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人若犯我 > 第95章 番外之出走

第95章 番外之出走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人若犯我最新章节!

    张超和他的小马甲最近有些忧愁,忧愁得头发都掉了二三根。

    这忧愁来得就像龙卷风,突然得他有些措手不及。

    也不为别的,只为眼前这位小祖宗又弄出幺蛾子了。

    弄出幺蛾子的小祖宗名叫王若思,今年刚满六岁,此刻正往她的小书包里塞香蕉。

    张超揪着小马甲看了她半天,商量着:“若思啊……超叔和你说,咱离家出走得带钱!你说说你,带这么多吃的有什么用?就算带吃的,也别带香蕉啊,一挤就烂了。”

    王若思抿着薄薄的两片小嘴唇不说话,又抓了串更脆弱的葡萄塞进去。

    王翠花把东西都装好了,拉好包链,一屁股又坐下了。

    张超看迷糊了:“我说小祖宗啊,你这是想开了不走了?”

    王若思高深莫测地摇了摇小脑袋,搂了搂她的兔子,用还不太流利的中文:“超叔叔,帮兄弟一把,好嘛?”

    张超嘴角直抽,也不知道最后这句她是从哪儿学的,撸着袖子凑过去:“咱俩这关系,还用问呐?”

    “一会儿,我爸爸回来,你告诉他,我要,离家出走。”

    张超一挑眉毛,却听她继续说:“还要告诉爸爸,我只带了,香蕉,还有,葡萄,还有,邦尼。”

    张超明白了,这人精又要整她爹了。

    -----------------------------------------------------------------------

    六点,从不应酬的信宏集团董事长准时归家。

    刚满四十的王信宏才进门,张超就添油加醋地汇报了一通,末了翘兰花指道:“我看若思那是铁了心要走,装了一兜儿的香蕉,这是要上花果山做美猴王呐。”

    王董唇一抿,动作幅度和王若思那个极其相似。

    半晌,他脱下西装外套,上了楼。

    咚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

    王若思盘腿坐在地毯上,抿紧嘴唇不出声。

    里头的不说话,外头的不停,张超站在楼下,对原本拿了菜单请王信宏过目的煮饭阿姨摊了摊手。

    咚咚了一首歌的时间,里头的那个清了清嗓子,故作稳重地:“爸爸,呃,您进来吧。”

    门打开的一瞬,王若思立即把书包背上,兔子扯上,对刚进来的亲爹一挥手:“爸爸,若思要走了,再见!”

    说罢故意等了一会儿,却没见她爹有什么反应,只得硬着头皮往外走:“爸爸,我真的走了!”

    她爹默默无语,走去衣柜前拿了件小外套递给她。

    王若思很受伤,很受伤的王若思推开她爹跑了出去。

    ------------------------------------------

    王若思推开张超等障碍物,一路跑到了大楼底下。

    下班时间,帆船公寓下头人来人往,王若思在门口蹲了一会儿,很快制定了planb。

    外公家离得不远,她要去找外公,求外公送她去找尹叔叔,黄二狗一定会为她出头!

    这么一想,王翠花又有劲儿了,把兔子往包上一绑,迈开小腿走上大街。

    要说王翠花这一次离家出走,也不是完全没有理由的。

    五岁以前,她羡慕别的小朋友有爸爸;

    五岁以后,她恨不得把这个天上掉下来的爸爸送回天上去。

    比如说,她从前不用一天洗二十遍手、不用饭后必须刷牙、不用每餐吃三种以上水果、不用背四个字的汉语……

    这个爸爸真是阴魂不散,对,阴魂不散是她这个礼拜唯一记住的词。

    王翠花握紧小拳头,仔细辨认路牌上她不认识的字。

    当然,这个爸爸也不是全都不好的……

    比如说,他比尹叔叔高、比尹叔叔帅、比尹叔叔脾气好,从来不和自己抢邦尼……

    比如说,他从来不叫自己王翠花,还总是给自己买东西,虽说都是些娘儿们的裙子……

    但这都弥补不了她最近受到的伤害。

    说起伤害,还要从她小时候说起。

    对,她今年六岁,她小时候大概就是四五岁左右吧。

    从她记事起,她就是和妈妈还有邦尼一起睡的。

    当然,在首尔有很多叔叔会给妈妈买礼物、请妈妈吃饭,但是除了尹叔叔,妈妈从来没让别的叔叔踏进过家门。就算的尹叔叔,也就是在客厅里坐坐,喝几杯苏打水,从来不会抢她王翠花的床位。

