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人若犯我 > 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七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人若犯我最新章节!

    两人都因为那一声“李总”停了停,两秒后,王铭清转身。

    在那一天的那一刻,林轻没有跟着王铭清过去,以至于在很多年后她还在问自己,为什么?

    也许当时在她的潜意识里,她是不相信以丁巾巾的本事能把李洛基怎么样的,除非丁巾巾在床底下藏了把机关枪,或者直接藏个男人。

    总之,从那一步起,蝴蝶在巴西扇动了翅膀。

    走廊里到处都是人,穿白大褂的医务人员和穿西装的男人们有条不紊地挤成一堆。

    在这么一大帮颜色单一的人里头,那个穿着明黄套裙的女人就特别显眼。

    不得不说,能把黄色穿好不比能把黄色写好容易,而这个女人她很不容易地做到了。

    她高,她白,她美,她气质好,她站在刚赶到的王凯行养子王意身后,简直就等于一面写着“白富美”的广告牌。

    王意到了后,很快安排非莱茵工作人员排排坐,走廊里一下子宽敞了不少。

    大家一坐下,目光有的没的朝黄裙子的女人飘过去,一是看美女,二是看美女,三是猜测美女的身份。

    林轻就是在这个时候阻断他们视线的。

    她跑得比较急,压根没注意周边环境,更没注意那只伸出来的高跟鞋。

    于是“噗”的一声,林轻在溜冰场似的地面上滑出去好远。

    她爬起来的时候,那女人刚收了脚,半托着下巴,眼神鄙视地:“这里是医院。”

    简直是一秒钟从大家闺秀变恶毒妇人。

    王意尴尬地咳了一声。

    林轻撕掉手腕上一块蹭破的皮,只看了她一眼,就又朝着手术室追过去。

    抢救室外头,护士正在劝:“王先生,您就把手机给我吧。马上就要打麻药了,您这……这也有点太上瘾了。”

    床上的那个根本听不着,只眼神涣散地用一根手指一下下按着屏幕,每动一下,面部肌肉就会因为疼痛抽搐一下。

    好在他人长得好,不然此刻一定是一脸狰狞。

    关键时候护士长走过来,直接一针管下去,“啪”,手机掉了。

    林轻表演的,刚好就是这个接手机的特技。

    护士长认出她来:“林小姐啊?你怎么跑这儿来了?这手机看着挺贵的,你可给攥好了。前面就是无菌区,你去后头等等啊。”

    林轻捧着手机,就一个问题:“姐,他死不了吧?”

    护士长麻利给人挂上吊瓶,医务工作者生死看多了,凡事看得比较开,什么时候都能开开玩笑:“没伤着脾脏、肝脏、或者腹主动脉就死不了。”末了加一句宽慰,“看这玩手机的精神头,应该没伤着。就是得小心着别伤着那个功能,你知道的,男人嘛。”

    手术室的大门在身后关上,林轻再一次从众人面前走过。

    “你手里的电话,”绊了她一脚的人伸伸手,“给我。”

    林轻瞥了她一眼。

    这个女人,从刚才起就给她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不管是动作、语言、神态还是那找抽劲儿,都让她觉得似曾相识。

    但她现在没空认亲,才走出一步,被对方拦住了。

    她居高临下看了眼林轻,再伸手:“我脾气不好。”

    巧了,林轻脾气也不好,这时候不想和她废话,直接把手机一揣,一出手就是一个小擒拿手。

    她算好了,这些人里会点功夫的都是王信宏的保镖,没道理为了一个女人和她动手。只要这女人没帮手,就缠不了她多久。

    没想到对方根本不需要帮手,反应出奇地快,细胳膊压着林轻的拇指一转,瞬间挣脱了林轻的一抓,另一只手反客为主来抓林轻手腕。

    林轻万万没想到对方也是有底子的,两人噼噼啪啪拆了几招,竟然不分胜负,最后还是一直看戏的王意起身来拉了这个架:“小霍,小林,别闹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两人停手,那女人理了理头发,没什么耐心地:“有意思吗?”

