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人若犯我 > 第3章

第3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人若犯我最新章节!

    第八十一章

    “你最好没在她身上试过。”

    林轻站在路上。

    左耳是店家吆喝和讨价还价声,右耳是金属落地和男人闷哼声。

    凤书的声音里有一种压抑不住的激动:“女人有女人的玩法,男人有男人的玩法。一瓶伏特加下去,李公子下面胀不胀?”

    回答她的是无所谓的笑,还带了几分吊儿郎当的醉意。

    捏着她的手紧了紧,有人把她引到路边,掏出纸巾和酒精纸把墨绿的长椅擦了两遍,扯她坐下。

    林轻的目光穿过来来往往的人群和车流,最后聚焦在马路对面一排五颜六色的自行车架上。

    半晌,她皱了皱眉:“项链是我故意扔给她的,手机也是。今天出门带了两部电话。”

    他不说话,只默默攥着她一只手。

    耳机里凤姐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无聊:“难受吗?觉不觉得下面胀得紧?看,有点起来了呢。李公子,别那么害羞,求求我,求求我我就给你松松,尿液回流回膀胱那滋味……光是想想,我都high了。”

    林轻摘掉耳机,站起来:“走吧。”

    一路无语。

    俩人就这么大冷天的大包小包走回了她的小公寓。

    站在楼下时,他眼神请示,把手里的东西攥得死死的。

    林轻一拍脑门:“小黑,我想起个事儿,我厨房里……没锅,一个都没有!”

    万能的王小黑表示这不是事:“我把东西,拿上去,就去买。”他十分有想法,“调料,我一起买。”

    林轻摇头:“算了,下次再说吧。”她打了个哈欠,“困了,想睡觉。”

    信宏大公子没什么被人赶的经验,还是挺正经的:“你睡,我可以做的。”

    林轻难得委婉了一下:“那多不好意思,我躺着你站着,活儿都你干了。”

    他仍旧没理解其中精髓:“那,我陪你睡。”

    林轻只觉得一口老血卡在喉咙里,抢过他手里袋子:“老子没心情,你找别人玩去吧。”

    走出几步见他还一脸不解站在原地,不得已缓了缓语气:“乖。”

    ------------------------------------------------------------------

    茶几上堆了一座小山,两根白白胖胖纯纯的萝卜躺在山顶。

    林轻盘腿坐在沙发上,左手夹着硬币,右手挑着耳机。

    就这么静坐了不知道多久,她才又塞上耳机。

    有滴答的水声。

    水声很快被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咚咚声淹没。

    “醒了?”凤书的声音比刚才好了一些,“爽吗?”

    回答她的只有滴答滴答的水声。

    凤书好像是笑了一声,那笑声曾在林轻噩梦中出场多次:“男人……我经历过没有30也有20,像你自控能力这么好的还是头一个。”

    “我好奇问一句,李公子这身功夫是从多少人身上练的?”

    滴答滴答的水声中,有声音模糊不清:“我不数没意义的东西。”

    凤书的笑声越发尖利:“刚才夹得你失禁的时候怎么不见牙尖嘴利?现在又摆起架子,不好,不好。你越这样,我越想把你玩哭。”

    咣啷咣啷的铁链声,把一连串轰隆隆的咳嗽衬得不那么撕心裂肺:“那你可要费点力气,我从20年前就不知道怎么哭。”顿了一会儿,试探问,“她哭过?”

    凤姐大概是哼了一声:“也是个硬骨头,开始的时候眼珠子湿过几次,硬是没把眼泪落出来,后来连眼眶都不带红的。不过,我还真喜欢她这把骨头。”

    对面再不说话,耳机里传来哗哗拉抽屉声,凤姐的声音又兴奋起来:“别小看这把小锯子,它可啃下来过不知道多少人的手指头。就是太小了,一点一点磨,一根手指头搞上20分钟,断口的地方血肉烂成一片,骨头血管磨成一片,接都不好接呢。”

    “传闻李公子做-爱时不亲不摸,全凭两根手指给自己开路。你的人剁我一根,我也不是太记仇,把你最得意的两根留下做个纪念,不算过分吧?”

