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先生又要逃跑了 > 第11章 可怕的猜测(大章求推荐票)

第11章 可怕的猜测(大章求推荐票)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先生又要逃跑了最新章节!

    读书人,喝个酒,找个红袖添杯,算不正当吗?

    不算!

    那叫文人风采!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考上功名后做什么事情,去看看富贵人家的女儿花,这已经是文人标配了。

    唯一让易云觉得有些羞愧的,他和祝明明三人,也就才是十五六岁的样子,放在前世妥妥的未成年啊,这就和他当初上高中时候,和几位高中同学缩头缩脑去理发店理个发是一样的。

    不同的是,前世是偷偷摸摸,现在是光明正大。

    祝明明显然是这里的常客了,一进门,便是有位风韵十足的妈妈咪迎了上来。

    “哎呀,我就说今天一大早喜鹊再叫,原来是祝公子贵客上门。”

    妈妈咪很会说话,祝明明很是满意,出来玩,要的就是一个面子,当下大手一挥道:“给我们安排一个雅间,然后再安排一批漂亮的,今天我招待我的几位好朋友。”

    闻弦音而知雅意。

    作为在媚香楼沉浮了二十多年的妈妈咪,祝明明这话一出,她看了眼易云,立刻就明白了

    看来今天是雅局了。

    来这种地方玩的客人,大致分为两种局,武局和雅局。

    武局,就是三五个很熟悉的客人相约而来,来这里就是为了放纵的,也不会装道貌岸然的样子,要的姑娘是那种比较会玩的。

    至于雅局,则是客人们招待远方来的朋友,或者不是很相熟的朋友,大家还不是很熟,表面上还得装下斯文和正人君子的,这种局,需要的是漂亮的姑娘陪伴。

    姑娘放不放的开没关系,只要会倒酒陪喝便是可以,要的就是漂亮,漂亮了,做东的客人也就在朋友面前有面子了。

    “祝公子放心,我给安排绝对差不了,我先带你们去雅间入座,一会就给安排。”

    妈妈咪在前面摇曳着身子,一步一颤领着易云四人上了二楼,最后进了一个装饰豪华的包间。

    一进包厢,易云便是感觉到一股暖意袭来,显然包厢内是有取暖设计的,打量了一眼包厢环境,他便是大概知道这包厢是如何取暖的了。

    包厢内没有火炉,也没有炭火,那取暖只能是火墙。

    古代取暖就那么几种方式,一种是最简单的就是用火炉,但这里没有,那么就剩下火墙和椒房了。

    火墙的办法很简单,墙壁之间是隔开的,留有空心管道,而后在入口处烧柴火,让得热气进入墙体管道内,温暖整个房间。

    至于椒房,喜欢看古装剧的人就会知道,在古时候,皇后把自己的寝宫称之为椒房,原因就是因为皇后的寝宫墙上涂了一层辣椒泥来进行保暖。

    不过易云并没有觉得这房间是采用辣椒泥保暖的原因也很简单,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喝酒玩乐的地方,要是某些客人喝多了,抱着姑娘们靠墙干点事情的时候,被辣椒给辣到,那不瞬间得没了想法。

    四人入座,妈妈咪离去了,没一会,一位妙龄女子掀开了包厢门的帷幔走了进来,女子身上穿着浅蓝色长袭长裙,肩膀上披着雪羽肩,眸含春水轻薄流盼,进来后便是朝着祝明明走去,等到了祝明明座前,解下长裙,卸下披肩,身上只有一件粉红薄纱,诱人身姿展露无遗。

    一看这场景,易云便是知道,这女的应该是祝明明的老相好了,也就是俗话说的提早留台。

    古代可没有电话短信,这位在易云看来放在前世现代都有

    “祝公子,你可是好久没来了,奴家都快要想死你了。”

    女人顺势扑入祝明明怀里,祝明明也是一把将女人给揽入怀里。

    “锦姑娘,你有多想我们祝兄?”罗浮在一旁笑着开口。

    “那当然是很想很想那种,你们男人还真是绝情,罗公子你也是的,馨儿自从上次见到你之后,茶饭不思,你就狠心这么久不来看馨儿,和祝公子一样是个薄情郎。”

    显然,这位锦儿姑娘和罗浮还有陈升也是熟人了,继续说道:“罗公子、陈公子,馨儿和娇娇正在梳洗打扮呢,我去让她们过来。”

    “那是极好的。”

    罗浮和陈升也是点头,两人跟着祝明明不是第一次来这里,自然也有熟的姑娘。

    “这位公子陌生的很,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锦儿把目光挪到了易云的身上。

    “易云。”

    “原来是易公子啊,刚好我还有个姐妹……”

