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先生又要逃跑了 > 第66章 颜值很重要

第66章 颜值很重要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先生又要逃跑了最新章节!

    说书人网抑云!

    元宵晚会之后,在整个京城都火了。

    易芷讲了几个故事之后,这些千金大小姐都沉浸在故事当中,随后京城那些才子们的诗词,这些千金小姐们压根就没有心思去品味。

    这是举办的最失败的一届元宵流觞曲水诗词会!

    等到这些才子们打听到后院发生的情况,知道是一位叫网抑云的说书人抢了他们的风头后,纷纷开始在京城搜寻这位说书人。

    网抑云,一下子便是在京城火了。

    才子们在寻找,那些千金小姐也是一样,她们是想要找到这位说书人,再听更精彩的故事。

    可翻遍了整个京城,都没有那位说书人的身影,没有任何一个茶馆酒楼有那么一位说书人的,最后大家才无奈发现,只有镇北侯家的那位才知道说书人网抑云的下落。

    不过敢上门询问的却是没有几个,镇北侯的爵位在京城诸多世家当中不算最顶尖的,而且镇北侯也长期驻守北方,和朝堂其他势力的联络并不多,可恰恰就是因为这一点,和易芷关系好的千金大小姐没有几位,没有合适的理由她们也不敢上门打扰。

    “没有想到二哥的故事这么受欢迎。”

    自己的闺房内,易芷也是伸了伸舌头,外面的疯狂是她没有想到的,竟然那么多人想要找到哥哥,还好哥哥用的是笔名,不然就要被发现了。

    “可是网易云和哥哥的名字同音,只多了一个字,要是有心人调查的话,没准是会查到哥哥身上去,我得给二哥通个信。”

    ……

    光阴郡郡守府!

    前头上,易云一人独秀站在那里,其他才子们也都已经是放弃竞争了,因为易云的表现,已经是超过了元宵晚会以来最好的一次记录了。

    每年的元宵晚会,那些千金大小姐出题,大概有十来道题,举办这么多年来,能够拿到五道题第一的,不超过两手之数,能够拿到七道题第一的,更是只有一个,而能够十道题都拿到第一的,从来没有出现过。

    原因是在于亭子那边每次出题的人不同,最后选的最佳答案也会不一样,可这一次呢,十道题,易云都是最佳,已经是打破了历届记录了,他们还争什么。

    “哎,论颜值,一个能打的没有,这一届的光阴郡,全靠我扛起了颜值。”

    一人独站桥头,易云有一种无敌的寂寞,要说你们这些才子,其实长得也不丑,只是在哥出众的外表和气质下,只能是沦为龙套。

    这种情况,直到郑和章带着城里诸多大人物来到后院时候才有所变化。

    “咦,怎么就易云一个人站在桥头,今年这是怎么了?”

    郑和章在光阴郡已经是担任了几年郡守,也不是第一次举办元宵晚会了,以往在前厅谈完事情来到院子,院子这边很是热闹的,诸多才子都在争夺桥头位置。

    可现在呢,桥头就站着易云一个人,其他的才子们都自觉的站在了桥的两边,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遇见。

    “大人,情况是这样的。”

    有守候在这里知道情况的小厮,连忙上前把院子里的情况小声告知了郑和章,郑和章身边的诸多乡绅也都是听到了,看向易云的表情都有些震撼。

    “原来是这样啊,易云很不错。”

    郑和章一夸赞,其他人自然也是跟着,总不能跟郡守大人唱反调,其次是知道易云是殷家的亲戚,这也算讨好殷家了。

    不过,总有人是看不下去的。

    “怕是因为有一副好皮囊啊,历届都是如此,那些长相俊俏的学子,总是会吃香一些。”

    说话的是一位中年男子,穿着儒巾,他的话让得所有人目光都转向了他,对于这位会开口,众人是一点都不例外的。

    “样貌,也是一种本钱,要不然的话,科举考试何必还要设殿试一关。”

    廖辉开口了,他的话让得对方却是无法辩驳,虽然没有对外明言,但只要是参加过州试的,几乎都知道最后一关殿试中容貌的重要性。

    学子的成绩在国考之后其实就已经是定下来了,有资格参加殿试的学子那就是都对录取了,不会有人落榜,殿试虽说由圣上出题,但更多的就是给圣上找个理由见见这些学子,然后挑选出来状元、榜眼和探花。

    圣上看学子的目的是为啥,为的就是挑选容貌上佳的钦点状元。

    尤其是在离太祖期间,太祖因为长相平平,所以他就希望状元是容貌出众之辈,代表着朝堂面子,便是将当时原本主考官拟定的状元降为榜眼,将原来的榜眼提为状元。

    有了离太祖的表率,本朝的状元公就没有相貌丑陋的,更不会和前朝一样,出现过陂脚状元。

    当时离太祖的行为,有文官不满,可离太祖一句话便是堵死了他们。

    状元郎跨马游街,如是那样貌丑陋之辈,又岂能得到百姓们的拥护,那些闺中女子又岂会抛揽绣球,向往意中人是考取功名,朕之所为皆为教化。

    离太祖的意思很简单,状元公英俊,跨马游街的时候,那些姑娘们才会疯狂,只有姑娘们疯狂了,那些年轻的学子才会有动力,向往着自己也有这样的一天。

    离太祖是草莽出身,是开国皇帝,对于百姓人心把握的很准,读书人所谓的齐家治国,那都不是让他们努力读书的最大动力,最大动力还是光宗耀祖让美女佳人倾慕。

    “那也得能走到殿试再说,殿试之下皆靠学问。”

    中年男子再次开口,这话的身份和廖辉一样,也是书院院长,来自于其原书院的院长吴孟。

    “你们两位就别争了,这只是小辈们之间的热闹,郡守大人不是还没出题吗?”