    林轻拔下耳机,“咣”地把电话摔了出去。

    保持着这个姿势许久,她叹一口气,起身捡起手机,先拨了110,想了一会儿又一个个删除,拨了另一个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对方对这个号码还有点不熟悉:“哪位?”

    林轻站起来,一边穿外套一边低声说:“陈衡,帮我个忙,给我弄桶汽油,猫神见。”

    -------------------------------------------------------------------

    陈衡这些年越发低调,林轻从出租车里下来的时候,猫神街对面停了一辆辉腾。

    陈衡打开后备箱,从车里下来,指着里面三只桶问:“怎么了你?不是想不开要*吧?”

    林轻看他一眼:“等我找着谁弄死刘宗,我就带一桶和他同归于尽。”

    陈衡拍拍她肩膀:“到时候哪用得着你,我们都不能让他好活。不过你这到底是要干什么?猫神里头谁又得罪我们小祖宗了?”

    林轻也拍拍他肩膀:“没事,小祖宗我又闲的脚底痒了。老规矩,你在车里等着,我要是半个小时还不出来,你记得进去捞我。”

    陈衡陈副总表示同意,扶着车门叮嘱:“岁数挺大了,下手轻点儿。”

    林轻甩甩脑袋表示知道,拎了汽油桶就走。

    走出两步,又被他叫住。

    “20分钟吧,”陈衡一只脚踏进车里,“20分钟你没凯旋,我就进去英雄救美。”

    林轻挥挥手:“随便你。”

    猫神前门后门侧门果然有人守着。

    林轻走近了点,把汽油桶盖子拧松,走到门口抽烟的两个男人面前:“阿凤在里头吗?”

    她故意把“阿凤”两个字叫得颇缠绵,两个混混果然一愣:“你是凤姐什么人?”

    林轻眼风一飞:“阿凤叫我小轻,你们说我是她什么人?”

    两人又是一愣,其中一个对另一个使个眼色:“进去问问凤姐……”

    话未说完,两人只觉得眼前一花身上一凉,一阵冲鼻的汽油味直钻脑顶。

    林轻把汽油桶一扔,手里打火机“啪”地蹿起火苗:“别麻烦了,你们现在开门让我进去,不然我手一抖,不一定把什么点了。”

    其中一个男人吓得退开半步,被林轻一把拽住:“再动一下我可就点了。”

    另外一个有点年纪,在外也混了多年,直接扣住林轻:“小丫头不要在叔叔面前耍狠。你点啊,你点了咱们三个抱一团,一个也跑不了。点啊,怎么还不点啊?不敢了?不敢了就滚回家找你爹吃奶。”

    林轻扭头,满脸真诚:“我要是能找着我爹,”她顿了顿,“就好了。”

    她说着,手一翻,火苗舔上拉她人的袖子。

    那人原来只道林轻脑子不正常,没想到都不正常到这个份上。惊慌地松开她就要退,被她抢先一步绊倒在地。

    林轻一脚踩住挣扎着要爬起来的男人,打火机又“啪”地点起,手指一松……

    一只手从她身后伸出,赤手接住还燃着的打火机,反手扔进一旁的水池里。

    林轻回头,于片片华灯下看见抿紧的唇。

    她一愣,在衣服上蹭了蹭手:“你怎么在这儿?”

    他扶着她肩膀,把她和满身汽油的两人隔开:“我见你上车……”

    林轻不明白:“你一直没走?就在楼下干等着?”末了反应过来,“这件事你别管,快回去。”

    他原地不动,一副体内接收系统坏了的模样。

    林轻急了:“王信宏王公子,我赶时间,没空和你过家家,麻烦你让一让。”

    他没答她,只是转身:“萧先生。”

    林轻这才看着他身后站了不少人,除了张超和小胡子,个个看着不像好人。

    其实张超和小胡子也不像好人了。

    为首的一个倒有几分斯文劲儿,一副儒商的模样,见到林轻还平易近人地打了个招呼:“林小姐是吧?我是萧磊。”

    林轻比谁都上道:“萧哥好。”

    守门的两个看着萧磊,慌忙从地上爬起来,头都不敢抬:“萧哥。”

    萧磊不顾汽油沾手,拍了拍一人肩膀:“开门。”

    门一开,里头黑咕隆咚一片,萧哥带来的人刚开了灯,就见到四五个人扛着铁棍堵在门口。

    开灯的人声音尖细:“看清楚了!”