    “行了,你就别乱推荐了。”

    祝明明打断了锦儿的话,“我已经是让徐娘去安排了,你就不要多管了。”

    易云听到祝明明和锦儿的对话,心里却是暗笑,如果他是原主的话,可能不明白这两位话语中的意思,但前世的他也算是老司机了,瞬间便是秒懂。

    任何地方都是有小团体的,这媚香楼那么多姑娘,不可能每一位姑娘都能每天接到生意,就算接到了,谁不希望是一个有素质有颜值又有钱的客人。

    在这种情况下,三五个玩得好的姑娘们便是抱在一起,有一位被挑中了,那就顺带向客人推荐自己的姐妹,想来罗浮和陈升这两人口中的馨儿和娇娇,就是这位锦儿姑娘的姐妹了。

    同样的,因为做东的是祝明明,锦儿是祝明明的相好,锦儿给推荐几个好姐妹,稍微说几句好话,只要姑娘不是特别难看,罗浮和陈升也就不会拒绝,毕竟他们只是陪着来玩的,不给锦儿面子也要给祝明明面子。

    这道理,易云懂,锦儿也懂。

    所以在祝明明开口之后,锦儿愣了一下,随后望向易云的目光便是带着一丝尊敬,因为她明白,祝公子对这位易公子和罗公子他们是不同的。

    罗公子和陈公子,说白了就是祝公子的玩伴,祝公子一个人来这里玩会显得无聊,就拉上两个朋友一起来玩,但面对这位易公子,祝公子直接是让徐妈妈去安排,说明祝公子对这位易公子很上心。

    “今天是第一次见到易公子,锦儿敬易公子一杯。”

    锦儿敬了易云一杯酒,也就不再言语,没一会馨儿和娇娇也都进来了,容貌比起锦儿确实是低了一筹,两女入座在得到了锦儿的暗示下,也很是聪明的敬了易云一杯酒。

    就在两女敬完酒后,徐妈妈终于是回来了,不是一个人回来的,在她身后还跟着一位女子。

    当徐妈妈让开的时候,包括易云在内,现场四位男的同时眼睛一亮,如果说锦儿的姿色已经算是上佳了,那这位可以称得上是绝色了。

    外面穿的是白色轻纱,里面是一件天蓝色摸胸,薄纱之下可以看到白皙肌肤和如削细肩,再往上一张精致清丽的脸蛋,因为画了淡妆的缘故,遮盖住了稚嫩,透着丝丝妩媚。

    如果说原来是清丽脱俗如天上谪仙,那么此刻便如同沾染了尘缘落入人间的角色,尤其是那一双星光水眸,轻眨之下,勾魂摄魄。

    这种女的,放在后世就属于那种坐观音台都有人抢着点的那种。

    “祝公子,易公子,这是绾绾,可是刚来我们这里不到三个月,这还是第一次出来见客人。”

    听着徐妈妈的话,祝明明脸上有那么一缕肉疼之色,他真的是想和易云调换一下,但是想到易云已经是领悟了浩然正气,最终这个念头才作罢。

    “跟易云兄正是郎才女貌,来,坐到易云兄那边去,咱们共同举杯。”

    徐妈妈很是自觉退去,顺带把门给带上,绾绾迈着妙曼身姿,一步一步朝着易云走去,人未至香风先到,易云倒也是没有假正经,张开了双臂。

    绾绾看到易云举动,朝着易云嫣然一笑,身体缓缓倾倒,易云有那么一刹那的心神失守。

    咚!

    然而就在美女软香入怀,两人肌肤碰触的那一刻,易云心里突然一震,仿佛有重锤落在了心头上,这一锤让得他满脑子的旖旎幻想瞬间没了。

    “易公子,怎么了?”

    绾绾感觉到了易云的身体变化,疑惑问道。

    “没什么,姑娘稍作,我先去方便一下。”

    易云站起身,绾绾连忙跟着起身,道:“我带公子过去吧。”

    听到易云的话,已经是喝了几杯酒,有点放浪形骸的罗浮,一边搂着他的馨儿,一边笑道:“易云,是不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憋不住了,嘿嘿,看来是个雏啊。”

    “罗浮你也不要笑易云,我记得一年前你第一次来这里,人家娇娇姑娘在你怀里扭动了几下,你就慌慌张张的跑去解手了。”

    听着身后传来的戏谑话语,易云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个弧度,自己前世活了三十多年,什么红粉阵仗没见过,要知道当年他刚毕业之后,便是一个人南下去了广东,留下了《广东爱情故事》。

    人在广东已经飘到失联,有时也怀念当初姿势那么经典,躺在床上将你我相连,怀念妳。给了钱的姐姐还任性,是否她相信我会再一次的光临,非要最后我没钱了,她才肯放弃。

    “公子?”