    就在几天前,她的领地被一个不要脸的男人占领了。

    对,那个不要脸的男人是她爸爸。

    王翠花挠了挠脑袋瓜,挠下来一个蝴蝶结。那可爱的样式让她虎躯一震,差点被自己娘儿们哭了。

    她心虚地把蝴蝶结揣进口袋,把这笔账也记在那个不要脸的男人身上。

    事情是这样的,在王翠花的记忆里,那个男人是经常出现的,所以当那一天妈妈叫她喊他爸爸时,她也不是太惊讶。

    只是那一天之前,她的妈妈好像从来没有和那个男人说过一句话。

    记得有一次外公带了好多东西去首尔看她们,那个男人就站在外公身后,默默把手里的东西放在门口,自己隐到角落里。

    妈妈没看见,可是她看见了,她觉得他好不爷们儿。

    一年前,妈妈带她回来,开始和外公一起住。

    妈妈和外公炒股票,早上经常没空吃早饭,幸亏有张秘书管她,不然连她也得跟着饿肚子。

    某一天开始,张秘书每天早上偷偷下楼,五分钟后,他总是带了很多吃的回来。

    土司还是热的,水果被切成方方正正的小块,码在不同的玻璃盒子里,切成薄片的鹅肝,每次都不给她吃……

    有一天,她尾随张秘书后面,终于发现了。

    张秘书每天都是和那个眼下有痣的男人接头!

    直到半年后的某一天,妈妈她说:“翠花,我们要搬去和你爸爸住了。”

    王翠花问:“外公也一起吗?”

    她妈妈一愣,尴尬地咳了咳:“呃……外公要和你新外婆一起。”

    王翠花又问:“外公要娶老婆啦?”

    她妈妈更加尴尬:“男人总要娶老婆的。”

    新外婆是非常好的。

    至于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她会煎蛋给王翠花吃,外面焦,咬一口,里面会流出黄来。

    新外婆搬进来前,王翠花和妈妈搬到了市中心的帆船公寓顶层。

    她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房子。

    和她们从前住的小公寓比,外公家好像宫殿一样,可是和新家比,外公家又和小公寓也差不多。

    看着大片大片的大理石地砖,王翠花很头疼:妈妈又要让她擦一半的地了。

    后来她听到张超叔叔说,这栋楼都是爸爸名下的……

    她觉得自己要擦一辈子地了,为此她忧郁了很久。

    开始的三个月,妈妈还是老样子,每天只是吃饭睡觉炒股票,偶尔带她出去玩儿。

    爸爸好像很怕妈妈。

    有时妈妈抱着她和邦尼坐在电脑前,爸爸会端两杯热果汁进来,坐在边上默默看着。

    妈妈不理他,他就一直端着,直到热气不冒了,他才偷偷把果汁放在桌上,小娘儿们似的往妈妈手边推。

    然后,妈妈挥挥手,他就退下了。

    那个不要脸的男人,就这样渐渐插到了她和妈妈之间。

    慢慢的,妈妈开始和他说几句话,有时还会和他一起玩超级马里奥,妈妈玩红裤子,他玩绿裤子。

    冬天时,妈妈给外公、外婆、明邗舅舅、燕宁舅舅、楚乔姨织了围巾,给张秘书织了手套,给张超叔叔织了背心,给桑桑阿姨织了个毛围裙。

    妈妈给翠花织了件挺帅气的小外套,可是她一点也不高兴。

    因为她那个不要脸的爸爸,也有一件一模一样的放大版。

    那天爸爸出门,特意在西服裤子里套了毛裤,又把毛衣穿在衬衫外头,就这么去开董事会了。

    看得张超叔叔差点哭出来。

    新年的那天,妈妈开车带她出了城。

    那个别墅区里的湖水很干净,上面连个塑料袋都没有。

    开门的是个头发有点白的奶奶,妈妈叫她苏阿姨,让自己叫她苏奶奶。

    苏奶奶看见自己的时候好像愣了一下,忽然说了句奇怪的话:“要是当年没那么多事儿,小哥哥的娃儿都上三年级了。”

    妈妈拉着她的手忽然紧了。

    那天她们花了一下午,陪一个躺在床上的奶奶看电视。

    看到一半,她靠着妈妈睡着了,醒来时自己躺在长沙发上,妈妈坐在床边挑鱼刺,她挑得很小心。

    王翠花听到妈妈好像在说话。

    “我知道您怨我没跟他去了,我也怨自己,我恨我当时没砸了电话。“

    “王信宏去自首以后,我在楼顶接了我爸的电话。当时他只说了一句话,‘爸爸在楼下等你’。”

    “那时我忽然就不想死了。哥哥对我好了快十五年,可是爸爸养了我二十几年。他已经老了,我这么一跳下去,他真的就是个绝后的孤家寡人了。”

    “去了韩国以后,我听说王信宏去自首,警方找不到我,没法给他定罪。”

    “我知道他是为了让我活下来,可那时我心里还是希望他也进去坐几年牢。我就是不忿,活着那么苦那么脏,为什么有人还能那么干净呢?”

