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人若犯我 > 第96章 番外之菩提〔上)

第96章 番外之菩提〔上)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人若犯我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到那个孩子时,他刚和两男三女在皇冠酒店玩了几轮。

    那天是他18岁的成人礼,新晋艺人们一边穿衣服一边和他说生日快乐,说完了就自觉离去。

    他点了根烟,看着垃圾桶里的几个套子,算了算每个人都高-潮了几次,算着算着自己笑了。

    他办事就办事,从不与人有唾液接触,且一定要带套。

    夜路走多了怕遇上鬼,上过的人多了怕得病,况且他不想搞出个孩子。

    对于弄出私生子这件事,他有超于常人的抵制,甚至说是,厌恶。

    回到酒店顶楼自己的房间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他驱车到了会场。

    到处都是熟人,又到处都是陌生人。他晃着酒杯,就像每一天那样,和上至90下至19的男人女人们调侃,游刃有余。

    轮到他讲话时,他慢悠悠走过去,顺手将酒杯交给一边的张秘书。

    所过之处,人人都恭喜他小小年纪就要接手宏基地产,他觉得有点可笑。

    把宏基地产给他?李洐不过是说说罢了,吓吓一直攥着外孙子不放的王凯行。

    他上了台,对着底下的记者们斜唇一笑:“盖房子我可不擅长,不过要是用美人们盖温柔乡……可就另当别论。相比于宏基地产,我倒是更乐意管一管兰台。”

    对于他的这一番推辞,李洐很满意,连带着答应周末去看看他母亲。

    和张秘书打了个招呼,他避开人群,往休息室走,刚掏出烟,就听到一阵刺耳的哭声。

    他从不喜欢孩子,正要换个地方,却隔着半扇屏风,听到一个明明童稚却满是恶意的声音:“你以为哭就能把你的大脸塌鼻子兔子牙哭没了?”

    这话一落,哭声更凶了。

    那一天,那一刻,李公子好奇地绕过屏风,看了一眼。

    直到很多年后,枪声响起来前一刻,隔着罩在头上的黑布袋子,他摸了摸胸口的照片。

    还好,当时看了一眼。

    -----------------------------------------------------------------------------------

    那天,他坐在沙发上,勾了勾手指:“过来。”

    然后,他看见那个还没长开的小猴子,一脚绊掉伙伴两颗门牙,朝着自己奔过来。

    他伸手把还没自己坐着时高的孩子拎住,笑道:“啧啧,这么小就懂得投怀送抱了?”

    那孩子对这四个字愣了愣,揉了揉小鼻子,含糊“嗯”了一声。

    人群被哭声吸引来,他松开那孩子,在她耳边轻声说:“年纪不大,下手倒是挺狠。”

    她一愣,随即可怜巴巴地:“哥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也不会在哥哥面前做啊。”

    他低头,看那双眼睛,细细长长,和母亲有几分相似。

    明明是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一个人,偏偏透着一股子人不犯我我也犯人的劲儿。

    有那么一瞬间,他忽然在想,如果母亲也有三分她这个脾气,他们母子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以后有我在,你还可以更狠点。”他低头,把一部手机塞进她手里。

    ------------------------------

    驯服那个孩子,他其实并没多用心。

    开始的时候,不过是在酒精和射-精的间隙,觉得无聊,给她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起,原本痞里痞气的声音变得一本正经:“李先生好。”

    哟,还挺会装。

    那天他开着兰博,在街边停下。

    矮矮小小一个人,和她边上的垃圾桶差不多大小,身上披了件外套,里头露出睡衣的边缘,一看就是偷跑出来的。

    他没下车,开了车锁,勾勾手指:“上来。”

    那孩子拿起手机,咔嚓对着他拍了张照片,又鼓捣了一会儿,才拉门车。

    他看她淡定系了安全带,好奇:“胆子不小。”

    “我哥哥有你照片。”

    他一愣,问:“你哥哥?”

    她腰板挺直靠在椅背上:“嗯,我有很多哥哥姐姐,都是我爸收养的。我都记不住名字,明邗哥像我亲哥哥一样。”

    他换了档,一点没考虑她的年龄:“‘哥哥’这个称呼,在某些时候确实能激起人*。”

    她好奇地把手伸出去捉风,半长不短的头发软乎乎地在风里飘,和她的性格不太像:“*?什么?”