    边上一位乡绅笑着打断了廖辉和吴孟的争吵,把目光投向了郑和章,郑和章哈哈一笑,“你们两大书院,是我郡城文气凝聚之地,我郡才子都出自于两院,也知道你们两院向来互相不服气,这样,今日就由你们两位院长各自出一题,然后让这些学子们作答。”

    郑和章的话让得现场的人都愣了,原来的规矩是由郡守大人出题,现在改成了两院,那岂不是有了作弊的机会?

    “廖院长你给其原书院的学子们出题,吴院长你给光阴书院的学子出题。”

    郑和章的这一句话打消了在场众人的疑虑,要是这样的话,那就不存在作弊行为了,而且两家书院向来争斗已久,这一次这两位院长怕不是得耗尽心思想题目为难对方学子。

    得出刁钻的题目,还得不能超过这些学子们的学识范围,就跟考试出题一样,面对小学生,你不能出初中生的题目,这不是为难,这是故意刁难了。

    “大人有此言,那就却之不恭了。”

    廖辉和吴孟都没有客气,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廖辉笑道:“吴兄先请?”

    “还是廖兄先来吧。”

    吴孟不上当,后出题的明显有优势,因为可以在前者出题的难度上加深一些,而第一个出题的,因为没有比照,万一出的太难了,又怕遭人污垢,可要是出的容易了,岂不是便宜了对方书院的学子。

    “那行,我就先出题。”

    廖辉笑了笑,吴孟打的什么主意他太清楚了,要是换做以往他肯定会有所担忧,但是想到易云是许兄亲自教导的,他就毫无压力了。

    “学生们更多是学习经义,对诗词之道不算擅长,这样吧,就以这院中任何一物来进行作诗,而后由大人和诸位共同鉴赏评论。”

    听到廖辉的出题,在场的人都有些诧异,这题目出的很简单啊,整个后花院这么多物,那发挥的空间可就大了。

    “看来廖兄对自己的学生很有信心,那我的题目也一样吧,以这院子之物作诗。”

    吴孟听出来了廖辉的自信,可他不知道廖辉的那份自信来自于哪里,其原书院和光阴书院一直是竞争关系,对于光阴书院那几位顶尖的学子他也是有所了解的,光阴书院最厉害的便是张楚。

    但张楚是寒门出身,寒门子弟学的不会很杂,张楚主攻的便是经义,在诗词一道上算不得什么,跟自己书院几位学子相比还是有些差距的。

    “那就把题目告诉这些学子吧。”

    郑和章一挥手,下人们便是走到了桥头,把大人们出的题目给告知,一听题目,现场不少学子眼睛一亮,好几个更是暗中窃喜。

    如此宽松的命题,他们完全是可以把以往精雕细琢写的诗词拿到这里来,只要应景就可以了,这院子里,梅兰竹菊、小桥流水,套上那么一样便说的过去。

    “这倒是方便了我啊。”

    易云听到题目后,心里也是高兴,他虽然是穿越者,但说实话所念诵的古诗词也就是十二年教育的水平,如果真要是命题诗词,都不一定可以找寻到适合的。

    但现在嘛,他只要把脑海中知道的这些诗词拿一首出来就可以了。

    郡守府的下人备好了笔墨纸砚,好几位跟易云一样老早就背诵好的学子,直接是动笔了,易云看到这几位,笑了,这一看就是没接受过考试毒打的。

    你就算真的要把往日里写的诗词拿出来,那也得装模作样思考一下,这不是明摆着告诉众人,我这诗不是现场所想的。

    想当初,他英语考试的时候,虽然上面的单词不认识几个,可还是装模作样的拿着笔在试卷上写写画画,甚至嘴里还故意念叨点单词,一边写答案一边还拿着试卷往前翻,做出一副在结合上下文的样子,目的很简单,就是不能让监考老师察觉出自己是那种认真做题的人,这样的话后面抄袭的时候才能让监考老师的注意力不放在自己身上。

    沉吟,做思考状片刻,易云才走到了小厮面前,此刻已经是有一半学子都开始提笔了,但还是有很多人的注意力放在了他的身上,毕竟今晚他是风头最盛的那位。

本站推荐:逆天邪神仙帝归来大周仙吏三寸人间天下第九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一念永恒凡人修仙传洪荒狂神遮天

先生又要逃跑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灯和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灯和善并收藏先生又要逃跑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