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人若犯我 > 第3章

第3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人若犯我最新章节!

    “我也是你名义上的哥哥。”

    林轻一怔:“你的意思是,我们都姓林,八百年前是一家?”

    一向守规矩的林山瞪了她一眼,脱下西装,慢慢挽起袖子。

    林轻激动:“你要给我看伤疤还是胎记?”

    林山吸一口气:“我是想揍你。”

    他对着空中挥了挥手拳头:“你忘了?你从前总和我打架。”

    林轻有了那么点眉目:“我十几岁的时候是总打架……”

    林山又虚挥一拳:“那时候我上高中,寄宿在姑妈家。姑父是油漆工,姑妈无业,攒了点钱,都拿来供我上学。不上课的时候,我背着姑妈去路边发传单、擦皮鞋,后来认识了燕宁他们……再后来,就常被你揍了。”

    “你每次都脱了鞋踢我,有一次被谢明邗拦了,你当着他的面让我回家找我妈哭去,还给了我300块钱。”

    林轻想起来了:“你还了我100。”有点惊讶,“你那时候都上高中了?我还以为你和我差不多大。”

    林山嗤她:“我从小,一个月能吃上三顿肉就算不错,哪像你这种吃鲍鱼海参长大的小姐。”他轻哼一声,“后来有钱了,发现那些也没什么。”

    “那天以后,谢明邗来找到我,问了我父母情况,说他的养父愿意供我上大学甚至读博士。我当时一百个不愿意,光想想以后要看你脸色过日子,就觉得特别没脸。”

    “可是我姑父姑妈很高兴,一直劝我,甚至还带我去派出所改了姓……”他握拳,“我当时特别生气,觉得他们肯定是嫌我累赘,为此还恨了他们两个好多年……直到前几年姑父去世,我才知道他之前就被检查出肺癌。”

    林山叹一口气:“刷了几十年的油漆,什么好身体都给刷败了。我当时和爸爸收养的其他孩子一起住在‘大房子’里,见到过你几次,不过你从来没拿正眼看过我,都是直接找姜楚乔和燕宁。”

    他有点自嘲:“我一直以为是你要爸爸收养我,原来是我自作多情。”

    林轻摸摸鼻子:“我还说后来怎么在街上看不着你了……”她脑子一转,发现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这阵子的几件事,和谢明邗有什么关系?”

    林山一愣:“和明邗哥?没关系。爸爸走后,明邗哥一直很照拂我们这些弟弟妹妹,我能在信宏爬得这么快,也多亏他时常指点。前阵子我和他说起我在替谁办事,他一直不赞同,还反复劝我不要参合信宏内斗。”他摊摊手,“其实他也明白他劝不住我,像我们这种出身的男人,面前摆了个一步登天的机会,谁能不要?”

    “我前阵子拿了黄昱行贪污挪用的证据,本是打算拿捏住他,没想到黄昱行那么不禁吓,竟然自杀了。”

    林轻没什么同情:“他也够本儿了。”

    林山继续说:“后面的事你也知道,我索性把事儿都推给王信宏。黄昱行的儿子没得手,那位急了,一定要我想办法弄掉王信宏。霍小姐一闹,我看着是个机会,昨晚确实是带了抗生素来,正好在护士站见到推车,就用注射针头往每个瓶里都打进去一些,水杯里也下了。”

    “我不知道明邗哥为什么会忽然入院,我觉得……他许是想阻止我。昨晚我给他打过一个电话,电话里我说,哥,我以后十年在什么位置,就在这一举了。”

    林轻很客观地评价:“你要是能成功,王信宏早就被人坑死没有十次也有八次。”

    林山也是懊悔:“我本以为能和他谈谈,没想到人家压根不把我当回事。”

    林轻摇头:“王信宏和你和我都不一样,他被捅十刀也不会阴回去,我估计……他有办法光明正大把王意送进去。”

    说到这里,她看向林山:“我说的没错吧?在信宏里能让你这么不顾前程卖命的,一个王凯行,一个王意,王凯行要是想害自己亲外孙也用不着你。不过说实话,这个事上我有点看不起你,既然抱了大腿就别把自己看太重。”

    林山笑得有点无奈:“我要是你,我也看不起我自己。可惜我是我,我和你看到的不一样。对了,你多注意点你那个副省长千金的朋友。”

    林轻一愣:“周桑桑?”

