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他不贪心

作者:胡杨三生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婚色可餐:饿狼总裁轻点吻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易水寒的回来的确是给人惊吓,不仅安澜觉得是惊吓,就连邵含烟和易语嫣都觉得是惊吓,而董佳慧——

    易水寒回来的当晚吃了晚饭去的医院,虽然说他和易旭山的父子关系及其紧张,但是这一次易旭山受伤的确是因为他,他总不能连看都不去看一下吧。

    安澜没有跟他去医院,这倒不是说安澜对易旭山的意见非常大,而是易水寒失踪这几天安澜一直没睡好,现在易水寒回来了,她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落下去了,吃了晚饭,她回到房间,连澡都没洗就直接睡沉了围。

    易水寒到医院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易语嫣和邵含烟虽然在这之前就接到易水寒回来了的消息,可当真看到他,依然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水寒,你确定你真没事吧?”邵含烟抓住儿子的手围着他转了两圈,确认他真的平安无事才敢相信这是真的羿。

    “哥,你没事为何不早点回来?”易语嫣瞪着易水寒:“你知不知道你把我们大家都吓死了?人不回来也给个信啊?我们还好点,嫂子可是三身子呢,我昨天见她拿着你从加拿大带回来的那个红丝线穿着一颗珠子的手腕带默默流泪好难受。”

    “是吗?”易水寒眉头微皱:“她昨天回易家大院去了?”

    “可不?”易语嫣白了他一眼,然后把昨天警察到易家大院然后找了安澜过去的事情说了一遍。

    “我不是不给你们信息,我是没办法给到你们信息......”易水寒把自己在海上的遭遇说了一下,然后才略微有几分惭愧的说:“我手机早就被扔在海里,而我大脑里平时记住的号码也就安澜的和陈楠的,而安澜现在一般不用手机了,所以我才打的陈楠的电话,陈楠当时也担心我还被人控制着,不敢贸然通知你们,所以先通知了警方,然后陈楠和警方一起到Z市来接的我。”

    邵含烟和易语嫣母女俩听了易水寒的讲述,也没再说什么了,让他去病房里看了下易旭山。

    易旭山主要是伤到了眼睛和腿,左眼球被摘除了,而一条腿被玻璃刺断了脚筋,现在虽然是接上了,但是以后走路估计多少都有些影响。

    易水寒看着病床上的父亲,好半响才喊了声:“爸,你......好些了吧?”

    易旭山睁开那只能看的眼睛,当看见站在床前完好无损的儿子,当即激动得眼泪都来了,用颤抖的声音道:“水寒......你受苦了。”

    易水寒看着另外一只眼睛蒙着纱布的易旭山淡淡的说了句:“也还好,爸你不该那么冲动跟他们起冲突的,董佳慧其实就是一只纸老虎......”

    “我没想过要跟他们起冲突,我只是没想到......”

    易旭山说到这里停顿一下,然后重重的叹息着:“不怪你,是我自己,我的确是瞎了眼,以至于才把那样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养了那么些年,我这是.......自作自受。”

    “......”

    易水寒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虽然易旭山受伤是因为他被董佳慧找的人绑走了引起的,但是易旭山也不得不承认,董佳慧之所以狗急跳墙,那也是易旭山一下子彻底的断了董佳慧的后路引起的。

    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易旭山和董佳慧这一对冤家现在终于是相互都报了,而且根据他们俩的案情,估计谁也逃不掉坐牢的命运。

    原本昏迷不醒的董佳慧在脑科专家许清平的手术下终于是醒过来了,不过她醒过来第一眼看见的人不是她心心念念的女儿凌雨薇,而是——

    “啊......”当董佳慧看见易水寒的那一瞬间,当即就惊叫起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抱着头问:“你是人还是鬼?”

