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人若犯我 >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八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人若犯我最新章节!

    要不是知道老变态从来对足球之类有肢体接触的运动不屑一顾,林轻一定会觉得他这是要走后门进入国家队。

    要怪就怪这客厅太大,要怪就怪这地毯太软。

    被他从这边踢到那边,从那边踢到这边,滚着滚着……

    她还滚困了。

    约莫是药效过了,她又开始觉得乏,每滚一圈,脸就在长毛上蹭蹭,蹭到最后连他骚了吧唧的紫袜子都模糊了。

    作为一个业界良心的人肉卷,林轻是在半睡半醒中被拎起来的。

    有人气急败坏地拍了拍她的脸,手法不轻不重,就是不让她睡:“长本事了啊?都敢跟野男人过夜了?你摸他哪了?他摸没摸你?除了摸还干什么了?”

    林轻被他晃得快吐,直摇脑袋:“就、就摸了!哪、哪都摸了!”说完又要睡。

    眼睛还没闭上,又被一阵猛晃,感觉尿道都要被晃断了。他大口罩底下声音越来越阴沉:“哪都摸了?他那东西你也摸了?哈,他能硬么?没被你摸尿了?怪不得野男人不舍得放你走,敢情是你手上活儿不错。”喘了两口气,口罩贴近她,“用不用我现在叫他来,让你们两个雏儿明白明白什么叫活儿好?”

    林轻全身疼得不想理他,缓了一会儿忽然想明白他在那说啥,怒道:“李洛基,你嘴巴放干净点,那是你亲哥。要说野男人,哪个男人有你野?你凭什么管我摸谁了?你和那些男的女的开房的时候我骂过你吗?我告诉你,那东西我还就摸了!我不光摸,我还摸上瘾了!我以后天天都去摸两把!别问我为什么!手感好!我摸着舒服!我摸着愉快!我摸出感觉来了!”

    这几句说得痛快,说完她就后悔了。

    眼下这落地窗开着,大小刚好塞进一个人。要是他忽然不想踢足球了想玩篮球,她被投出去的几率还真不小。

    想到这里,觉得背后一阵凉气,人也醒了不少。

    老爹说过,真爷们儿能长能短,林轻组织了一下语言,主动承认错误:“我就是那么一说……啊我一定是睡糊涂了……其实手感也没那么好,摸不摸都无所谓的,我不太在乎这些虚的……”

    话没说完,眼前一花,自己这个肉卷又被他一抬手甩沙发上了。

    林轻压住心底骂娘的冲动,一拱一拱坐起来,进入备战架势。

    却发现老变态没了后招。

    他坐在沙发另一头,一只手臂搭在靠背上,点了支烟。

    林轻跟着吸了几口烟气,怕自己被勾出瘾,赶紧滚得远了点。

    眼皮直打架,她又不敢睡,只能看着他吞云吐雾。

    平心而论,李大少夹着烟的侧影是非常有魅力的,当年不知道多少艺人名媛都是拜倒在他两根手指间。

    林轻别过眼去。

    过了两三根烟的工夫,玻璃墙外开始下冰雨,李洛基扔了烟蒂,站起来“刷”地一抽,把捆着她的皮带抽下来。

    他眼里有一种化不开的情绪,好像被冻在冰山里的龙卷风。

    皮带的金属扣在茶几上打出“叮”的一声,毯子失去束缚的瞬间,他跪下抱住了她。

    那不是一个有预谋的拥抱,因为林轻半个身子还拖在地毯上,他的两条长腿“咣”、“咣”磕在茶几上。

    任何一个*高手,都不会用这么高难度且难看的姿势泡妞。

    但是他抱得很用力,就好像一辆被同时踩了油门和刹车的跑车,引擎盖底下“轰”、“轰”作响,面上却纹丝不动。

    林轻觉得刚才断了的尿道都要被他这么勒回去了。

    好像她是一个摔碎了的古董花瓶,他以为只要抱紧了就能粘好。

    过了好半天,直到一粒从窗外吹进来的冰碴打到她脸上,她才回过神来,有些尴尬地:“英雄,你家冰箱够大不?”末了自娱自乐地解释,“再不让我喘口气,你就只能把勒紫的尸体放冰箱里了。”

    头顶传来一阵略哑的低笑,他捏了捏林轻脖子,站起来踢了她两脚:“去洗洗,睡了。”

    简直是圣旨啊!

