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伪唐美人妆 > 第20章 最毒妇人心

第20章 最毒妇人心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伪唐美人妆最新章节!

    “好了,本妃承认说不过你,”王妃低头抚摸着平坦的小腹,露出母性十足的笑容,她既不看尤娇娘也不看躺在地上,被铁链锁着的渣夫,“本妃现在是有子万事足,过往的一些事,过去的就过去吧,本妃不想计较了,这个男人你带回去,随你怎么用……”

    “反正,短时间内,你是怎么都用不了了。”

    “你算盘珠子打得响亮,凭什么我也带回去?”

    尤娇娘冷笑,她没有问王氏她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对于王氏对李元婴做得那些凶残事儿,她一毛钱的兴趣都没有,她就是那么一个小人,只关心自己的切身利益。

    “你是他的孺人,他对你也算不错,你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在我的地窖里备受折磨?!”王氏神色复杂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她知道尤氏心硬,没想到竟然硬到这个程度,尤氏刚入府的半年,李元婴疼她跟疼眼珠子似得,未曾想这个女人竟然半分没有动情。

    而被铁链拴着,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不能说话的李元婴,听到王氏这话,满含期待地看着尤娇娘,一边努力呜哩哇啦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一边扭着身体,弄得铁链哗哗响。

    ——看我看我,娇娘,娇娘带我走,我不要呆在这里,带我走,带我走!

    ——别抛下我,娇娘,带我走,带我走!

    李元婴眼中热泪盈眶,嘶喊的声音虽然谁也听不懂,但真挚感人,配合那哗啦哗啦的铁链声,宛若一曲悲壮的地窖飞歌!

    可惜他感动天,感动地,却感动不了尤娇娘!

    尤娇娘充耳不闻,她什么都听不见!

    “我看他在这儿呆着挺好的,这地窖冬暖夏凉,就不要挪地方了,免得破坏风水,”尤娇娘睁着眼睛说瞎话,“况且你肚子里怀着他的种,父子俩隔着肚皮培养一下感情,这人渣受到感化,说不定还学好了呢。”

    尤娇娘抽出帕子,抿着嘴咯咯笑起来,“如此,姐姐也算是苦尽甘来了。”

    听到尤娇娘的“苦尽甘来”,王氏终于彻底激怒了。

    ——“贱人,你再说一句,小心我拔了你的舌头!”

    看,太原王氏的贵女,骂人就是那么没新意!

    ————

    娇娘和王氏,那必须是贱人成双,半斤八两。

    李元婴看着自己妻妾互喷,不禁为自己鞠一把辛酸泪。

    都是毒妇!

    不过,要是在两个毒妇里面选一个,李元婴还是选择尤娇娘,当然,这不是因为尤娇娘心善。

    事实上,早在尤娇娘一而再再而三拒绝王氏,李元婴就死心了。

    无论他怎么骗自己,也说不出娇娘对他还有感情这话,之所以选择尤娇娘,那必须是,娇娘漂亮!

    “好话”说尽,尤娇娘始终不同意将李元婴带到姑射居,王氏也怒了,“你不同意是吧,那你就在这里呆着吧,我告诉你,李元婴吃喝拉撒都在这里,你愿意一边吃饭一边看着李元婴屙屎你就看着!”

    尤娇娘囧了,这么变态的想法,王氏是怎么冒出来的。

    “你可真恶心!”尤娇娘忍不住吐槽到。

    王氏冷冷一笑,“比不得你!”

    她从这儿恶心自己半天了,这才到什么程度,没把大粪塞她嘴里那是自己仁慈!

    娇娘被自己脑补出的,李元婴一边屙屎一边喷尿,自己一边吃饭一边喝水的画面恶心到了,李元婴尿尿她还可以当喷泉欣赏一下,屙屎那画面实在是太美。

    “好了好了,我答应你了,我带走他,你一堂堂王妃,手段如此下作,你王家的列祖列宗知道吗?”