    “我当然是人了,”易水寒淡淡的回答,看着原本因为惊恐一脸扭曲狰狞的董佳慧,他冷冷的道:“不过,此时的你看上去的确是有几分鬼的样子。”

    “你......你是怎么回来的?”董佳慧依然不敢相信,按照计划,亨利的人应该把易水寒带到孤岛上去了才是,要从那地方逃回来并不容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易水寒冷冷的扫了病床上的董佳慧一眼:“听说你之前一直想住单人病房,现在终于让你如愿以偿,而且门口还有警察为你站岗,这下你应该心满意足了才是。”

    董佳慧听了易水寒的话气得差点当场吐血,一双怒目狠狠的瞪着他,然而易水寒则无视她的怒目优雅的转身离去,都懒得回头看她一眼。

    安澜睡得迷迷糊糊时感觉到唇瓣上有湿漉漉的碰触,她不耐烦的把头扭一下,想要扭开,偏那磨蹭她唇瓣的东西像是黏在她唇瓣上似的。

    “唔......”安澜感觉到呼吸不畅时呜咽一声,终于醒过来,这才发现眼前一张俊脸,正戏谑的跟自己闹着玩。

    “去,”安澜用手拍开易水寒的脑袋,揉揉眼睛看着他:“回来了?现在几点了?”

    “快零点了,”易水寒用一只手支撑着自己的头,侧身看着她,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略带几分歉意的开口:“回来见你睡得很香,突然就觉得很幸福,于是就睡不着,总想亲你一下,没想把你给亲醒了。”

    安澜就瞪他一眼,然后噗一声笑了出来,用手象征性的掐了掐他的脸:“幸福也让你兴奋得睡不着?赶紧睡吧。”

    “嗯,”他嘴里应着,支持着头的手却并没放下去,而是继续看着她,就好似一闭眼她就会不见似的。

    “喂,”安澜忍不住催他:“还早么?别做思想者状了,赶紧睡吧?你明天不用上班的么?”

    “我在想......是不是......”

    “不可以,”安澜没等他话说完即刻就抢断了她的话,狠狠的瞪他一眼:“虽然已经过了四个月,但是医生说我的子宫薄,又是两个孩子,我们不能做任何冒险的行动。”

    “呵呵呵,”易水寒听了她的话不由得笑出声来,伸手在她脸上轻轻的划过,故意逗她道:“原来你在想这个啊,其实......”

    易水寒说到其实两个字又停了下来,安澜不由得疑惑的追问了句:“其实什么?”

    易水寒伸手就把她揽进怀里,在她唇瓣上重重的亲了一下才笑着道:“其实我也想......想得手都酸了。”

    慢半拍的安澜根本没反应过来,还傻乎乎的追问了句:“你想那个跟手酸有什么关系?”

    “......”

    易水寒的额头当即掉下三条黑线,他这话说得太含蓄,她居然——没听懂?

    于是,他就抓过她的手缓缓的放在自己滚烫灼热的地方,薄唇在她耳朵边低声的道:“所以我决定......今晚让你的手酸。”

    “......”

    随着易水寒的回来,董佳慧绑架案也算告一段落,当然易水寒不会对警方说他认识绑架他的人,他只说绑架他的人因为联络不上董佳慧以为董佳慧被警方控制了于是把他丢在孤岛上就仓皇逃走了,

    至于董佳慧凌建新以及易旭山三人之间的血案,按照现场的推断和易旭山董佳慧的叙述,董佳慧是主谋凌建新是从犯,易旭山是防卫过当,至于最终会不会判刑要看法院的定夺,易家的律师已经起诉了董佳慧凌建新俩人,而董佳慧和凌建新开车撞安澜的案子也将一并起诉。

    易旭山受伤了,等待他的除了养伤还有看守所,因为命案在身他失去了人身自由,而他的旭日集团因为他的命案一事最近两天股票大跌。

    在这关键的时刻,易家第一时间通知了远在美国的易天泽,希望他尽快赶回来主持大局,而易天泽的回复则是,他一下子赶不回来,让易水寒先帮忙代理,他忙完那边的事情再赶回来。

    易水寒一直拒绝旭日集团,也从来不曾在旭日集团任职,所以对于去代理旭日集团董事一职,他本能的拒绝了。

    他已经不是易家人了,旭日集团的股份他也从来不曾去奢望,他现在是顾家的上门女婿,他经营着自己的海米公司就足够了。

    他不贪心,他只想好好经营自己的事业,能做多大就做多大,几百平米的小工厂他能做,几万平米的大公司他也能管理。

    他住三十平米的员工宿舍他不觉得自己寒酸,住别墅豪宅也不觉得自己就高人一等,钱能多赚当然是好,不能多赚也很平常,他不刻意的去追求身家现在是多少了。

    易水寒不肯去旭日集团代理临时董事长一职,可把徐青莲急坏了,她嘴角起泡的对孙女喊:“语嫣,你开车送我去海米公司,我找水寒说道说道去,他这还真跟我杠上了?”

