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人若犯我 > 第3章

第3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人若犯我最新章节!

    第七十八章

    这两个兄弟性情风格大相径庭,只对餐具的品味出出奇地一致。

    林轻接过旧铜纹道尔顿骨瓷碗,手指在荷叶边上擦了擦:“什么汤?“

    “杜仲牛鞭汤,给你补肾。”李公子说得十分理所当然,“张秘书拿来的方子,用正宗极乐牛鞭,加了杜仲、人参、巴戟、枸杞、红枣,今晚出门前炖的,你回来得正好。”

    林轻望着面前的碗,尽量不去瞅那一截烂肉:“这么高级的东西你怎么不喝?”

    李公子盖了锅盖,嘴角抽了抽:“我不虚。”略哀怨地斜了她一眼,“这个月尤其不虚。”

    林轻只当没听出他声音里的不爽,一推碗:“我吃过了,不饿。”

    “四月二十,邗牌在凯莱举办首届时装展。”他把汤碗推回去,“我在谢明邗那有62%的股份,管理层给我面子,让我指定活动策划总监。”

    中指和食指捏起汤匙,好像捏着一根软肋:“兰台的几个导演,嘁,烦了我三四天,我是想派个新人去去,不过她看起来没什么兴趣……”

    话未说完,林轻已经折了回来,端起汤碗,豪迈地一饮而尽,连那截死不瞑目的牛鞭都没放过。

    放下碗,林轻缓了一会儿,回味了一下极乐牛鞭,问:“够了吗?不够我还能再来一碗。”

    他抬头看见她一脸悲壮,唇角僵硬地抽搐几下,到底没忍住,重重捶了两下台面,“噗”的一声笑出来。

    林轻端着碗等他笑了几个轮回,才又问:“到底还用不用喝?”

    他又拿了只新碗,这一次直接从锅里捞出来长长一根:“胶原蛋白含量98%,吃了可以返老还童。”

    林轻低头和碗里那根还盘了盘的东西对视,咽一口口水,声音发虚:“怎么这么大……”

    李公子轻蔑地嗤了一声:“还有更大的。”俯下身,衬衫扣子几乎掉进碗里,“你要看吗?”

    林轻二话不说,抓起碗里东西塞他一嘴。

    ----------------------------------------------------------------------------

    趁着李公子刷牙漱口十几遍的工夫,林轻洗了个战斗澡,又用美少女变身的速度换了衣服,迅速熄灯睡觉。

    上床前她在锁不锁门间犹豫了那么两秒,觉得自己有点怂。

    这道门就像那层膜,人家想破,她拦得住吗?

    两天没睡个踏实觉,沾了枕头她就开始瞌睡。

    浑浑噩噩中,她感觉房间里有门声,脚步声,接着床似是向下陷了陷。

    快睡着时她还记得害怕,卷着被子往床边挪了挪,嘴里含含糊糊地:“别绑我……别扎我……谢谢你……”

    身后有月光,和久久的平静。

    不知什么时候,他非喜非悲地笑了一声,长臂一伸,从背后把人松松揽住。

    鼻尖贴着她的脖颈,呼吸温热:“哥哥不知道……不知道你被……不知道会有人舍得对你……”

    他有点说不下去,换了几次呼吸,找回一贯的轻佻:“哥哥只想让你也舒服舒服,前阵子没满足你,我怕你一时犯傻去找别人……”

    他轻轻捏着她的腰,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累不累?哥哥给你按按……”大手慢慢移,沿着她的脊椎一下下按压,有点疼,有点爽。

    林轻已经快从床上滚下去,既然无处可躲,索性一咬牙一闭眼装睡,再怎样也就熬这一晚。

    他在她背上细细鼓捣了一会儿,又光明正大地探到她胸前,双手罩在她胸脯上方,半请示半解释:“能给你揉大一号。”

    林轻哆嗦了一下。

    他最后还是收了手,掌心隔着睡衣贴在她小腹,音色黯哑:“睡吧,宝贝。”

    林轻差点把牛鞭都吐出来。

    -------------------------------------------------------------------

    第二天李洛基倒是没为难她,还派张秘书把她原本放在东城宿舍的那点行李取了来,连东西带人一起送到她的小公寓。

    临走时林轻有点不确定,还是厚着脸皮问了一句:“时装秀的事……”

    他撑着门框,低头贱笑:“听说邗牌那窝设计师脾气出名的大,再加上一个恨不得撕了你的张紫婷……啧啧,你拿什么让人听话?”

    林轻听他这么说,明白这事成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刚好是她所长:“只要你给我那个位置就行,一群脾气不好的人比一个脾气不好的人更好搞定。”

    四月二十,四月二十。

    谢明邗,张紫婷,我们了一了,断一断。

    他看她眼珠转,只是笑。

    ------------------------------------------------------------------

    搬家的第一件事,她把新电话和地址群发给几个相熟的人。

    林轻在擦地板的时候,电视上正在播报s市夜店天纵卖假酒、雇童工、容留吸毒事件。兰台新闻部甚至做了一个专访,请了几位专家分析这一行为给社会带来的不良影响。

    专家们以小见大,从一个略有规模的夜店讲到了清朝的覆灭。

    周桑桑盘腿坐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我听公安局的赵叔叔讲,刘宗的案子最后定成意外死亡了。”

    她一边津津有味地吃辣条一边讲:“听说前几天刘叔叔把刘宗的尸体领回来了,放了这么些天都有点烂了。”

    她舔了舔手指:“林轻,我觉得我要是死了肯定烂得慢,妈妈说我肚子里都是防腐剂。”

    林轻早就习惯了她这种变态式的自言自语,试探问:“刘宗没了你不难过?”