    尤娇娘不愉快地挤兑王氏。

    王氏这个胜利者,根本不去管尤娇娘的酸话,她愿望达成,将李元婴这个垃圾成功丢出,心情好得不得了,尤娇娘说几句酸话,就让她说去。

    反正她也只能说说酸话了。

    ——————

    尤娇娘同意将李元婴挪到姑射居,不过对于如何将李元婴这么大活人,不动声色地从芍药院挪到姑射居,娇娘还是抱着迟疑的态度:

    “你把人折腾成这个样子,傻子才看不出来,别指望我替你背黑锅。”

    王氏用帕子捂着嘴暗乐,“这有何难,我的好妹妹,只要你同意,一切都好说。”

    得,这又变成好妹妹了。

    傍晚,当着尤娇娘的面,李元婴被王氏捏着下巴,灌了一碗药。

    看着李元婴努力挣扎地绝望模样,娇娘微微叹气,“何必折辱他呢,你要对他有怨气,乱棍打死就是了。”

    王氏翻了一个白眼,心里狠骂了一声毒妇,充耳不闻。

    一盏茶的时间,娇娘眼瞅着李元婴从灌药前的活蹦乱跳变得萎靡不振,原本被铁链锁住的四肢还能动一动,现在是动也动不了。

    尤娇娘看得又惊又惧,就像是看恐怖片似得,吓得一愣一愣的,却还是想继续看下去,“你给他喝得什么?”

    她忍不住好奇地问王氏。

    “不过是一点秘药,好像是南朝传下的方子,据说是专门对付不听话的妃子的,女人用了四肢绵软,还带一些催情的效果,男人用了……”王氏话说半句,就不说了。

    尤娇娘最讨厌这种话说到一半就卖关子的人,“你倒是说啊,男人用了怎么样?”

    王氏干咳了两声,似有些不好意思,“男人用了同样绵软,只不过那物也跟着,也绵软了,多喝两剂,少则一年半载,多则数年,不振雄风。”

    尤娇娘猛然想起王氏那句,“……这个男人你带回去,随你怎么用……反正,短时间内,你是怎么都用不了了”,瞅着王氏,目光透着诡异。

    半晌,娇娘幽幽地说道,“当真是最毒妇人心,不愧是太原王氏的娘子,这一出手就是将人废了。”

    “咳咳咳咳……”王氏剧烈咳嗽,然后拿着帕子,擦了擦嘴,淡定地说,“这倒不至于,你要是用还是可以用的,回头我让我院子里的蒋医生给你开剂方子,一碗下去,效果倒也不错。”

    “你试过!?”尤娇娘像第一天才认识王氏一般,心中犹如百万草泥马飞驰,卧槽,这个女人是滕王妃?是滕王妃王氏,特么别是被人穿过来的吧?!

    王氏瞟了一眼尤娇娘,一副“受不了你可真小家子气”的架势,“怎么没试过,硬度尚可,虽比不得从前,倒还可以用用,只是妹妹用的时候可悠着点,蒋医生开得可是一剂猛药,一碗下去,咱们王爷,恐怕要缓个十天半月。”

    娇娘这下可真是彻彻底底服气了,这重口味,她可实在是受不了。

    得,王妃娘娘,您从芍药院里坐着,小的先去给三观开个追悼会!

    ——————

    人都有苟且偷生的心态,当娇娘知道自己不用死了的时候,心态上早已不自觉输了一截。

    这场不见硝烟的战争,娇娘看似占了上风,事实上主动权全部在王氏手中,当然娇娘也不是扳回一城的能力,只要她将目标放在王氏的肚子上。

    就像王氏对她做的一样。

    可害人的事儿,她终究是做不出来。

    说她伪善小人也好,装模作样也罢,在这个滕王府,娇娘早已练就了“眼瞎耳聋嘴哑”*,看不见听不见说不出。

    无论什么时候,她都不会主动害人,当然也不会凑上去被人害。

    给她一条活路,别把她逼死了,她就会安静的呆着,做一个漂亮的花瓶,好好过她的日子。

    就像现在。

    王氏怀着孕,又折腾了一天,精神有些萎靡。

    尤娇娘虽然心知这个女人绝没有看上去那么脆弱,但终究可怜对方是个孕妇,忍不住劝道,“你既已经怀孕,就安心养胎,事已至此,总不会更糟糕了,府中的事,交给身边人也行。”

    王氏警惕地看了一眼尤娇娘,“身边人,莫不是指的你?”

