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先生又要逃跑了 > 第14章 费而隐

第14章 费而隐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先生又要逃跑了最新章节!

    “许兄,杨连品德还是不错的,只是有时候容易多想,还望许兄不要介意。”

    学堂外,书院院长廖辉正和许青两人在学院内漫步行走,廖辉脸上有着无奈之色,杨连一大早便是赶到学堂,还特意请上了圣人像,搞得如此的正式,其中之意,他和许兄自然是一眼便可看出。

    “杨先生此举并无不妥,换做我是他的话,也会有这样的想法,只能说易云平日里表现过于低调。”

    许青脸上倒是有着理解之色,说实话,当他从杨连口中知道易云以往成绩的时候,他都有一种自己是不是看走眼的怀疑,直到后面调查出了易云的身世后,他才有了答案。

    易云,镇北侯庶子,母亲亡故,一个人背井离乡来到这里,虽说是在母亲娘家,但也属于寄人篱下,所以故意韬光养晦,这份隐忍心性,反倒是更让他欣赏。

    “等到大考结束,杨先生一切就都明了了,廖兄,咱两手谈一局。”许青提出了邀请。

    “好。”

    许青和廖辉两人回凉亭去手谈,而这边杨连在宣布出第一名是易云的时候,学堂内除了祝明明之外,其他人都懵住了。

    易云,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家伙,成绩也是稳得一批,从来没有进入过前二十,也没有掉到过倒数十名,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突然拿了第一名。

    甚至他们觉得哪怕是祝明明拿了第一名都要比易云拿了第一名,更能够让他们接受,因为祝明明拿了第一名,那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作弊了。

    可易云,要说作弊也不可能啊,这家伙平日里就古板的很,应该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在这一点上,这些学子们却要比杨连还要肯定,因为杨连只是在课堂上接触易云,而其他学子和易云的交集会多一些,自然也就更了解一些。

    要说现场最难受的,就是张楚了,以往每次的测试,他大部分都是位列第一,少数几次没拿第一也是位列前三,而那几次还是因为他故意放水的缘故。

    “可能是他恰好练过这题,押题押对了吧。”

    张楚也是得出了自己的结论,这种情况其实也很正常,尤其是到了府试的时候,很多考生都会抓题,毕竟要想把经义全部熟读,确实是有些强能所难了,所以押题也是一种办法。

    名次宣布,祝明明和罗浮还有陈升三人不出意料还是包揽了倒数第三位,接下来便是安排入座,易云因为是第一名,坐在了第一排中间位置,这位置原来是属于张楚的。

    众学子入座,杨连也不多说,直接是公布了今年大考的题目,这一次的题目依然是三个字。

    费而隐。

    依然是一道截题。

    看到这题目,坐在后面三排的学子全都是傻眼了,因为他们依然是不知道这题目的出处。

    易云倒是不至于傻眼,原主本来就苦读书,记忆力是可以的,唯一差的就是破题,用现代化说,就是会死记硬背,擅长做填空题,差的是阅读理解的能力。

    可自己不差啊,前世专门针对考试的教育,那老师都是传授了一套套的答题模板的下来的。

    这句话是出自于《中庸》里面的,原文是:君子之道费而隐。夫妇之愚,可以与知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夫妇之不肖,可以能行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能焉。天地之大也,人犹有所憾。故君子语大,天下莫能载焉;语小,天下莫能破焉。《诗》云:“鸢飞戾天,鱼跃于渊。”言其上下察也。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及其至也,察乎天地。

    在理解圣人之言这方面,易云天生有优势,这优势来自于后世,许多道理,古代的人虽然也知道,但前世可是比现在多了近千年的历史,在这近千年的时间中,不知道多少道理和理论被不断的完善。

    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呢,翻译成大白话就是说,君子的道广大而又精微,一般人也都可以知道和理解,但道的高深境界,就算是圣人也有弄不清楚的地方,普通人虽然不像圣人那么贤明,但也可以按照这道去做,但要做到极致的话,就是圣人可能也达不到……

    但这只是最简单的理解,做文章自然不能这么的浅显,得抓住一个重点来突出。

    费,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其实带入现代人的“浪费”、“费用”就知道了,费的意思就是在任何时间和任何空间都有它的作用。

    隐,这个字就好理解了,在任何空间和时间,都看不到摸不到便是叫做隐,这就显得有些玄乎了。

    君子之道费而隐,便是说君子之道无处不在又无法触摸,有点类似于佛教的无所在无所不在,但这是儒家答辩,自然是不能用佛教的思想去解题。

    不过解这种题你不能单看一句话,破题,你得联系上下文,这上文指的是整个《中庸》,在《中庸》开篇中便是有一句话: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