    林山点头:“年会那晚你被人下药了吧?那次压轴剧的侍女原本不缺人演,她私下来找我,让我给你个机会上台,还贿赂给我一大包零食。我不好驳了副省长千金的面子,就和周姐说了这个事,让她一定把你叫上。”

    “你说周桑桑要害我?”林轻沉思片刻,摇头,“不可能。”

    林山摊手:“我可什么都没说,就是提醒你一句。我承认我一直都记恨你看不起我,也嫉妒过你有个好爸爸,但是说句不好听的,狗得人一饭都知道感恩,我林山受了爸爸这么多年照拂,再怎么没良心也不会去害他亲生女儿。何况……你从前踢我前都会先脱鞋。”

    林轻“哦”了一声:“如果你说的都是真心话,那你比我有良心。”

    见她站起来要走,林山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她扯住了:“林轻……我知道下面这话有点没脸,但我也真是没别的路可走了。我看出来王总待你不一般,你能不能替我和他说几句?我还没过31岁生日,我姑妈还需要我给她养老送终,我要是真进去了,这辈子也完了。”

    林轻低头看着这个原本前途一片光明的社会精英半晌,挣开他:“第一,这条路是你选的,我没义务替你擦屁股。第二,你现在去自首,找个好律师,判不了几年,要是能把王意拖下水,说不定能把责任全推了。不过我估计你没那个本事。第三,我进去三年,也没觉得人生就毁了。第四,就是我现在要被关进去,王信宏也不会替我说话。”

    ------------------------------------------------------------------------------------------------------

    走到病房外时,她听到张超小智囊在里头出谋划策。

    谢明邗人缘太好,来隔壁探视的人和走秀似的。走廊里来来往往的脚步声太多,林轻有点听不清张超的话。

    “……我们瞒了她……肯定要生气……主动承认错误……她心软……掉几滴眼泪……拉拉小手……亲亲小嘴……床上滚滚……哎有伤不行……买包……买鞋……买化妆品……女人都喜欢……您别绣了……绣出清明上河图也没用……”

    林轻对着玻璃墙摆了个严肃点的表情,推门进去。

    原本在站在床边出谋划策的张超赶紧抻了抻小马甲,挺直背咳了两声,对床上的人递了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带着小胡子要溜。

    林轻一个擒拿手捏住他肩膀,凉飕飕地:“张哥,今天天气挺好啊,雪下得真大,人都能给埋了……”

    张超心一横,也不管什么队友不队友的了,肚子一捂:“小林子,你等你张哥一下,要尿出来了。小胡子,快,快,陪你张哥去个厕所,好兄弟搭把手。“

    林轻扯住要跟着逃窜的小胡子:“他尿尿要你搭什么手?”

    小胡子看着她也哆嗦,急中生智:“我、我帮张哥扶着!对,张哥尿尿都是我扶的。”

    说完也跑了。

    林轻走到床前,看着床上那颗紧张的泪痣,不说话。

    泪痣更紧张了,半晌想起张超的话,伸手去拉她的手。

    没成功。

    又抿了抿唇……亲一口……

    主动放弃了。

    他思忖一下,试探着问:“你……要包吗?”

    林轻挑挑眉毛。

    他紧张地握了握拳:“买鞋子吗?”

    林轻抽了抽嘴角:“你用不用也帮张超扶一扶那玩意儿?”