    林轻把手机掏出来,往走廊边上的垃圾桶里一扔,绕开她走了。

    走出几步,林轻想了想,想起来她像谁了。

    像自己。

    ---------------------------------------------------

    丁巾巾的病房门大开着,有护士进出。

    林轻进门,先看到的是丁巾巾父母紧张的脸,和与他们对峙的王铭清。

    然后,她看到王铭清身后的李洛基。

    他仰头半靠在沙发上,左手握着把红乎乎的水果刀,右手捂着胸口,指缝间都是血,紫衬衫上暗红一片。

    丁巾巾坐在床上,脸上一片疯魔,不知是是哭是笑。

    脑子里轰的一下,所有血液一股脑涌到头顶,炸了。

    林轻有一瞬间的失聪。

    几乎没用任何反应时间,她推开王铭清,抽出生死不明的那人手里的水果刀,一步抢到床边,朝着神志不清的丁巾巾就是一刀。

    丁巾巾的母亲尖叫一声,丁巾巾的父亲冲上来掰她的手腕。

    整个病房混乱一片,只有丁巾巾坐在床上,不躲不闪,神情恍惚。

    林轻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邪,她看见丁巾巾母亲的嘴巴一开一合,连丁巾巾父亲眉心愁出的三道纹都看得清清楚楚,就是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

    她是魔怔了。

    佛曰,人无善恶,善恶存乎尔心。

    佛又曰,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

    前尘往事一起涌上心头,曾经的痴迷、爱恋、痛苦于这一瞬间,诸神归位。

    她不知道自己慌乱中到底伤了谁,回过神来时,丁巾巾脸上有一道拇指长的血口子,丁巾巾父亲的袖子被削下去大半。

    抓着她手腕的人身高腿长,挡住了背后的日光,他的右手垂在体侧,手心殷红,胸口暗了一片,衬衫却完好无损。

    在丁巾巾又一波的尖叫声中,林轻慢慢挣开他的手,后退一步:“你没事?”

    他伸出手,露出手心翻起的皮肉:“没事?”末了看了眼病床,冷笑,“太拿自己当回事了。”

    丁巾巾神智恍惚地摸摸脸:“哥哥,你为什么不要我了呢?”

    说完自己低头思忖了一会儿,忽然搂过她父亲:“妈妈,他为什么不喜欢我?他为什么就是不喜欢我呢?”

    她母亲看不下去了:“今今啊,那是爸爸,妈妈在这儿呢。你别哭了,赶紧让大夫看看脸吧,啊。”

    结果她自己倒是先哽咽了。

    丁巾巾母亲扭头摸了两把泪,直和李洛基道歉:“李老板,您放过今今吧,她从小就喜欢您,怎么舍得对您动手呢!一定是药劲儿没过,这孩子这几天一直都恍恍惚惚,您大人大量,放她一马吧!咱们两个老的在这儿替她给您赔礼了!”

    她说着,扯了丁巾巾父亲,颤颤巍巍竟要给李洛基跪了。

    林轻转身去看李洛基,却见他已经没什么兴趣地转了身:“谈也谈了,闹也闹了,这面子我是最后一次给了。”

    他说完,朝丁巾巾父母点点头,一眼没看床上的丁巾巾,转身出去了。

    王铭清跟了出去。

    林轻落在后面,丁巾巾父母看她的眼神十分警惕。

    她在心里叹口气,说:“叔叔,刚才对不住了。”转向丁巾巾,“上个月我和刘宗见面的事,你告诉过谁?”

    丁巾巾表情茫然地想了一会儿,语气平静地反问:“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倒也听不出是正常还是癫了。

    林轻笑,故意让丁巾巾父母听见:“我上次问了刘宗这个问题,他也没有告诉我,然后他死了。”

    丁巾巾的母亲刚才是见识了林轻的横,直劝:“今今,有什么事儿好藏着掖着?有什么事儿比命还重?你倒是说啊你!”

