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人若犯我 > 第3章

第3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人若犯我最新章节!

    第八十章

    凤书的眼角有一条半指长的疤,说不上多狰狞,淡淡的一条斜在那里,就是让人不舒服。

    她脸色青白,嘴唇因为失血而哆嗦,人却慢慢站起来,抽紧胳膊上的包带:“李洛基李公子,我12岁离家,南南北北快18年,给人跪舔过,也被人跪舔过。今天落在你手里,我没什么好说的。我那点家当你看不上眼,砸了也就砸了。只是小轻我放不下,肯定要带上她。”

    李洛基放下二郎腿,向前倾身,手臂压在膝上,特别长的手指上一圈圈缠着那条项链。

    半晌,他细长的眼睛一斜,把一只皮箱踢进舞池:“这边没什么热闹,把钱分了,回家放假。”

    店员们个个杵在地上不敢动,猫神的经理弯腰,半天还是把皮箱往外推了推:“李先生,钱我们不敢要,您让凤姐去医院吧!再这么站一会儿……血、血都流干了。”

    他身后几个服务生也跟着把手里的钞票放在地上:“您放过老板吧。”

    凤书刚才没生气,现在倒有点气了:“一个个的,脊梁骨都给狗啃了!不用求他,求他也没用。这种人,你越是求他他越不把你当人,你们要是想跟我一起进墙就继续在这杵着。”

    “你说的……”李公子点了根烟,“有点道理。”

    满地碎玻璃,他拉过烟灰缸,把烟灰一片不落地掸进去:“门我是开了,三分钟。大腿,三分钟后清场。”

    王大腿原本因为林轻视频的事差点被李洛基发配了,好在他做人机灵,带着工队里的十几个混混转到地下,把李洛基的大腿抱得稳稳的,老对得起自己大名。

    难得李总给机会,这个时候不表忠心简直对不起自己两条腿。

    他手一挥:“聿一,阿刘,去把门锁了。”

    几个新人再撑不住,抓起地上的钞票转身就跑。

    一分钟后,舞池里只剩经理一个。

    王大腿凑近沙发:“李总,这么放他们走,会不会招来……咳,那个。”

    李洛基摩挲着指间的珍珠:“不用操心。”看了眼凤姐,“让女人流血……啧啧……我还真有几年没干了,都怪这年头能入眼的处、女太少。大腿,叫人给凤小姐好好包扎包扎。”

    王大腿为难:“李总,我们兄弟包行,扎也行,包扎真不行。”

    “我……以前跟着店里一个老中医学过一阵子……”举手的是一直没走的猫神经理,“简单的包扎可以做做……”

    李洛基挥挥手,打了个电话:“李秘书,去查她位置。”

    放下电话,他扔了烟头,从金属烟盒里抽出两根:“来一根?”

    凤书摇头:“不了,小轻不喜烟味。”

    他收了一根,又点起一根,吸了一口,把烟整根扔进烟灰缸。

    就在这时,猫神经理拿了剪刀纱布碘酒过来,才把东西放下,就被凤书一把抢过剪刀,反手抵在自己脖子上。

    李洛基使个眼色,边上打砸的人都扔了锤子,围了上去。

    “我不喜欢寻死觅活的女人。”他摇头,“床上时除外。”

    凤书也不理他,手上一推,剪刀尖戳进脖子一个尖儿,血猛地涌出来。

    “别动,”她一张嘴,带动更多血液,“李公子,我知道今天不管我说不说,你都不会放过我。就算你现在放了我,我走出这个门也甩不掉你的眼线,到时候跟着我找着她,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我一个女人,相也破了,牢也坐了,现在手也残了,钱也没了。与其站在这儿被你羞辱,还不如我自己了断。”

    说着一点不犹豫,手上又是一个用力,血“噗”的一下从剪刀入肉处涌出来。

    “你要什么?说吧。”李洛基终于从沙发上站起来。

    凤姐腾出一只手来,慢慢蹲下,从包里摸出一副手铐:“你让他们都走,把自己铐上。不用和我比花招,你想制服我是分分钟的事,我想弄死自己也是分分钟的事。”

    王大腿噗嗤笑了:“李总,这女的疯了。”

    他的李总却没笑:“你们出去。”他冷声吩咐,“管住嘴。”

    王大腿一拍大腿:“李总,这女的是个疯子!您这是羊入虎口啊!万一她好久没男人把您强强强……强了……李总!还是把我留下来吧!我身体好!不挑!”