    “后来爸爸找到我,又是说了一句话,‘你希望你孩子的父亲是个强-奸犯?’”

    “我觉得我爸爸年轻时肯定参加过辩论社。”

    “伯母,我走了。我也想明白了,只有我们都活着,哥哥才能继续活着。我真怕……”

    “我怕有一天,记得他好的人都不在了,那样他才是真的去了。”

    临走的时候,王翠花很乖地:“奶奶再见。”

    床上的人扯了扯有点干的嘴角,朝她咧嘴笑了。

    出门的时候,她看见一个小娘炮。

    小娘炮看起来比她大几岁,娘儿们脸上有一双桃花眼。

    小娘儿炮见了她,很害羞地往他爸爸身后躲了躲。

    小娘儿炮的爸爸看上去很眼熟,翠花从前在首尔看电视的时候,这个家伙的桃花眼经常和尹叔叔的丹凤眼抢黄金档。

    妈妈好像认识他们:“谢先生,叶小姐,难得你们还记得。”

    小娘儿炮的妈妈很高很好看,说起话来却有点冷冰冰的:“顺路。”

    妈妈对爸爸的态度,大概就是从那天起开始让人不忍直视的吧。

    对,这个词也是那个不要脸的男人教给她的。

    这几个月里,他们一起打游戏的时候多了,妈妈带自己出门也会叫上爸爸。

    有一次她在玩蹦床,爸爸妈妈等在外面的长椅上。

    外面的树叶动了动,好像是吹了风。她看见爸爸把身上的风衣脱下来披在妈妈肩上,又扭扭捏捏地伸臂揽过妈妈肩膀。

    然后,那个不要脸的男人,在大庭广众之下,低头亲了妈妈额头。

    对,“大庭广众”也是那个不要脸的男人逼她背的!

    王翠花以为妈妈一定会揍他,就好像她当年揍尹叔叔一样。

    却没想到,没想到……

    一向打遍世界无敌手的妈妈,只是做做样子掐了掐那个不要脸男人的脸。

    那之后,那个不要脸的男人更加肆无忌惮。

    不要问她王翠花为什么会肆无忌惮这个词!

    吃饭的时候,他会给她和妈妈盛汤;妈妈给她洗澡的时候,他会暗搓搓拿着吹风机等着;晚上睡觉的时候,他会偷偷摸摸上来,大手一伸,把她和妈妈一起圈进怀里。

    那个男人不怎么说话,就是无处不在。

    开始的时候,还是三个人一起睡,过了两个月,王翠花悲哀地发现,自己总是在妈妈床上睡着,在自己床上醒来。

    一定又是那个不要脸的男人干的!

    有一次她机智地装了个睡。

    果然,那个男人蹑手蹑脚进来,又轻手轻脚地把自己抱起来。

    他身上的味道有那么一丢丢好闻。

    不要脸男人把自己放在小床上后,又细细给自己盖了被子,磨磨唧唧得让装睡的王翠花十分不满。

    就在她快装不住了时,觉得脑门一凉,那个不要脸的男人居然偷偷亲了她首尔小霸王王若思!!

    好不容易等来关门声,王翠花又机智地闭眼躺了一会儿,才踮着脚下了床,偷偷摸了回去。

    妈妈的房门已经锁了,她壁虎似的贴着门听了好久,隐约听到咣啷咣啷的金属声。

    妈妈的声音依旧很酷:“王小黑,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我要搞回去十年都来得及?”

    略虚弱的声音模模糊糊:“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对,就是这句。老子等了七年,是时候把当年的帐算了。”

    接着,门里传来一些咯吱咯吱的声音,还夹带着金属链子的哗啦声,偶尔有略粗重的喘息。

    就在王翠花要冲进去帮她亲娘打架的时候,里头忽然传来一声闷哼。

    “王小黑,你是不是忘了当年还欠我一条胳膊?”

    ----------------------------------------------------------------------

    叮铃叮铃的自行车声,把王翠花从屈辱的回忆里拉回来,她发现自己想着想着,不知不觉走进了一条小巷。

    自行车过后,巷子里只剩下她自己。

    作为自封的首尔小霸王,王翠花觉得此地不宜久留。

    她机智地转身跑开几步,觉得背上一轻,一转头,发现邦尼落在地上。

    王翠花刚要去捡,邦尼被一只大手拎了起来。

    那人戴着细框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样子。

    他用两只手指夹着一只兔耳朵,低头仔细看她。

    “林轻……的女儿?”

    王翠花自觉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汉子,立刻打开瞎扯模式:“叔叔你说谁?”

    那人笑了:“是挺像。”

    王翠花:“叔叔,把兔子还给我好不好?”

