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先生又要逃跑了 > 第88章 文章写的好真没用吗?(求订阅)

第88章 文章写的好真没用吗?(求订阅)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先生又要逃跑了最新章节!

    文章写的再好,又能有何用?

    李连言并没有阻止那清秀男子的举动,而且在他看来,一个府生罢了,又能够写出多好的文章来!

    不外乎,就比同龄人强一些。

    “鄱阳故郡,饶城新府……”

    听到苏怡念到这两句,李连言面色不变,这开头,不外乎是老生常谈了,饶城在千年前隶属于鄱阳郡,直到前朝才划分为饶城。

    星分翼轸,地接越庐。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陶母截长发之宾。

    这段话,让得李连言神情稍微重视了一些,在场不少乡绅父老也是听懂了这几句文的意思。

    鄱阳,链接越(浙江)庐(安徽),又有鄱阳湖和信江等多条江流,后面的陶母则是当地一个著名的截发留宾的典故,古时候当地出了一位名臣陶侃,虽然位极人臣却始终廉洁奉公,而她的母亲也是教子有方,其陶侃好友范逵到家里拜访,但陶侃家穷四壁,没有什么可以招待客人的,正当陶侃犯愁时,陶母见状把自己长发给剪断,去集市换了几斛米来招待客人。

    雄州雾列,俊采星驰。台隍枕夷夏之交,宾主尽饶州之美。府尹李公之雅望,棨戟遥临;朱公提学之懿范,襜帷暂驻。学子如云,高朋满座。腾蛟起凤,诸学子之词文;推杯换盏,乡宗亲之称赞。

    时维二月,序属三春。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俨骖騑于上路,访风景于崇阿。层峦耸翠,上出重霄;飞阁流丹,下临无地。鹤汀凫渚,穷岛屿之萦回;桂殿兰宫,即冈峦之体势。

    披绣闼,俯雕甍,山原旷其盈视,川泽纡其骇瞩。闾阎扑地,钟鸣鼎食之家;舸舰弥津,青雀黄龙之舳。云销雨霁,彩彻区明。落霞与孤鹜齐飞,春水共长天一色。

    唰!

    一开始,大家听着易云是描述站在望江楼上看到的景色,虽然辞采华美算是佳作,但也只是微微震撼,然而当最后一句文念出来后,众人的脸色便是变了。

    在场诸多学子还有乡绅们瞬间安静下来,能够来这里参加宴席的,都是读过书的,只是一瞬间便是知道,这最后两句有多么的惊为天人。

    “大人,要不要打断?”

    李连言身边的一位下属轻松询问,然后换来的却是李连言的怒瞪,到了这一刻,李连言隐隐有一种预感,这将是一篇了不得的文章,最关键的是,这文章里面还提到了自己啊。

    府尹李公之雅望,棨戟遥临!

    如果这篇文章真的了不得可以传世,那他李连言便将在文坛上留名,这种时刻怎么能打断!

    遥襟甫畅,逸兴遄飞。爽籁发而清风生,纤歌凝而白云遏。睢园绿竹,气凌彭泽之樽;邺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四美具,二难并。穷睇眄于中天,极娱游于暇日。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望京都于日下,目吴会于云间。地势极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远。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金榜未书,尽是他人之名。

    整个现场,突然一片沉寂下来,而离着宴席不远处,竟然有细微的哽咽哭声传出,刚开始是一缕,而后却是连成了一片。

    这哭声,来自于那些落榜学子,他们没有颜面参加这酒席,许多都躲在远处偷偷观望。

    宴席上,坐的是榜上有名的学子,坐的是达官贵人,易案首的这最后两句,不正是他们内心的真实写照吗?

    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

    他们不就是没有越过府试这座大山的失落学子吗?大家都祝贺榜上有名的,又有谁会替他们感到悲伤呢?

    金榜未书,尽是他人之名。

    那偌大的榜单上面,全都是他人的名字啊。

    头悬梁,锥刺股,寒窗苦读有他们的一份,但琼林宴席之上却是无他们的一席之地。

    尤其是那些考了多次的考生,更是悲从生来,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嗟乎!时运不齐,命途多舛。冯唐易老,李广难封。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酌贪泉而觉爽,处涸辙以犹欢。北海虽赊,扶摇可接;东隅已逝,桑榆非晚。”

    “云,三尺微命,一介书生。今兹捧袂,喜托龙门。杨意不逢,抚凌云而自惜;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

    念完最后一句之后,苏怡放下了纸张,然而现场的人依然是静静的望向他,因为所有人都觉得,这篇文章并没有写完,明显是还没有到结尾阶段啊。

    “我明白了,是刚刚那位大人的出现,打乱了易案首的思绪,易案首才没有把这篇文章给写完的。”

    人群突然有人悲愤出声,这句话一下子引起了现场所有人的认同,他们记得那位大人带人到来之时,易案首还在奋笔疾书。

    “这文……这绝对是千古之佳作,可惜被打断了。”

    一位老乡绅声音都有些哆嗦,他也是过了州试的,熟读诗书,品读一遍之后便是知道这份文章有多厉害了。

    “易案首大才,这是我饶城之兴!”

