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人若犯我 > 第94章 终篇(下)

第94章 终篇(下)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人若犯我最新章节!

    李洛基火化那天她没去,而是颇有锻炼精神地一级级台阶爬上宏基楼顶。

    陈衡说得不错,她放纵自己的爱欲,过分爱慕了一个人。

    站在天台的时候,她想了想,觉得自己想得很周到。

    给桑桑寄了一套菜谱,够她研究几年;给紫婷买了几条新裙子,她出来可以试试;哥哥的扳指和打火机,她留给了明邗哥;自己那套房子,她送给了燕宁。

    她还去看了诸葛成,和瘫在床上的他告了别;又去见了刘宗的母亲,把事情的原委讲了一遍;最后去了郊区别墅,把姜楚乔提出的现金都给了苏阿姨。

    苏阿姨直摇头:“小哥哥之前已经留下好多钱了。我们两个老婆子,到死也花不完那么多。”

    林轻不知道说什么:“给伯母买片儿吧。”

    早上她给爸爸煎了个荷包蛋,没有哥哥给她煎的好。

    哥哥做的总是最好的。

    她觉得有点对不起爸爸,可是想到金静的那句话,她又觉得如果自己不在了,爸爸就能好好找个女人,天天给他煎蛋,这也不错。

    她给自己想好了借口。

    哦对了,还有王小黑。

    王小黑啊……王小黑那混蛋还欠老子一条胳膊!

    算了,欠着吧。

    碰着手里傻了吧唧的仙人掌,在纵身一跃前她又犹豫了。

    当年她把仙人掌塞进哥哥手里时,他嘴上是很嫌弃的:“啧,这东西还没根黄瓜有用。”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多少黄瓜烂掉了,仙人掌却活得好好的。

    她脱下鞋子和外套,在墙根下搭了个小帐篷,把手里的东西放进去。

    回身的时候,她忽然想起个事:“哥哥,我是不是该给你带几包纸尿裤?”想了想摇头,“忘了你连肾都捐掉了。”

    想一想又是摇头:“也不知道它们还能不能用。”

    这时身后传来“哐”的一声踹门声,她的胳膊被人拉住。

    林轻一回头,莫名其妙:“于子文?”

    已经不是黄毛的黄毛瞪了她一眼:“你有毛病啊?敌人还没上高地你就要投降。”

    林轻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个毛:“你来干什么?”

    “我姐看了新闻,说你这几天肯定想不开要寻死觅活,果然。”

    林轻糊涂:“你姐?你姐不应该叫你推我一把?”

    于子文差点呸她一脸:“你以为谁都和你似的?我姐说她当年对不起你,被你整了就整了,她现在在日本混得也不比之前差,人生那么长,没啥过不去的坎儿。”

    林轻又看他一眼:“喂,黄毛,我利用你整你姐了,你不应该报复我么?”

    于子文又差点呸她一脸:“我一个男人,被你个小姑娘骗了,不好好反省自己蠢,还叽叽歪歪要报仇?我丢不丢人啊我。”

    林轻“哦”了一声,反手“咔咔”卸了他两条胳膊,指了指墙根的仙人掌:“那啥,帮我养着,能养几年算几年吧,谢了。”

    “林轻!你给我回来!别丢人,你跳了我看不起你啊!”

    于子文在身后哇啦哇啦,林轻觉得这事儿得赶快做,不知道一会儿又出什么幺蛾子。

    幺蛾子果然是无处不在的。

    捏她的人手劲儿很大,他身后张超正在给于子文接胳膊。

    林轻抬头,觉得那张长着泪痣的脸上,神情有点悲伤。

    她被逗笑了:“王小黑,你还真是无处不在……”

    然后她被打晕了。

    ----------------------------------------------------------

    林轻梦见一件很多很多年前的事。

    那时候她也就五六岁,家里还没那么有钱。有一次他爸带她去交易所,扔下几个硬币让她自己玩。

    玩着玩着,她就把硬币玩嘴里了,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

    她老爹立刻反应过来,从她背后用两手快速向上向内方向连续挤压,五六下以后,硬币“叮当”掉在地上。

    当时他老爹松一口气,隐约好像说了这么一句话:“吓死你爹了,差点因为一块钱丢了个女儿。”末了补充一句,“几块钱都不换啊!”