    李洛基下巴一挑:“你问她原不愿意?”

    凤书把手铐递给经理:“给李公子把镯子戴上。”看了眼王大腿等人,“滚。”

    ----------------------------------------------------------------------------------------

    凤书指挥着猫神经理把李洛基铐进地下室的时候,林轻正在露天菜市场买菜。

    事实证明,王小黑是个每天都在突破自己极限的人,就比如说刚才,一只猪腰子从案板上妖娆掉在他脚边,溅起一地妩媚血水,有几滴甚至亲热地贴到他裤脚和皮鞋上……

    他居然能面不改色拎着一袋土豆淡定路过。

    林轻在蔬菜摊前停了停,在一筐黄瓜里拨弄来拨弄去。

    卖菜的大妈戴着金耳环、擦着大红唇,刚一抬头就傻了,半天回过神来:“大妹子,你家里头有这样的大明星,买什么黄瓜?买什么黄瓜?买什么黄瓜?!!!”

    林轻掏了掏耳朵:“阿姨,你复读机吗?”

    大妈表情坚毅:“重要的事儿得多说几遍。”末了灵光一闪,看向王小黑的眼神就有点不屑了,“你家里头有这样的还买黄瓜,难道是……大妹子你过来,我和对面卖牛鞭的是闺蜜,闺蜜,懂吗?闺蜜就是我介绍你去买,她立马给你便宜两块钱!你听婶儿说,男人再不济,也比黄瓜强啊!不能放弃!不能放弃!不能放弃啊!”

    林轻听到“牛鞭”俩字有阴影,抹一把幻想汗:“阿姨,我就是想拍个黄瓜。”

    大婶一听,看向王小黑的眼神又变了:“拍黄瓜啊,要蒜么?昨儿新来的蒜可好了,个个是精品,头头是状元!”

    林轻放下蒜,扯过身后乖乖当屏保的王小黑:“小黑,你来,我不行,我实在忍不住要和她撕。”

    玉树临风、凤凰立鹌鹑群的王小黑,偷偷看了眼直舔烈焰红唇的大婶,艰难地:“好,我来。”

    说完又小动作地扯了扯林轻袖子,踌躇良久:“不拍……黄瓜……行吗?”

    林轻表示自己不挑:“那就做萝卜丝饼吧,记得挑粗壮点的。”

    他好看的眉毛跳了跳,大冬天的手心居然有点发潮:“为什么,我觉得,疼。”

    林轻安慰他:“没关系,男人30多不纯洁了也正常,你不要太放在心上。”

    就在温柔多情的王小黑和豪放不羁的大婶上演虐恋情深的时候,林轻的电话响了。

    她盯着“凤书”两个字看了半晌,才接起来:“阿凤。”

    电话那边凤书的声音沙哑:“小轻,别挂电话,挂了可要错过好戏。”

    林轻立刻反应过来,走开几步:“李洛基在你手上?”

    凤书哑笑几声,笑声在地下室回荡得有些瘆人:“她倒是不像你说的那么无情无义,要是早几年遇上,我说不定也敬他一声‘哥’。”

    林轻不想和她纠缠:“你们俩慢慢玩,我还要买菜。”说着就要挂电话。

    “小轻,你从前受不住的时候说过,有一天要亲眼看他把你受过的都受一遍,你忘了吗?”

    林轻没忘,怎么会忘?