    易语嫣听了奶奶的话哭笑不得的说:“奶奶,你去也没用,二哥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倔起来九头牛都拉不回的。”

    “那怎么办?”徐青莲再次着急起来:“难不成旭日集团就不要了?”

    </

    “旭日集团怎么可能不要呢?”易语嫣赶紧安慰急得上火的奶奶:“奶奶,你别急啊,二哥脾气虽然倔强,但也不是任何人的话他都不听的,我妈已经去沁园找二嫂了,现在的情况,也只有三身子的二嫂才能说得动我二哥了。”

    “哦,对对对,”徐青莲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头才说:“妈的个脚,看我这糊涂得,怎么就把你二嫂给忘记了呢?要搞定你二哥得先搞定你二嫂,你妈去找你二嫂这是对的,早就该去找了。”

    “......”

    易语嫣无语,这奶奶是真糊涂了,爸爸住院也才四天,二哥也就是昨天才回来的,还怎么早?再早二哥人还没回来呢?

    邵含烟是上午十点来的沁园,不过她却并没有见到安澜,因为易水寒和蔡素芬带安澜产检去了,沁园里只有秦沁一和陈婉茹。

    邵含烟到的时候,秦沁一正在给花草树木修枝剪叶,而陈婉茹在浇水,她们俩一前一后的,看上去倒是跟姐妹一样。

    见邵含烟来,秦沁一即刻放下了手里的工作,简单的跟陈婉茹交代了几句,便领了邵含烟一起朝清苑走去。

    “很佩服你的胸襟,”邵含烟走进清苑后感叹的对秦沁一说:“如果换做是我,我肯定做不到对老公的另外一个女人这么好。”

    秦沁一就笑,然后淡淡的道:“每个人的性格不一样,每个人的故事也不一样,每个人的心境当然也不一样,所以,处理事情的方式和方法也不一样。”

    “你真的就一点都不恨她?”邵含烟说这话时忍不住又朝门外望了望,陈婉茹已经拿着水管转过弯去了。

    秦沁一摇摇头,笑着道:“有什么好恨的,如果她能给你爱的人慰藉,能让你爱的人不那么苦恼不那么寂寞,你为何还要恨她?”

    “......”

    邵含烟直接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不理解秦沁一这种思维方式,她也无法理解这种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人分享还能心安理得接受的心态。

    秦沁一到底是信佛之人,邵含烟在心里感叹着,这胸襟多宽广啊?如果她当年有秦沁一这样的胸襟,让易旭山把董佳慧母子接回来也住在易家大院里,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悲剧发生?

    想到这里她又暗自摇摇头,她做不到,绝对做不到,易旭山每年去找董佳慧她都接受不了,更何况还让他把外边的女人孩子领回来?

    秦沁一肯定不爱顾云博,邵含烟心里这样笃定着,只有自己不爱的人才不会去在乎,所以她才能做到顾云博在家养着别的女人和孩子时坦然面对。

    可是,秦沁一当年是滨城有名的才女,和现在的安澜一样,当年追求她的人应该不在少数,而且她还有沁园这样一大笔嫁妆在身,即使她和顾云博离了婚,她也不愁找不到比顾云博更好的男人。

    那她为何要忍受顾云博这样明目张胆的出轨?忍气吞声的容许自己的老公公然在自己的庄园里养着小三和小三的孩子呢?

    这一点,邵含烟百思不得其解,但她也不好冒然去问秦沁一,怕那样太过唐突了。

    秦沁一请邵含烟坐下,然后又拿了茶出来泡上,待把一杯茶递给邵含烟时才淡淡的问:“亲家今儿个这么有空?”