    绾绾看到易云有些失神,在一旁轻声开口,易云也是从缅怀中清醒过来,过去了,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厕所是在包厢外面,出了门,冷风袭来,易云打了一个寒颤,在绾绾的带路下,最后进了茅房,至于美女还没有到贴心跟着进来,而是在门外等候。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脑海中会多出了一块石头!”

    说是茅房,实际上就是一个隔间,里面点着檀香,放着一个很精致的夜壶,夜壶是被清理过的,所以没有任何的味道。

    不过易云也不是真的来上厕所的,他只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一个人思考个问题,思考下为什么他的脑海中会出现一块石头!

    刚刚那股重锤,便是石块砸落到心头导致的。

    “系统?”

    “药老?”

    “至尊石?”

    易云在脑海中呼唤了好多次,可惜的是那块石头却是静静浮在脑海中,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块石头怎么有些眼熟呢,好像在哪里见过,卧槽!”

    “公子,怎么了?”

    突然的惊叫,让得门外的绾绾姑娘吓了一跳,传来了担忧的询问,易云连忙答道:“没事,没事。”

    易云会惊叫,是因为他认出了这块石头,这就是当初他从泰山摔倒悬崖前,右手随手一把抓住的那块石头。

    那就是一块普通石头啊!

    可一块普通石头会跟随着他的灵魂穿越到这个世界来吗?

    这块石头不普通!

    这一点易云是可以肯定的,可关键是这块石头的作用是什么呢,还有,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是因为自己触发了什么?

    仔细回想自己进入包厢后的举动,这石头出现,是在自己和那位绾绾姑娘肌肤接触到的那一瞬间,难道问题是出在这里?

    这石头,不让自己靠近女色?

    “有些不应该啊,这都什么年代了,那些让主角保持童子身的金手指和系统已经是不吃香了啊。”

    易云腹诽了一句,他要确认一下自己的猜测对不对。

    从雅间出来,绾绾便是给易云递过来的热毛巾,易云没有去拿毛巾,而是顺手去抓绾绾的手,结果脑海中的那石头却是没有任何举动。

    “不是因为女色的原因?”

    易云纳闷了,只是他这举动却是让得绾绾面色一红,看到绾绾的表情,有些尴尬的松开手,估计自己在这位绾绾姑娘的心中的形象已经是好色之徒了。

    算了,反正咱也不是啥正经人!

    再说了,读书人的事情能够叫好色吗,这叫风流,这叫文人风采!

    重新回到了包厢,恰好锦儿姑娘敬酒,易云又趁着喝酒的时候,摸了一把锦儿姑娘,当然,他不是因为好色,纯粹是为了试验,和摸绾绾一个道理。

    依然是没有任何的反应,这让易云有些犯糊涂了,原因不是出在异性接触上面,那会是什么呢?

    就当易云困惑的时候,坐在苏晨边上的罗浮却是笑着说道:“易云,你真的是去解手了吗,绾绾姑娘这脸我怎么感觉不像是冻红的,看来平日里我们都被易云你给蒙骗了,你可不像平日里表现的那么木讷。”

    罗浮对易云是有些嫉妒的,他不知道祝兄为什么要刻意结交易云,易云又没有什么价值,以易云的表现,估计读个十几年书,运气好府试通过,成为个府生,这辈子也就到头了。

    府生对于普通人家来说已经算是不错了,但以祝兄的家世,根本不用把府生给放在眼里。

    易云听完罗浮这有些阴阳怪气的话,人却是愣在了原地,坐在上座的祝明明看到这一幕,面色一沉,他以为易云是被罗浮这话给弄的不知道怎么回答,有些下不来台。

    这罗浮这么点眼力都没有的吗,自己连绾绾这样的绝色美女都能够让给易云,就足够说明自己对易云的重视了。

    “罗浮,你这话就错了,易云兄是真君子,但君子也有所爱,绾绾这样的美丽姑娘,易云兄会动心也是正常。”

    罗浮没看出来,但陈升看出来祝明明对易云的重视了,在一旁开口给易云解了围。

    “我……继续去上个……继续解个手。”

    易云反应了过来,但却不接罗浮和陈升的话,说完这句话后便是急匆匆的朝着门外走去,他刚刚会发愣,可不是被罗浮给说的下不来台,而是因为他的脑海中有一个可怕的猜测。

本站推荐:逆天邪神仙帝归来大周仙吏三寸人间天下第九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一念永恒凡人修仙传洪荒狂神遮天

先生又要逃跑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灯和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灯和善并收藏先生又要逃跑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