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宠婢 >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作者:月非娆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婚色可餐:饿狼总裁轻点吻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老夫人出手向来大方,更别说这次还是重重的封赏下来。

    几套衣裳、银饰绢花,加之之前收到的那些赏赐,她原先存放东西的箱子都已经塞满了。双锦是早就满满当当,不过她倒也不担心,拿出原先旧衣放到了陈嬷嬷屋里,将新衣新首饰又塞到了箱子里。

    “老夫人待你们真好,这样下去,你们都穿不上府里发的衣裳了。”桂芳在边上瞧见了,满是羡慕。

    袁府里对于下人的着装特别是丫鬟的着装倒是没有特别的规定,府里会发相应的衣服,但是若是主子赏赐了,一样可以上身。在这个时代里,布料本就精贵,很多穷人家甚至只有一套缝缝补补又三年的蔽体衣衫。故而如桂芳这等从未有机会得到主子赏赐的小丫鬟,身上穿的都是府里按季度发的衣裳,也是下人中最常能看到的款式。

    老夫人给赏下的衣裳,布料自是比府里发的衣裳要好得多,而且颜色也娇嫩鲜艳许多,桂芳也是妙龄少女,瞅见了自是喜欢。

    而双锦听了桂芳的话,却是扁了扁嘴,开口道:“府里发的衣裳太难看了,你要,下次我的送给你。”

    桂芳闻言,几乎是下意识便变了脸色,虽然没有说什么,可是看向双锦的目光里却少了几分往日里的柔和。

    吉祥在一边慢慢合上了箱子,冷眼瞧了,知道自己再不开口恐怕气氛便要僵硬上了。她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双锦太过于直肠子,偏偏个性又有几分自私,从不顾虑别人的感受。就算像桂芳这般生活在底层需要讨好她的小丫鬟相,处久了估计也会不高兴。

    吉祥倒也不是想帮双锦,只是毕竟一个屋子,闹得太难看了终究是不好,所以她笑着调和:“双锦,瞧你说的,你衣裳的尺寸桂芳姐怎么能够穿的上。”

    吉祥轻笑着出声说了一句,而后又看向了桂芳,开口说道:“桂芳姐,老夫人先时赏过我一些布料我还未动,你手艺好,要不拿去做身衣裳。”

    “不用,不用。”

    桂芳闻言倒真有些心动,但是拿这些布料欠下的人情便有些大了,她连忙摆手道,“吉祥谢谢你,不过我衣裳够穿了。”

    吉祥闻言却是笑了起来,并没有回答,反而起身到了边上的柜子里翻出了那些布料,布料还未裁成衣裳,容易压出折痕,所以吉祥小心卷了细致的收在了屋里的唯一一个柜子中。她将布料递给了桂芳笑着开口道:“桂芳姐,其实我也有点私心。我手艺又不好,布料放着也是放着,若是您能帮我和双锦裁一身衣裳便最好了。”

    “替你们做衣裳自是可以,不过我就算了。”

    桂芳虽然已经听出吉祥的确是想要送她衣裳,先前说的不过是不想让她难堪的托辞罢了,毕竟吉祥与双锦二人有老夫人的赏赐,如今的新衣裳都快穿不完了,哪里还需要再做衣裳,不过她想了想,还是开口笑着说着。

    “桂芳姐你可别这么客气,你平日里也够忙了,我们还让你裁衣裳,偏你又不收好处,那我还不如不让你做呢!”