    那几个人一瞅,赶紧扔了棍子,齐刷刷地:“萧哥。”

    萧磊边走边问:“小凤呢?”

    其中一个答:“萧哥,我去给您叫凤姐吧?”

    萧磊皱了皱眉,他身后的人一脚踹在答话人肚子上。

    萧磊又问:“小凤呢?”

    那人被踹得直不起腰,再不敢废话:“在……在地下室……”

    前头有萧磊开道,林轻一路畅通无阻。

    地下室有条走廊,两侧有十来扇门。萧磊站在走廊外,吩咐:“开门。”

    林轻原本恍惚,一下子被这一声喊醒,几步蹭过去:“萧哥,钥匙给我,您带人去上面等行吗?”

    萧磊回头看了一眼,似在等王信宏发话。

    他站在众人后面,嘴唇抿了几次,最终点了头。

    林轻接钥匙时,却听“咔”的一声,有门开了。

    “哗啦”一声,这串钥匙就没接住。

    林轻转头,却见一扇扇门的尽头,有一人靠在墙上。

    灯光闪烁不定,他的手插在口袋里,风骚的黑灰白渐变衬衫松垮垮穿在身上,从来只系两颗的扣子这一次一路扣到领口。

    皮鞋声在窄而长的走廊里回荡出几个轮回。

    眼看着人越来越近,林轻下意识地后退,却被他一把抓住手腕。

    他的发型有点乱,左耳上沾了不少血,脸上神情似笑非笑,好像刚从十八层地狱爬上来抓人脚踝的厉鬼。

    “萧哥,”他转向萧磊,“你女人有点太野。”

    “小凤何处?”问话的是萧磊,语气里有几分不悦,“谁对谁错,我不能只听李先生一面之词。”

    李洛基无所谓地用拇指往后戳了戳:“我劝萧哥别带太多人进去,女人嘛,还是要留点颜面。”

    萧磊脸色一变,更加不悦:“多谢提醒。”说罢吩咐道,“你们在这等着。”

    李洛基回头看了两眼热闹,没管别人,扯了林轻就往楼上走。

    他走得很急,步子有些奇怪。林轻被扯得晕乎乎的,身子一斜,被他拉进沙发里。

    他靠在正中,松开一颗扣子,望着天花板许久,胸膛里溢出一连串咳嗽,缓缓开口:“我很失望,林轻。”

    林轻别开目光,承认:“项链是我给她的。”

    他笑了,声音越发沙哑:“我很失望。你受那种苦时,我在干什么?我真的很失望。”

    他翻来覆去,一遍遍地重复他很失望,倒有几分像菜场那位大妈。

    李洛基说着说着,又轰隆隆地咳起来。林轻趁机挣开他的手,站起身来,声音机械而麻木:“你没事,那我走了。”

    才一转身,手腕上又是一紧,她一个趔趄被扯回沙发,还没来得及还手,已经被他单手压住后脑,唇就这么压了下来。

    她张口欲骂,却只觉口中一片血腥。她知道自己唇舌完好,那腥气却越来越重。

    脑子还没回神,身上一轻,接着是一声闷响,对面沙发轰然翻倒。

    王信宏站在她面前三步处,垂在体侧的拳头慢慢松开。他对面,李洛基扶着翻倒的单人沙发,斜着唇角站了起来。

    他的手背擦过下唇上殷红一片,一步步绕过王信宏,再一次来拉林轻。

    擦身而过的瞬间,心情不佳的王公子又是一拳。

    这一次落地点不是很好,他撑起来时,满手的碎玻璃碴。

    碎玻璃扑簌扑簌落地,他仍是朝她过来。

    又是一拳,他大哥终于说话:“别碰她,”他拿出手套戴上,“她不愿意。”

    李洛基再一次爬起来,这一回试了两次才站住,笑问:“不愿意?”

    他踩过满地狼藉,又走过来:“你怎么知道他不愿意?”

    王公子抿紧了唇,左臂再一次抬起,还未出手,先被人一拳打在小腹。

    林轻收手,脸色阴沉得要下暴雨一般:“王信宏,你他-妈-的再打他一下试试?”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人若犯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四十二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十二吨并收藏人若犯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