    周桑桑仔细想了想这个事儿,为此还少吃了一根辣条:“是有一点的。可是我和他也不太熟。”又想了想,“我记得他给你带过麻辣烫,林叔叔不让你吃,后来我就给吃了。”

    这么一想,她有点感慨:“他是个好人。”

    林轻觉得周桑桑的逻辑思维十分严谨。

    正在这时,门铃响了。

    对讲机屏幕上是一群壮实的肌肉男,最前头一个文质彬彬的男人清了清嗓子:“是林小姐吗?我们是宏基地产下的宏基设计,李总派我们来给您送家具。”

    林轻按了开门:“辛苦了,上来吧。”

    一起上来的还有欧式家具一整套,连梳妆镜台都是琉璃面儿的。

    斯文男人递过一张贺卡:“李总恭喜您乔迁新居。”末了指挥着肌肉男们拆包装,贴心地拍了拍周桑桑屁股底下的沙发:“林小姐,我们帮您把这些旧家具搬出去?”

    林轻还没发话,门铃又响了。

    “林小姐吗?我们是恒海家俬,我们老板的朋友陈总派我们来恭贺您乔迁新禧。”

    两分钟后,一大批现代简约型家具把宏基的人堵在里头。

    两方正在僵持,门铃又响了:“林小姐?我们代表宋先生……”

    “上岛日报的邹女士派我们来……”

    “邗牌谢总不能亲自过来,这些衣服是……”

    林轻和周桑桑看着满屋子的人和东西,大眼瞪小眼。

    半晌,周桑桑砸吧砸吧嘴:“林轻,你的房子是不是买小的......”

    林轻:“要是我知道自己人缘这么好,当年肯定把这一层都买了。”

    就在她在思忖这么让这些人把东西带走的时候,有人敲门。

    这次连门铃都不用了,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上来的。

    门外只站了一个西装男,胳膊下夹着一个大信封:“林小姐,王总听说您搬家……”

    林轻脑仁疼:“不要!不管是什么都不要!真放不下了!”

    对方一笑,递上文件袋:“王总托我带话,他今日很高兴,这里是和您同层所有单元的钥匙,他要您把用不上的东西都搬到隔壁去。还说……”对方组织了一下语言,很正经地地,“王总说他十分想念您。”

    拿着信封关了门,林轻绕过满屋子的人,有点飘:“桑桑,你和我说,我是不是不小心穿成电影女主角了?还是给小姑娘看的那种电影?”

    周桑桑递给她一根辣条。

    ----------------------------------------------------------------------------

    因为谢明邗的入院,时装秀的策划被推迟了几天。

    闲来无事,林轻做了一件一直想做的事:在床上打滚,饿了叫外卖。

    她的足不出户没有影响地球自转。

    林轻打滚第一天,城西以歌舞闻名的夜店地赐发生火灾;

    林轻打滚第二天,城东高格调清吧蓬莱发生酒水中毒事件;

    林轻打滚第三天,宏基李总的爱将张秘书遭绑架;

    林轻打滚第四天,一根疑似张秘书手指的物件被快递到李洛基办公桌上。

    第五天,滚得珠圆玉润的林轻从床上起来,拿起手机:“阿凤,哪里见?”

    -----------------------------------------------------

    城北著名唱k好去处,猫神。

    男服务生进了包间,把果盘放在桌上:“老板,要唱么?”

    凤书摆摆手:“唱什么唱,过来点单。”末了讨好地看向林轻,“小轻,你看看想吃什么。猫神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我让人把仙都的菜单拿来了,你要吃什么就和他说。”

    林轻扫了眼菜单,没什么兴趣:“我想吃夜香花炒鸡蛋。”

    服务生一愣:“小姐您想吃什么?”

    凤姐从沙发上抬起头来:“你们平时都是这么给客人点单的?”

    服务生赶忙应下:“我这就去给客人准备,老板您稍等。”

    服务生出去后,凤姐从果盘里捡了颗葡萄:“前两天,有这么个活儿。对方出价五十万,要求把一个叫林轻的刑满释放人员搞瘫或者送进号子,还要求判刑十年以上。我觉得挺新奇,和你说一说。”

    林轻“哦”了一声:“我出五块钱,你把要搞我的人搞进医院,不用瘫痪,让她两条腿各短一寸就行。”

    凤书掩口吃吃地笑:“小轻,够坏的嘛。小七的那位大小姐,那腿,呀,都那样了,你也不给人留条活路啊。”

    林轻反问:“换成是你,你会留?”

    凤书想了想:“我这人喜欢什么,你也知道。猫神这下面有个地下室,地下室里有个房间,房间里什么都有……是我,我就把她栓在里面,慢慢……”

    她没骨头一样凑过去,长指甲慢慢划过林轻手背:“小轻,你别这样,你不一样……对了,你那个姘头还真有几把刷子,三天扑了我三家店,我派人跟了他两天,一点机会都没捞着。”

    “还好,我听说他和他的小白脸秘书有一腿。我绑了他秘书,倒要看他来不来。”

    林轻假作平静:“你剁了张秘书一根手指?”

    凤书没太在意:“嗯,一根。”

    林轻推开她:“张秘书是我朋友,阿凤,你这样我很不高兴。”

    凤书一愣,随即陪笑:“你早说嘛。我不剁了,这就让下头好吃好喝供着。男人嘛,少根手指头不碍事。”

    林轻垂眼:“你打算怎么办?”

    凤书“嘘”了一声,恨恨:“你知道那三家店我花了多少精力、走了多少关系才开起来?只要他来,我要搞到他走不出猫神的地下室。”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人若犯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四十二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十二吨并收藏人若犯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