    吉祥假意要收回布料,而桂芳闻言却是连忙笑着道:“好,好,我收下,我替你和双锦好好做一身衣裳,你们喜欢什么样子的都与我说。”

    桂芳手上轻轻的摸着顺滑的布料,心里却是思绪万千。

    而自打这个时候起,桂芳对待双锦和吉祥的态度却有了很大的转变。当然,桂芳从来都不是蠢人,这点子的变化其实并不明显,对于双锦让她帮忙做的事情,她一样殷勤对待,可是在某些事情上,更为偏向于吉祥。

    桂芳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洒扫丫鬟,干的活计又忙又累,而且甚至从来见不到主子的面。

    可是,做洒扫丫鬟的,若是稍稍放点心思,其实能够得到信息却是比在上边的丫鬟还要多。

    譬如,袁家大夫人最近收拾了一个离袁三爷院落最近的一个院子荣漓院打算给即将上京的娘家舅太太一家住。又譬如,桂芳在接到了到园中仔细打扫的吩咐,得知那舅太太一家今日便要上京了。

    虽然这些消息暂时用处不大,但有一个人时时刻刻愿意给你做这个耳朵替你听着,吉祥觉得却是不错。

    袁大夫人的娘家舅太太一家要上京的消息早在姑太太一家来的时候便有传出来过,而袁大夫人又是热火朝天的打扫着院子,毫不避讳的态度让上上下下得知大太太娘家的秀才表弟此次是打算上京与袁家大爷一道儿准备赴考的。

    只是随着考试的时间越来越近,偏偏舅太太一家却迟迟没有音讯,大家心里面都还嘀咕着是不是要赶不上了,还是干脆就不来了。

    谁知道还没说上几天,舅太太一家便马上到京了。

    袁大夫人一家更是一大早便到了袁老夫人屋里等着,吉祥恰好这天早上当值,袁大夫人来的时候,其实袁老夫人还未起身。

    吉祥原来正要出去迎接通报,结果瞧见双珠和陈嬷嬷二人从老夫人屋里走了出来接人,她便重新退回了屋里。

    倒是屋里的其他人这会儿早就偷偷议论开了。虽然这位舅太太一家人还未来,但名声早已经传开,而且比之常来常往的姑太太一家显得更为神秘,更有可以八卦的地方。

    “听说这表少年年纪轻轻便中了秀才,他爹还是鹿鸣书院的的教书先生,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风采!”

    “据说那位秀才家的表小姐此次上京可是要和咱们表小姐抢三夫人的位置,也不知道长的什么模样……”

    “……”

    小小一间屋子,满满的都是说着各种八卦的声音,吉祥坐在边上慢慢剥着瓜子,倒是有些无语。她也不是不爱听八卦,只是成日里说着,却是有些厌烦了。

    而这几日话题的中心人物显而易见便是袁三爷,不管是老夫人要给袁三爷姨娘的事情,还是两位表小姐争三夫人位置的事情,每每道了,都能够说上好一会儿。

    对于那位大夫人娘家的表小姐,吉祥倒的确是有几分好奇,主要是听说这位表小姐是要与姑太太家的表小姐来抢三夫人位置的,她还真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子,而两个人撞上了又能够弄上一副什么样的局面。

    反正姑太太家的这位钱昭君表小姐,吉祥算是真正见识了,简直就是一个人便能够演上一台戏。

    除了第一回在园中见到的那几次,之后这几日,吉祥也是天天能见到,见的越多,却是越不好评价。她们底下这些小丫鬟回回瞧见都是私底下偷笑着,而袁家三爷,却是避之不及。作为姑母的袁老夫人更是提及钱昭君来看她,便开始头疼,但却又不好不见。

    钱昭君长相算得姣好,只是身上气质略带几分矫揉造作,让人瞧了总觉得别扭。偏偏对方不单单在袁三爷面前如此爱演,在老夫人面前也是如此,甚至于在她们底下人面前,也同样如此。只是在她们这些人面前,演的越发虚假罢了。

    不过,吉祥对她也算是深深佩服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这般戏如人生、人生如戏的。而听双锦说及这位表小姐为了袁家三爷如今年至十八,也算的决心可嘉。

    吉祥便想便在手边剥了不少的瓜子仁,屋里正说着呢,却是走进一个小丫鬟脸上笑嘻嘻的进来通报说着:“表小姐来了!”

    “表小姐?”