    就在她以为对方接下来要讨论买不买化妆品的时候,他却忽然换了方向:“林轻,你很累了。”

    有那么一瞬间,林轻以为是自己耳聋眼花了,却被他趁机缠住手:“你来陪我,我很高兴。你心之所想,我无法阻止。我想与你分担,而非让你更苦。”

    他顿了顿,从抽屉里拿出公寓钥匙放进她手里:“我不想你被人欺辱捆绑,即便我不是一个有本事的人,却也心疼,甚至……愤怒。”

    两人间有短暂的静谧,林轻抽出手:“王小黑,要不你还是绣花吧?我怎么就忽然觉得你绣花的时候更正常点?”

    他咬了咬唇,默默拿起绣活,针入布半身:“以后……不会瞒你。”

    林轻乐了:“行了行了,多大点事,看看给你紧张的。又不是演肥皂剧,屁大个理由吵上三集。我就算气,也是气自己没本事,没把张哥交代的事儿办好了。”

    他似是松了口气,又觉得应该说些什么,挣扎许久问:“你……会不会烧菜?”

    林轻回答得痛快且不羞愧:“完全不会。”

    他嘴角翘了翘,看上去很高兴。

    ------------------------------------------------------------------------------------------------

    知道她醒来会饿,里间已经准备了不少吃的。

    约莫是不知她口味,索性荤荤素素摆了一整桌,中间甚至还趴了只乳鸽。

    林轻也不客气,效率极高地把肚皮吃圆,没良心地摸着肚皮告别王小黑和张超。

    等电梯时,肩上被人拍了拍,她一回头,只觉得面前一晃,她眼疾手快一抓。

    张紫婷的手堪堪停在她脸旁十公分。

    林轻手上一使劲,餐饮公司千金、邗牌的未来老板娘手腕脱臼。

    林轻把手一松:“我不习惯这么和人打招呼,不过要是你坚持,我可以配合配合招呼回去。”

    张紫婷疼得直吸气,看她的眼神简直像切片机:“林轻,我没想到你这么狠,是不是他死了你才满意?”

    林轻一怔:“你说谢明邗?胃出血离死还远着呢,不然我早死了。”

    张紫婷直摇头:“你怎么就能说得这么轻描淡写?那是明邗哥!他都已经那样了你还不放过他!自从宏基赠送的设计室建好,他就天天泡在里面搞设计,整宿整宿不睡觉。他赞叹说那设计室简直和他少年梦想里的一模一样。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那是谁的主意?你就是想让他死在里头,林轻,你怎么能这么很?”

    林轻觉得很好笑,于是她笑了:“我再善良点,现在可能已经又进去了。至于说我要他死在里头……那还得看他愿不愿意。紫婷啊,弄死一个人在你看来那么容易?”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林轻转身就走,被张紫婷用另一只手扯住胳膊:“林轻,你别逼我,别以为我不敢动你。”

    手腕顺时针一转,林轻甩开她的手:“求之……”实在没想起来后两个字,“就那个词,你知道。”

    ----------------------------------------------------------------------------------------------------

    没好意思叫张秘书,林轻是打车回去的。

    刚一进门,扑面而来一股肉香和药材香。

    顺着香气寻过去,寻着了炉台上一只小砂锅。

    半开放的厨房只这阵子被张秘书用过几次,看起来还和样板间里一样新。疑似被ps上去的李公子衬衫袖子挽到手肘,比常人长上半寸的手指掀开锅盖,给她盛了一碗汤。

    林轻站在大理石台面另一边,隔着汤碗上若有若无的热气,组织了一下语言:“我明天搬走,如果要我尽女朋友义务,你可以电话叫我。设计室上的事我欠你一个人情,你要是需要我和你上床,其实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要求时间短一点,我心理和身体都脆弱,受不了被铐一整天。”

    手臂的颤抖被他用咳嗽盖住,他放下汤碗:“怎么?你要搬出去和他住?他这次又用什么诱惑你?”

    林轻懒得和他解释:“我有房子,用不着和谁住。”

    他将一只白瓷汤勺放进碗里,好像早已料到这个结果:“先喝汤。”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人若犯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四十二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十二吨并收藏人若犯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