    林轻醒来的时候,她躺在床上,王信宏坐在床边,拉着她一只手,指尖轻轻挠着她手心。

    林轻恢复点知觉,躺在床上不说话。

    她不说话,更别指望另一个会说话。安静了很久很久,他转身出去。

    王公子端着餐盘进来时,林轻刚捏碎了床头的水杯,正在用玻璃碎片抹脖子。

    她觉得割手腕这事儿成功率低不说,还娘儿们,死都死得没面子。

    十分钟后,熟悉的画面再现,她的两只手被铐在床上。

    也许是知道她不会吃饭,他直接拿了没有针头的注射器,抽一管粥,捏住她下巴,把粥直接往她喉咙里打。

    林轻就这样被囚禁了。

    所有的尖利武器都被撤走,连水杯都换成了塑胶的。

    三天内,他逼她吃饭,逼她洗澡,甚至逼她排泄。曾经碰一下别人都要擦手的王公子,每天围着一个寻死觅活的人,在呕吐物和排泄物中打转。

    到了晚上,他就松了手铐,从背后抱着她睡。只要林轻有一点动作,他会立刻醒来,开灯把她瞧上一个遍。

    连林轻都看不下去了:“王小黑,你这是在挑战自我呢?看自己能承受多恶心的事儿?”她抖了抖细细的金属链,“你到底是为什么对我这么不依不挠的?难不成我是你失散多年的亲妹妹?”

    他坐在床边不说话,默默绣花。

    林轻放软声音,和他商量:“小黑,我是不是你亲妹妹我不知道,但他也算你亲弟弟。他自己一个人,器官都没了,呆在黑咕隆咚的地方,你忍心么?”

    他放下手里的小狗儿花样,转身走进浴室。

    林轻在后面喊:“行!你有种!你有种给老子擦一辈子尿!我还不信了!”

    浴室里的水声响了很久,他出来的时候头发还有些潮,白皙的皮肤被水汽熏得泛红。

    他在门口站了很久,目光在四面墙上晃了个遍,才默默走过来,开始解林轻的扣子。

    林轻扭着身子去躲:“我洗过澡了!你一个大男人天天给女人洗澡,算什么事?”

    他抿了唇,没有说话,只是继续给她脱衣服,目光毫无遮拦地落在她□□的胸口。

    之前他也会给她换衣,但大多是别过脸去摸索着来,却不曾像今天这么大胆。

    林轻咽下口水:“你要干什么?”

    他仍沉默,慢慢将她的睡衣睡裤都褪去,站直了身子,单手去松领子。

    衣服一件件落地,这个男人的身体颀长健美,皮肤有一丝因长年包裹导致的苍白。

    他站在那里,就好像一颗刚被从山巅挖出来的人参,第一次见光。

    林轻闭眼不看他。

    过了不知多久,有人慢慢分开她的双腿,温热的身体覆了上来,他动作生涩地抚-摸她。

    林轻扔闭着眼,死了一般。

    和主人温软的性子不同,在下头抵着她的那个又烫又硬,略急迫地蹭着,就是找不到入口。

    林轻轻蔑地表示嘲笑。

    他终于进去的时候,两个人都是疼得一震,却谁也没出一声。

    林轻忽然就想起那天在医院外头,那个人把按住,不怀好意地说:“你没经验,和他做,哼,能疼到你哭。”

    她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疼我乐意,哭我也乐意。”

    他还说了什么?

    “想吃宵夜了也给哥哥电话。”

    哥哥,你说得对,是好疼,疼到我想哭。

    哥哥,我不想吃宵夜,我想你,可以给你打电话吗?

    书上说,自闭症患者大多喜欢重复单一动作。

    比如说现在。

    林轻记不得自己被他机械地深深浅浅多少次,只知道到了最后,连疼都麻木了。

    她看向从他身上起来的人,摇头:“你这样,我也不会为了找你报仇活下去,你不爽我也不爽,何苦呢?”

