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伪唐美人妆 > 第19章 小贱人VS小毒妇

第19章 小贱人VS小毒妇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伪唐美人妆最新章节!

    昏暗的地窖,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放置着四根红烛幽幽地亮着黄色的光芒。

    这是一间不到九平方米的狭小空间,没有床,只有一把椅子和一个倒在地上的人。

    不用说,那个倒在地上的人正是一个月未露面的滕王李元婴。

    娇娘不知道用什么形容她见到李元婴时,内心承受的冲击。

    此时李元婴被王妃钉在一个木头板上,全身赤-裸、正面朝上,不仅手腕脚踝都被铁索捆着,腰部和两膝也拴着一圈孩臂般粗壮的的铁链。

    如今已经是深秋,天越来越凉,虽然这地窖温度比外面温度稍高一些,但也只是高一点点,王妃连一块小布头也吝啬给他,李元婴困在木板上瑟瑟发抖。

    只是一个月不见,往日高大俊美的李元婴憔悴得就像被吸干了精血的人干,往日还有婴儿肥的脸颊如今两颊已经吸腮。

    印象中精壮结实的肌肉也不复存在,大概是因为临近一个月没见阳光,李元婴变得极白,原本他就是一个皮肤白皙的男人,如今更是白的几乎透明,娇娘甚至可以清晰看到青色的静脉血管。

    似乎感觉到有人来,李元婴吃力的转过头,“哗啦啦”随着铁链发出响声,李元婴像是看到救命一样,激动不已地看着尤娇娘,身上的铁链哗啦啦响。

    “唔唔唔——”李元婴嘴里并没有堵着东西,可是发出的声音却含糊不清,尤娇娘震惊地瞪大眼,她踉跄的后步。

    然后她撞到了后于她进入地窖的滕王妃王氏。

    尤娇娘右手上前一把抓住王氏的左手腕,然后左手指着地上的李元婴,厉声质问:“你这是干什么!?他纵然就是有万般对不起你,你既已怀了世子,这府中没人和你争,你杀了他便是,为什么还要折磨他?!”

    李元婴听了尤娇娘的话,似乎非常着急,“唔唔哝哝”地声音骤然大了起来,铁链“哗啦啦”的摩擦声,重重地敲击着地面,噪音听得尤娇娘直皱眉头,她脱口而出:“给老娘闭嘴,再出声阉了你!”

    李元婴顿时身体僵硬,嘴也不“唔唔呀呀”了,他撅着嘴,可怜巴巴盯着尤娇娘,仔细看,这货眼眶里还蓄着晶莹地泪花。

    尤娇娘都被这怂货气乐了,真是无论什么时候,这家伙都有让人甩袖走人的冲动。

    见尤娇娘如此愤怒,王氏反而笑了,她冷冷地扫了地上的李元婴,像看一只臭虫般充满了厌恶,她几乎没有用什么力气就甩开了尤娇娘钳制她的手,“少给本妃来这一套虚的,你说本妃折磨他,本妃如何折磨他了?”

    “你这样还不叫折磨他?你非要挑断他手筋脚筋让他趴在地上吃shi才叫折磨吗?”尤娇娘简直无语,看着王氏的眼神就就四个大字,你个变态!

    殊不知王氏听了尤娇娘这话,才叫一个无语呢。

    这已经是她想出来的极限了,没想到尤氏随口说出来的段数就这么高,依稀记得尤氏骂她是毒妇,真是委屈死了,她们俩到底谁是毒妇?

    王氏眼球一转,摸着小腹,拿着帕子捂嘴笑了,“你这是在向我提意见吗?尤妹妹~”

    尤娇娘朝上翻了一个白眼,王氏又笑眯眯地说,“若我说这是咱们王爷愿意的呢?”

    话落,李元婴那边又开始“乌拉拉”叫起来,铁链子敲着地面“哗啦哗啦”响,显然极为愤慨。

    回声、叫声、铁链声,声声入耳。

    当真是……

    吵!死!了!

    “闭嘴!”娇娘恶狠狠地瞪着李元婴。

    被尤娇娘这么凶巴巴地一吓唬,李元婴心里更加委屈了,他眼睛睁得大大的,黑白分明的眼珠目不转睛地谴责尤娇娘,仿佛在指责她没有同情心。

    见尤娇娘不为所动,李元婴嘴巴瘪到一边,吸吸鼻子,扑哧扑哧哭了起来。

    这下连王氏都无语了,更别说尤娇娘。

    ——卧槽,你特么就不能有点出息!

    你干脆死了算了!

    ——————

    李元婴哭成这样,尤娇娘觉得有点丢脸。

    不过再看王氏那副无所谓的样子,娇娘又淡定了,人家正牌都没怎么样呢,轮不到你从这里大发善心。

    于是尤娇娘和王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李元婴越哭越痛快,开始还是无言抽泣,到后面就变成哇哇大哭了。

    尤娇娘觉得李元婴的哭泣声有些刺耳,她有些听不下去了,却见王氏一脸淡定从容,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娇娘刚才因李元婴受到的所有不公待遇所造成的愤慨突然就消失了,她微微一叹:“无论你们有多大的仇,你要发泄,我不拦你也拦不住你,但好歹给他盖条被子吧。”

    “行!”王氏一口答应下来,这倒让尤娇娘有些看不清了,怎个答应的这般痛快?