    有人开口,而后在短短的几息时间便是得到在场大部分人的认同,诸大升的神情有些尴尬起来,看看这些人对易云的称谓:易案首。

    在在场诸人的心中,易云依然是案首。

    “仅凭此文章便可传世,如此之才要不是府试案首,那才是有舞弊之嫌,府尹大人,你是本城父母官,事关本城之文运,可要三思。”

    说话的是一位皓首老者,连走路都要人扶着,可就是这位老者却是让得李连言心里一颤,这位虽然已经致仕,可致仕前却是官居四品的大员。

    这位的话几乎就代表着整个饶城士林和乡绅的态度了。

    李连言有些犹豫不定了,站在他身边的一位下属却是轻声道:“大人,此文必然会流传出去,也将流传千古,文中有大人之名……”

    下属话没有说完,但李连言便是明白对方的意思了,这恰恰也是他先前心头所想。

    此文流传千古,那他李连言的名字也将跟着流传千古,古往今来,那么多文人大家,为什么诗词名字会简单的写赠予某某某,不就是为了给友人一个跟着诗词流传千古的机会。

    “有这篇文出来,易云案首之位,没有任何人可以质疑,大人何不趁机博取名声,再者如果是上峰之间的倾轧,那朱大人背后也该有靠山的。”

    下属的这句话让得李连言彻底下定了决心,面对着在场众人期盼的目光,朗声道:“诸位说的有理,易云此等之才,区区一个案首不在话下,本官这就前往府衙,诸位可与本官一同前去。”

    “愿往!”

    “大人高见,我等愿一同前往!”

    李连言带着诸多有名望的乡绅和学子们前往府衙,而学子当中,张楚是神情最激动的一位,他和易云都是从光阴书院走出来的,本就是荣辱与共,易云出现舞弊,整个光阴书院的名声也会一落千丈。

    先前听完易云所写的文章时,便已经是心绪澎湃了,如果这样的文章之才,还不能得案首,那他很想大声问一句:易云不为案首,何人可得?

    “小姐,易公子这一次转危为安了。”

    在众人朝着府衙去的时候,苏怡这边默默把易云写的文章纸张给收起来,带着丫鬟也是退出了人群。

    “嗯,你把这篇文章交予我师傅,让师傅他帮忙把文章用飞鸟集传往各地。”

    苏怡还是有一些不放心,万一那位大人铁了心不放人呢,那自己只有把文章给传出去,甚至是传到京城去,如此文章面世,儒家那些大人不可能不闻不问的。

    ……

    府衙大堂内!

    金诚看着一脸平静的易云,心里倒是有些诧异,这学子小小年纪,面对如此大事还能不惊慌失措,这份心态倒是难得,要是换个时候,他还是挺欣赏的。

    不过可惜了,上峰已经是下了死命令了,他要做的就是把这个做成铁案。

    “易云,你若老实交代,还可以免受皮肉之苦,不然别怪本官对你用刑!”

    朱寿是朝堂命官,金诚不能用刑,但易云没有这样的待遇,大离律法只有通过了州试之后的学子才有不被动刑的权力,犯了事后要动刑,也必须得经过国子监革去学子的功名之后才行。

    “大人要我交代什么,不如给我纸笔,让我自己来写。”

    “看来你还是识时务的,来人,给你纸笔,易云,你把舞弊过程如实写下,本官也会向上面求情对你网开一面。”

    听到对方的话,易云心里嗤笑,他可是经过了现代主义文化教育的,坦白从宽,牢底坐穿。

    拿起纸笔,易云在纸上也是飞快的写着,等到写完之后,那书吏看了眼后眼瞳收缩了一下,竟然一时之间不敢递给金诚。

    “他写的什么,给本官拿过来看看!”

    金诚也是察觉到了异样,等到书吏把纸张递过来,等到他看完上面写的内容后,整个人都气炸了,怒喝道:“来人,此子狡诈无比,给我动刑。”

    PS:上架第一天,首订很重要啊,求下订阅和打赏咯!

本站推荐:逆天邪神仙帝归来大周仙吏三寸人间天下第九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一念永恒凡人修仙传洪荒狂神遮天

先生又要逃跑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灯和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灯和善并收藏先生又要逃跑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