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人若犯我 > 第3章

第3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人若犯我最新章节!

    第七十九章

    林轻窝在沙发里,盯着屏幕上的歌曲字幕发呆。

    “风烟残尽独影阑珊

    谁叫我身手不凡

    谁让我爱恨两难

    到后来刚肠寸断

    幻世当空恩怨休怀

    舍悟离迷六尘不改

    且怒且悲且狂哉……”

    凤书见她不说话,剥了个桂圆递给她:“怎么?舍不得你姘头?“

    林轻接过桂圆转手扔进烟灰缸:“吃不了,最近流鼻血。”

    凤书把手里烟头按在白花花的桂圆上,略心疼:“你这小身板也上火?去检查过没有?我店里有个老中医,叫来给你看看?“

    林轻仍旧爱答不理:“没事儿,前几天极乐牛鞭补过了。你打算把张秘书怎么办?”

    凤书对张秘书没什么兴趣,倒是对牛鞭更有兴趣:“先放着,等你姘头来了再说。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吃什么牛鞭?”

    林轻对“姘头”这个词有几分反感,压一压倒也不是压不下去:“你拿张秘书引他来?不怕他报警?”

    凤书还在纠结牛鞭:“你吃了多少?你什么时候开始有性、生活?和你姘头还是小白脸?”见林轻不理她,才想起回答刚才的问题,“报警?他有什么证据?他前脚报警我后脚把人做掉往江里一扔,他告我什么?再说了,你那个姘头身上可不比我干净,真见官还不知道谁先哭。“

    她说完,看看墙上的时钟:“我叫他下午两点一个人到中心公园南门。晚一分钟剁一根,晚九分钟他的小秘书就变成小叮当了。小轻,你也来。”

    林轻又软回沙发里:“不去。”

    凤书脸上挂笑,声音却没有半点玩笑的意思:“是不是还是心疼?”

    林轻抬起脚,踹了她一脚。

    这一下力度把握得刚好,比*重比激怒轻:“他害我爸破产害我坐牢,你说我该不该心疼他?”

    凤书趁机抓住她脚踝:“换成是一般人还好说。可有些人就喜欢受虐,谁知道是不是被虐出感情来了?嗯?小轻?”

    林轻猛地收回脚,站起来:“走吧。”

    ------------------------------------------------------------------

    二月,有雪,中心公园南门有一排十二生肖冰雕,雕像前头有三三两两游人。

    凤书坐在车里,摆弄手里半副骰子,放下车窗,从外头小摊上拿起一支糖葫芦,边递钱边问小贩:“生意好么?”

    那小贩看着凤书的脸,哪敢伸手:“姐!我不收您的钱!”末了靠在车边,小声说,“这一片儿的兄弟们都盯着呢,没见着大沿儿帽。您再多拿几根!今天山楂好,可脆了!”

    凤书升起车窗,哄孩子似的把糖葫芦递给林轻:“还有五分钟。小轻,你说你姘头会不会管小白脸秘书死活?”

    林轻忙着吃糖葫芦,不说话。

    四分钟……

    三分钟……

    两分钟……

    一分钟……

    林轻咬下最后一颗山楂的时候,刚好两点整。凤书放下车窗,对贴上来的一个混混:“没来?”

    混混摸了摸鼻子,摇头。

    凤书转头吩咐:“阿三,给小四打电话,让他自己看着时间剁。”

    林轻把竹签往混混手里一塞:“折腾个秘书,有意思吗?”

    凤书无奈:“不是阿凤黑心。这个事,本来不管他来不来我都不能放小白脸好过,这已经打算给你面子了。现在是你姘头不给你面子……”

    就在这时,原本打电话的阿三急了:“你说什么?跑了?”

    凤姐一把抢过电话:“小四,人呢?”听了五秒,她反而淡定了,“那么多人看着,他一个人能跑出去?”

