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为君 > 第九十二章

第九十二章

作者:三无斋主人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婚色可餐:饿狼总裁轻点吻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窗外雨过天晴,淡淡的阳光洒在眼皮上。

    韩起觉得浑身都暖融融的,楚昭不知道什么时候代替被子裹在了他身上。

    而楚昭自己的身上只勉强盖着被子的一角,睡衣卷了上来,露出白嫩嫩一截腰,看上去柔韧有力,韩起拿手比划了一下,的确一只手就能握住。

    严肃的盯着楚昭的腰看了一会儿,两管鼻血缓缓流了出来,韩起面无表情的用手拭去,谨慎得想要离开身上这条小八爪鱼的爪子。

    大概因为觉察到一丝寒意,所以楚昭更加拼命地往韩起身上钻。肌肤相互摩挲,让人懒懒的想继续躺着,早晨的清寒中多了一种淡淡的温馨。

    正常男人面对心爱的人,自然会时时刻刻想要扑倒。加之现在又是一大早上,韩起叹了口气,撑起身子离开楚昭,再待下去,他真的会控制不住自己。行军途中,他自然不能也不忍对楚昭做什么。

    因为动作幅度过大,楚昭动了动,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一睁开眼睛,楚昭就被穿着亵衣,站在床边直勾勾盯着自己的韩起吓了一跳。

    “你……你不是站了一夜吧?”

    韩起的脸微微红了一下,低头道:“没有。”

    那肯定是了。

    楚昭忽然记起,这段时间似乎自己每次夜里醒过来,都会看到韩起还没睡,不是躺旁边鼓着眼睛看他,就是用手撑着头看他,要不就是搬个胡椅坐床头看他……

    楚昭心里觉得奇怪,自家阿起虽然有些比较惊悚的小爱好,但以前从来不会,怎么说呢,表现得这样没有安全感。简直像一只幽怨的男版贞子。

    肯定有问题。于是楚昭爬起来靠近韩起,纨绔子弟一般抬起韩起的下巴,柔声道:“阿起,你最近是不是遇见了什么为难的事情?有什么事情不要憋在心里。”

    韩起的脸缓缓红了:“的确有件为难的事情。”说着,他一把握住楚昭的手往下摸。

    ……色/情狂啊,明明是这么温馨的时刻!!!!!!!

    感受到那种剑拔弩张的气势,楚昭心里满满都是嫉妒。急行军三日夜,自己有系统加成,都已经累成了这样,反观韩起,居然还能硬起来!!真是个变态!

    楚昭明显感觉到某个火热且坚硬的物体骄傲地刷着存在感,终于明白什么叫儿臂一般粗长……仿佛被烫伤一般,楚昭赶忙甩开手。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咄咄的敲窗声。

    楚昭转头一看,一坨灰色的蓬松毛球站在雕花窗棂格子外,黑豆般的小眼睛里露出哀怨的神色。昨晚冒雨飞来,结果却被饲养人拒之门外,小胖觉得很受伤。

    摇摇头,楚昭觉得自己肯定是这段时间太过劳累的缘故,不然怎么会认为韩起忍人怜爱,胖鸽子心存幽怨!

    打开窗子,小胖一头撞进来,哆哆嗦嗦在被子上停下,偏头看了看韩起,然后伸出左脚。

    楚昭把它脚上的信取下来。韩起便将小胖抓住放桌上,随手撒了一把玉米粒上去。小胖欢呼一声,再不念旧恶,亲亲热热的啄了韩起一下,低头狂吃。立志要把昨日减下去的那点体重吃回来!

    小胖带来的绫罗已经被雨水打湿,字迹不过模糊可辨,看上去仿佛泪水晕染开了墨迹。好在上面只有寥寥两句话,楚昭眯着眼睛仔细辨认,脸色渐渐严肃起来。

    “大军中计出城,皇帝及诸王公大臣被俘。二十万大军毁于一旦,泽城告急。”

    把信交给应声而入的侍卫,楚昭严肃道:“立马集合大军,为避追兵不要再走大道,全军从龙门山走小路赶到泽城救援。”

    然后他刷刷地写了一封信,捉起正在韩起眼皮子地下乖乖吃玉米的小胖,强势地缠在灰色毛球的腿上,并且奚落它:“再吃你就飞不起来了。”

    小胖愤怒地“嘎”了一声,扑腾着翅膀晃晃悠悠飞了两圈,表示楚昭完全是在诬蔑,然后重新落在桌子上吃玉米。

    这只肥鸟莫不是成精了吧?

    抛开小胖出众的体重和智商不谈,楚昭忽然想到昨晚韩起反常的行为,他意识到不对劲。思索片刻,还是坦然问了出来:“阿起,你不会昨晚就知道这件事了吧?”

    韩起默然片刻,点点头:“嗯。”

    居然还敢嗯!!!真是反了天了!!!

    楚昭觉得自己一定是太过宠爱这一人一鸟,才让他们恃宠而骄。

    正要奋起树立一下主公的威严,就听韩起冷然道:“昨晚是有一些散兵游勇被犬戎人追赶。”

    “人呢?”