    丁巾巾咬着牙:“林轻,我不怕死,我死了也不会让你好过。”

    林轻知道问不出来什么,打了个招呼走了。

    走廊尽头,手术中的灯还亮着,黄裙子正指挥着一个黑西装拿酒精棉擦手机。

    李公子坐在长椅上,王铭清站得远远的,一副在看画的形容。

    林轻坐下时,李洛基挥了挥缠着纱布的手:“刚才去哪玩儿了?”

    林轻越过纱布看了眼他胸口:“你是故意的。”

    李公子忽然就笑出声来,吊儿郎当地:“我要是躲得慢点儿,可就见不着你最后一面了。”

    林轻沉默了。

    半晌,她很艰难地开口:“刚才那个情况,其实挺明显的。要是你真的被她捅死了,护士和王铭清她们不会那么淡定,你也不会还把刀□□。可就是这么明显一件事儿,我竟是没看出来。”

    她摇摇头:“我发现,我竟然没觉得丁巾巾要杀你是件不可理喻的事,我甚至以为她成功了。”

    她忽然问:“哥哥,你知道为什么吗?”

    他的一条腿压上另一条,挑起一边嘴角,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儿。

    林轻哈哈一笑,语调一下子轻快起来:“因为我很理解她,这种和你同归于尽的事儿,我也能干出来。”

    他挑起的嘴角僵在哪里,半晌,他拿了西装外套,起身时在她耳边暧昧道:“求之不得。”

    -----------------------------------------------------------------------------------------------

    李洛基走了,倒是把张秘书给她留下了。

    张秘书看了看还关着门的手术室,贴心地:“林小姐,不然咱们等会儿再走?”

    林轻一愣,暧昧地:“怎么?张秘书你也看上那个黄衣服妞儿了?”

    张秘书赶紧解释:“哎呦我的林小姐哇,这话可别给小张老婆听去了,你以后可就再也见不着三条腿的小张了哇。再说了,那位可是信宏大股东霍先生的千金霍及佳霍小姐,那脾气……要是给霍小姐听见你刚才那几句,小张估计三条腿变一条腿了哇。”

    “货极佳?”林轻纳闷,“能忍这名字这么多年,她脾气也算好的。不过既然你不看,我们回去吧。”

    两人往电梯去时,遇上了张超。

    “哥?”发声的是张秘书,那一声叫的林轻一哆嗦。

    张超摸摸张秘书脑袋:“刀刀啊,哥和林小姐说几句话。”

    张秘书尴尬地躲开张超的手:“林小姐…….?”

    林轻从震惊中缓过劲儿来,艰难地说:“刀刀啊,要不你先下去取车?我和张哥唠几句。”

    林轻目送着身材窈窕的张秘书进了电梯,转头看向马甲都盖不住胸肌的张超,嘴角直跳:“万万没想到啊,信宏和宏基还真放心,也不怕你们兄弟俩互相透露机密。”

    张超摇头:“咱们要是连这点忠诚度都没有,早就被老总们开了。”说完直接掏出一张支票,“小林子啊,这是上次的150万。我这次找你,是想谈下一笔买卖。这次黄副总跳楼、那位被袭绝对不是偶然。我刚才去揍了姓黄的小子一顿,他交代是有人给他发了黄副总生前和那位争执的录音,这才一时脑热觉得他父亲是被害死的。”

    林轻莫名其妙:“张哥你找我谈什么?”

    张超又摸出一张空白支票:“第三笔买卖了,张哥也不拐弯抹角。我想请你查查是谁看不得那位好。”

    林轻更加莫名其妙:“你们信宏那么多能人……”说到这里反应过来,“你是说,是信宏内部的人想让他死?”

    张超伸出一根手指:“就说你脑子好使。老爷子老了,下头就少爷一根独苗。前些年那位对生意没兴趣,加上平时不露面,想害他也没什么机会。这阵子那位忽然接手三家子公司,还上来就大刀阔斧干了几件大事,可是有人坐不住了。”他不动声色瞅了瞅王意,“就单说他那位舅舅,约莫这些天就没睡过一个好觉。还有那些个副总们、股东们,有多少利害关系在里头牵着呢。信宏的人不能用,那些个私家侦探什么的又只能查查婚外情,你张哥也没那脑子。你说可咋办?”