    尤娇娘听言冷笑,“你这女人,可真是不着人疼,也怪不得李元婴那货不喜欢你,当真是个捂不热的石头,旁人关心你一句就以为是别有深意,我回我的姑射居了,你好自为之。”

    说着,甩头就走了。

    王氏看到生气的尤娇娘,心中暗自懊恼,她也知尤娇娘是好意,也知道对方并不是那喜欢争权夺利的人,但终究不愿将手中的权利放出一部分,这王府的一草一木,她都要掌控着,方会心安。

    想着,王氏摸了摸肚子,“孩子,如今母妃就只有你了,你可要平平安安的,母妃一定交给你一个完完整整的滕王府,决不让那些魑魅魍魉的小人窜到你面前……更不会让你那个不中用的耶耶,连累了你。”

    ————

    尤娇娘回到了姑射居,姑射居最美丽的时候是夏季,满院子的蔷薇,将整个姑射居装扮成花海,如今已经是深秋,蔷薇败了,院子里有些萧条。

    让娇娘没有想到的是,平儿和碧桃竟然没走,她回来的时候,两个小丫头竟然握着匕首,警惕地看着四周。

    看到娇娘,平儿的匕首咣当掉到地上,猛地扎进娇娘怀中,“主子,你怎么现在才回来了。”

    声音带了哭腔。

    碧桃看似淡定的收起了匕首,若她的手不是在抖的话,娇娘恐怕真的会以为小丫头不怕的。

    “主子,您回来了——”碧桃深深一福,给娇娘问安。

    “哎,回来了,”娇娘冲碧桃招招手,微笑着说道,“傻丫头,快过来,让我看看你。”

    碧桃一愣,走了过去,柱子一般立在娇娘面前,娇娘摸了摸碧桃的头,碧桃浑身僵硬,眼眶一下子红了,“主子……”声音也带着哭腔。

    她也是怕的,怕死,也怕尤娇娘再也回不来了。

    娇娘安抚着两个吓极了的丫头,“可真傻,让你们走你们不走,现在怕是走也走不了了。”

    王妃将李元婴这么一个大雷丢到娇娘这里,一定是做了完全的准备,从此这姑射居,别说是一个人,恐怕就是一只鸟,一只蝴蝶,也飞不出去了。

    这么一个烫手的山芋,不知何时就东窗事发了,李元婴现在,嘴巴不能说,王府上下都是王氏的人,她说是尤娇娘害得人,尤娇娘就要做那替死鬼。

    她要是不答应,恐怕就和李元婴一样,囚禁在那个地窖中,待到世子平安出世,尤娇娘还要做那替死鬼。

    当然,尤娇娘还可以选择自杀,不过自杀了,尤娇娘就更说不清了,王妃一个畏罪自杀,直接定了尤娇娘的罪。

    横竖都是死,都是顶包,还不如快快活活的。

    到了傍晚,天色较暗时,王氏让四个人,准备了一把藤椅,大摇大摆将李元婴抬到了姑射居。

    为了防止李元婴大声嚷嚷,王氏还威胁道,“王爷,您最好老老实实的装哑巴,你敢叫一声,我就捅你一刀,你要是叫两声我就捅你两刀。”

    王氏这话纯粹是吓唬李元婴,李元婴要是真敢叫出声,让王府其他人发现了,那么王氏也就完了。

    可惜王氏抓住了李元婴怕死鬼的心态,愣是让李元婴一声不吭的忍到姑射居,于是,李元婴错过了唯一一个可以向外界求助的机会。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财运天降

伪唐美人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宅女一枝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宅女一枝花并收藏伪唐美人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