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人若犯我 >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人若犯我最新章节!

    “你有什么资格叫这声‘哥哥’?”

    这句话一出,丁巾巾一愣,瞬间反应过来对方是谁。

    几乎是同时,她也顾不上捂脸做受害者,劈手去撕林轻脸上的口罩。

    镁光灯这个时候要是不闪,简直就对不起它们主人的职业。噼噼啪啪声中,丁巾巾的手腕被林轻单手捏住。

    另外几个演员见状,起身欲拉架,被林轻一嗓子吼住了:“几位是想打我还是打宏基李总的脸面?”

    台底下张秘书一个趔趄:这狐假虎威的本事一点没退步。

    林轻在心里思忖了一下,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再来两巴掌才算逼真。但她实在觉得打女人是件挺不爷们的事儿,刚才那两巴掌要不是剧情需要,她是绝不好意思下那个手。

    最后的结果就是,她手腕一甩,把丁巾巾的手摔回她脸上,拉了张椅子,扯过已吓傻的严吉按进去:“一人一张嘴,我说还是你说都没用,不如问问严吉。严吉,你来说,丁小姐微博上那些地方,是不是你们三人一起去的?”

    严吉白着脸看了看丁巾巾,嘴唇直哆嗦,最后憋出来一个字:“是……”

    丁巾巾稳定情绪,拿过边上的话筒解释:“是我求李先生带严吉去的,我平时的生活都是严吉在打理,而且严吉工作认真,我也是想让他有机会到处走走,严吉,你说,我说的是不是真话?”

    严吉压力很大,压力很大的严吉一张小白脸快纠结成了小白板,这时却听林轻嘲笑:“原来是李公子是被迫带你去的,严吉,你这个助理做得挺有面子,老板约会都得带着你。”

    这句话就狠了,这么一说,丁巾巾一息影,以后谁还敢找严吉做助理?

    严吉马上想通其中关节,猛摇头:“不……李先生是愿意的……”

    这个话说得就模棱两可了,顿时底下“咔嚓咔嚓”声响成一片。

    丁巾巾也不蠢,一看严吉往叛变的大道上奔,也不对质了,捂着脸道:“保安!”

    其实在林轻打人的时候保安就应该上来了,不过张秘书办事还算牢靠,竟然让她毫发无伤地来了段群口相声。

    丁巾巾既然喊了,兰台再不来人也不是事儿。林轻觉得自己该说的也说完了,正好借这个机会混出去。索性也不跑,就站在原地等着保安过来。

    几个保安上来的时候,她往台下扫了一眼,心里叫了声不好。

    这几个保安穿的不是兰台制服,看样子倒像是私雇的。

    兰台的保安来一百个她也不怕,总归是不能把她怎么样。但这几个不一样,随便把她往哪个局子里一扔,她之前被举报吸、毒的案底儿还没清,这会儿被送进去,还真就出不来了。

    眼看着几个男人越走越近,丁巾巾在她耳畔低声说:“既然知道今天不会那么顺利,我怎么可能一点准备都没有就过来?这几位是我的贴身保镖,呵呵,我完了,你也好不了。”

    要不是林轻现在忙着研究怎么跑路,也许会控制不住再来个耳光。

    她一直是控制不住的人。

    只是这手抬起来了,却被人捉住。

    尹俊希虽然娘,身高也有178,此刻把她手腕固定在头顶,还不算太困难。

    林轻转头,用眼神警告他:黄二狗,别管闲事。

    黄二狗在一众不明情况的群众注视下,朝林轻妩媚一笑,对丁巾巾的保镖们打了个手势,然后……

    他指着座位上的严吉,叽里呱啦叽里呱啦,一边叽里呱啦还一边神情悲愤地摸摸自己的脸。

    尹公主在这个当口来了一段韩语听力测试,发现大家表情呆滞,一转身,对翻译使了个眼色。

    翻译很纠结,半天才支吾着总结了一句:“尹先生是在不满……他问……呃……那个小白……不,那位先生是不是长得比他还美?”