    他□□却坐姿端正地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慢慢走进浴室。

    那之后的一个半月,早中晚各一次,他日日来耕耘一番。

    随着经验积累,他持续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有时候林轻已经睡一觉了,睁眼发现他还在面无表情地机械律动着。

    于是她又睡了过去。

    夜里,她总是会梦见那双狭长不羁的眼,嘴角仍然挑着,笑得却有些寂寞。

    那时她心里总是很难过,难过得在梦里就哭了出来。

    有人温柔地给她擦眼泪,手臂从背后暖暖地环着她,她好像听到谁在耳边一直重复着两个词。

    “轻轻,活着。”

    她哭得更厉害了。

    这样的日子被一根验孕棒终止。

    自从他愧疚而又略带欣喜地告诉她“你怀孕了”后,早中晚的操练中断了。

    林轻觉得可笑:“你不会觉得我这种人会忽然母爱爆发吧?我自己都没活明白,可能再养活个孩子?大不了我带它一起死。”

    他给她擦头发的手停了停,半晌忽然把头埋进她肩窝:“你当时和我说,你什么都没有了。”

    他没往下说,只是拿起毛巾继续一根根擦头发。

    霍及佳来英雄救美时,王公子正坐在床边做小袜子。

    他手里的针线还没放下,黄色连衣裙已经闪到面前,“啪”地给了他一耳光:“强迫女人?王信宏,你真是长本事了!”

    --------------------------------------------------------------

    林轻被带到医院,中国好表姐直接领她上了妇产科:“我知道你不愿意,想打就打了吧。”

    林轻在到底是打了再死还是直接一起死之间犹豫,却听霍及佳说:“打了就打了,别和我说什么是为了孩子好的混账话。这世上活着的就是比没活的幸福,要真都像说的那么不幸,个个都去死了。我只见过孩子怪父母把自己生下来,没见过几个怪完就去死的。”

    林轻在老老实实排队的时候,霍及佳在外头和人打了一架。

    成功制服表姐的小马甲张超把霍表姐扔给小胡子,虎虎生风地在林轻边上坐下。

    “那位活了33年,只做过三件违背原则的事。”张超连兰花指都翘不起来,“第一件,他拿了别人的钱;第二件,他对警察说谎,承认那包粉是他的;第三件,他强迫了你。”

    林轻只当没听到,却听张超继续说:“为了第一件,他找了十五年;为了第二件,他辞去在信宏置业的职务;为了第三件,他现在要去自首。”

    张超说:“那位上辈子一定是抢过你盒饭,这辈子来还了。”

    林轻不明白:“他到底图什么?”

    张超一愣,问:“你最喜欢吃什么?”

    林轻随口答:“鹅肝酱。”

    张超问:“你为什么喜欢吃?”

    林轻莫名其妙:“这有什么为什么?合口味。”

    张超一拍她肩膀:“这不得了,他喜欢你也没为什么,你合他口味。”

    -------------------------------------------------------------------------------------------

    时光荏茬,一晃三年。

    三年里,信宏并购宏基,从此辉煌近三十年的宏基帝国消失,一起渐渐被人们遗忘的,是那位传奇的宏基公子,和他那永远带着颜色的故事。

    三年里,邗牌一直由前股神林缘代理,前些日子谢明邗出狱,重新撑起邗牌大梁,邗牌上下人心一震。

    三年前因广告事件被封杀的于二晴回国,和已经红遍大街小巷的弟弟于繁同台演唱,一曲《归来》人人会唱。

    这片大地上永远是落幕与登场交替,一晃又是三年。

    韩国,首尔。

    后台化妆间里,新出道少女组合青原的几位成员,正欲言又止地目击一场惨案。

    顺着她们的目光看去,可以看到一场撕逼大戏。撕扯的双方势均力敌,各自拽了粉兔子的一只耳朵,谁也不撒手。

    青原的队长看了看五六岁的小女孩,又看了看出道16年的花样美男尹俊希,试着劝:“尹前辈,您还是把邦尼还给若思吧,再拉就坏了……”

    话音未落,尹俊希的丹凤眼和王若思的狐媚眼一起甩了过来。

    队长讪讪闭嘴。

    “阿加西(大叔),请您放手。”

    “小若思,我不想松开。”

    继续僵持,再开口时连语言系统都变了。

    “黄二狗,你给我撒手!”