    又过了五秒,她笑开了。

    按照林轻对她的了解,凤书笑得越灿烂,她那颗变态的心就越阴霾:“看他的八个人都没了?”

    放下电话,凤书靠在椅背上,盯着车顶看了一会儿。

    “你那个姘头,有点意思。”她说出来这么一句,“他在一个小时前,直接派人扛了五箱现金到天纵门口,扬言五百万买一个张刀,谁交人谁直接搬钱,见者有份。我底下那帮没见过世面的东西看天纵要被停,怕以后没钱赚,索性瞒了消息把人放了……”

    林轻噗嗤一声笑了:“有钱任性,没钱也不能让人都认命。”

    “姐,现在怎么办?”问话的是开车的阿三。

    凤书转向林轻:“想不想看看你姘头对你好不好?”

    林轻伸手去拉车门:“不想。”

    “咔”的一声,车门被锁住。这辆车被改造过,林轻抠了锁也开不开这个门。

    她从怀里摸出条项链,扔给凤书:“拿这个去,他认得。”

    凤书捏着那颗嵌鉆珍珠看了一会儿,收进包里:“有点品位,怪不得这么虐你还让你念念不忘。”正说着,忽然毫无预兆地劈手抢了林轻手机,“小轻,你别用条链子打发我。你当初多恨他,你都忘了吗?听话,和阿凤走一趟,我倒要看看他对你有没有搞项链那么用心。”

    林轻正要劈手拿她一条胳膊,凤书的电话响了。

    她看了号码,动作一滞,接起来的时候很是恭敬:“萧哥?您回来了?”

    透过后视镜,林轻看到她笑得脸僵:“您怎么知道她在我车上……不不,我没有质问您的意思,我这就放人,给您添麻烦了。”

    放下电话,凤书看林轻的表情很是不对:“你什么时候勾搭上萧哥了?”

    林轻完全不明白这个“萧哥”是个什么玩意,但这时候说实话她就不是林轻:“你去问萧萧哥啊。”

    她故意把这个“萧”字叠了一遍,果然凤书的笑更僵了。

    半晌,她听到凤书说:“让她下车。”

    林轻下车以后,黑色面包车从面前呼啸而过。卖糖葫芦的小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热情地又塞给她一串:“大妹子,再来一串,不收你钱。”

    林轻接过糖葫芦,刚咬了一口,身后伸来一只镶皮黑手套,把一张十元纸币递给小贩。

    小贩一抬头,被他晃了晃,有点语无伦次:“妈呀,真帅!帅哥,随便挑,随便挑啊,昨天刚到的山楂!”

    他摆摆手,指着林轻:“替她付的。”

    林轻走出几步,靠在冰雕上:“怎么出院了?”

    他伸手垫在她背后:“凉。”低头不要脸地在她的糖葫芦上舔了一口,“你不去看我,我来看你。”

    林轻犹豫着这个糖葫芦还要不要下口,犹豫的时候顺口问:“萧哥是谁?”

    有风刮过,他侧身替她挡了挡,风衣的领子猎猎作响:“萧磊,他从前为我外公工作。”他抿了抿唇,“我求了外公。”

    林轻一愣:“王凯行?”改口,“王董事长百忙之中还管这个?”

    他顿了顿,轻轻“嗯”了一下:“我答应外公……一些事。”

    林轻也“嗯”了一声,没继续问:“张秘书丢了根手指。”

    不等他回答,她又说:“凤书砍掉张秘书一根手指,我觉得她变态。可是我心里却一点愧疚都没有,甚至希望她和李洛基斗得更厉害,哪怕张秘书因此再丢个几根手指……”

    她用糖葫芦一下下戳着身后的冰雕:“小黑,怎么办?我想我也变态了。”

    他无声看她,不干涉,不介入,不离开。

    一截糖葫芦断下去,掉在地上,林轻有点魔怔:“现在,他们应该已经对上了。”

    ------------------------------------------------------------------------------------------