    “杀了。”

    见楚昭瞪大了眼睛,韩起方才说道:“楚军还留着。”

    “那些人在哪里?带进来我看看。”楚昭话音刚落,跟过来负责部队后勤工作的开阳进来禀报:“昨夜收编大军共计一万人,是否要属下通知总部,改变军需预算?”

    负责楚昭安全防卫工作的天权也忽然出现,对着韩起禀报道:“被令主捉回来关在马棚里的武将自称陇西徐戕,闹着非要见殿下。”

    徐戕大名可是如雷贯耳,号称西北第一高手,据说驯马有道,且擅长养马,又有玉面马王的称呼。虽然出身徐家,且又是嫡长,但是却因为母族的事情被剥夺了继承权,和本家关系一贯不好,后来跟随喻王南征北战,立下了不朽的功勋,是一员十分悍勇的大将。因为擅养马,所以徐戕手下的西北骑兵名震天下。

    楚昭早就开始觊觎老爹手下的势力,所以对此人的种种情报都收集过,从生辰八字到家宅秘事,全部都记在了脑子里。

    一听韩起昨晚不仅给自己弄回了一万人马,还捆回一个大将,再顾不得秋后算账,重整君纲,楚昭赶忙询问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同时脚下不停,想要去马棚里观赏一番这位西北第一高手。

    徐戕觉得自己实在是倒霉。

    昨晚出城之后,本来打算前队变后队撤入山里,随知队伍里有些惊慌失措的兔崽子乱冲乱撞,导致阵型涣散。

    兵败如山倒,徐戕一个人拦也拦不住,很快就和弟弟以及邓成分散,带着四五千的疲兵往出瞎跑。后头紧紧咬着大约五千的犬戎骑兵。

    尽管心里清楚那五千犬戎骑兵只是猫捉老鼠般在戏弄他们,但这些西北军依旧没有勇气回头攻击。以少胜多尚且打不过,何况现在丢盔弃甲?

    幸好一场雷雨落下,加大了犬戎兵追击的难度,才延长了这个游戏的时间,让徐戕逃到了窦店驿。

    正打算按照原定计划藏入龙门山中,徐戕就看到山下游弋着一千轻骑。为首的将领身形高大,骑着一匹大宛马。

    是救兵还是犬戎的埋伏?

    骑兵们接下来的动作让徐戕越来越惊疑不定。

    只见那一千轻骑飞驰而来,到得他的面前齐齐勒马,动作干净利落。天上电闪雷鸣,骑士胯/下的骏马半点都没有受惊,可见马术多么惊人。

    徐戕以为自己被犬戎人追上来了,回头看看身后的步兵,心里涌起一股悲壮的情怀,下令手下列好方阵防止骑兵冲击。

    “前方何人?”抱着一点希望,徐戕出声问道。

    幽灵般的骑兵队伍分开,从中走出一人一马。那人冷冰冰的目光扫过来,徐戕便觉被一桶冰水迎头泼过来。

    “恩?西北军.”那人的声音也带着冰棱般的寒意,在这夜雨潇潇的荒郊野岭,让人觉得连骨头缝都一阵阵发冷。

    隔着细密如织的雨帘,徐戕似乎看到来人的轮廓好似犬戎人,心中又是失望又是愤怒,喝道:“犬戎狗,你爷爷是陇西徐戕,有胆量就下马一战。”

    那名黑衣骑士疑惑地重复了一句:“陇西徐戕?他似乎提到过。”然后便一声不吭,鬼魅般冲了上来。

    徐戕怒极。世家力量占据上风时,连行军打战双方对垒也要遵循一定的规则,双方来将互通姓名是基本的礼仪。他行军打仗近十年了,还没见过这样招呼都不打一个就动手的,这一事实再一次证明对方多半是蛮族中人。

    徐戕也知生死荣辱在此一战,他自幼习练风雷掌,造诣极高,在这样的雷雨夜用出来,凭借雷电之威,简直势不可挡。

    果然,两人身形相交,黑衣骑士的掌风一触即收,似乎竟不敢真的碰上徐戕的手掌。

    两人斗得凶猛,就在丈许空间之内翻翻滚滚,单是两人的身形变幻,就让人看得头晕目眩。

    徐戕这边虽然人数众多,但却是新败之军,宛若惊弓之鸟,队伍中没有马匹和盔甲,就连武器也都在逃跑过程中丢了不少。反观对方的队伍,不仅有大宛马,手中的武器也异常的锋利,堪比最好的犬戎刀。

    这种情况下,一千轻骑不过是冲入队伍几个来回,徐戕麾下五千疲惫之师便溃败得不成样子了。

    雷雨掩盖了喊杀声,等徐戕分神注视战场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士兵都已经成了别人的俘虏,为首一个士官还用条绳子把人牵着走,并且对着徐戕贱兮兮的笑了笑。

    士可杀不可辱!

