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伪唐美人妆 > 第18章 毒妇老娘受够了

第18章 毒妇老娘受够了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伪唐美人妆最新章节!

    芍药院,王妃的卧房。

    王妃屏退房中下人,偌大的房间,只剩下娇娘和王氏两个人。

    “我怀孕了!”

    这是王妃见到尤娇娘后说得第一句话。

    娇娘张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半晌之后干巴巴地说了一句:“恭喜王妃。”

    “你想知道我怎么怀的孩子吗?”王妃微笑地问娇娘。

    娇娘眼皮突突跳,她特别干脆地说,“我不想知道。”

    “可我想告诉你怎么办?”王妃摸着仍然平坦地小腹,站了起来,她绕着娇娘转了一圈,嘴角噙着一抹浅笑。

    老实说,这样的王妃看起来既温柔贤淑又端庄大方,可是尤娇娘就是觉得后脊梁骨嗖嗖地冒冷汗。

    王氏这样的笑容,她见过太多次了,每次她下令把府内阳奉阴违的下人拖下去杖毙,也是用这样的笑容。

    娇娘浑身僵硬,她很想跑,但是她知道,王妃地芍药院外,黑压压地都是人,她这小细胳膊小细腿儿的,就算有一对翅膀,也是插翅难飞。

    于是她哭丧着脸,瞅着滕王妃可怜巴巴地说道:“您就不能不告诉我吗?”

    “不能!”王妃干脆利落地拒绝,然后无比无赖地说道,“一个人将心中的秘密藏久了,难免会有倾诉的*……”

    王妃的声音其实不太柔美,平日她说话都是掷地有声,吐字清楚,有一种新闻女主播的架势。

    猛不丁听到对方放缓放柔地声音,娇娘觉得跟被一条黏糊糊地大长虫缠住似得,浑身上下都不得劲儿,瘆得慌。

    “王妃,我从小嘴快,你不知道,我小时候就是个大舌头,我八婆,喜欢嚼舌根,你有什么秘密千万别告诉我!”尤娇娘嘴皮子前所未有的利落,自黑起来一套一套的,重点只有一个,我是个大嘴巴,求你什么事情都别给我说!

    王妃不以为然,她纤细的手指,戳了一下娇娘嫩滑白皙的脸颊,指尖的薄茧划过之处,一片战栗,娇娘身体不受控制地开始发抖,下一秒,她听到王妃贴着她的耳边,呵气如兰,“没事儿,对付多嘴的,将她舌头拔去就好了。”

    娇娘欲哭无泪,“我不说不行吗,您就当我是哑巴,别拔我舌头,求求您了,王妃娘娘。”

    王氏上下打量着娇娘,越看心里越舒服。

    《诗经·卫风·硕人》中,曾这样描写齐庄王之女庄姜的美貌,“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王氏每每想起这句话,脑海里浮现出的都是尤氏的脸。

    若不是滕王圣旨请的早,说不定尤氏娇娘已经入宫成了圣人的宠妃。

    “你是个识时务的聪明人,王爷宿我这一个月,别说王府,就是滕王府外,各种魑魅魍魉的小鬼都跑到我这芍药院来丢人现眼,只有你,你的姑射居,始终没有动静,你平时虽然深居简出,但也绝对不会连院子都不出一步,如此小心,想必你也是察觉到了什么——”

    说话的时候,王氏一直在笑,但这种笑容只是流于表面,用娇娘自己的话就是,皮笑肉不笑。

    不过下一秒,王氏连假笑也不给尤娇娘了,她用狠厉肃杀地眼神冷飕飕地盯着尤娇娘,一字一顿地说道:

    “尤氏,你以为躲在姑射居里习字下棋就相安无事了,你想得实在是太好了,你不想知道,本妃偏让你知道,你想夹着尾巴好好活着,本妃偏不让你得意,本妃就是要告诉你,你的太平日子到头了!”

