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蚀骨烈爱,总裁的独家占有 > 072章 :阮东钰的癖好

072章 :阮东钰的癖好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蚀骨烈爱,总裁的独家占有最新章节!

    她以为经过这次出逃失败的打击之后,她已经能坦然面对过往的一切,重新为自己策划出新的出路,然而,当她看到顾池的时候才发现,她依然没能从过去解脱出来,至少,顾池的存在,让她依然无法超脱,这辈子,到底是她辜负了顾池的一番真情。

    顾池走在阮东钰身边,看见阮希也在,面色明显一变,想上前却被阮东钰状似无意的一楼肩膀,拉到一边和其他宾客寒暄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顾池居然没再反抗,而是顺从地跟在阮东钰身边,只是偶尔会回头看阮希一眼。

    阮希能感受到他的目光却不愿意,也没勇气再和他对视。

    在场的人多少都知道些裴南铭阮希和顾池三者关系不寻常,碍于今天是订婚典礼,女主角是秦芷染,大家都忍着议论的*,只是说些无关痛痒的话。

    裴南铭当然看到了顾池和阮希之间的“眉目传情”,可这次他居然没有什么火气,而是十分得体地领着秦芷染在众人注目中走上红毯。

    阮希尽可能找避人视线的地方呆着,无奈这里是度假山庄的绿化草坪,视野开阔,不论站在哪里都很容易惹起人的注意。

    秦芷染在人群中幸福地微笑,尽管她的表情那么无懈可击,阮希还是能感觉到她在有意无意地看向自己,而那目光是得意而挑衅的。

    阮希好笑地耸肩,随手端了杯香槟轻轻抿了一口,然后站在人群后面,冷眼看着他们交换订婚戒指。

    所有的宾客都把注意力放在那对璧人身上,而顾池确总是无意识地看向阮希,而阮东钰则下意识地留意顾池。

    阮希叉了块甜点食不知味地咀嚼,不知什么时候,一片阴影覆盖了她的视线。

    下意识地抬头,却见顾殷林端着红酒站在自己面前。

    她立刻起身一笑,“顾先生,好久不见。”的确是挺久的,自从上次见面之后,她就经历近乎颠覆一切的几个月,别人觉得不久,对于她来说,比过了几辈子还漫长。

    顾殷林挑着眉骨,没说话,而是喝了口红酒,又沉默了老半天才道,“我认识一个女孩子,倔强的不得了的女孩子。”

    阮希意外地看着他,完全不明白他怎么突然说了句风牛马不相及的话。

    “那女孩子和你一样不服输,很让人头疼。”

    阮希微微侧头,像只竖起全身利刺的刺猬一样盯着顾殷林,“我们好像不熟。”你怎么知道她跟我一样?

    对于现在的阮希来说,没有人值得相信,这些人都和裴南铭是一伙儿的。

    顾殷林笑了,“嗯,是不熟,一点儿都不熟,但是,见了你之后就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这种搭讪的手段可真的算不上高明。”阮希端起酒杯转身靠在桌沿,十分优雅地抿了一口。

    “那个女孩搭讪的手段和我一样笨拙。说实话,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我完全以为她是个男孩子。”

    “那可有意思了,有机会的话替我引见引见。”

    顾殷林冲她举了举杯子,“没问题,只怕到时候你会觉得我是多此一举。”

    说完这些莫名其妙的话,顾殷林就走开了。只剩阮希在原地做丈二和尚。

    宴会进行了一半的时候,阮希借口要方便一下离开现场,而她前脚离开,裴南铭立刻就打了个电话出去。

    秦芷染心中早就憋着火儿,这会儿见裴南铭打电话,转身就和阮希一样,用相同的借口开小差。只是她的目的和阮希的目的是完全不同的。

    她要羞辱阮希,而阮希却是在找机会和秦芷染单独相处。

    她知道依照秦芷染的性格,在这样春风得意的日子,她是一定会找机会来对自己炫耀一番的。

    而她决定跟秦芷染这个机会,并且利用这个机会和她进行一场谈判。

    预料之外的是,最先跟过来的居然不是秦芷染而是顾池。

    顾池看阮希的目光多了些悲伤的神色,她从没想过,像顾池那样满身张亦味道的人也会变成这样哀伤。

    他比以前更消瘦,脸色依然因病而略显苍白。

    他们谁都没有问对方过得好不好,因为彼此都明白,谁也过得不好。

    “阮希。”到底是顾池先开口,声音有种说不出的哀伤,“我们一起走,好不好?”

