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人若犯我 >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人若犯我最新章节!

    林轻发现她永远不能低估事情的操蛋程度。

    就比如说她觉得这件事已经很操蛋的时候,王信宏发音标准地说了三个字:“护士长。”

    自这尊佛来就在一边随时待命的护士长小跑着过来,面对这个三方会谈的场面有点迷糊:“您喊我?”

    王信宏看了眼身上还冒着热气的李洛基,对护士长说了四个字:“带他,换药。”

    护士长看了看李洛基装模作样缠着绷带的右手,有点犹豫,又不好忤逆王信宏的意思,只能客气道:“李先生,我们去您病房检查一下伤口。”

    因为一点小伤住了俩礼拜院的李先生一点也不想检查伤口,边拆绷带边摆手:“不需要。”

    “不需要?”来视察的那个语气十分平静,“护士长,带他,办出院手续。”

    护士长真心希望自己今天请了病假:“李先生,按理说,您这个伤,确实早该出院了……”

    “手上伤是好了……”李公子忽然一扯衬衫扣子,看了眼林轻,意有所指地,“刚才又添了新伤,在胸口上疼得厉害。”

    林轻跟着护士长的目光看过去,只觉得脑袋都软了。

    他紫色衬衫底下的胸口,赫然躺着几道指甲印,估计是刚才拽她进门的时候被她顺手挣扎出来的。

    护士长红着脸瞧了瞧李公子胸口的重伤,有点无语:“这个上点儿药就好了,不用住院休养……其实不上药过个两天也就下去了……”

    说到这里忽然灵光一闪,火眼金睛地看向还拽着浴巾的林轻,目光在她胸口一道勒痕上一闪,炸天了。

    “哎哟我的林小姐,不是和你说了不能碰水吗?伤口还没长好,感染了可怎么办?”

    结合了一下林轻和李洛基的穿着,护士长直摇头:“你说你淋浴也就算了,那个事儿就不能忍一忍?李先生伤在手上,不碍事;你全身都没长好,不能做剧烈运动啊!怎么这么心急?你说你们在病房里也行,浴室那是公共场所……年轻人,年轻人啊!”

    对于这种误会,林轻发现,她竟无言以对。

    她总不能说,她和李洛基就是碰巧一起洗了个澡……

    她无言以对,有人可能说得紧。

    李大少一副虚心承认错误的样儿:“这次一时情难自禁,下次我们会注意。不过,病房未免缺少情趣……”

    要不是仁慧的事还要求他,林轻保证卸他一排后槽牙。

    抬头看向王信宏,他仍钉在地上,好似并没注意一唱一和的护士长和李洛基,只是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好像等着主人说肉骨头藏哪儿了的小黑狗。

    林轻别过目光,压着越来越抽的胸口推开护士长:“您误会了,我们没……”

    话都没说完,被护士长拽到一边,眼神刷刷刷瞄着她浴巾上点点鼻血:“林小姐,你不会是第一次吧?第一次在那种地方,也是太随便了一点。你现在有什么不适感没有?回头姨给你开点药,你在里面涂一涂……”

    虽说是在一边说的,但走廊就这么宽,实在是一边不到哪儿去……

    林轻实在是怕想象力可以写哈利波特续集的护士长再顺道给她点事后避-孕药,或是直接安排她来个全身检查,打断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李先生你这也是的,手劲儿也太大了,手术才半个月,胸前都捏紫了。”

    林轻一个头八个大,胸口那几道是他单手夹娃娃的时候夹出来的,这真是说也说不清。

    她用余光扫了眼仍立在原地的小黑狗,再一次很怂地别开脸。

    “是我没控制住,”林轻敢赌一个宏基他憋笑憋到快自爆,偏偏脸上还一本正经地沉痛检讨,“我回去多给她揉揉。”

    “哗”的一声,是走廊里的垃圾桶被撞倒。

    林轻从护士长的压制下抬起头来,只看见消失在电梯门的一片灰色围巾角。

    身边的李洛基还在嘚瑟:“大哥,衣服!”

    电梯门“叮”地合上,林轻看向一脸小人得志的李洛基:“玩够了?爽了?”