    还不等尤娇娘想清楚这其中缘由,王氏笑了,“没想到你竟对他有心,我以为你恨不得对他剥皮剔骨,方能解心中仇恨。”

    尤娇娘没有说话,她为李元婴求来了一床被子,李元婴如今是冻不着了。

    她和李元婴所谓的那些情分,不过是对方强求来的,若是没有地上的这个男人,她纵然不会有今天的荣华,但定然是过得衣食无忧,夫妻和睦,如今一床被子免他受冻,尤娇娘觉得自己已经还完李元婴的情分了,心中有块大石头放了下来。

    竟有几分心安理得。

    尤娇娘这副闲适地模样落到落到王氏眼中,王氏心中暗叹美人狠心。

    在王氏看来,李元婴纵有一千个不是一万个不是,对眼前这位美得不像真人的尤孺人,也是顶顶好的,这段时日,王氏甚至想,哪怕李元婴是个负心无耻之人,哪怕他喜新厌旧荒唐不羁,只要李元婴对自己好过,哪怕过后又将她丢开,他们夫妻都不至于此。

    不过现在……

    王氏看着看着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李元婴,眼神冷了下去,事已至此,开弓没有回头箭,她已经没有了退路。

    她摸着依然平坦地小腹,那里丝毫看不出有一个不足一月的婴孩。

    再看尤娇娘,王氏的眼神重新淬满了毒。

    娇娘见状,不动声色和王氏拉开距离,心里飞快盘算着如何自保。

    然后,娇娘的目光从王氏那张扭曲的脸上,滑到她的小腹,又从小腹落到她的胸前……

    不知是唐朝基因突变,还是本该如此,娇娘见到的宗亲显贵无论男女,都很高大,千金公主至少一米八,王氏的身高不及千金公主,至少也在一米七八左右,那胸前软而富有弹性的手感,那必是极好的。

    尤娇娘思维不知飞向何处,王氏却记起了面前的女子曾经轻薄过自己,双颊不禁染上了一层绯红(气得),“贱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尤娇娘笑得叫一个千娇百媚的无耻~淫~荡,“啧,你骂谁呢,小毒妇~你说说,我在想什么啊~”

    这个女人!

    有那么一瞬间,王氏以为对方为求自保,想要谋害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没曾想到,这个没羞没臊没脸没皮的女人,最后目光的落点,竟然是自己的胸!!!!

    不知廉耻!

    王氏几番平复心情,又恢复了她刻板标准的播音腔:“我给过他两条路,第一条是拿着匕首自尽,第二条则是随我肆意侮辱,让我出气,你猜怎么样,他几乎毫不犹豫选择了第二条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这就是李家的龙子龙孙,圣人亲手养大的弟弟,哈哈哈哈,李家列祖列宗的脸,都被这个男人丢尽了!”

    地窖里,王氏凄厉的笑声毛骨悚然,尤娇娘有些无语,她怜悯的看着滕王妃,这女人都快变态了。

    这边王氏笑,那边李元婴哭。

    一笑一哭的夫妻俩弄得地窖鬼哭狼嚎的,尤娇娘心烦意乱,毫不犹豫地呵斥道:“你们两个蠢货,都闭嘴吧!”

    “你说什么!?大胆!”王氏瞪眼。

    “说得就是你!”尤娇娘看着王氏毫不留情地训斥,“怀孕不足一月就开始蹦跶,不好好在院子里窝着安胎非得在自己屋子里修个地窖,折磨自己孩子的生父玩儿,你要作也要分时候,姓王的,就没有人告诉过你,前仨月很重要?你这胎还没坐稳呢,凡事悠着点!”

    护着小腹的王氏又要被尤娇娘气吐血了,不生气不生气,不和这个女人生气o(︶︿︶)o

    这还不算,尤娇娘又看向李元婴,对这货,她更没好气了,“你也算个男人?!我真是服气了,我一直就觉得你是人渣,没想到你不仅渣还怂,结发夫妻反目成仇的我也不是没见过,但是让自己发妻恨得怀着孩子也要折磨孩他爹的,你也算是头一遭了。”

    末了,尤娇娘总结,“其实你们俩也算是绝配了,一个狠毒一个渣,一个胆大一个怂,好好过你们的日子,别再霍霍别人了。”

    “住嘴!尤氏,你真当我不敢杀你!?”王氏恶狠狠地盯着尤娇娘看,恨不得将对方那张喷粪的嘴撕个稀巴烂。

    尤娇娘不屑地笑了,“打我进了这滕王府,就没想过要得个善终,不过,王妃娘娘,你真以为我和这蠢货一样蠢?”

    “你要是想杀我早就杀了,虽然我不知道原因,但是想来你有一个必须要我活着的理由,否则依照你的性格,也不会让我大放厥词到现在。”尤娇娘声音柔媚入骨,眉宇间有几分小人得志,她挑衅地看着王氏,大有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无赖样。

    彻底撕破脸的尤娇娘,本性表露无疑。

    王氏甚至怀疑,连尤家人都不一定知道他们家的女儿是这副德性,否则王氏无法想象,一个庶女都是如此,润州刺史尤和悦一家,是怎样有病的一个家庭。

    面对胆大皮脸不害羞的尤娇娘,王氏还真不知道自己能拿这个无赖女人怎么样,因为诚如对方所说,她确实有不得已的理由,她需要尤娇娘活着,至少要好好活到她的孩子平安出世。

    王氏知道,自己说不过尤娇娘,这个女人捡起来什么说什么,市井民妇也不一定比这个女人更粗俗了,可偏偏对方长了一张极美的容颜,再难听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也带着一副娇俏,尤娇娘话难听有粗俗,可直至现在,王氏也只是稍微有点懊恼罢了。

    面对尤娇娘这张漂亮至极的脸蛋子,她心里暗道一声“失策”,早知道该将这个女人脸蒙上再谈条件。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已经不哭的李元婴看着他完全陌生的妻和妾,忍不住再次唔唔地叫了起来。

    ——你们别先顾着聊天,先给我盖上被子啊,我这儿还光着呢!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财运天降

伪唐美人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宅女一枝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宅女一枝花并收藏伪唐美人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