    尤娇娘听后,勃然大怒,到头了就到头了,谁怕谁啊!

    往日一直在王妃面前伏低做小,一副楚楚可怜的小白花姿态的尤娇娘怒了,大脑之前一直紧绷的弦彻底断了。

    她猛地抓住王氏的衣领,将猝不及防的王氏拉到自己怀里,鼻子顶着着鼻子,额头贴着额头,吐沫星子喷王氏一脸:

    “我去你奶奶的腿,老娘受够了!”

    “孕妇了不起啊,你特么是谁啊,你说我太平日子到头了我就到头了啊,我特么今天就告诉你了,老娘的好日子再后面呢!”

    “尤娇娘,反了你了,给本妃放手!快给我放开!”王氏惊恐地护着肚子,完全没有想到尤娇娘会突然翻脸。

    尤娇娘会放开她才有鬼,此刻已经处于崩溃边缘的尤娇娘只想着和眼前这个毒妇同归于尽,这种日子她受够了!

    “麻痹的,你以为你派人监视我,在我衣服薰麝香我不知道,姑射居满屋子麝香你当我鼻子是摆设?他妈的李元婴那蠢货都闻出来了,你真以为别人是傻瓜吗?!别给你脸不要脸!”

    “动不动就杖毙,杖毙你妹啊,不就是吓唬我吗,有本事你将他们挖眼掏心啊,这效果不是更爽吗,可是你敢吗你敢吗!?”

    “有病你就去治,别从我这里装大尾巴狼!”

    “太原王氏了不起啊,滕王妃了不起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今上根本就不待见你们那群世家,早晚收拾你们这群占着茅坑不拉屎的臭虫!”

    王氏勃然大怒,冲着尤娇娘大吼:“放肆!”

    “放你妈的头!”娇娘又喷王氏一头唾沫星子。

    “这天下又不是你们家的,有种你谋反,有种你谋反啊,你再了不起也不能自己怀孩子,你再恶心李元婴怀孩子不还是靠他?!有种的你自产自销一个给我看看啊!”

    “给我看看啊!”

    王氏比娇娘高一头不止,一个是来自北方骑射俱佳的太原妹子,另一个则是南方身材娇小羸弱的润州死宅,两个人的武力值,高低立见。

    只是王氏实在没料到尤娇娘胆子这么大,竟然敢直接冲上来抓她领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结果被对方揪着领子,劈头盖脸挨了一通骂。

    尤娇娘声音细尖,平时说话娇娇滴滴,跟一汪泉水似得,嗲嗲的,不过真放开了嗓子,那又细又尖的嗓子,着实不太好听。

    王氏耳膜都快被尤娇娘那尖得不成样的女高音穿破了,尤娇娘说了这么多,但是因为说的太快,又带了润州口音,尤娇娘说了这么一串,什么“谋反”、什么“有病”,王氏被尤娇娘晃悠地快吐了,也就记住了最后一句“给我看看啊”!

    屋子里的动静太大,王氏身边的人唯恐主子遇到不测,未经王氏容许就破门而入,一进屋,所有人都傻眼了。

    比王氏矮大半头瘦一圈地尤孺人正靠着他们主子的肩膀,似乎因他们的到来受惊,那张美丽的让人窒息的脸上满是惶恐,而他们主子的手正环在尤孺人纤细的腰上,两颊微红……

    这幅画面……

    好想要捂鼻子。

    “出去,谁让你们进来的,给本妃滚出去!”王氏勃然大怒。

    门口众人唯唯诺诺脚底抹油跑得比谁都快,跑之前还将门关上了。

    王氏看着自己怀里娇娇小小的尤娇娘,冷笑,“还不放手!”

    尤娇娘翻了一个白眼儿,施施然离开王氏的怀里,“胸大了不起啊,好像我没有似得。”

    说完,还挺了挺自己的胸,鼓鼓的,挺大的!