    徐姜是个护短的人,顿时就怒了。

    似乎已经厌烦了这样你来我往的试探,对面的黑衣人随着徐戕暴涨的掌风轻飘飘往后飘去,然后伴随着一道刺目的闪电蹂身扑了过来。

    借着自然之威,徐戕手掌上滚动着雷球,然后便将其往黑衣人身上推过去。一时电闪雷鸣,澎湃的雷电之力为内力所鼓动,就连对令主信心极大的天枢天权等人都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不料黑衣人身形居然凭空消失,然后徐戕便感觉到一只冰寒刺骨的手按在他的后勃颈,一股奇寒无比的内力冲入奇经八脉,他终于忍耐不住,发出了一声惨叫委顿在地。

    见徐戕倒了下去,那位笑起来贱兮兮的军官把绳索递给身旁的人拿着,自个拿着一杆长/枪冲着徐戕嘚吧嘚吧跑了过来。

    “兄弟们,殿下早就说过了,但凡敌将,都要捉活的。快把这只捉回去!”

    徐戕正待闭上眼睛等死,就被人按住绑了起来。那军官亲自拿根绳子捆住他,还抬起徐戕的下巴调戏道:“果然是玉面。”

    徐戕怒视他半天,然后敛起目光,转头不语。

    “哟,还是匹烈马。”军官虽然用绳索捆了徐戕,却没有将他系在马后牵着走,反而将他抗在肩膀上,还反手拍了拍徐戕的屁股。“带了一队犬戎人过来,累的咱们令主还要给你善后。”

    徐戕扭头一看,果然,那个打败自己的黑衣骑士带着一队轻骑,居然在默不吭声地屠杀追赶上来的一群犬戎人。

    “你……你们不是犬戎人?”徐戕结结巴巴问道。

    军官眉头一皱,怒道:“我哪里像犬戎人?”

    徐戕仔细一看,发现这些士兵的确都是楚人的长相,刚才他之所以误会,是因为领头那个将领实在太过于抢眼,而且又是典型的犬戎皇室长相,在一片雨幕中充满杀意的走过来,直欲夺人呼吸,让徐戕很难再注意到其他人。

    身处旁观者位置,徐戕更加清晰的认识到这一队骑兵的厉害之处。不,也不单纯是骑兵。

    犬戎弓骑兵的厉害之处就在于极高的机动性以及弓箭之利。可这一次他们却遇见了对手。徐戕注意到,在这只骑兵冲出去的同时,后方有许多骑着小马,全身披挂的士兵缓缓就位,手持劲弩对着犬戎骑兵就是一通狂射。

    有稳定着力点的劲弩完虐移动中的弓骑兵,犬戎兵终于意识到自己在远程上捡不到任何便宜,便挥舞着长刀冲了过来。毕竟犬戎刀也是出了名的锋利。

    双方骑兵终于对撼在一起,这只幽灵骑兵的武力值便凸显出来。

    铁骑揉阵而入,长刀寒光一闪,犬戎不可一世的弓骑兵就切菜砍瓜一般被摞倒了。

    楚人因为马匹和冶炼术的关系,在骑术上一直被北夷完虐,只能靠着城池固守。徐戕知道追着自己的这队犬戎士兵是也速该身边的精锐,这群楚人居然能够以骑兵和犬戎军队对撼……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徐戕忍不住喃喃问道。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群骑兵的马其实并不如对面的犬戎人,可是因为有后面的劲弩压制住了犬戎马匹的速度,导致这几百人的队伍轻轻松松干掉了对方近五千人。这实在是犬戎入侵以来,大楚的首次胜利,注定被载入史册。

    正是这场战争,打破了犬戎骑兵不可战胜的神话,改变许多大楚士兵面对蛮族先天的自卑和怯懦。。

    “是了,以劲弩结合轻骑,才能真正克制犬戎弓骑兵!”徐戕将头转向那痞子军官,也不计较他一开始的无礼,急切的问道:“这法子是谁想出来的?”

    痞子军官嘿嘿一笑,得意洋洋道:“当然是我家公子了。”

    听说大公子玩笑一般训练了一只黑骑军……徐戕心里突然冒出这个念头,但片刻后又压了下去,只觉今晚经历的一切都太过匪夷所思。

    正想细问,那黑衣骑士纵马经过他们身边,干净利落扔下一道命令:“一队留下收尾,不留俘虏,二队随我回营。”说着就一马当先的跑远了。

    军官对着徐戕咧开白牙,看来他就是一队的统领。

    平生第一次握着锄头刨坑,徐戕现在明白什么叫收尾了——就是把犬戎士兵的马匹,武器甚至是衣服鞋袜都剥下来,然后把尸体挖坑埋起来。

    当然,作为俘虏,自然是徐戕这群人做此类善后工作。而作为队长的某人已经熟练的摸出一把伞躲在旁边数这一次发了多少死人财,其他士兵有样学样,不是吊儿郎当就是一脸财迷,徐戕甚至还听见有人在讨论哪个俘虏长得最好看……

    徐戕刚刚对这只队伍建立起来的敬畏感觉已经完全消失了。

    一直挖到不知何处传来一声鸡叫,收尾工作才告一段落,徐戕和自己的士兵分开,径直被牵回马棚关了起来。

    这群小瘪三能够以少胜多,一定是运气吧,我怎么会觉得这是一只精锐之师呢呵呵呵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为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三无斋主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无斋主人并收藏为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