    他换了档,也没知会一声,一脚油门冲上高架,带得她小脸刷白。

    “没兜过风?”

    “没这么兜过。”

    “害怕?”

    “怕的是小狗。”

    果然是小孩子。

    兰博基尼在环城路上飞驰。

    她嘴唇都哆嗦,还是死要面子地没话找话:“你有没有妹妹?”

    “有两个弟弟。”

    “哦……哥哥姐姐呢?”

    他想了一下,觉得有些无趣:“没有。”弹开储物格,夹出烟盒扔给她。

    那女孩儿愣了一下,抽出一根叼在嘴里,把烟盒放回老地方。

    “你几岁?就抽烟?”他觉得有点好笑。

    “十岁。”她叼着烟,“十岁怎么了?“

    半天都不见她点,他笑了,伸手夹走她嘴里的烟,放在唇间点燃:“行了,不会抽就别装,没人因为这个看不起你。”

    她转头,盯着他看了好半晌,忽然幽幽说:“喂,那根我咬过。”

    夹烟的手指一顿,他发现这是自己十二岁后第一次和人有唾液接触,笑问:“你有没有艾滋?”

    女孩子一愣,不太清楚艾滋是什么,挠了挠头:“我也不知道。”

    他又被逗乐了。

    那天他只是开车带她环城兜了几圈,和一个半大的小孩儿扯了些有的没的。

    他发现那个孩子十分健谈,不管什么都能掰出个四五六来,比那些故作矜持的成熟女人有趣些。

    等过个十年,她也会变成她们那样吧?在某个人的床上,咬着嘴唇红着脸不发声,或是扯着嗓子被人要。

    想到这里,他略有惋惜。

    车停在楼下,她却久久不下车,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喂,你为什么带我玩?”

    “我不痛快,”和这么点个孩子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今天是我母亲生日,我父亲却忘了。”

    “那你为什么不去给你妈妈过生日?”她有点不明白。

    他搭在方向盘上的手一僵,无奈道:“她死了。”

    小女孩一愣,好像也没多大同情:“我也没妈妈,不知道她是活着还是死了,管它呢。”

    他松了松扣子,觉得这孩子果然早熟。

    “我有我家老头子就够了,”她松了松安全带,敲腿,“我那么多哥哥姐姐没爸爸也没妈妈,我比他们好命。”

    路边的夜色被过往的车辆带来又带走,一大一小相对无言坐了一会儿,还是年纪小的沉不住气了:“喂……我腿麻了,你背我上去好不?”

    他觉得这个提议很不现实:“你求人都是‘喂’来‘喂’去的?我连自己亲弟弟都不背,为什么要背你?”

    她低头想了半晌,好像下了决心一样:“你背我,我以后叫你哥哥。”末了补道,“我腿麻也是因为你开太快,我爸说了,男人要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

    他啧啧两声:“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上了你。”

    她不理他满口黄腔:“喂,是不是男人?”

    他抽完剩下的半根烟,下车,拉开副驾驶车门,蹲下身:“上来。”

    她小人得志地爬了上去。

    只背到楼下,她就迫不及待地从他背上跳下来,朝他直摆手:“就到这儿吧,被我家老头子看到你就完了。”

    他抽着嘴角看她活蹦乱跳的两条腿,提醒:“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她正儿八经地想了一下,理直气壮地:“我又没说什么时候叫,等我心情好了再说吧。”

    猴子说完,扭头就跑。

    ---------------------------------------------------------

    那之后,难得吃瘪的李大少有些耿耿于怀。

    原本只是小有兴趣,不小心就杠上了。

    比如说,饭局和上床中间的时间,比如说,酒会和夜店中间的路程……

    他在纸醉金迷的*中游走,还不忘时刻把猴子拉出来溜溜。

    自那开始,成熟性感高端大气的李大少经常出现在一些奇怪的地方。

    贴着y的冷饮店、满是初中生的游戏厅、臭汗淋漓的武馆……

    猴子就是猴子,一点都不见外。她会挖一勺冰激凌给他,会往他手里塞一只玩具枪,也会挑衅他和三百来斤的胖子打架。

    简直幼稚到令人发指。

    她第一次喊那两个字的时候,他喝得烂醉。

    当天他上了娱乐版头条,评论员们搜集了他和各个男男女女的亲密照,大标题“宏基公子难挑重担”奉上。

    让他醉的不是这个,而是李董事长不经意的一句话:“他们看得不可说不准。”

    那天他坐在车里,眯着长眼睛看她:“我tm是个什么东西?”