    林轻熟门熟路去浴室洗洗了。

    --------------------------------------------------------------

    浴室里到处都是黑白的大理石,她站在花洒下头,一边四处搓搓一边埋怨自己没骨气。

    丢人,真丢人,不但仇没报,便宜都快被占尽了。

    也不知道这人抽了什么风,认识这么多年,她前面十几年被吃的豆腐,加起来都没这俩月多。

    转念一想,是个汉子却在意这些虚的,说出去才是丢人。猴子没事还互相挠,她实在不应该太矫情了。

    想到这里又想起另一个事儿。

    害她被吸毒的是谁,她心里大致有个数,毕竟出事前她吃了什么喝了什么还是记得的。对方大概没想着她还没被抓进去,所以当初做事也没太遮遮掩掩的。

    孙茜看她不顺眼,却不至于去搞毒、品,况且,不知道她老底的人,根本不会用这招儿整她。

    林轻从架子上拿了条浴巾擦了擦,思忖着怎么勾出孙茜背后那个熟人……

    脚下“跐溜”一声,她一个劈叉,脑门磕到大理石盥洗台上。

    脑袋“嗡”的一声,黑屏了。

    -----------------------------------------------------------------

    醒来的时候太阳穴上被贴了一大块纱布。

    靠在对面沙发上的那个老变态,半张脸上全是幸灾乐祸:“哥哥还没怎么的你,你倒迫不及待把自己搞晕了送来?”回忆了一下,“从前没发现你柔韧度这么好,那腿劈得……啧啧……”

    林轻现在只想再昏一昏。

    他站起来,长手指敲了敲她脑门:“头疼不疼?用不用去医院?”

    林轻现在最怕的就是“医院”俩字,赶忙摆手:“小伤,小伤,睡一觉就好了。”

    李洛基扔过来一套睡衣,里面还夹了套挺眼熟的内衣:“没事儿把衣服穿上,找张床睡了。”

    说完转身插了口袋回去睡觉了。

    林轻等他走了,才低头看了看,发现自己身上被胡乱裹了好几层,里头的浴巾还在,约莫他也没看着什么,松了口气,对主卧里头喊话:“英雄真乃正人君子,”这词儿还是刚被纠正的,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小女子佩服!”

    里头传来英雄几声咳嗽:“客气了,不过是不想一时没忍住把你办了。”

    ------------------------------------------------------------------------------------

    虽然最近大灾不断小伤不停,林轻还是坚持睡到了日上三竿。

    醒来的时候听到外头好像有人说话,她赶忙披了件衣服,开门出去。

    两层高的客厅里阳光明媚,李洛基穿着睡袍靠在沙发上,见她出来,对站在对面的张秘书动了动手指:“你直接和她说。”

    张秘书先抬头偷偷瞄了眼林轻,见她穿戴还算整齐,这才敢光明正大地打招呼。

    这么一看不要紧,直接看到她脑门上的纱布。

    张秘书挣扎良久,转身对李洛基以死相谏:“李总哇,不是小张说哇,您平时玩得狠点没有关系,但是林小姐是朵娇花哇。虽说小张偶尔也和老婆在家尝试些新动作,可这种事受伤的应该是男人哇,哪有让女人受伤的道理!还是伤在脸上!您究竟是用什么姿势哇……”说着还开始解起扣子了,“李总您看,小张胸口这些都是昨晚留下的哇……”

    林轻赶紧跑过去压住他的手:“张秘书,我就是摔了一跤,没那么多剧情。”

    那边两年多没有过啥姿势的李总阴恻恻地:“张秘书,你最近越来越快活了是不是?”

    张秘书眼前又出现西部的铁路,赶紧转回正事,从文件夹里掏出一沓照片,上面大多是监控录像的截图:“林小姐哇,您被下、药的事小张调查过了,目前锁定了东城的领班孙茜和老板的女朋友冯淼两个。昨晚我和李总请示过了,李总的意思是先给她们点教训,人留着给你耍弄耍弄。没想到哇……”

    林轻忙问:“没想到什么?”

    张秘书歇了口气:“没想到有人动作比我们还快!我今天带人过去的时候,东城外头挂着暂停营业,里头相关人等都进去了哇。”

    林轻拽住他袖子:“怎么回事?”

