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60.上天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综神话]宝莲在手,二哥我有最新章节!

    “关于“孩子”这件事情,你是不是欠我一个回答,欠我一个解释?”

    如果问这个问题的人是杨戬,杨婵一定会觉得心虚;

    如果问这个问题的人是苏苏,杨婵会在说实话和蒙混过关之间犹豫。

    可是很遗憾,问这个问题的人是直健。

    这个世界上,有的人享受被人爱慕,有的人讨厌被人爱慕。杨婵就是后者。一直以来,直健的这种爱慕,都是她的负担。

    即使是帝辛,曾经也被她嘲讽过,而直健让杨婵一直保持客气的唯一原因,大概就是他与杨戬是结拜兄弟了。

    对自己的哥哥,杨婵还是了解的。一如父兄之死是她的心病一样,家变,亦是杨戬的心病。他们兄妹二人,都将导致这一切的原因归罪于自己,所以除了因为亲情,他们彼此都想要倾尽全力,哪怕付出一切也在所不惜地让对方幸福,还是为了赎罪。

    杨婵与帝辛之事,对杨戬来说,是他欠妹妹的一份幸福,因此在某种意义上,他希望妹妹能够找到一个能够爱护她、保护她,与她心意相通的人,他可以不用很优秀,可以不用有多大本事,只要他能给自己妹妹幸福,其他都可以无所谓。直健是他的兄弟,他喜欢自己的妹妹这件事杨戬一直清楚,他也清楚妹妹心里有一个永远都不可能与她在一起的人,如果可以,妹妹和兄弟都能幸福,那的确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可同时,他也不想勉强妹妹接受直健对她的感情。

    因此,一直以来,杨戬只能揣着明白当糊涂。

    至于杨婵,对直健,她除了无奈,只能无奈。

    兄弟、朋友对于哥哥有多重要,对她就有对重要。她不想因为自己,让哥哥失去一个朋友,一个兄弟。但同时,她也无法对直健的身份,有除了“哥哥的结拜兄弟”以外的定义。

    “解释?什么解释?”杨婵面色不变,“七儿遗憾未能与董永有一个孩子,我安慰了几句罢了。怎么,我与七儿说几句私房话,有什么不妥吗?”

    “不…我不是……”

    “既然没有不妥,那我也就安心了。我与七儿虽算不上深交,但也是千余年的相识,初见之时,母亲还在,可如今……母亲的魂魄早就不知散落何处,便是师父在,也改变不了什么。眼看着七儿会重蹈母亲的覆辙,我也不知该庆幸还是该遗憾没有一个与我和二哥命运相同的孩子。”杨婵抢过话头,“我还记得那年,那天,那刻,这千年的时光因为有二哥相伴,倒也不算太慢,可惜以后……我在华山,你们却在真君神殿,那里有数不清的折子,有数不清的案子,便是我三不五时来这里一趟,二哥也不能像以前一样,与我一起品茶下棋,弹琴说话了……”

    见杨婵情绪低落,直健已然对之前孩子的话题没了心思,安慰道:“二爷将杨府搬上天,就是希望你的那间屋子……”

    “二哥的心意我懂,可是,我不能做那个知法犯法的人。以前,我们不听天庭管束,视天规如无物,那都没有关系,可现在不一样了,我的二哥,是司法天神,我不能成为别人攻讦他的工具。”杨婵不是不想继续住在真君神殿,如果能和哥哥在一起,忍受直健根本不算什么,“我知道你们的打算,我们都在为了三界而努力,放心,我会常常回来了,毕竟,华山再好,又怎么比得上母亲亲手造的这座‘杨府’?又怎么比得上我的家呢?凡人有句话叫做‘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也是这个道理。我只是担心,我不在二哥身边照顾他,他会不会忙得顾不上自己?”

    “我们梅山兄弟六个,一定会好好帮助二爷的,”直健保证道,“你尽管放心。”

    虽然直健如此保证,但杨婵并未真的宽心,只是道:“希望如此吧!”

    离开了关押七儿的天牢,杨婵没有去找那棵老槐树,直接回了华山。她既然与七儿达成了交易,自然要护得那个孩子周全,王母此时定然不会对她与二哥彻底放心,保不准就安排了人暗中盯着,如果她亲自去接孩子,着实太危险了。好在,华山还有一群九尾族的狐狸,虽然一族之中,只剩苏苏有修成天狐之资,可其他狐狸依然能修得九尾,最不济也能修成仙狐。当年的那条三尾狐,如今已修成九尾,化为人身,她给自己取名叫作狐妹。

    “放心吧,我一定帮你把那个孩子顺利带去昆仑,”狐妹丝毫没有犹豫就答应了杨婵的要求,“不过,阐教的人,当真不会……”

    “放心,元始天尊根本没那个功夫注意到这个孩子,”杨婵道,“道德天尊都列了仙班,截教众人也成了天庭的神仙,反倒是封神之战中实力最强的阐教,如今逐渐没落。西方佛教兴盛,我师父也不知所踪,阐教忙着趁此时机发扬自己还来不及,哪里会关注孩子的事情?”

    “那就好,那我到时就在昆仑等你。”

    “先别急,”杨婵手中幻化出一卷竹简,“这套掌法的名字叫劈天神掌,修行不易,或许百年才能更进一层,但若你能练好此掌,那你在三界之中就少有对手了。你愿意学吗?”

    狐妹又惊又喜:“劈天神掌?天都能劈开吗?”

