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人若犯我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人若犯我最新章节!

    挂了鸟姐的电话,她又给姜楚乔打了一个:“楚乔姐,到今天收盘的时候,那一万封邮件里大概会有200封收到连续两天对大盘的准确预测。今晚再发一封,如果没有意外,到时会剩下30个账户,这30个人至少会觉得我们有连续三天准确预测大盘涨幅的能力。”

    电话那边姜楚乔早就明白了:“我知道,等明天收盘我会把‘公司’信息发出去,或许有大鱼也说不定。”

    林轻沉思片刻:“楚乔姐,我的背景不好,注册公司这事……”

    姜楚乔不耐烦:“知道了知道了,我找了个傻子,登记在他名下了。”

    林轻:“不要做得太正规,反倒吸引来难缠的鱼,我们的目标是人傻钱多的散户。”

    姜楚乔:“……”

    正说着,眼前一晃,她忙挂了电话,却是买早点的那个回来了。

    林轻有时候真想扒下他皮鞋看一看,看鞋底上贴的到底是不是肉垫。

    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么高大一个人,走起路来会无声无息和猫一样,还是只不会叫的猫。

    上一次就是这么上了车,这一次又这么进了病房。

    看着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背后还跟了仨的送饭工,林轻在脑袋里回忆了一遍自己从前是怎么和人说话的。

    居然有点想不起来了。

    大眼瞪小眼看了半天,她才找着点当年的感觉,随手抄起个塑料杯子就往地上砸:“你们是没有家教呢?还是没有眼睛呢?我一个姑娘家躺在这,你们进来都不知道敲门的?”

    那几个保镖听到“姑娘家”几个字愣了一下,其中一个小胡子嘀咕道:“要是姑娘家都这样,我……还是和阿左阿右了此残生算了。”

    林轻眉毛一挑,看着窗外的小鸟吟诗:“你们看,那只小鸟虽小,可它玩的是整个天空;可是有些小鸟啊,连被玩的机会都没有……”

    小胡子脸“刷”地就红了:“你、你、你、你说谁呢?!”

    林轻“啊”了一声:“我说小鸟你急什么,你又没有……”

    小胡子:“你!你才没鸟呢!我……”

    张超看这俩人越说越往黄色二人转上走,赶忙拽着小胡子和另外一个保镖出去了,临走还特别体贴地关上了病房的门。

    病房里一时间十分安静,林轻把目光从玩儿天空的小鸟身上收回来,见他还天平似的杵在原地,拍拍床头柜:“放这里吧。”

    哗啦啦几声,是他抓着塑料袋的手紧了紧。

    林轻无奈又使出杀手锏威胁:“不过来就走吧,当我们从来没认识过。”

    握着塑料袋的手又紧了紧,林轻看他神色紧张,连眼角下的泪痣都有点僵,不禁大声替他内心配音道:“啊!我要不要过去呢!!这个女人看起来好可怕啊!她叫我过去,会不会是要拔光我的毛放进大锅里煮呢?我该拿你怎么办,我手里的早饭!”

    “咣”的一声,两只袋子砸在她床头柜上。他原本是打算立刻退回安全区域,看到那歪歪斜斜的袋子却又迈不动步子。

    林轻呵呵一笑,继续配音:“怎么办!那两个袋子居然敢那么没有美感那么不对称地呆着!这让我如何忍受!啊!它们不正经的样子一直出现在我脑海!我该拿你怎么办,可怕女人身边的早饭!”

    喉结动了动,他低头转过身,机械地将袋子里封好的盒子一个个拿出来,整整齐齐摆在床头柜上,又把袋子叠成四四方方的小方块压在杯子底下,才提步要往回退。

    退了一步,缠着纱布的绷带就被林轻抓住。林轻仔细看了看他胳膊上的包扎,指着自己胳膊上的抱怨:“怎么一天进来的,给你包扎用的布料摸着都比我的好?”末了叹口气,“她们肯定是看你长得帅。”

    他茫然。

    林轻看了眼密密麻麻很是壮观的一堆早点,问道:“这都是你自己买的?”

    他抿了抿嘴,随即不好意思地、十分缓慢地转过头去,不敢看她。

    林轻嘿嘿一笑:“他们是把你目光所及之处能吃的都买了吧?”

    林轻见怎么逗这人也不说话,知道张超不会这么容易让她赚五十万。索性也不再逼,指了指之前于子文坐的那张椅子:“你先坐会儿,我饿了。”

    他好似松了一口气,僵硬地走过去,僵硬地坐下,僵硬地双手放在膝头。

    林轻看了看床头上印着“小七豆腐坊”字样的盒子,笑容僵了僵,摇摇头拿起勺子去盛小笼包。

    她吃了几个包子,又用勺子挖了点盐笋,抬头看见他正小学生似的埋头在膝上写写画画。

    林轻吃饱喝足,擦了擦嘴,才问:“小黑,会唱曲儿吗?我要求不高,来段十八摸就行。”

    “咣”的一声,病房的门晃了晃。

    林轻:“谁?”

    门“吱呀”开了一条缝,张超和小胡子的脸一上一下瞄进来,赔罪道:“不好意思,刚才路过,摔了一跤,你们继续!继续啊!”

    关门的时候林轻听到小胡子的声音模糊响起:“让唱十八摸?英雄啊!女英雄!”