    张秘书心虚地看了眼沙发上的李洛基,小声说:“我打听出来了,昨天就有人报案了,连人证物证都准备了个齐备,人一抓,不用审就招了哇。好像是叫冯淼的那个,从前和你有过节,听说林小姐你有吸毒史,就指使那个领班买了药下在你水里。前天晚上化妆间里人多,每个人水瓶上都写名字了,那个姓孙的趁着你不在的工夫过来送吃的,顺道下药哇。”

    这个过程林轻大概有数,但她想知道的不是这个:“冯淼现在在哪?”

    张秘书歇歇气儿:“俩人一大早就被转去总局了哇。东城那个东哥本来还有点门路,好歹是跟了好几年的女人,本是想拉一把的,后来听说了背后是谁的意思,连个屁都不敢放了哇。现在生意都不做,就在家里蹲哇。”

    林轻不太好。

    这好不容易有了点线索,还没抓住就断了。

    气愤之余她有点生硬:“到底是谁的意思?”

    张秘书又偷偷摸摸瞧了眼沙发上的李总,捂着嘴巴小声说:“除了信宏那位爷,还谁有那么大面子哇!”

    林轻这才明白王小黑为什么那么有恃无恐。

    她就不明白了,这些事儿他都是什么时候干的?不是说好被她摸了一晚上吗?怎么她一觉起来啥都不知道,被摸的那个连人证物证都凑齐了?

    敢情他有边被摸边协助警方破案的技能?

    还没缓过劲儿来,听到张秘书又说:“王公子最近真是不得了哇!自从前天讲了话以后,两天内刷刷刷干了好几件大事,小张我都看傻了哇!”

    林轻下意识去问:“他干什么了?”

    张秘书看了眼嘴角噙笑的李洛基,赶紧划清界限地抽出袖子:“林小姐,你离这么近,我没有心理准备哇。”

    林轻退开一步距离:“张秘书,你难道没被人揍过?”

    张秘书瞅了瞅这俩阎王,心里“哎呦”一声:“林小姐你可不要吓小张哇,小张这不是怕李总误会嘛。我和你说哇,这王公子昨天以前在信宏也就是挂个名儿,根本不怎么去的哇。昨天下午忽然就召信宏置业和信宏钢材的副总们开会哇,一开开了一下午。今天一早的新闻你看了嘛?他把信宏电子给卖啦!”

    林轻糊涂了:“信宏手机现在不是正火吗?卖了?什么叫卖了?!卖给谁了?”

    张秘书也纳闷啊:“是啊!咱们都看不明白哇!信宏电子现在势头正好,他眼都没眨一下就给卖了!卖给寰宇了哇!”

    林轻懵了。

    信宏和宏基争寰宇股份的这个事她也知道一些,原本是三方各持1/3股份,怎么一转眼信宏把自己卖寰宇了?

    她扭头看向沙发上看热闹的李洛基,实在是想不明白:“他什么意思?不收购反而把自己卖了?”

    李洛基给自己倒了杯酒:“他什么意思,你找尾巴的时候他没和你说说?”

    再往下听就不能活着出去了,张秘书赶紧告退。

    张秘书走后,李洛基拍了拍沙发,叫她坐过去。

    林轻脑子现在有点乱,乖乖坐到他身边,却听他说:“今早还出了个事儿,仁慧分股了,原先20一股,现在10块。”他斜斜看了她一眼,“你当初说能让仁慧股价降到12块5,现在还真降了。不过市场上原本一亿股,现在两亿股,我要花的钱一点没少。”

    他今天没戴口罩,说话的时候故意侧开了点脸:“林轻,你逗哥哥呢?”

    林轻摇头:“没,我没指望这么混过关。但是刘宗已经死了,我不想对付仁慧了。哥哥,你能不能放仁慧一马?”

    李洛基不为所动:“有事求我想起叫哥哥了?昨天指着我骂老变态的是谁?”

    林轻昨晚被磕的地方一跳一跳地疼:“你要怎样?”

    问完了觉得这问题有点很傻很天真。

    生意上的事,她没什么能和李洛基交换的,她什么也没有。

    正想着,却见他放下酒杯,擦了擦下唇:“其实,和仁慧比,我更缺个女朋友。”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人若犯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四十二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十二吨并收藏人若犯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