    说完,他借着酒劲哈哈哈笑了:“我tm不过是李洐养的一条狗罢了。一个早晚要处理了的私生子,一个被怜悯喂大的可怜虫。”

    “哗”的一声,他被人泼了一脸水。

    那孩子拧了瓶盖,顺道在他衬衫上擦了擦手:“你看起来好热,脸都红了。”

    他头发丝都在滴水,正要发作,却听她学着他的口气:“我不知道你tm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你tm为什么觉得自己是个可怜虫。我只知道你tm又帅又酷,车开得好,上好大学,还会说话,比我班里的男同学都厉害。”

    她抽出一张纸递给他:“哥哥,你tm到底为什么不开心?”

    那一晚,女孩子的脸在霓虹灯下明明暗暗,他于酒精迷醉中第一次记住了她五官。

    “我tm喝多了。”他用纸巾盖住脸,仰躺在椅背上。

    -----------------------------------------------------------

    那个称呼会上瘾,就好像打马里奥也会上瘾。

    当某一天,李大公子发现自己一周内打游戏的次数超过打炮时,他扔了手里的游戏手柄。

    “回家好好写作业,哥哥还有正事。”

    小女孩盘腿坐在地毯上,睁着一双不大的眼睛:“哥哥,你是不是打不过我,自爆了……不对……那个词叫什么来着?”

    “自暴自弃。”他下意识补全,然后火气更大,“你说我打不过你?”

    之后又是一*战。

    “哥哥,你玩2p好不好?我还没完过1p……”

    他毫无花花公子自觉地学着她盘腿坐在地上,挥了挥手:“等你到我肩膀了再说。”

    “扑通”一声,红裤子的马里奥又殉职了。

    ---------------------------------------------------------------------

    两人生日一前一后,差不了几天。

    他十九时,她十一。

    他拒了国外大学的offer,在本事某知名高等学府挂了个名,整日不见人,只期末时去考个试,居然从未挂科。有一天和他不熟的同学说:“前几天你没来上课,你妹来找你。教授逗她,让她求导。她和教授说‘爷爷你告诉我我哥在哪’,教授问‘爷爷告诉你,你就做题?’。你妹妹一摆手‘我叫我哥来,他肯定会做。’”

    她逃学,常被找家长。数学次次满分,语文永不及格。老师狐疑地对戴着眼镜自称她亲哥的李大公子抱怨:“没见过偏科偏成这样的。你们做家长的要多督促,让孩子多看看名著。”

    兰博基尼停在书店外,他收起眼镜,在《□□》和《西游记》间犹豫不决。

    他二十时,她十二。

    他大多时间扑在兰台,大量吸收新人。一是为自己享用,二是为投资新片。那一年,他几乎每周都要睡上三五个新面孔,好在年轻人体力好,夜夜笙歌也还撑得住。

    她的电话永远不合时宜。

    有时李公子正在紧要关头,地上的手机铃铃铃响了。他停,不顾床上人哀怨的表情,走过去捡起电话,清清嗓子:“又怎么了?”

    她永远有奇怪的突发事件。

    “哥哥我脸上长了个东西”,“哥哥我作业不会做”,“哥哥我今天揍人把那傻子门牙打下来了”,“哥哥我偷拍了美女给你看”……

    李公子一边要安抚身下的弟弟,一边又要安抚电话那边的妹妹:“你等20分钟,哥哥这就过去。”

    有一天他突发奇想,早上打了个电话给刚认识的男模:“半小时,皇冠酒店。”

    刚放下电话,又有新电话进来,对面的声音哆哆嗦嗦:“哥哥,你下来一下好不?”

    他一看表,六点,不知道又什么事。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人若犯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四十二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十二吨并收藏人若犯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