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先生又要逃跑了 > 第110章 遗臭万年

第110章 遗臭万年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先生又要逃跑了最新章节!

    臣,请圣上收回成命!

    这句话一出,朝堂却是一片寂静!

    看到从武将行列中走出的易文台,在场的文臣表情有些怪异,如果是换做另外一个时候,易文台要是说这话,他们这些文臣少不得得喷死他。

    文臣武将!

    从离太祖开始便是定下规矩,双方互相不得干涉,文臣不会参与军队权力管辖划分,武将也不会掺和文官之间的事情,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规定,是因为离太祖吸取以往众多朝代覆灭的一个教训。

    文官团体势大插手军队,会导致军队力量削减,同样的如果武将势力压过文官,便是会出现穷兵黩武的现象。

    所以从离太祖开始,两方便是互不干涉了。

    国子监,是作为文臣的一个踏板,武将自然是没有发言的权力的,只是易云的情况有些特殊,谁叫易文台是易云的父亲呢。

    老子替儿子拒绝圣上恩赐,谁都挑不出毛病。

    “圣上,易云连及冠之年尚未到,如何能够入国子监,这让天下众多儒生岂能信服,此举实在是大为不妥。”

    “易爱卿,你儿子那一篇文章的文采天下所有人都是有目共睹的,我相信天下儒生都会服气,朕相信在场诸多大臣也都没有意见。”

    离成祖目光转向了在场其他人,而在场其他众人听到这话也是纷纷附和。

    “臣无异议。”

    “只这一篇《望江楼序》,一个国子监生的身份是绰绰有余。”

    文臣们自然是不会反对,反对圣上就代表着反对自己了,因为他们就是靠着文采科举入仕的。

    “镇北侯,令郎被圣上嘉奖,这是你易家之荣耀,怎么能拒绝呢。”

    离成祖很满意百官的反应,易云的那篇文章已经是传遍了天下,他此刻赐予易云国子监生身份,天下学子不但不会反对,反而是会称赞自己英明。

    “臣,恳请圣上看在老臣多年的功劳和苦劳收回成命!”

    啪!

    易文台丝毫不理会诸多大臣的劝说话语,手中拿出了一面虎符,沉声道:“倘若圣上不收回成命,那便免去我这镇北侯的爵位。”

    嘶!

    这一次包括那些武将都忍不住惊讶了,一个个用无法理解的目光看向易文台,他们不明白易文台为何会如此坚定的拒绝,甚至连辞官这样的话都说的出来。

    易云表情平静,低着头,一言不发。

    “文台,这封赏,朕之前便是和你私下商议过,你也未有异议,现在朕当着文武百官的面金口玉言说出的话,你去也要朕收回,你居心何在!”

    砰!

    离成祖也是被气恼了,拳头重重砸在了龙桌之上,整个龙桌直接是碎裂成了两半,但边上的太监却没有一位敢上前。

    这个时候,在场的官员才想起,圣上可也是一位强者啊,只是自从登基之后,圣上便再没有显露过实力。

    这一拳,让得站在第一排那几位老神在在的官员,眸子也是轻抬了一下,但随即便是恢复如初,这几位一品大臣,平日里朝会大部分时间便是这么站定着一言不发。

    “启禀圣上,臣并非故意,臣回去之后将此事说与夫人知晓,夫人的一句话点醒了我,我之大儿子才是嫡子,还未过州考,倘若二儿子直接入国子监,岂不是让庶子压过嫡子,此乃家族之大忌。”

    易文台的话,让得现场所有人一片哗然,一个个张大嘴巴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他。

    他们想过不少理由,认为易文台可能是觉得自己二儿子年纪还小,不想让其风头太盛,以免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可他们想不到,真正的原因竟然是因为易文台的大儿子,那位镇北侯府嫡出的大公子。

    离成祖也是有些哑然了,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那日君臣私下里交谈,易文台也是明言和家里夫人十分恩爱,当初若不是前太子一意孤行根本不会纳妾,不过离成祖并没有把这话太放在心上,但现在他却不得不信了。

    若不是无比疼爱夫人,爱屋及乌之下疼爱大儿子,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就为了怕庶出的易云风头压过他嫡出的大儿子,便是连如此荣耀恩赐都一意拒绝。

    “这……这……这不是这么做的啊。”