    疼狠了时,只恨不得让全世界都陪自己疼。

    那时候她的全世界还小,只那么一个人就占了大半。

    “小轻,你现在挂电话,这个心愿就要变成遗憾了哦。”

    林轻站在泥泞拥挤的菜市场,慢慢掏出了耳机。

    耳机里传来门声,想是凤书带着电话进了房间。

    “屠经理把你铐得挺结实。”是凤书的声音。

    一阵沉默,不在意的男声:“凤小姐现在去医院,说不定还能把手指接上,可别像张秘书一样耽误了。”

    凤书笑得有点没心没肺:“公子屈尊降贵,妾身怎舍弃君去?”

    回应她的是两声同样没心没肺的哑笑。

    很快,耳机里传来窸窸窣窣声,林轻抬头,却见王小黑拎了一袋白萝卜过来。

    他有点得意地举了举手里的袋子:“最粗的两只。”

    耳机里有女人的吸气声:“李公子这身材,让我都有点不忍心下手了。”

    林轻抬头,拎着萝卜和土豆的大帅哥好似进入了状态:“轻轻,还想吃什么?”

    耳机里有男人的挑衅:“你从前怎么对她,现在可以再加点劲儿对我。有什么花样,记得一样都别落下。”

    林轻有些心不在焉:“随便买点吧,反正不管买什么我都不会做。”

    他十分高兴:“我……可以试试。”

    耳机里有噼啪的金属敲击声,那么耳熟:“韩国人的铁筷子,两头用皮筋绑住。李公子是想宝塔镇妖,还是想愚公移山?”

    他扯了扯她,指着一旁买现磨黑豆浆的小店:“口渴么?”

    林轻“嗯”了一声,却听耳机里又传来人声:“宝塔镇妖、愚公移山……她能记住这些词?”

    “脑子记不住,身体也能记住。宝塔镇妖从头顶压,愚公移山从山脚挖。”

    “她都试过?两个都来一遍。”

    刚回过神,怀里已经被塞了一杯热乎乎的豆浆。想是怕她烫着,他在杯子外头围了一只手套。

    林轻一愣:“怎么热的?”

    “你有胃病史……”他几乎是脱口而出,忽然有点不好意思,“我……看过你的病历。”

    林轻一怔:“你倒挺操心。”

    他很严肃:“胃养不好,吃不胖,吃不胖,不好生孩子……的。”

    林轻摘下一边耳机:“王小黑,你再说一遍?”

    单只耳机里有男人的闷哼,凤姐的声音有些轻蔑:“没受过什么皮肉苦吧?才刚开始你就不行了?”

    过了好一会儿,男人的声音带着粗重的鼻音,却是嗤笑:“你搞你的,我叫我的。就是在床上,我也喜欢那些叫得投入的。”

    林轻一愣神的工夫,腰上一紧,手里一滑,豆浆“哗”地落地,身旁一辆车呼啸而过。

    她看向不远处爆体而亡的豆浆杯,挣了挣箍在腰上的手:“勒死了,王小黑。”

    王小黑似是决定暂时不勒死她,只是把所有的袋子移到一侧,腾出右手接过她的包,也放进左手,空出来的右手很自然地牵住了她左手。

    他低头,用鼻尖蹭了蹭她发顶:“好了,可以继续发呆。”

    两人这样手牵手在二月的街头慢悠悠地走,路旁的树上已经被缠上了新年彩灯,一闪一闪,成功地伪装出了一派生意盎然。

    耳机里的声音不断撞击着她耳膜,一下一下,像一只要钻进她脑子里寄宿的虫子。

    “李公子,渴了吧?来,50度的伏特加,纯进口,可不是天纵里被你抓包的假酒。”

    咕嘟咕嘟的灌水声,夹杂着喉咙里滚出来的呕吐声,和“啪”、“啪”的打肉声。

    握着她的手温暖有力,轻轻引着她避过路面的狗尿。

    “李公子,你说一个人想排尿的时候……”耳机里有啪的一声,“前面被这么夹住了,”又是一阵窸窣,“又被这么堵住了。”

    “是什么感觉?”

    一阵静谧过后,那声音有着隐忍和不屑。

    “你最好没在她身上试过。”

    林轻在路中央停住了脚步。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人若犯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四十二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十二吨并收藏人若犯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