    “王翠花,我~不~乐~意~~”

    眼看着兔耳朵要被扯掉,化妆间的门开了,一个20多岁的女人一边脱戏服一边进来。

    青原的成员们可算找着救星,齐齐指向战场:“林轻姐,您看!”

    韩国的武打片不多,打也没有真功夫,能演打戏的女演员更是几乎没有。听说这位前辈当年是尹前辈带来的,当时连话都不怎么会说,上来就卸了导演两条胳膊。

    导演疼得直冒汗,却对她的功夫竖拇指。

    听说开始的时候,人人都不是很喜欢她,总觉得她身上死气沉沉,也不和前辈们说话。只因为是尹前辈带来的,大家才维持表面的友好。

    渐渐的,大家发现她也不是那么难相处,就算导演一直让她做替身,她好像也没什么怨言,平时不争不抢,偶尔还主动教女孩子们防身术。大家还发现,她还有一个很小的女儿,却没人见过女儿的爸爸,让人不禁又多了几分同情。

    做了快三年替身,新来的导演心血来潮,给了她一个有台词的角色,大家惊讶地发现,上了妆的她在镜头前有点让人移不开眼。

    只是武打戏毕竟不是主流,她好像又演不来和男演员的对手戏,两年过去了,人气只是维持在不温不火的程度,倒也够她养女儿了。

    林轻走过去,看了眼瞬间收手装可怜的尹俊希,又看了眼仍凶神恶煞的女儿,训道:“王翠花,你是不是个爷们?有没有出息?学会欺负女人了你?!”

    王翠花长到能扇风的睫毛委屈地颤了颤,想要争辩,最后只是认命地低头认错。

    就在这时,化妆间外传来骚动,负责人的声音很讨好:“王先生,这边请……小心门槛。”

    化妆间里的小姑娘们都心思一动:王先生来了,尹前辈要高兴了。

    说起这位王先生,是公司的一个大股东。说是股东,其实也不怎么出现,只是每个月会和月经一样规律地飞过来看几眼。

    听说这位王先生在中国,光这种规模的公司就有十几家,也不知他看上这里什么了。

    真是白马王子的心思你好难猜啊。

    不过,大家最近好像看出点苗头了……

    王先生进来时,化妆间里尹前辈的光辉瞬间被夺去了一大半。

    瞧,尹前辈站起来了!瞧,尹前辈穿外套了!瞧,尹前辈走过去了!瞧,尹前辈又要拉王先生出去喝一杯了!

    按照前面每个月的剧本,王先生每次都会十分羞涩地被尹前辈勾走“喝一杯”,喝着喝着就再也没回来!

    大家都懂了:尹前辈真是祸水啊!连王先生这样的王子都为他单身。

    只是今天的剧本好像有点不一样。

    从不失手的尹俊希今天被人截胡了!

    小姑娘抱着粉兔子,一把扯开尹艺人两边鞋带,蹬蹬跑过去,站在略紧张的王先生面前,试探地叫了声:“阿伯几?”

    叫完,她挠了挠脑袋,改口用中文:“爸爸?”

    王先生和王先生的泪痣僵立当场。

    却听小女孩继续用中文清脆地说:“妈妈给你织了好东西,让你晚上来拿。”

    化妆间里安静了,过了很久很久,王先生慢慢蹲下身,颤抖着吐出几个字:“你叫我……什么?”小心地去拉拉她的小手,“你妈妈,给我,织了,什、什么?”

    “毛裤。”小女孩比划着说。

    (全文完)

    (错过今天的作者有话说你也许会错过另一个结局)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人若犯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四十二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十二吨并收藏人若犯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