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乘龙佳婿 > 第一百九十章 杜撰

第一百九十章 杜撰

作者:府天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战场合同工医妃火辣辣染指天下:嫡女倾城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虽然十二雨未必不能演绎金陵十二钗,但张寿却觉得,久在风尘的她们演不好那种深宅大院中少男少女们的纯真烂漫,相反,若是命运多舛的秦淮八艳,她们却无疑是本色出演。

    张康顿时眼神一闪,随即便笑吟吟地说:“张博士这个某朝,想来是杜撰的故事?”

    “是不是杜撰,我还真不知道,是陆三郎一日在某书坊里看到的一本旧书,大概有些年头了,仅此一本,被他买了回来。”见陆三郎配合默契地连连点头,张寿就呵呵一笑道,“古今中外,杜撰的典故,杜撰的故事,难道还少么?”

    张康却嘿然笑道:“如太祖皇帝《西游记》那般神魔鬼怪的故事,尚且要加上一个大唐背景;如施耐庵将宋徽宗时的区区水匪小乱写成水浒;如罗贯中将魏蜀吴三国的故事胡编乱造一番,也能写成太祖皇帝都尚且津津乐道的三国演义;你这某朝,何不改为南宋末年?”

    见张康分明认定这故事是他编的,张寿也不说破,不置可否地笑道:“伯爷此言,我之前倒也想过,只不过怕人说是胡编乱造。也罢,反正天下杜撰出来的故事多了,索性便把原来这故事里的某朝,改成宋末,南京改成临安吧。”

    张寿笑眯眯地扫了一眼张琛等其他不明就里的人,这才好整以暇地解释道:“之前渭南伯在这儿宴请过我和陆三郎,还请了十二雨舞了一曲,我那会儿就在想,据说十二雨除却善舞,不少人更擅长诗词书画,因此名动京城。若是她们能以原貌登台演戏,想来也会更轰动。”

    此话一出,张琛和朱二不禁面面相觑,其他人亦然。

    听雨小筑在京城所有风月之地中稳居头把交椅,别看如今十二雨名气极大,可其实已经历经了几代人,她们的花名之前都有前辈用过。她们轻易不陪客,而其他各家楼阁院台靠着拼数量拼质量拼下限,奋起直追,这几年也不能说独领风骚了。

    如果有新名堂,那确实挺诱人的。

    可张武这种来听雨小筑却只是作为张琛跟班的,仍然忍不住委婉地开口劝道:“小先生,十二雨虽说各有才艺,但唱戏和诗词书画还有跳舞是不一样的……再说,听雨小筑太贵,一般人来不起,要说本来就很有名气的十二雨要比从前更有名,我觉得这恐怕不容易。”

    “不是让她们唱戏,而是就像我们现在坐在这儿说话似的,用说,而不是唱,当然,台功很重要,也不是说演就能演。不用戴上那些花哨繁复的头套和戏服,却要让人看得出那个角色,其实反而更考校功底……”

    张康见张寿正在对人解释,无暇注意自己,便对一旁的万元宝使了个眼色。见其知情识趣地悄然退下,显然是去把那些姑娘们带过来,他就坐在那儿,耐心且极有兴致地听张寿解释所谓的话剧是个什么形式,接着又开始对众人谈起桃花扇这个故事。

    “有道是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南宋自从迁都之后,便只偏安一隅,到了末年,蒙古崛起,先联宋灭金,接着却又磨刀霍霍,意图攻宋。当此之际,临安城中有识之士自然忧心忡忡。”

    张康没想到张寿竟然立时便把之前那个某朝末年的故事改成了南宋末年,心中哪里不知道,这位国子博士只怕最初就是那么一个构想,只不过因为某些顾虑,比如怕有人说他借古讽今,方才改成了某朝末年。

    “众所周知,宋时科举,每三年能中一千多个进士,远远胜过唐时那一年十几个的进士科。可考中的人多了,朝廷却不需要那么多官员,结果就是大堆人成了冗官,所有人都需要一再苦苦等着有官缺空出来,而没有名气的新进士更是不知道要等多久。”

    “这一年,蒙古兵马已经南征北战,占土无数,杨龙友在西湖边上的楼外楼,设宴开解已经在临安苦等候选两年的友人侯方域,此时湖面丝竹管弦声不断,侯方域便义愤填膺地骂了一句,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可就在这时候,一位上楼的勾栏行首却不屑地讽刺了一句,不知亡国恨的,何止是商女?”

