也会让二皇子名誉受损。”

    定王看到翰王说话了,也跟着说了几句:“珍妃娘娘还是解释几句吧。”

    陈王和誉王连忙点头:“对对对,就随便解释几句。”

    “解释?”

    皇帝的眼神骤然一凛,那四个老亲王瞬间就闭了嘴。

    “她需要向你们解释?”

    “陛下,这是皇族家

    事,太庙钟一敲响,我们就不能置身事外。’

    “是啊陛下,这太庙钟响了可不是小事,如果不给一个解释,不给一个交代,满城风雨就会更猛,光是长安城里说三道四的人就不少了,皇族的脊梁骨也在被人戳着,若是将来大宁上下人尽皆知,那岂不是更麻烦?”

    誉王清了清嗓子:“话是这个理,这屋子里又没有外人,该说什么说什么。”

    懿妃刚要说话,皇帝伸手拉了她一下把她拉到自己身边。

    皇帝对她摇了摇头:“代放舟,搬把椅子来,让懿妃坐在朕身边。”

    懿妃脸色一变:“陛下,臣妾还是站着......”

    “朕让你坐着。”

    翰王的脸色也变了变:“陛下,事情没有解释清楚。”

    “李家的事可打不可小,大大小小的家事也是国事,大宁是李家的,李家的人就不能对陛下的身边人身边事不闻不问。”

    “就是啊陛下,还是先让懿妃解释一下再坐吧。”

    “什么人都不如家人亲近,陛下应该知道,再怎么样也是家里人最可信任,有什么事,我们都可以帮陛下分忧。”

    皇帝的手指在书桌上轻轻敲打着:“朕一直以来什么事都不劳烦几位皇叔,第一,是因为几位皇叔年纪都大了,繁杂事扰心影响清净,第二,朕也实在想不起来能有什么事是需要几位皇叔帮忙才行,倒也不是没有需要极为皇叔的时候,朕初登大宝,好像也去求过几位皇叔......”

    他的视线扫了扫,那极为老亲王全都扭头看向别的地方。

    当初陛下进长安之前这些人都是站在沐昭桐那边的,他们也愿意让信王世子李逍然继承皇位,因为当时沐昭桐以内阁首辅大学士的身份上书皇后,请皇后准许,将信王世子李逍然过继给她,然而世子年幼,当以诸王辅政,历代大宁皇帝都不允许诸王辅政的局面出现,沐昭桐就敢开这个先河,他们这几个人已经嗅到了权利的味道,可是却被裴亭山的九千刀风把这味道吹散了。

    皇帝李承唐进长安之后,身边没多少人可用,沐昭桐在那时大权在握对皇帝的话也是愿听就听不愿听就不听,皇帝无奈之下,想请这几位老亲王站出来帮帮忙,这几位没有一个站出来的,要么说自己年纪大了耳聋眼花要么说自己体弱多病。

    可就是这几位体弱多病耳聋眼花的老人,硬是又活了快三十年还好好的。

    那几个人不看皇帝,皇帝看着他们。

    “懿妃是朕的妻子,如果她需要解释什么,是对朕解释。”

    皇帝起身,在那几个人面前缓缓的走动:“朕一直觉得不管是皇族还是平民百姓,都要尊孝道,所以朕这么多年来一直对几位皇叔格外敬重,那是朕应该做到的事,是本分,每个人都应该知道自己的本分是什么。”

    他脚步一停:“刚刚是谁说太庙钟一响,这事李家上上下下就都得参与进来?”

    翰王抬头:“老臣说的,陛下是觉得老臣说错了吗?”

    “这规矩谁定的?”

    皇帝问。

    翰王张了张嘴,规矩历来如此,可是谁定的......说不好,反正几百年了,规矩就是这个规矩。

    “卫蓝。”

    大内侍卫统领卫蓝迈步从外面进来,俯身一拜:“臣在。”

    “去把太庙钟拆了。”

    这句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懵了,翰王手扶着椅子站起来:“陛下!”

    皇帝转头看向他,四目相对,只一息,翰王就不敢再与皇帝对视。

    “去。”

    皇帝一指外面,卫蓝立刻转身出去。

    皇帝又看向懿妃:“你也先出去,朕有些话和皇叔们聊聊,代放舟,送懿妃回宫,不许任何人打扰,皇城之内,若再听到有人传什么风言风语,直接拿下割了舌头。”

    “是!”

    代放舟应了一声,快步过来俯身道:“娘娘,咱们先回宫吧。”

    懿妃担心的看向皇帝,皇帝却对她笑了笑:“回去歇着。”

    代放舟出了门后把东暖阁的房门关好,屋子里的气氛一瞬间就变得凝重起来。

    “朕刚才说到哪儿了?”

    皇帝走到书桌那边停下来,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唔,朕说到每个人都要知道自己的应该有什么样的本分,朕知道自己的本分是什么,所以朕扪心自问的时候觉得不亏心。”

    皇帝一回头,翰王立刻低下头。

    “人啊,这一辈子如果能做到不亏心三个字太不容易,说起来简单,可做起来是真的难,朕是一国之君所以要做到不亏心比任何人都要想的周全。”

    他看着那几个人:“朕这些年待几位皇叔,可还周全?”

    “周......周全。”

    定王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第一个点头:“陛下待臣等的好,臣等铭记于心。”

    “你们是朕的叔叔,朕也从没有把你们当外人看,朕小时候几位皇叔应该还都抱过朕吧?这么多年来也都是看着朕做事,所以朕是什么样的人几位皇叔也清楚。”

    皇帝语气忽然冷了些:“南越人给朕添堵,朕灭了南越,求立人给朕添堵,朕灭求立,渤海人又来给朕添堵,朕就灭了渤海,黑武人给朕添堵,朕御驾亲征灭地数千里,朕啊......就是这样一个人,想着给朕添堵的,朕就不能容,朕器量并不大。”

    他放下茶杯,或许是没有放好,茶杯啪的一声摔在地上,一下子摔的粉碎。

    皇帝低头看着茶杯:“朕知道几位皇叔都是看着太子长大的,你们也都和太子亲近,朕也知道最近这段日子太子和你们走动的更频繁了些,朕想着,应该是太子知道朕最近因为西域人给朕添堵的事所以忙,没时间去给几位皇叔请安,他就替朕去了,是这样吗?”

    “是是是是......”

    定王连忙站起来:“是这样,就是太子见陛下太辛劳,所以替陛下来看望臣等。”

    皇帝摆了摆手,外面听到杯子碎了而进来的大内侍卫随即退出去。

    皇帝踢了踢地上的碎渣:“看啊,碎了,还能变得完好如初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

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