    吉祥与其他人都有些惊讶,先时还以为是大夫人家的表小姐,谁知道那小丫鬟又偷笑着说:“是和姑太太一道儿来的。”

    “是钱家表小姐……”

    吉祥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倒也并不奇怪,毕竟这位表小姐是老夫人这儿的常客,只是为什么今日那小丫鬟的神色会如此奇怪。

    吉祥心中的疑惑只待看到远远走来的钱昭君之时,方才得了化解。

    今日钱家表小姐的装扮……的确是有够隆重的。

    一身茜素红衣裙,秀发高高挽起,戴着红绢花金钗,胸前压着一块大大的缨络金锁,看起来十分的富贵。更让旁人瞅着有些不自在的却是钱昭君脸上因为过浓而显得有几分僵硬的妆容,直接将她身上娇怯的气质给压的无影无踪。

    惊艳吉祥反正是没瞅见,反倒觉得对方还不如第一日在园中见袁三爷时候的打扮,不如今日隆重,却多了几分小女儿情态。

    不过显然钱昭君今日装扮是有针对性的,光是这身茜素红的衣衫,恐怕打得就是要压袁大夫人家表小姐一头的意思。

    或许是袁大夫人早做过禀告,袁老夫人也知道今日应该会有不少来人,也没让底下这群丫鬟们派上用场,直接让自己身边伺候的丫鬟在门口等着了。

    钱袁氏和钱昭君二人也没通过通传,直接由着小丫鬟领了进去,她们正是得意洋洋走进去之时,却瞧见厅里早就坐着正慢悠悠喝着茶的袁大夫人,面上原本带着的笑容一下子垂了下来。

    “舅母呢?”

    钱昭君对袁大夫人从来没有好感,扫了一圈厅里,却没有瞧见袁老夫人的身影,直接开口不客气的问了袁大夫人。

    钱袁氏虽然也与自己的女儿一样对于袁大夫人心中只有厌恶,但到底比钱昭君年长,也沉得住气,故而轻轻拉了一下钱昭君的衣袖,开口笑着说了几句:“大侄媳妇,你可别介意,昭君被我惯坏了。说话向来都是这般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袁大夫人慢慢放下了手中的茶盏,从袖口处抽出了帕子,轻轻抹了抹嘴巴,而后笑着开口回道:“姑母真是客气了,我怎么会和昭君表妹介意呢。”

    说完这话,她将手中的帕子递给了身后的侍女,身后的侍女立刻拿了一条新帕子递上,她慢悠悠叠好塞入袖中,又回了先时钱昭君的话:“娘这会儿还在梳妆,应该没那么快,姑太太快坐下等等吧!”

    “好。”

    钱袁氏拉着自己还想说些什么的女儿坐到了袁大夫人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很快便有丫鬟过来上了茶水点心果子。

    袁家大爷自钱昭君一家进门开始便一直没有说话,也没有起身与长辈行礼,而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慢慢喝着茶。袁大夫人这会儿也安静下来,伸手抱过放在边上椅子上的儿子,拿着奉上的小点心,一点点弄碎慢慢喂着他。

    钱袁氏和钱昭君见此,也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微微打量着。

    一时之间,厅里竟然安静的不行,袁老夫人走进来的时候,正好瞧见两边人这副泾渭分明的样子。

    她脸上微微一愣,却是马上浮起了笑容,仿佛是什么都没瞧见一样,慢慢的由着身边的丫鬟搀扶走了进来,坐到了正中的位置。

    两边的人听到动静之时,便已经站起了身,与袁老夫人行了礼。

    袁老夫人也一副十分好说话的样子,笑着摆了摆手开口道:“都坐着,不用这么麻烦行礼了。”

    说罢,又是轻轻叹了一句:“都来了啊!”