    王氏捂着肚子,差点被尤娇娘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刚才就在两人争执时,外面门响了,尤氏竟然二话不说,跳到了自己怀里,还在她没反应时,将自己的手环在她腰上。

    更让她羞愤的是,尤氏竟然把手放在自己的胸前。

    “没脸没皮,不知羞耻!”王氏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瞪着尤娇娘恨不得将她凌迟。

    尤娇娘皮笑肉不笑给王氏抛了一个风情万种的媚眼儿,她把玩着垂在胸前的长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怎么也比不上王妃您,您这胎怎么来的,您自己心里清楚。”

    王氏冷哼一声,整理了被尤娇娘那个泼妇扯乱的衣服,斜眼看着她:

    “本妃就是给李元婴下药了,如何,你就算知道,又能拿本妃怎样?”

    “没如何,你是王妃,你有种,强-奸一个男人不算什么,睡了就睡了,反正他本来就是你的。”已经和王氏撕破脸,尤娇娘说话就毫无顾忌了,什么痛快说什么。

    王氏一噎,她早就知道这尤氏没有外表表现的这么无害,但也从来没有将其放在心上,不过就是个以色事人的,成不了大事,如今来看,这美人不要脸了,还真是美到没有脸皮。

    这段时间,一直盘旋在王氏心头的阴霾,突然散了。

    呵,尤娇娘这种没脸没皮的女人都可以自由自在的活在这世间,她为什么不可以?

    “既然你豁出去了,那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王氏没好气地说道,眉间地戾气却是散的无影无踪,“你跟我来,我带你去个地方。”

    “我不去!”尤娇娘终究是怕了,她知道王氏要带她去哪干什么,她一直都知道。

    李元婴进了芍药院,三十天没有出去,傻瓜都知道他出事儿了,她虽然对李元婴没有什么感情,但是李元婴这货到底对她真的还算可以,好吃的好喝的好玩儿的都忘她屋子里搬,虽然这家伙后来变心了,又喜欢上了别人,但到底没有害过她。

    王氏的手段,她一清二楚,李元婴这货和王氏根本就不是一个段数的,落到王氏手中,李元婴不死也就剩半条命了,万一让自己看到他缺个胳膊少条腿儿的,尤娇娘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

    与其这样,还不如眼不见心不烦,她就是个伪善的人,只要没有亲眼看到,她就可以欺骗自己李元婴好好的在芍药院里和他的王妃恩恩爱爱。

    王氏哪里会听尤娇娘的,这一次她不会让尤娇娘躲了去,想过肃静日子,门都没有。

    于是,她一把抓住尤娇娘的手腕,王氏力气极大,娇娘挣脱不得,只能被对方连拖带拽的揪进里屋。

    “你干嘛,变态,你要带我去哪里,我不去,我不去!”尤娇娘挣扎,王氏充耳不闻。

    王氏未嫁人时骑马射箭,臂力非寻常女子可比,提溜尤娇娘跟提溜小鸡子似得,轻松的很,刚才让娇娘抓住自己使劲儿摇,不过是个意外。

    王氏的卧房,尤娇娘来过好多次,除了摆设,和她的姑射居也没什么区别。

    王氏拖着尤娇娘一路走到床下摆放恭桶的地方,虽然这恭桶干干净净,可是娇娘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王氏走到恭桶边上,狠狠踢了恭桶三脚,然后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原本床下恭桶边上空无一物的地面,在王氏踢三脚后,地板上的石砖开始出现颤动。

    片刻后,床底下出现一个正方形,可容一人钻进去的洞。

    “你,你竟然在自己床底下修了一个地窖!”尤娇娘用没剩下的那只手捂着自己嘴巴,惊恐脸瞪着王氏,像是第一天才认识她。

    你这么牛逼,你家里知道吗?!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财运天降

伪唐美人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宅女一枝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宅女一枝花并收藏伪唐美人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