    林轻收回目光,却见被子上工工整整铺开四张卡片。

    第一张:至理名言。

    第二张:玉树临风。

    第三张:丰神俊朗。

    这三张的内容林轻反复背了好几遍,不好意思道:“我的词汇量很差,差得就像……那什么似的。我也不想啊,从小就对这些笔画多的词没办法,倒是看数字都能印在脑袋里。你信吗?我可以把圆周率背到50位,大盘往前十年每个月什么价我都记得……”

    她说着拿起第四张,看着上面“疼吗?”两个字愣了一下,把卡片翻过去,问:“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掺进来了?!”

    他背光坐在窗下,缠着纱布的脸上有着少年人一样的懵懂眼神。他伸出食指在泪痣下抓了抓,又埋头写起来。

    “他们说”,他的字横平竖直却自成一体,“我打了”,每三个字得停一会儿,“你的胸,抱歉,”

    林轻是个厚脸皮,但是她实在没想到,这么个连人的性别可能都分不清的人,会特别为打她的胸道歉。

    揉了揉缠着绷带的胸口,从没谈过恋爱的林兄弟难得脸皮薄且大度了一回:“其实我也不是那么矫情的人,既然你特意来道歉,我也不会那么计较,最多……”

    这时才发现他还在写,原来之前那个“抱歉”后面是逗号。

    林轻探头一看,看见后半句是:

    “……不知道你有。”

    她一愣,下一刻所有和蔼可亲乘坐登月号上太空:“小黑,漫漫人生路,总会错几步,你现在滚出去我还能留你活到下顿饭。”

    目送着连病号服都比她身上的高几个档次的身影,林轻没好气地接起电话:“喂。”

    对方沉默了三秒,就在林轻要挂断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女声笑道:“林轻,果然是你。”

    林轻深吸一口气,带得胸口有有些疼,调笑道:“是我,鸟姐,吃了吗?”

    对面又沉默了三秒,再说话时声音有难让人察觉的颤抖:“林轻,我知道你出来了,陈衡已经告诉我们了。我一直在等你找我。林轻,我知道你不会放过我,我等着你。但是你不要动我在青海路的房子,那些房子不是我的。”

    林轻好像听到什么有趣的事儿:“鸟姐,我可是听说你这些年赚的钱都投在那片别墅群上了?不光都投了,还向银行借了不少钱。你不让我动它们,我动什么好呢?难道去动你亲人、朋友?”

    电话对面传来急促的喘气声:“林轻,我知道你有手段,也见识过你的手段。你有什么仇什么怨朝着我来,不要乱咬人。”

    林轻赞同:“你说得对,不能乱咬人。”她停了停,叹气,“可惜,我现在也就剩下这么点乐趣了。”

    放下电话,于二晴对边上已经是她经纪人的于大晴说:“姐,你现在就去,找人尽快把青海路的别墅全部卖出去。”

    于大晴砸吧砸吧嘴,略微发福的脸上有点不在意:“至于吗?不就是一个失了势的小姑娘,现在连宏基也不帮她了,她能把咱们一砖一瓦盖起来的房子怎么的啊?”

    于二晴面色严肃:“姐,你不了解她。林轻这个人啊,没有十成把握不会乱说话。她今天敢这么说了,就是已经有办法让我们不光赔干净、还要欠一屁股债。我们要快,低价出售也要卖。”

    于大晴砸吧砸吧嘴,不太情愿地去办了,临出去前又被妹妹叫住:“姐,先不要都卖了,卖一半。我倒要看看她一下子搞不垮我会怎么办。对了,这些事不要和小文讲,让他安心准备比赛。”

    化妆间里,于二晴看着镜子里那张越来越适应镜头的脸,嘟起嘴扮了个鬼片。

    -------------------------------------------------------------------

    宏基大厦总裁室。

    李洛基靠在皇室紫的欧式雕花椅背上,听着四十多岁的副总汇报:“旧城区的拆迁受到比预想更多的阻力,有几户十分顽固……”

    李洛基摸着拇指上的扳指:“十分顽固?掏刀还是绑药了?”

    副总一愣:“尚未。”

    李洛基斜眼看了看坐在一边喝茶的两个弟弟,眯着眼睛对副总:“那就是还怕死,怕死就算不上十分顽固,不过是还想多捞点。”

    副总在他手底下几年,立刻明白:“您是说……”

    李洛基挥挥手:“你看着办就行。”

    副总走后,宏基大公子抬眼看了看墙上巨大的城市规划图,讽刺道:“我们啊……不一定是和邻国土地争端最多的国家,但肯定是和本国公民土地争端最多的国家。”

    说罢转了转椅子,看向宏基二公子和三公子:“茶喝了几壶,看起来今天说的事需要掺水。”

    二弟李洛凯小李洛基三岁,今年二十八,也正是年轻人野心勃勃的年纪:“大哥,是父亲叫我们来的……”

    话没说完,戴着金丝眼镜的张秘书敲门进来,走到李洛基身边附耳说:“李总,昨晚打林小姐的人查出来了。”

    李洛基伸手止住他下面的话,睨了眼竖着耳朵听的两个弟弟,拽着张秘书的领带把他拉低了点:“找到了就弄残了再回来。”

    张秘书和张秘书的金丝眼镜一起近距离抖了抖:“李总,这个……这个人……您动……动不得哇。”

    李大公子敲了敲扶手,嘴角的弧度略诡异:“我动不得?”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人若犯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四十二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十二吨并收藏人若犯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