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人若犯我 > 第93章 终篇(上)

第93章 终篇(上)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人若犯我最新章节!

    林轻从看守所出来的时候,外面的雨下得很大。林缘从车上下来,谢明邗站在他身后,打一把黑伞。

    这一天,同很多年前她从戒毒所出来的那一天重合。

    林轻仰起脸,让雨水把脸上的眼泪冲掉,又忽而觉得这雨下得实在是矫情。

    她站在雨里,想起自己的伞落在里头了,正要转身去取,见后面出来一个穿着灰布衣裳的光头,手里半握一串佛珠,身后跟着被迫一夜长大的李洛淳。

    林轻原本对不吃肉的人没什么兴趣,看见僧人手里的佛珠,忽然想起自己答应了给他穿一串菩提串儿,只是看样子是来不及了。

    “大师,那个卖吗?”

    按理说,按理说,这个时候大师应该深不可测地把手串摘下来:“贫僧看施主也是有缘人,这串佛珠就赠与施主了。”

    事实是,大师深不可测地把手串摘下来:“800一串。”

    林轻冷哼:“800?给开□□吗?”

    大师:“800是现金价,开□□1000。”

    林轻正在看守所门口和和尚讨价还价,看守所里又出来一个人。

    金静一身黑色套裙,看起来颇有几分在国外参加葬礼的意思。

    她抬头看见林轻,犹豫一下走过来:“找个地方说几句话行么?”

    林轻放开大师,看了眼不远处的谢明邗和林缘:“有什么话不能在这儿说?”

    金静一愣,最后妥协:“你的脾气和我年轻时很像。”

    林轻没有心情和她攀关系:“我没有给人安排婚外情的本事,更对同性恋没兴趣。”

    金静愕然,倒没生气:“我确实喜欢王茗,但并不是你想的那般龌龊。我刚见了李洐,他到死都只认自罪不认错,我为王茗不值。”

    雨水劈在屋檐上,林轻觉得这话忒好笑:“不值?我还为我爸不值,他看上你这样的女人;我也为王茗不值,她把你这样的人当朋友;我更为我自己不值,我曾经把你幻想得那么好。可是我却庆幸你是这样一个人,没有你,就没有哥哥,没有他,我都不知道自己会是什么样儿。这么一想,我就觉得谁对谁错没意思。”

    金静撑开一把黑柄雨伞:“确实很像。”

    她脊背挺直,走开一步,看一眼车边的林缘,转身对林轻说:“别怪你爸。想当年我走,他说过这辈子都不见我。可三年前你进去了,他还是放下身段来找我,求我用家里关系给你想办法。为此还给我当了三个月伙夫。这些年,他一直未娶,我想也是不想委屈了你。”

    林轻觉得好笑:“我怪没怪过爸爸,是我和爸爸的事,不用外人过问。”

    金静有点落寞地笑笑,转身踩着雨水走到车边,对林缘点了点头。

    林缘挥挥手算是告别。

    高跟鞋响起,一家人再次分道扬镳。

    -----------------------------------------------------------------------------------------

    法院判决下来后,李洐等人有十天时间上诉。

    在这十天里,林轻每天爬七百多级台阶,腰不酸,腿不疼,上下楼都有劲儿。

    可惜每天左瞅右瞅,也没把菩提树看结果。

    第十天的下头,她在下山的路上遇见了个熟人。

    陈公子仍戴着细框的眼镜,插着口袋拾级而上,背后是漫山遍野衣着鲜艳的大妈们。

    他好像收过路费似的伸臂拦住林轻:“听说你最近天天来锻炼?来,让我看看胸肌。”

    林轻退开一步,站在石阶另一侧,隔着中间路过的游人们:“你不去看你的好伙伴宋二百,倒跑来看我胸肌?”

    五月花未开败,一朵白嫩嫩的花瓣落在陈衡镜框上,被他伸手捏去:“林轻,来来来来,给我讲讲,你怎么知道是我?知道你过去的人可不止我一个,你就没怀疑过别人?谢明邗?张紫婷?周桑桑?燕宁?李洛基?”

    林轻摇头:“我不是侦探,我只是认识你们太久。如果是明邗哥,我早就又进去了;如果是紫婷,她不会进去;如果是燕宁,就算哥哥不动他,宋二百也会供他出来。”

    “我被诬陷故意伤人的房间,确实是桑桑在电话里叫我去的。我在里头的几年,也怀疑过她,觉得是她联合了谢明邗他们陷害我。可我出来以后,把许多事又从头想了一遍,从我五岁的时候认识她开始想……”

    “如果她不是被人蒙骗给我打了那个电话,而是真的要害我,那我这将近20年是真瞎了,都瞎成这样,还管什么真相。”

    “至于李洛基……”她忽然转了话题,“我没想到二百会去走私,甚至敢去走私军火。我之前一直在想,他到底为什么要对付我?我和他有什么仇?”