    大殿内的不少文臣支支吾吾了半天,想要反驳,可结果却发现不知道该怎么辩驳了。

    嫡出大于庶出,这也是儒家礼法传下来的,他们在场大部分人都是嫡出,也是占了这道礼法的好处,自然不能从这上面去指责。

    可作为一个父亲的角度,不管是嫡出和庶出都是自己的儿子,不外乎就是会对嫡出的偏心一些,但在偏心也有个度的,真要庶出的儿子有出息,做父亲的也是高兴的。

    可镇北侯这是为了不让庶出的压制嫡出的,生生把这父子之情都给毁掉了啊。

    如果此刻他们是易云的话,恐怕内心将会无比愤怒。

    想到这里,不少官员也是将目光投向了易云,他们想看看易云听到自己父亲如此决然而又自私的话后的反应。

    双拳颤栗,此刻易云的整个身躯都在颤抖,他确实是愤怒了。

    原主对父亲充满怨恨,他还觉得没什么,只当是不被疼爱罢了,可这哪里是不被疼爱,这是完全不给他出头的机会。

    只要大哥州考未过,恐怕他就连参加州考的机会都没有了。

    “文台,我觉得你还是考虑一下。”半响后,离成祖幽幽开口。

    “圣上,臣在上殿之前已经是考虑好了,这不仅仅是因为嫡庶有别,更因为我这二儿子虽有才华,但品德却是不行,我易家供他母子吃喝,只因他母亲感染恶疾去世,便是要与我易家划清界限,带着他母亲灵柩离开易家,此等不思报恩不孝之人,又怎么能成为国子监生。”

    原本低着头的易云,这一刻却是抬起了头,因为他知道,如果他在不辩驳的话,就要被这位父亲给彻底打到泥尘下去,再无翻身的机会了。

    “父亲大人说此话,莫不会心痛吗?”

    易云开口了,百官眼睛也是一亮,这种别人家的八卦看起来是最有趣的了。

    “我与圣上答话,你有和资格开口!”易文台瞪了易云一眼。

    “父亲与圣上对话,我自然是不该开口打断,但圣人有言,偌有人黑白不分,肆意玷污,为君者当自辫。”

    易云的话让得在场文臣眼睛一亮,这回答确实是很巧妙,作为长辈的说晚辈的坏话,晚辈一般只能是受着,但圣人也确实是说过这样的话。

    作为君子,如果听到有人说自己的坏话,就要辩解,不能因为畏惧对方就不敢言语。

    这个畏惧,也包括对长辈的遵从和敬畏。

    “学生自出生便与母亲相依为命,于易府院落居十载,期间,与父亲大人见面之次数屈指可数,直到年纪稍大一些到蒙学阶段,大哥入族学拜名师,学生的蒙学束脩之费还是母亲经年累月节省出来,后母亲患病,父亲大人不曾探望,而到母亲逝世,家里亦不曾发丧,只因是当家夫人之诞辰。”

    “学生身为人子,却不能替母亲披麻戴孝,此何等之痛,若不是母亲临终之前叮嘱万分,学生恐早一尺白绫自尽与母亲相聚于九幽黄泉。”

    “正是母亲厉声呵斥,学生才苟留性命,心知母亲一生之遗愿便是未能回故里尽孝外祖父母,这才收拾行囊带着母亲灵柩回归光阴郡城。”

    易云双眸通红,话语中声声泣血,让得在场的官员动容,他们可以想象的出一对母子在易家所蒙受的苦难。

    “混账东西,你母亲嫁入我易家,生死便都是我易家之人,心思娘家不顾夫家,便是犯了失德之罪,若非易家,你何能成长至今,现如今不思回报,反倒是怨恨易家,此非不孝?”

    易文台也是板着一张脸,浑身煞气弥漫,让得现场不少官员都忍不住后退了几步,在场的不少官员毫不怀疑,如果不是因为在金銮殿上,这位镇北侯恐怕生劈了他这位儿子的心都有。

    “启禀圣上,学生此时灵感突至,得有一思,愿念与圣上和诸位臣公听。”

    易云鞠躬行礼,他的话让得在场文臣眼睛一亮,来了,这位目前整个大离神通称号最响亮的小家伙,又会做出什么诗来?

    离成祖有些犹豫,但看到百官期盼的目光,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易云,你心有灵感是好事,但莫要过火。”

    “谢圣上。”

    易云点头,环顾整座大殿,突然凄凉一笑,念道:“种瓜黄山下,瓜熟子离离,一摘使瓜好,再摘使瓜稀,三摘犹为可,四摘抱蔓归。”

    这首诗,毫无文采可言,然而在场群臣却因为易云的这一首诗陷入了寂静。

    这首诗,暗藏的意思太明显了啊。

    易云这是借着摘瓜来隐喻他的父亲镇北侯对他的一次又一次的打压。

    最关键的是,这首诗通俗易懂,不用想也知道,天下诸多普通百姓也都会念诵,而跟随着这诗词的自然还有背后的故事。

    镇北侯这一次,恐怕是要流传千古了,只是这名声却是一个残害骨肉的脏名。

    杀人诛心啊,如果换做是他们的话,估计此刻早就被刺激的鲜血喷出了。

本站推荐:逆天邪神仙帝归来大周仙吏三寸人间天下第九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一念永恒凡人修仙传洪荒狂神遮天

先生又要逃跑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灯和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灯和善并收藏先生又要逃跑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