    闪光灯又咔嚓咔嚓了,记者们极其兴奋地在心中“丁巾巾三人行,靠助理上位”大标题后又加了条“宏基公子与韩星尹俊希不可不说的二三事”。

    -------------------------------------------------------------------------------------------

    林轻是被“一定要和她一起向李公子讨个公道”的尹俊希拽出场的。

    被拽出大门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正好对上站在台子边上看热闹的于子文。

    他站在那里萧萧肃肃的,看着倒是有点男人而不是男孩的味道了。

    尹公主一路掩面狂奔,把她拽出后门,正遇上张秘书的车“噌”地停下。

    黄二狗拉开车门把林轻往车里一塞,拍了拍手,竖起大拇指亲了一口。

    看着花一般的黄二狗,想起自己曾经还痴迷过他好几年,林轻的感情是很复杂的。如果非要具体化,大概就是猪八戒好不容易爱上一个姑娘,今天却在菜市场的肉案上见到了她的感觉。

    对着肉案上的黄二狗,林轻僵硬挥手:“谢了。”

    黄二狗高兴地吹起了口哨。

    -----------------------------------------------------------------------

    有惊无险地完成任务,张秘书迫不及待地奔进了主卧,向不知是死是活的李洛基汇报情况,留林轻一个人靠在沙发上打游戏。

    屏幕上红裤子的马里奥掉进水里时,她忽然意识到,自己是第一次用这个人物。

    曾经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如果你小时候一直打马里奥的兄弟路易鸡,那么你是家里的老幺。

    她爹虽然只有她一个,可她却实实在在打了很多年的绿裤子。

    简直不能忍!

    这么想着,又多打了两盘马里奥,忽然想起有件关键的事,必须要和剥夺她打马里奥权利很多年的那人交代一下。

    刚走到门口,还没来得及敲门,听到里面张秘书的电话响了。

    她觉得这个时候敲门不太好,就在门外站了一会儿。

    很快,房间里响起张秘书的声音:“李总,是董事长的电话。董事长知道了今天的事,让您立刻回去。”末了小声提醒,“李总,他老人家听着不太高兴,要不您还是去看看吧?”

    屋里响起咳嗽声,声音的主人仍旧带着嘲讽:“不高兴?一个丁巾巾,还不值得他不高兴。”

    张秘书糊涂了:“既然您觉得动丁小姐不难,为什么还让林小姐跑这一趟哇?就不怕林小姐心里头有疙瘩嘛?”

    “疙瘩……”他好像又咳了几声。

    房间里有一段若有若无的安静,林轻憋了好几秒的气,才听他继续说,“疙瘩,她早就有了。张秘书,你养过猫么?”

    张秘书有点遗憾的声音接过来:“没哇,结婚前老妈不让,结婚后老婆不许哇。其实小张很想养一条威武雄壮的京巴哇……”

    这句话明显是没有说完,就被他咽了回去,却听李洛基继续说:“无论是养猫养狗,你没有时间陪它,就找只同类给它消遣。”

    张秘书很快反应过来:“您说林小姐和丁小姐是同类哇?这个……小张看您对这两位可比对猫猫狗狗的上心哇……”

    林轻懒得再听他们两人的墙脚,抬手“咣咣咣”轻敲房门。

    不等里头说话,她已经十分客气地推门进去。

    房里两人看到他,都没什么话。

    她不见外地往沙发上一靠,拨开站在前面的张秘书:“你的猫我也逗完了,现在就等你一句话。”

    明显来者不善。

    “这事不管我怎么撒泼骂街,不管丁巾巾和严吉怎么闹,最后是黑是白都在你嘴上。”

    她说完,拍拍膝盖站起来,连个注解也没加,要走。

    还没出门,张秘书的电话又响了。

    张秘书听了一会儿以后,拿着电话问:“李总,兰台那边问,对于丁小姐的事您怎么回应?”

    林轻停下看了一眼。

    他靠在床上,嘴唇有些干,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羸弱样儿。

    然后,林轻听到他张口说了几个字:“和他们说,我给钱了。”

    张秘书一愣,觉得这略狠了点,但还是原话转达。

    林轻听完了结论,转头就走,却听到身后慢悠悠一声:“不领赏钱就走?”