    林轻猜得不错。

    凤书几人放了林轻,回到猫神后门。

    刚一进门,她就感觉不对,才一转身,脖子上被抵了一把水果刀。

    她边上的阿三学过功夫,迅速挥拳来救,拳头出了一半,被人一棒子砸在头上,两眼一翻软了下去。

    凤姐倒还镇定,推了推脖子上的刀,笑道:“小弟,没人和你说过吗?用刀威胁女人会减寿哦。”

    那人把她逼到大厅。

    猫神一楼有一个直径十米的圆形舞池,舞池上是电视墙和音响设备,舞池边缘摆了一张暗红的半圆形沙发。

    李大公子此刻就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脚边两只打开的皮箱,皮箱里红红白白的一沓沓。

    舞池里,十几名猫神员工站成两排,正看着七八个人拎着锤子到处打砸。

    哗啦哗啦声从李洛基身后的走廊里传来,一个男人架了梯子爬上墙,一下下凿着一人高的大厅屏幕。

    凤书站在舞池边缘,看了眼无动于衷的猫神员工,怒道:“十几个人干不过几个?干不过你们不会报警?”

    离她最近的小服务生结结巴巴:“老板……他……他们有武器……”

    凤书更怒:“你们没有吗?”

    “不能怪他们。”李洛基从箱子里捡起两沓钞票,扔进舞池,“我说了,他们在我面前站一分钟,我给每人发一千,等你这会儿……我算算,个个赚了三万多。”

    他靠回沙发,长眼睛一眯:“报警?谁报警谁断人财路也自断财路,换作是你,你干吗?”

    凤书没什么话好说:“那还真是怪不着他们,要怪就怪李先生出手太大方,看来是我不懂事,回来早了。”

    李洛基摆摆手:“大方算不上,这些年没给女人买包,这点钱还出得起。”

    说完对身后一个半秃的中年人挥手:“大腿。”

    那中年男人答了一句,从桌上捡起一把菜刀,走过去,在凤书没反应过来前,抓着她手腕把人往地上一按,手起刀落,舞池里的店员尖叫声一波一波。

    没叫的是凤书,她看着自己一截小指滚下台阶,咬牙看向又朝舞池里扔了两沓钱的李洛基:“姓李的,算你狠。”

    李洛基又捡起一沓钱递给刀法利索的王大腿:“生意人不讲狠,讲个诚信,包间里的电视八百,音响一千二,这个屏幕砸坏了我给两千,门口的吧台碎了来拿五千……你呢,值钱点,一根手指两万,一次砍两根,我再奖励一万。”

    凤书用包带绑住自己胳膊:“李公子,我砍你的人一根手指,你也砍我一根,我们扯平。四家店被你整了,算我技不如人,我认了。你们现在走,我们从此井水不犯河水。不然,你以后出门最好带够人,我凤书一个光脚的,从来不怕穿鞋的。”

    李洛基认真听了一会儿,斜起嘴角笑了:“以后?大腿,你告诉她,盖一栋楼要多少水泥。”

    王大腿抽出纸巾把菜刀擦干净,瞥了凤书一眼:“一栋二十层的楼,水泥墙里夹两百个凤小姐没有问题。”

    凤书头皮一麻,没想到李洛基压根就没打算让她活着出去。情急之下,她从包里扯出林轻的项链扔进舞池:“李总不心疼秘书,总要心疼女人吧?”

    李洛基原本在笑:“我就说,女人的战场在床上,跑到社会上来真是浪费人才……”余光瞥见那项链,忽然一滞,“大腿,拿过来给我看看。”

    拿着项链,他神色微动,掏出电话拨了个号。

    很快,凤书包里传来电话铃声。

    她用左手从包里夹出林轻的电话:“小轻和那个小秘书可不一样,我不舍得让别人看着她。李公子把我夹墙里,三天内,她不是渴死就是饿死。有她陪着,我也值了。”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财运天降

人若犯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四十二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十二吨并收藏人若犯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