    对方扶扶眼镜:“不好。”

    王翠花从口袋里翻出一张钱:“叔叔,我那只兔子很旧了,不值钱,我用这个和你换好不好?”

    对方想了想:“你过来。”

    王翠花后退两步:“叔叔你把邦尼扔过来就好。”

    对方一笑,大步朝她走来,一只手拎着兔子,一只手□□口袋。

    王翠花怕他从口袋里摸出蒙汗药来,迅速后退,退着退着,撞上一个人的腿。

    她心道不好,这人还有同伙。刚要放开嗓子叫人,自己被人拦腰抱了起来。

    瞬间,刚才还高大的眼镜男人变得矮小了。

    抱她的人轻轻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表示安抚。

    他们身后,张超叔叔带着小胡子叔叔他们,挺客气地上前:“陈总,和小姑娘抢玩具有点没脸吧?”

    眼镜男人转向抱着她的男人,看了半晌,将兔子递了过来。

    王翠花靠在爸爸怀里,赶忙伸手去接。却不想那人攥得有点死,只听“撕拉”一声,兔子被从肚子拉裂了。

    双方都是一愣,王翠花几乎要跳下去和他拼命,却见他将手从口袋里拿出来,手里是一枚有点旧的发卡。

    那人松了兔子,把发卡递过来:“这个赔你。”末了居然解释一句,“我不是故意的。”

    王翠花嫌弃地看了看那娘儿们东西,抱着兔子别过头去。

    那人一愣,讪讪把发卡收回去:“果然是她女儿,当年她也嫌弃来着……”

    说罢摇摇头,走出巷子。

    等那怪人走了,王翠花才扁了扁嘴,搂了搂兔子,埋怨:“你们一直都跟着我啊?”

    她爸爸抿了抿唇,托着她转身,边走边腼腆地解释:“会担心。”

    王翠花本是觉得有点丢人,可一想刚刚的情形,又有点后怕,不自觉得就搂住她爹脖子。

    “今晚我自己去睡,嗯,妈妈让你给一晚好了,不用谢!”

    ----------------------------------------------------

    回到家后,去看外公外婆的妈妈已经回来了。

    看见她手里的邦尼,妈妈有一瞬间的愣神。

    吃过晚饭,她看见妈妈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针线,愣神愣得更严重了。

    被迫刷了牙的王翠花摸着小肚子,在一旁探头探脑,却听妈妈说:“翠花,你过来。”

    心虚的王翠花颠颠过去了。

    一探头,却见兔子肚子里有亮晶晶的什么。

    她没忍住好奇,伸手把那东西拿出来,发现是一个沉甸甸的链子,看着有点像狗牌。

    “邦尼的肚子里为什么会有这个?”纵是王翠花自认聪明绝顶,也不太明白。

    林轻凝视那狗牌良久:“我十五岁的时候和你外公吵架,因为他不让我吃路边摊。那时候我很生气,放话说‘要是我以后有孩子,就给他挂个狗牌,上面写上名字电话,扔出门让他自己去耍’。”

    她深吸一口气,笑得很放松:“原来,哥哥他什么都知道。”

    -------------------------------------------------------------------

    秋天的时候,王翠花跟爸爸、妈妈、外公、外婆还有曾爷爷去爬山。

    曾爷爷年纪大了,只跟他们上了半山腰,拐杖敲了敲她的小屁股:“若思,去山顶给曾爷爷捡兜儿石头。”

    王翠花拍着胸脯答应了。

    又爬了一会儿,王翠花有点喘,又不好意思说,只能苦着一张脸跟在后头,吭哧吭哧。

    爸爸回头看了她几次,蹲下来想要背她,被她那狠心的外公和妈妈一起制止。

    “小孩儿不能惯。”她妈妈敲着腿说,“真累。”

    于是她爸爸摇着尾巴去背她妈妈了。

    王翠花耷拉着脑袋跟在后面。

    面前伸出一只手。

    她胖胖的外婆笑呵呵的:“等小若思长大了,肯定有很多小子抢着背你。”

    王若思表示才不稀罕。

    山顶的菩提树结了果。

    林轻在石头上坐了一会儿,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烂得不行的厕所纸。

    上面密密麻麻的名字已经被划掉,只留下最后那三个字。

    她把纸铺在膝头,摸出只笔来。

    还未下笔,头顶树影一闪,那纸被风一吹,飘飘摇摇飞了出去,落在路中间的水缸里。

    林轻一愣,刚要起身,忽然又释然了。

    划不划又如何?

    早就刻在心里了。

    有个少年过来,脖子上挂着相机。

    “二十一张,三十两张,漂亮姐姐,拍吧!”

    林轻掏出二十块钱:“五个人能拍下不?”

    少年忙不迭点头。

    “好好拍啊,不好看我揍你。”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人若犯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四十二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十二吨并收藏人若犯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