    李洛基把风衣换了个手,单手扣回胸口那两粒纽扣:“爽……还是差了点,都怪我这个大哥脸皮太薄,玩得都没意思。”

    林轻退后一步,捡起沙发上的文件夹:“别把他和你床上那些比,他不一样。”

    说完打了个喷嚏,推开病房门,对护士长说:“晚安。”

    李大少无奈笑笑,转身往隔壁病房走,走出几步听到林轻在身后喊他。

    他眼里浮起几分笑意,选了个潇洒的姿势转身扶墙:“怎么,要哥哥给你揉揉?”

    林轻哒哒几步追上来,用一个投怀送抱的姿势抽走了他胳膊上的风衣,一句话不说转身往回跑。

    李大少垂下胳膊,摇头自语:“都是为你好……算了,还是倔脾气。”

    走廊里只剩下护士长一个人,她边往护士站走边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奇怪,前头还和情人似的,这马上就仇人一样了。”

    ---------------------------------------------------------------

    林轻回到病房,总算把衣服穿上了。又叫护士来换了床单,才坐在床上揉着胸口想事儿。

    仁慧,刘宗。

    她不相信草泥马会忽然去捕食猎物,更不相信刘宗是自己决定要雇凶杀她。

    这后头肯定还有第二个人,想借刘宗的手除掉她。

    是谁?

    林轻自觉得罪的人太多,一时也没什么线索。

    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还算了解刘宗,能说动比绵羊还温吞的刘宗杀人。

    先不管这人是谁,她要在一个月内弄倒三十几年历史的仁慧制药。

    回忆了一下老爹的教导,弄倒一个企业无外乎几种方法,但好像哪种都不太好用。

    产品出现致命问题。她虽然没有道德,还不至于丧心病狂,不到要拿人命开玩笑的地步;

    销货不振。制药公司主要靠药品专利,只要专利还在,总能销售出去;

    周转不灵。仁慧虽说不算宏基那样的大企业,但也没有长期亏损,一个月内让一家公司周转不灵,林轻觉得,除非她去绑了刘宗再要个几十亿赎金;

    应收账款收不回来,导致收入大幅减少……这条路对制药公司也行不通;

    经营者放弃经营,不重视研究发展。仁慧近十年来在药品研发上确实有走下坡路的迹象,但这也不能让它一个月内就经营不下去了;

    连锁倒闭。制药公司的客户是药房和各大医院,倒闭概率没有刘宗出门被外星人劫走了大;

    自有资本短少,负债过多。仁慧的高层和刘宗一样保守,根本就不怎么借贷。

    自恋性格的领导人……别说仁慧的领导人不自恋,就是真自恋也不至于四十五度到让公司一个月就被拖垮的境地。

    ……

    林轻翻来覆去地想,越想越觉得一个月内扳倒仁慧,比让她一个月内背完成语字典还难。

    还有就是,李洛基到底愿意多少力。

    越想越头疼,目光在病房里转了一圈儿,最后看见茶几上的文件夹。

    他拿着这个来,应该是要给她的吧?

    林轻的道德感一向不支持自律和尊重别人*。

    她蹲在地上开了封口。

    “故意杀人罪与过失致人死亡罪的区别”

    “雇凶杀人可归类为故意杀人罪。”

    “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

    文件夹里的纸一张张掉出来,有从书上摘录的句子,一笔一划做了笔记;有打印出来的文件,分门别类装订好;还有几份私家侦探的报告,上面有刘宗近一个月来的电话记录等等。

    白纸堆了满地,宛如她曾经的考卷。

    --------------------------------------------------------

    林轻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出门的,发现的时候,她正穿着病号服、裹着破棉袄在医院里溜达。

    她从口袋里摸出枚硬币,无意识地在手上翻来翻去。

    就那么漫无目的地在各个楼层间转了一圈,对着“口腔科”、“急诊室”这样的字样发愣。

    看见他的时候,她已经溜达了大半夜。

    她实在是没有想到他还没走,但心里其实隐隐又觉得他还没走。

    候诊室里只有他一个人,孤孤零零坐在一片椅子的正中间。

    他还是穿着黑色的毛衣,领口和袖口露出白色的衬衫。长裤的裤线烫得笔直,皮鞋的鞋带打得一丝不苟。

    他手肘搭在腿上,双手交握,脖子上的灰色围巾垂到了地面。

    他就那么任它拖在地上,这个情形有些诡异。

    从林轻的角度看过去,刚好可以看到他一张安静的侧脸,和那一颗风流的痣。

    就好像断臂的维纳斯,老天或许是故意留下那点墨迹,来让他更真实。

    也不知道是什么想法在驱动,林轻就这么踢着拖鞋“嗒嗒嗒”走过去,站好,然后丧心病狂地伸手……

    在他头顶摸了摸。

    摸完以后,还顺手挠了挠……

    他慢慢抬起头来,略歪了脑袋,好像是在鼓励她继续挠。

    林轻讪讪缩回手,咳了一声,不太自在:“在这做什么?”