    “是啊,我舅母家的信昨夜便送到了,说是今日可以到了,这不,伯鹏说一块儿先到娘屋里等着。”

    袁大夫人面上笑眯眯,显得十分得意。

    而坐在边上的钱袁氏闻言,略带几分嘲讽的看了一眼袁大夫人,开口说了一句:“倒是没瞧见叔万过来。”

    钱昭君听了自己娘亲的话,立刻脸色好转,也得意洋洋的朝着袁大夫人望去。

    而袁大夫人却是不动声色,只是淡淡说了一句:“三弟事务繁忙,自是正事要紧。”

    说完这话,嘴角浮起一抹轻笑添了一句:“先时姑太太一家到了的时候,不是一样没瞧见三弟来接人吗?”

    “你……”钱昭君闻言,顿时面上浮现了一副欲哭不哭的样子委屈的看向了袁大夫人。而袁大夫人垂下眼睑拿了自己手边的茶盏,装模作样的喝了一口,只做一副视而不见的模样。

    钱昭君眼见袁大夫人这副轻视的姿态,又将委屈的脸面朝向了袁老夫人望去:“舅母……”

    袁老夫人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一下,却没有接钱昭君的话头,而是打着圆场说道:“也是,叔万一向事务繁忙,你们都莫多想。”

    说罢,却是看向了袁大夫人又开口问了一句:“舅太太一家有没有提及何时到家里?”

    袁大夫人占了上风,心中高兴,回答袁老夫人的问题之时,也是多了几分热情:“具体何时舅母倒是未说,不过约莫是快的。劳烦娘关心了。”

    袁老夫人闻言依然乐呵呵的笑着,温声说道:“都是亲戚,关心也是应该的。”

    说完了这话,袁老夫人倒是又问了几句袁大夫人对舅太太一家的安排,袁大夫人对于自己娘家的亲戚自然是尽心,准备的妥当了,回答起来自然也是尽心。

    钱袁氏和钱昭君见袁老夫人的注意力全在袁大夫人一头,自然是不甘心,于是也插诨打岔的说进了话。

    袁老夫人对于钱袁氏,到底念着也是亲戚,也一样笑着应和。

    一时之间,大厅里的气氛倒是其乐融融。

    不过话题再多也有说完的,更何况是一说便是一两个时辰。

    袁老夫人本就年老体虚,虽然坐在舒适的榻上,但说着话劳神,却也有几分累了,时间一久,面上便露出了几分疲惫之色。

    她忍不住看了一眼虽然面上不动声色,可是明显不时朝着大门处张望的袁大夫人,微微耷拉下了眼皮子,招了小丫鬟过来替她捶腿。

    而钱袁氏一瞧见如此,面上露出了一个别有意味的笑容,开口冲着袁大夫人唤了一声:“大侄媳妇,你那舅太太一家怎么还未来,这都多少时间过去了?”

    袁大夫人原来自己也有几分心神不定,听到钱袁氏的问话之时,面上的笑容几乎维持不住。

    而钱袁氏的这一句问话,也让袁老夫人甚至是袁大爷的目光都看向了袁大夫人,眼里显然露出的神色显然也是表示在等着她的答案。

    袁大夫人心下越发有些糟烦,既恨钱袁氏的多嘴多问,又恼自家舅母不早点到,不过面上却还是做出一副云清风淡的样子来,轻声回道:“舅太太可是等急了,这才过了就多久啊!”

    钱袁氏对此可是丝毫不买账,只是嘲讽的笑着:“瞧大侄媳妇说的,再等会儿,我们都可以在嫂子这边用午膳了。”

    袁大夫人脸上的笑容在这句话出来时,彻底挂不住了。

    而这个时候,原本坐在上边听着底下交锋的袁老夫人却是睁开了眼睛,笑着说了一句:“瞧着时辰是不早了,今日便都在我这儿用午膳吧。”

    这话一出,倒是不偏不倚,既是应和钱袁氏说的等的时辰过久一说,却又帮着袁大夫人解了围。

    作者有话要说:大牌的刘家人,钱家一比,气势上的确是不够看了

    稍后还有一更,好困啊,我去洗把脸继续。十二点前放上。

    感谢下列土豪大大的支持,么么哒(更新版)

    16404628扔了2个地雷

    非同扔了一个地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宠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非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非娆并收藏宠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