    “后来我想明白了,二百不是要对付我,而是怕我查出来什么。我想,当年诸葛成车祸,应该和刘宗的死一样,都是人为意外。三年前诬陷我的事,他也有一份。”

    有人从山上下来,有人从山脚上去。隔着上上下下的人,陈衡正了正头上的帽子:“确实,他开始干的时候没瞒着我们几个,后来越做越大,诸葛成和刘宗都劝他收手。当时诸葛成说过一句‘你一个挖金矿的,搞什么搞卖-国?你要是再这么下去,别怪我不顾情分去举报你。’哦,对了,让周桑桑打电话的也是他。”

    林轻默然:“丁今今当时故意和我说,宋二百给我垫医药费被打断腿。这种事可以轻易查出真假,她就是在暗示我背后是谁。她不是个蠢人,可能也是怕宋二百对她下手。是我当时头昏了没听出来。”

    但她还是不明白:“你说二百到底是为什么去走私?”

    陈衡笑:“除了自卑和毒品,还有什么能让人疯狂?”

    林轻第一反应:“二百也涉毒?”随即修正,“他自卑?”

    “一个小城镇来的暴发户,戴着劳力士金表,穿着nike,偏要和穿manoloblahnik的人混在一起。你们讨论mile-highclub,他只能问那俱乐部在哪个区。林轻,你给我说说,宋彦宏为什么不自卑?他自卑得都快变态了。”

    林轻笑话他:“陈衡,你一口一个‘你们’,好像你和我们不一样似的。”

    陈衡摘下帽子捏在手里:“但丁在神曲里说,人有七宗罪,□□、暴食、贪婪、懒惰、盲怒、妒忌、傲慢。”

    “于二晴明知你要动她,还是愿意放手一搏,是为贪婪;刘宗明知宋彦宏疯了,还想置身事外,是他懒惰;张紫婷和你十年交情,最后反咬一口,因为妒忌;谢明邗知道吸-毒不对、知道设计室出自你手,还是把自己搞到住院,是暴食中的过分沉迷;宋彦宏因为自卑疯狂,对这个圈子里的人产生敌意和憎恨,正是盲怒。”

    “林轻,你对李洛基过分爱慕,放纵自己的*。十几年里从不关心他人,直到众叛亲离仍不知自己错在哪儿,难道不是因为爱欲?”

    “而李洛基,他自视甚高,对上帝不敬,对他人凶残,自以为是,犯的是最严重的傲慢。”

    山间风大,林轻有些不耐烦:“你想说什么?”

    陈公子忽然很痛苦:“我们出生于这样一个物欲横流的时代,生活在这样一个黑暗的圈子,周围充斥着这样一群癫狂的人。他们上不敬神明,下不畏鬼神,狂妄自大,不在乎明天,更不屑打算未来。”

    “他们一边犯着罪,一边却流着泪。我确实拉过宋彦宏几把,但绝没参与他的犯罪。林轻,我就是好奇,好奇这群人究竟会被七宗原罪送到哪里去。林轻,我是真好奇。”

    “你好奇,就看着宋二百搞残了诸葛成、搞死了刘宗?你好奇,眼睁睁看他把自己搞进去?”

    小孩子手里拿着风车,从他二人之间跑过,后面跟着着急的父母。陈衡耸肩:“林轻,我只是个旁观者,不能过分干涉这里面任何人的行为。”

    林轻愣了,半晌憋出三个字来:“神经病。”

    “你说李洛基傲慢,其实真正傲慢的是你自己,陈衡。”她甩甩手,背了包往下走,“我们再有罪,至少还知道自己是人,不是神。”

    -----------------------------------------------------------------------------

    十天过去,李洐等人均未上诉。最高人民法院的死刑命令于三日后逐级传至,死刑将于七日内执行。

    行刑那天是个大风天,和她出狱那天一样,不够粗不够壮的小树们咔咔咔折断,十分惹人怜爱。

    林轻坐在铁网的院墙外头,怀里抱着一套衣服,手里攥着一颗半生的菩提果,生怕它被风吹走了。

    媒体的车远远停着,稀稀拉拉几辆,实在没有抓拍李公子绯闻时的那股子激情。

    不断有各类豪车在院墙外停下。

    有的人放下车窗吐一口口水就走,有的人下车伫立许久,有的从车窗里撒下一把纸钱,还有一个撒了一把人民币。

    偶尔有几队上了年纪的建筑工人,顶着风挺艰难地踱过来,在墙根儿底下站一站,行个礼。

    林轻想起评论节目上的一句话:宏基这几十年来违法犯罪的事确实干了不少,但也不能否认它也干过良心事。比如说,前些年高龄农民工靠染发和吃肉混入工地干活事件,全国各地被拒收的老弱民工最后都被宏基接收。