    “至今为止,还没有人练成过。”杨婵道,“你若想学,便……”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杨婵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狐妹打断,她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磕了一个头:“师父——”

    杨婵本来没有想过收徒,只是想要狐妹发誓不可将此套掌法外传,如今狐妹这么一拜,她迟疑了片刻,权衡之后,决定应下:“好,我便收下你这个弟子。”

    未经师门允许,师门功夫不得外传,这是一条即使不必明说,但所有人都知道的道理。

    “师父,徒儿这便去天柱山。”

    “别急,”杨婵道,“入了师门,师门的规矩,你可要记好了。第一,不得和任何人说你的来历;第二,欺瞒师门,即逐之;第三,不可伤害无辜,但也不必事事忍让,张弛之度,你要心中清楚;第四,如果这个世上还有其他妖怪生灵学了劈天神掌,我立刻废了你们两人的掌法和一身修行;第五,若你日后碰上一个叫作白素贞的蛇妖,不可与她有正面冲突。记住了吗?”

    “是,师父。”

    狐妹认真的样子让杨婵想起了白素贞拜师时的模样,只可惜……她自己种下的因,饶是如阳江一般的本事,也解不了。

    昆仑。

    等了三天时间,杨婵总算等到了抱着婴儿姗姗来迟的狐妹。

    “出什么变故了?”

    狐妹如今的修行,从天柱山到昆仑,理应不需要这么久。

    “我……”狐妹面露疑惑之色,“我还没到的时候感觉天地震了一下,后来就晕过去了。”

    “震了一下?”杨婵一愣,她的确在驾云的时候也曾有过这样的感觉,当时还不以为然,如今听狐妹一说,这天地之间,能有力量让天庭为之一振的……难道是什么上古神器出世了吗?

    “哇——”

    杨婵还没想出个所以然,只听狐妹怀中抱着的婴孩已经大哭起来。

    “这孩子……是不是饿了?”

    杨婵看了一眼脸上满是泪痕的婴儿,虽然模样还没张开,但眉眼之间,的确和七儿有几分相像。

    她捏了个法术,让孩子彻底睡去,从狐妹手中接过:“你先回华山吧!”

    “是,师父。”

    狐妹的听话让杨婵有些不适应。

    她想起自己面对女娲娘娘的时候,也是这样。对女娲娘娘,她曾经是心存感激,毕竟,如果不是她,哥哥和自己都早就死了。可当明白一直以来,女娲娘娘都对他们兄妹有所算计的时候,这份感激,便变了质。

    “杨婵,既然来了,怎么不上来?”

    空中传来久违的声音,杨婵抬起头,看向最高的山巅:“我带了个客人,介意吗?”

    “这孩子天生仙骨,是个好苗子。”

    听上仙如此说,杨婵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来,把孩子安置在此处,想来是没有问题的。

    飞身一跃,杨婵爬云到了昆仑之巅:“好久不见了,上仙。”

    “见?”声音里带了笑意,“你确定你见过我?”

    “……”好久没和人贫过的杨婵一时愣了神,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那个……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哈哈,小丫头倒是没怎么变吗?还用这句话来搪塞我。”那声音在突然变得严肃,“你受过重伤?”

    虽不知道上仙为何这么问,杨婵也没打算隐瞒:“是,我当时元神出窍,受了重击,又被申公豹暗算,差点……”

    “什么差点!如果不是你有宝莲灯在体内,你早就魂飞魄散了!就算现在你靠托生于宝莲灯可以勉强维持魂魄不散,但等到新天条出世的时候,你……”察觉到自己失言,上仙叹了口气,没有继续说下去。

    “如果这是我的天命,那就接受吧!”

    “你……”上仙没料到杨婵会是这个反应,“你变了。”

    “都千余年了,我在世间见得多了,历练得多了,怎么可能还像当年一样呢?都说修道之人,成仙之前须先渡过数重劫难,我虽未渡,却也经历过了。”

    “那你父兄呢?”

    “那就让杨家从没有女儿的存在吧!不记得,就不会难受,不会痛苦,不会在无尽的岁月里,被歉疚包围。”

    “洗去一个母亲对自己两个孩子的记忆,没有人可以做到。毕竟,那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如果是一个凡人,以我的能力,或许只是困难,如果是瑶姬,即便是女娲娘娘也做不到。你要知道,母亲对孩子的爱,是天性。”

    “两个孩子?”杨婵察觉到不对,“我二哥会有事?”

    上仙没有否认:“你打算将这个孩子封印多久?”

    “所以,是师父要毁掉现在的天条?我一直以为,她只是想要改天条……”

    杨婵没想过,女娲娘娘最开始竟是打算彻底毁了王母的。

    “所谓不破不立,杨婵,你难道不明白吗?这个孩子,由我看管,当你需要他的帮忙的时候,解开封印,他会从一个婴儿开始长大,和一般的孩子一样。”

    杨婵:“我要怎么做,才能救我二哥?”

    “这个孩子,你不给他取个名字吗?”

    “我要怎么做,才能救我二哥?”

    “……”

    “我要怎么做,才能救我二哥?”

    似乎对杨婵的执着追问无奈,上仙说:“在我成仙之前,我有过一个妹妹。后来,她误入歧途,我的肉身,便是被她毁的。”

    “妹妹?”

    “你可听说过‘九天玄女’?”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财运天降

[综神话]宝莲在手,二哥我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荷澹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荷澹澹并收藏[综神话]宝莲在手,二哥我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