    这第一句话,就是为下面的内容给定性了,就跟领导开会一样,先给事情定个调,接下来围绕着这件事情的所有讨论和方案,都是在这个调之下。

    想透了这些,易云提笔迅速写下:,匹夫之道在于性,君子之道在于修,方能穷近于道。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这话的意思是说,这个世间的道理,比如一些基本的道,如饥思食,渴思饮,寒思衣,倦思睡,都是以本性为准则,然而君子之道,在于修身,修人文,修正义,只有这样才能接近那真正的道。

    主旨点明了,接下来就是阐释了,而在易云奋笔疾书的时候,在他左侧的张楚同样也是刚刚破题,此刻开始提笔。

    “道之体,可见而不可触焉,夫其道之始于夫妇,方准四海,而极于天地,君子求索莫能离焉。”

    张楚的破题就是那种很标准的破题文字,把原文内容用自己的表达方式重新给总结了一下。

    杨连就站在易云和张楚的中间,也都看到了两人的破题,当看到张楚写出破题之文时,心里微微一叹,这场比试张楚输了。

    如果从文字段落上来说,张楚明显更胜一筹,但易云在破题上面却是要比张楚巧妙的多,承接了《中庸》一书的开头,单是这一点就已经是胜出了。

    “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许先生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作弊呢,易云是有真才实学的。”

    杨连心中有着惭愧之色,绝对自己误会了许先生,易云以往藏拙了,而因为许先生的到来,易云才不再藏拙。

    这种情况的发生他其实可以理解,易云是怕自己会爱才心切,想要收他为徒,到时候又不好拒绝,所以索性藏拙。

    读书,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入学启蒙阶段,而入学启蒙的老师便是读书人的第一位老师,也叫做蒙师,而第二阶段便是教学问的老师,也叫做业师,最后一位便是参加科举考试时候遇到的那一届科考官,被称之为座师。

    从相处的时间来说,那自然是蒙师和业师最亲近,但一般被学子们提的最多的还是座师,没办法,读书人的志向是什么,考取功名,才华治世。

    能不能考上功名,是科考官说了算,而能够担任科考官的,那都是朝堂的一方大佬,拜大佬为师,在朝堂的路也就好走,这叫大树底下好乘凉。

    杨连误会易云藏拙的原因是怕自己要收他为徒,当他的业师,到时候他不好拒绝。

    因为除此之外确实是没有好的解释了,魂穿这种事情,哪怕是在离朝,依然是天方夜谭一样的事情。

    胜负已分,杨连目光便是从易云和张楚身上挪开,开始去看其他学生的文章了,当然,看了张楚和易云的之后,再看其他人,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

    一气呵成!

    一刻钟后,易云放下了笔,一篇文章便算是完成了,而那边,张楚也几乎是同时放下笔。

    易云目光扫向四周,恰好与张楚四目相对,感受到张楚眼神中的战意,他是愣了一下,自己只是答完卷了,习惯性看下四周而已,你这眼神是什么意思,对我有敌意?

    就因为我抢了一次你的第一?

    果然,倒数三名的都是友谊,成绩前三都是敌人。

    收回目光,易云这一次没有提前交卷,但杨连却是走过来,收走了他的卷子,同时也收走了张楚的卷子,书院大考,先生都是当堂阅卷评分的,显然杨连也是知道这两位答完了。

    “答完卷的,可以把卷子交上来,交卷的可以先离去了。”

    听到先生这么说,易云自然不会还待在原地,向着先生躬了躬身,而后便是转身离去,易云一走,张楚也是跟在后面。

    “易云,代表学院的只能是我。”

    走出学堂的易云,正准备回自己的房间,结果身后传来了张楚的话。

    易云回头,有些不明所以,什么代表学院的只能是他,自己怎么听不懂呢?

    “今年的元宵节,郡守大人安排的元宵晚会,两大书院都会安排学子参加,在郡城诸多达官贵人前,比斗才学,只有我才能够保住书院的名声和地位。”

    张楚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对易云说这话,原先他根本没有把易云给放在眼里,先前一次也就只是当易云押对题目了而已。

    然而刚刚杨先生的眼神,还有看他卷子和看易云卷子时候的神态,让得张楚突然有些忐忑起来了,所以才会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本站推荐:逆天邪神仙帝归来大周仙吏三寸人间天下第九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一念永恒凡人修仙传洪荒狂神遮天

先生又要逃跑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灯和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灯和善并收藏先生又要逃跑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