    林轻默然,半天问:“张哥,你和我说实话。他那些冷笑话是不是从你那来的?”

    张超可冤了,伤心得直捶胸:“小林子你可别冤枉你张哥,你张哥就这欣赏水平啊?那不前几天书柜坏了个角嘛,你张哥就从小胡子那儿拿了本《笑话1000则》先垫着。结果这书就给那位看上眼了,天天翻啊,一边翻一边挑,有时候还选几条问我哪个好。哎呀我的小祖宗啊,前头十年都没和你张哥说过这么多话。”

    林轻再次默了,又是半天:“行,这事我接了。钱咱们事成再说。那个,张哥,你下次能拿点小画册垫垫不?”

    张超一副了然的模样:“哎呀,张哥懂你!啥姿势的都有!”看了眼手术室,“小林子,不等着见见?”

    林轻眼神一黯:“不了。”

    张超从左从右从上从下仔细瞧了瞧她表情:“小林子,你对那位到底什么想法,能给张哥透透底儿不?”

    林轻一愣,很快答:“就像张哥对小胡子哥那样。”

    张超看她表情,直摇头:“平时挺爽快一人,怎么越来越磨叽了。”

    他哎呀哎呀叹了半天气,小马甲都快被揉烂了:“张哥知道,那位不怎么会说话,更不会哄小姑娘开心。什么送花啊、送包啊、搞浪漫啊、先上车后买票啊……这些你当你张哥没教过?人家看不上!要不是这样,老爷子早就抱上外孙了!”

    拍了会儿大腿,张超又说:“咱们正常人稀罕的那些个东西,他都不懂,也不想懂。但说句良心话,那位对你是真用心,就和邪教没两样儿。大夫以前也说过,他这种情况,平时能看到的人啊事儿啊不多,可一旦认定什么,那就是一心一意。这几个月看下来,别的张哥不敢说,但‘很用心’三个字,还是能担个两遍。”

    “他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一点点试。你高兴了,他自己傻乐半天;你要是有哪点不满意,他能反思一整天。你和李公子的事儿张哥不多问,但欺负老实人也不带这么欺负的。张哥是不知道你们说了啥,那位在外头等了你大半宿,后来你走了,他自己又在走廊里站了两个钟头,连鼻子都没抠过一下。”

    “小林子,你听张哥一句。有些人的世界本身就不大,你随便跺跺脚,在他那儿都是地震。不管是喜欢还是不喜欢,都得爽快给人个活路。”

    “爽快?”林轻乐了,“我进去前,也很看不上那些不爽快的。但是最近我发现一件事,能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的,都是有酒有肉的,那些没酒没肉的不是不想爽快,而是不舍得、不能。”

    她抬头:“

    -------------------------------------------------------------------------------------------------------

    回去的路上,张秘书在碎碎念什么,她已经完全听不见。

    盯着屏幕上的短信,林轻深吸一口气。

    她从丁巾巾身上看到了她自己。

    所不同的是,丁巾巾的是十年执念,绑住她的,有十四年。

    她原本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心,现在,却舍不得了。

    不能拿下,就只能放下。

    ------------------------------------------------------------------------------------------------

    李总今晚陪几个大股东多喝了几杯,眼看着被陪的一个个倒下,陪人的那个还在一杯杯满,张刀张秘书废了老大的劲儿把人运了回来。

    随便冲了澡,用了半瓶漱口水,吃了两片安定片,李公子掀开被子上了床。

    才关了灯,被子里忽然摸上来一双手,瞬间抽掉了他的睡袍带子。

    李公子迷醉着看去,但见月光下少女只披了件若有若无的纱,纱衣下两点若隐若现。

    衣柜里最诱惑的那件。

    林轻伸手压住他胸口,语气平淡好像在背古文:“你在上面还是我在上面?”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人若犯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四十二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十二吨并收藏人若犯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