    她忽然就想起很多年前的一天,他对电话里说:“男人青春60年,50岁算什么老?能睡女人就能干活,他们不要的我都要了。”

    当时,放下电话后他是这么说的:“干什么拿这小眼神看哥哥?你哥哥我离50岁还远着呢,等得起你长大。”

    她还看见了丁巾巾。

    丁女神经过丑闻和自杀事件以后沉寂了几个月,近日以本名丁今今高调复出,从玉女成功转型成*,一来就接了几部大片,打了当初以“我付过钱”侮辱她的李公子一个大耳光。

    林轻上一次在她脸上划出的疤已经没了。

    丁今今的出现给没精打采的媒体人们来了针鸡血,相机咔咔咔对着她猛拍,恨不得立刻把她拎上“旧情难忘还是报仇雪恨?”大标题。

    丁今今气度沉稳,任他们360度拍完了,才朝电线杆后面的林轻走过来,扔给她一本画册。

    那画册有些旧了,装订也不是很好,看着像是二手书店里淘来的。

    事实上,它是林轻从二手书店里偷来的。

    那时她经常自己偷偷摸摸看,有一次被桑桑撞见,她终于憋不住,找人倾诉了一番:“等我攒够钱、再拿下哥哥,我就带他把这上头的地方都去个遍。到时候他想吃意大利的那个……g什么的冰激凌,我就掏出一把500面值的欧元,说‘拿去生活,不够再管爷要’。”抬头看看听到冰激凌双眼放光的周桑桑,安慰道,“别这样,大不了带你一起去。咱们三个都去,你俩的吃喝我包了!”

    以为自己进去、父亲被诬陷以后,那画册约莫也是没了,没想到却在丁今今手上。

    丁今今指着封面上大片的薰衣草:“眼熟?”

    林轻说不出话来,只能点头。

    就在这时,“砰砰砰”几声枪响,在呼啸的大风里悠远绵长。

    那一瞬间,丁今今眼泪流下来,转身就走。

    林轻捧着画册,半天才缓过神来。

    就在刚刚,要等她长大的哥哥走了。

    她抱着衣服茫然往里冲,在院门外被张秘书挡住。

    林轻一把扯住他,晃了晃手里的紫衬衫:“张刀,你让我进去给他换身衣服。穿成那样子走,他肯定觉得丢人的。他那个脾气,你也知道,准要念叨我们好久。”

    张秘书声音已经哽咽,指了指停在院门口的医用车:“李总签了字的,除了心脏,别的器官都捐掉了。你现在进去,他也……也用不上了哇……”

    林轻很小声小声地:“那……我把鞋子和裤子带进去行吗?腿上没什么能捐献的吧?他那么高,里头不一定有够长的裤子……”

    张秘书实在难受,对林轻身后一个大胸女人招手:“千坠,带林小姐去领遗物吧。”

    没什么遗物。

    一套衣服,一枚扳指,一个打火机,半盒烟,几包成人纸尿裤,两张照片,一盆仙人掌。

    李洛淳仍旧很懂事:“林轻姐,你先挑,我去领父亲的,你……给我留一样就行。”

    林轻捡起照片。

    一张是略老旧的彩色照,照片里的少女站在台上,穿着旗袍,身材高挑,眉眼淡淡,想必是年轻时获奖的罗薇薇。

    另一张被撕掉了一半,剩下的半张是个画了烟熏打了十几个耳钉的女孩儿,站在车里竖中指,被撕掉的那边是开车的陈衡。

    林轻从小就不爱拍照,这张照片还是刘宗拿立可拍随便咔嚓的,照片刚出来就被李大公子没收了。

    “流传出去会影响社会稳定。”当时李公子和陈公子一致这么说。

    她翻了几遍,也没翻到别的东西。最后把东西公平分成两份,自己不要脸地拿了打火机、纸尿裤、照片和仙人掌。

    口袋里的电话响了,是林缘:“你明邗哥去自首了。”

    林轻“哦”了一声。

    林缘的声音听起来也有些疲惫:“他承认诬告和吸毒,几年内是出不来了。

    林轻又“哦”了一声。

    林缘叹一口气:“早点回来吧,爸爸带你吃兰州牛肉面。”

    林轻握着电话,没“哦”出来。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人若犯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四十二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十二吨并收藏人若犯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