    此时此刻,门外万元宝已经是引来了十二雨。知道里头来的是那位赵国公府的准女婿,朱大小姐的如意郎君,哪怕她们上一回已经见识了张寿那清俊闲雅的容貌,可一想到张寿对她们视若无睹,上回险些因暗讽而闯祸的晴雨就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然而,骤然听到张寿此时这最后一句话,晴雨却怔住了,其余人亦然。身在风月之地,早已习惯了强颜欢笑,所有眼泪和委屈都往肚子里咽,可最让人觉得诛心的,还是那句商女不知亡国恨。

    因此,当听到里头的张寿继续往下说,一个自尊自爱的李香君跃然而出,尤其是血染桃花扇,不畏权贵勇于拒婚,一心一意只念着一个侯方域时,她们不知不觉,渐渐已是痴了。

    然而,末了历经千辛万苦的两人重逢,侯方域却已经是降了元,李香君心灰意冷,怒斥良人,决绝撕毁定情的桃花扇,尤其是张寿再次引用了那句不知亡国恨的,何止是商女时,性格最冲动的晴雨不禁脱口而出,赞了一声好。

    下一刻,发现屋子里突然就安静了下来,她顿时就知道自己又闯祸了。眼见素来和她最好的绯雨立时把她掩在身后,生怕有人开门怒责,又见其他同伴或嗔怒,或恼火地瞪她,她只能心虚地低下了头。而下一刻,屋子里却没有人出声责备,反而须臾又传来了张寿的声音。

    “这只是一个李香君,而那时候,其他行首却也各有的千秋。”

    屋子外头的十二雨就只听张寿三言两语勾勒出了嫁了某才子却在人投降后背负恶名,可自身竟然也封了诰命夫人的顾横波;嫁入豪门终遭冷落,却在丈夫被俘后筹钱为其脱身,随后决绝一刀两断的寇白门;情投意合,情郎却没担待的卞玉京;嫁给高官,对方投降后毅然投水却被救起,最后劝夫辞官隐居的柳如是……

    一个个青楼行首或跟认错良人,或梦断情路,或青灯古佛的故事从张寿口中婉转流出,她们不禁听得痴痴呆呆,心头百感交集。

    从汉唐到宋元,虽则也有关于她们这等风尘女子的传奇故事,但何尝如此鲜活生动?

    而屋子里,张琛等人原本只是听着十二雨演戏这种事有些好玩,可当张寿真的煞有介事地说出了七八个女子的故事时,他们不禁都来了兴致,早就忘了刚刚外间有人叫好那点小事。

    而才看过张康手中那卷轴的陆三郎,则是忍不住叫嚷道:“那书原本虽说有些意思,但经小先生这么渲染,那才更有兴味了。我当年也看过什么北里志,青楼集,教坊志,虽说看似将那些名妓说得头头是道,但不过三言两语,戏谑感慨一番,哪像这样荡气回肠?”

    张琛也忍不住说道:“就是,真不像杜撰!”

    “假作真时真亦假。”张寿哂然一笑,随即轻拍扶手道,“如今去宋末已经有数百年,谁人知道当时市井女子当中,是否有比这些故事更动人心弦的?你们不用说什么荡气回肠,说到底,只是看上去格调高而已,也不知道添了多少美化上去!”

    渭南伯张康此时终于品出了滋味来,当下就含笑说道:“纵使只是看上去格调高,却也远胜过如今那些杂剧南戏一头了!不信问外头已经听壁角许久的十二雨,她们是否愿意扮演一下张博士你说的这些角色?”

    话音刚落,大门就被万元宝推开,紧跟着,张琛等人就只见环肥燕瘦各具风情的十二雨鱼贯而入。如陆三郎这等托张康的福一度常来常往的,自然能够把人认全,可无论张琛还是朱二又或者其他人,却只觉得眼睛有些移不开了。

    而就是这样十二个各有不同的美人儿,此时却齐齐说道:“妾身愿意!”

    张寿想也知道多半会得到这样一个回答,便含笑点头道:“那本书很短,我刚刚随口加了不少细节进去,粗粗讲个大概意思。你们若愿意,不妨自己挑一个人物,然后细细去完善那个故事。只需要记住,要格调,要警世,要和那些才子佳人花前月下的故事区分开来。”

    “等十二个故事一一完成,彼此对照完善,这就可以排演了。这种戏和唱戏不同,不要唱段优美,要的是把自己当成那个角色……”

    张寿随口给人普及了一下西方戏剧表演的某些基础知识,直到把十二雨和其他人一块说得一愣一愣,他这才笑吟吟地说:“我国子监的事情尚且忙不过来,却也只能提个想法,其他的便要靠你们自己了。对了,我刚刚给渭南伯看的,还有随便胡诌的一段台词,你们不妨试试。渭南伯,我们借一步说话,如何?”

    张康见十二雨已经是人人露出了又惊又喜的表情,分明没有一个人不愿意的,他就哈哈大笑道:“张博士既然给你们指了这样一条明路,你们就来试试,看看谁能把这段桃花扇的台词演好了!唔,陆三,你和张琛朱二他们几个评一评谁最好!张博士,我们出去说话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

乘龙佳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乘龙佳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