    邵含烟喝了口茶才赶紧说:“我有点事情找一下安澜,来之前忘记打电话过来,所以不知道她今儿个去产检。”

    “哦,安澜应该快回来了,水寒一早就带她去医院了,”秦沁一看看手表:“应该差不多了,如果快的话......”

    秦沁一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沁园大门口传来开门的声响,她笑着对邵含烟道:“这说曹操曹操就到,他们回来了,我们去韵苑吧。”

    邵含烟便随秦沁一一起走向韵苑,刚到门口,恰好安澜和蔡素芬下车来了,不过易水寒却并没有回来,而是陈楠开车送安澜和蔡素芬回来的。

    安澜赶紧上前给邵含烟打招呼:“妈今儿个这么有空,过来和我妈讨论茶店开业的事情呢?”

    邵含烟赶紧笑着点头:“嗯,茶店估计要下个月开业,到时不知道你能不能去帮我们剪彩呢?”

    “下个月我估计去不了,”安澜一边把邵含烟往韵苑让一边笑着说:“医生今天刚说我血糖有些低,而下个月我就五个多月了,到时肚子也大,开业人也多,我就不待俩孩子去凑热闹了。”

    邵含烟听安澜这样说,赶紧说那没事,现在是孩子要紧,同时询问她今天产检的情况,当得知除了血糖略微有些低其它都正常时才放下心来。

    聊完了安澜产检的事情,邵含烟这才说起她来这的目的,说旭日集团最近因为易旭山出了那样的事情人心不稳,而易天泽一时半会也回不来,希望易水寒能去旭日集团代理董事一职的事情。

    安澜听了这话微微一愣,因为易水寒并没有跟她说起过这件事情,而她这人向来不喜欢参与到易水寒公司的事情中去,跟易家的牵连她就更加不喜欢多言了。

    不过,既然邵含烟找上她了,很显然易水寒已经回绝了,而邵含烟的意思自然是希望她劝劝易水寒,让他放下和父亲的过节回旭日集团去。

    “等水寒回来我跟他说说这事,”安澜这样对邵含烟说:“不过话说回来,水寒的性格和脾气都很倔,他会不会听我的不知道,我尽量劝他就成了。”

    邵含烟见安澜这样说也就没再说什么了,随即起身告辞,安澜留她在这吃饭她都不肯,直说家里还有七十八岁的老太太,她不能把她一个人丢家里。

    邵含烟走了秦沁一才皱着眉头对安澜说:“你刚刚怎么能答应易夫人呢?水寒明明已经入赘到我们顾家来了,怎么能再回易家去呢?”

    “妈,不是让水寒回易家去,”安澜赶紧给母亲解释着:“水寒他妈的意思是让水寒去代理一下他父亲的工作,先稳定一下旭日集团的人心,后期这些工作估计还是要易天泽回来接手的。”

    “水寒自己海米公司都忙不过来,哪里还有空去代理旭日集团董事长是职务?”秦沁一白了她一眼,然后小心翼翼的提醒着:“安澜,你得多个心眼,我觉得这是易家在慢慢的把水寒往家里拉呢?到时水寒不入赘了让你跟他回易家去看你怎么办?”

    安澜听了母亲的话就好笑,其实她觉得和易水寒结婚了,不管是她嫁过去还是易水寒入赘到她家都是一样的,始终他们俩都是夫妻关系。

    可秦沁一的思想很传统,她固执的认为易水寒入赘和安澜嫁到易家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这关系着一个家庭的兴旺和继承。

    “你别笑,”秦沁一瞪了女儿一眼:“别的事情好说,不过这一件事情我绝对不会同意,你和水寒不能再回到易家去。”

    安澜见母亲情绪有些激动,就赶紧劝慰着她:“妈,放心吧,我们不会回易家去的,水寒都说了,孩子生下来跟你姓秦呢。”

    “真的?”秦沁一听安澜这样一说,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了:“那就好,那就好,以后我就有脸去见你外公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纸婚厚爱1首席的秘密情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胡杨三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胡杨三生并收藏纸婚厚爱1首席的秘密情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