    她把胸口一股浊气生生挤到丹田,转身,伸手。

    他又咳了几声,拍了拍床,哑着嗓子勾人道:“上来。”

    张秘书赶紧有眼色地回公司浇仙人掌了。

    --------------------------------------------------------------

    林轻站在原地沉淀了许久。

    走投无路的茫然、不得不向他低头的不甘、和丁巾巾撕扯的羞耻、对他刚才所说的愤怒……

    好像再加上,推开那两只鸭子时心里若有若无的不适。

    倒说不上火烧电击的疼,也不是断头割肉的痛,就是不舒服,不舒服,很不舒服。

    她站在那里,好像碎纸机一样,把那些情绪一股脑绞成一条条、一片片。

    然后她走过去,踢掉脚上的脱鞋,爬上了床。

    那床太大,她四肢并用爬了好几步,在离他半米的地方停下,跪坐在那里不说话。

    风吹起窗帘,夕阳透过三层窗帘上的镂空扑进来,扑得她满身满脸金灿灿的,像根弯折的麦穗。

    她咬了咬唇,尽量保持语气平静:“说吧,还有什么附加条件。”

    说完这一句,她就说不出第二句了。不为别的,只为刚才那一阵风,把她满心底的碎纸片都吹了起来。

    那些黑的、红的、白的、屎黄的纸片,堵得她心口发麻。

    “气得不轻,”他笑,“让你替我解决个女人,你倒好,还给我找了个男人。”

    “不过——”他摸了摸下巴,一副回忆状,“那个严吉确实比丁巾巾骚。”

    林轻没想到自己胡乱扯的事还真有根据,这简直就像一个人正指天发誓的时候,天下真劈下来道雷。

    见她神色僵硬,李公子从床头盒子里拿了只口罩戴上,长胳膊一伸,把她拉歪进怀里。

    “多少年前的事儿了,这几年没碰过。”

    林轻死人一样不说话,也不动,任他把她放到胸口上、刮了刮她鼻尖说:“怎么?好意思偷听,不好意思生气?”

    隔着一件睡袍,他身上很烫。林轻只当没感觉,别开脸去。

    于是这个人,她的身体不排斥,但是理智排斥。

    他刮了一会儿,又揉了揉她头发,倒真和逗猫没两样:“说你是猫就不高兴了?”

    林轻尽量回避他的手指,避到最后却是避无可避,只得没好气地:“谢明邗的设计室你到底给不给?”

    他低头看她一副马上要翻脸的模样,到底没忍心继续逗,双臂一收把人按紧了,下巴隔着口罩抵在她发顶:“好了好了,你要什么哥哥没给过?地址已经选好,张秘书这几天会监督装修,最迟下个月就会交到谢明邗手上。”

    林轻这才闷闷“嗯”了一声,利索往床下爬。

    脚腕被人抓住,她踢了踢,却被人尸体一样拖回去。

    说好的病得要出人命呢?说好的发烧40度不治呢?

    林轻踢开他的工夫,直觉得身上一沉,他竟然连人带被子压了上来。

    脑子一热,她抬脚又去踢,动作却因为被子一滞,立刻就被他钳制住。

    这一下,把她好不容易憋下去的情绪尽数刺激起来,她几乎是用同归于尽的方法去挠他:“滚!别碰我!我tm不是你养的畜生!老子不卖了!”

    “李洛基你tm的不是人!你tm的连人渣都不算!丁巾巾真跟了你就是她眼瞎,我为她插三根香!你这种人根本连严吉都配不上。你虚伪、恶心、装逼!你自我感觉良好得我找不出第二个!在你看来丁巾巾是屎,严吉是屎,我也是屎,你觉得我们都是倒贴你的,你觉得我们都应该摇着尾巴围着你,你觉得都是别人缠着你……”

    窗外天色越来越暗,正如他眼中的光亮。林轻骂到后来有点缺氧,喘了一会儿继续骂。

    直到林轻骂不动了,他才松开她,侧身躺在她身旁,一只手摸着下巴爱上一道抓痕,一只手揽在她腰间,捏了捏:“骂完了?骂完了陪哥哥躺躺。”

    那句话,随着窗外钟楼的声音越来越淡。

    十八声钟响以后,他拨开她额前的碎发,声音沙哑却难得轻松:“刚才那样儿,倒让我想起你小时候。”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人若犯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四十二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十二吨并收藏人若犯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