    他的目光在她一侧肩膀和胸口过了过,老实回答:“在想,为什么。”

    林轻表示不理解。

    他把目光收回在交握的手上:“心里……为什么……不舒服。”

    林轻坐到他身边,幼教导师似的:“想出来了吗?”

    他又愣了一会儿神,摇摇头:“没有,有点困。”

    林轻好哥们地一拍肩膀:“兄弟一场,借你靠靠,睡一觉也行,我挺得住。”

    这句话的意思其实有点像“兄弟要为你两肋插刀”,没哪个真能“嗯”一声插对方两把西瓜刀的。

    “嗯……”他鼻音重重地答了一声,一点也没谦让谦让,“刷”地倒在林轻重伤不治的肩头。

    末了还特别不见外地环了她的腰:“这样,好一点了。”

    靠个肩膀可以,腰上的手让林轻全身的毛都竖起来了。她好心地建议道:“莱茵是你地盘吧?其实你可以找张床睡一下。”

    肩头上的脑袋沉默了,半天他“哼”了一声,极轻地说:“不要,脏。”

    林轻想不要就不要吧,没话找话:“刚才为什么跑?”

    他靠得很老实,不说话。

    林轻等了一会儿,有点心虚,给自己找了点台词:“刘宗的事……谢谢你。”

    “我相信你有能力走法律程序把他送进去。”腰上的手收了收,林轻差点条件反射又去卸人胳膊,“本来我也是没意见的,可是我今天听到了个不能赞同的计划。如果我只对付刘宗,我怕他真会干出那种事来。”

    她幽幽地:“我恨他。我不恨让我被关了三年,因为是他,我想三十年我都是愿意的。可是我恨他当年利用我对付我爸,如果不是明邗哥提醒,我想我会亲手把我爸变成经济犯。”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对付我爸,我爸和他没有任何生意往来,也没有私人恩怨,其实他从前对我爸还挺尊重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也不敢问……”

    她声音里有一种哀伤,那是一种陌生的情绪:“我从小没有妈妈,听叔叔们说,从前我爸经常背着我去交易所。那时候下单还是用纸笔,我爸就一只手拿奶瓶,一只手拿笔……在出事之前,我只把他们俩当家人,结果现在……”

    她似是一直在努力想这个问题:“我的家哪去了?”

    她盯着候诊室的牌子发呆:“我那么恨他,恨不得亲手毁了他,可还是看不得他自己作死。”

    林轻自言自语半天,一扭头,发现靠在她肩上那个闭着眼睛,好像又睡着了。

    她有点受宠若惊:“我x,我的过去到底有多没意思?每次都能给你讲睡着。”

    说完觉得哪里不太对,一低头,看见一只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腰上挪到胸口的咸猪手。

    她差点又跳起来和他干一架:“王小黑,你在摸哪里?!!!”

    王信宏公子把脸在她肩头蹭了蹭,一副我已经睡着我什么都不知道的形容,呓语似的说了两个字:“揉……揉。”

    林轻:“……”

    ------------------------------------

    同时,另一间病房里,穿着一身黑疑似夜行衣的张秘书偷偷关了门,对正裹着浴衣在床上看报告的李洛基汇报:“李总,寰宇收购案出了点问题。江氏也本事,找了个白衣骑士和咱们竞价,现在的价格很不理想。”

    “白衣骑士?”李洛基靠在床头,“江氏找了什么人?”

    张秘书上前两步,抻了抻床单:“是……是信宏。”

    李洛基一挑眉:“王凯行?他还顾得上寰宇?”

    “不是老王总……”张秘书解释,“是王信宏操作的。”

    “王信宏?”李洛基一愣,半晌笑出声来,“我这个大哥,还真是典型的扮猪吃老虎。”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人若犯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四十二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十二吨并收藏人若犯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