    阮希看着顾池微微摇头,“不,我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好。”心动吗,当然心动,她实在太想太想离开这里,离开裴南铭身边。

    就算心死,可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无法停止对希望的渴望。

    顾池原本带了希冀的目光再度幻灭——仍然被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啊。

    希儿,如果你答应了的话,我一定会不计一切代价的带着你一起离开,彻底抛弃一切,可是,今天以后,我再也没有那样的资格和勇气了。

    你知道么,此次的拒绝,就注定了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可既然这是你的选择,那么,就算我有千万不愿和伤痛,也会尊重你的决定,就像当初你毅然决然说分手一样!

    阮希对他微笑着,可是,笑着笑着眼底就微微湿润,她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不知道他何以哀伤至此,可她知道,肯定是因为她拒绝的这样彻底而毫不犹豫。

    她轻轻吸了吸鼻子,“现在,既然你站在这里,那么,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顾池沉默地看她很久,终于点点头,“到我单位去,帮我找个叫张瞳的人,然后把这个送给她。”说完阮希把手链退下来递给他,可就是因为退手链这个动作,让她手腕上方的淤青露出来。

    顾池看在眼里,突然就再也抑制不住,一把抓过她,不容反抗地把她的衣袖掀上去,她的手臂上有淤青有吻痕,仿佛被激怒了,他使劲一拽,把阮希带入怀里,顺手扒开她衣领,而她侧颈乃至锁骨,都是玫瑰色的痕迹。

    阮希被他的行为激怒,狠狠推开他,“你干什么?!”

    顾池怔了怔,片刻道,“对不起。”双手却不由自主地握成拳。

    阮希理好衣服,“我的事情不要你管,这条手链算我对你最后的请求。如果你不乐意的话,那就算了。”走到这一步,多一分犹豫,就多一分后顾之忧,不如再绝情一些!

    顾池眼色复杂地看着阮希,最后轻声道,“你到底为什么不肯跟我走,为什么不肯让我帮你。是不是我曾经做错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让你无法原谅的事?”

    阮希忽然笑出声,那神色显得十分不屑,“我为什么要跟你走?你能帮我什么呢?你除了会弹钢琴什么都不会吧?以前是我太天真了,以为只要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就算饿肚子也无所谓。可后来我发现,说什么爱情、喜欢、感觉都是放屁,只有钱才是最实在的。我喜欢钱。”

    顾池脸色顿时惨白,怔怔的看她许久,就好像在看一个从来都没认识过的人,“你真的这么想?”

    “当然这么想,难道你不是吗?不然的话,为什么放弃钢琴选择下海从商?”

    顾池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并不回答阮希的话,只是一个劲否定道,“不,不会的,你不会这么想。”

    “我就是这么想的,不然我怎么会和裴南铭*,身上的印记你也看到了吧?我从十八岁就跟了他,而现在依然跟在他身边,我就是喜欢他的钱,想为自己找个后路。你知道,我一直寄宿在裴家,可是,寄宿就是寄宿,裴岩一个心血来潮把我从孤儿院带回家养着,难保哪天不突然把我赶走,所以,我怎么能坐以待毙?你说还有什么办法比攀住裴南铭更直接有效?所以,不管你再做什么,都没有任何意义了。有人说你是为了我才放弃最爱的钢琴的,我想,你应该没那么伟大吧。我劝你如果真的喜欢钢琴就回去继续弹钢琴,如果不喜欢钢琴,就好好从商。也许哪天你超过裴南铭了,我就会倒戈相向”

    顾池气得脸色发青,双唇都在颤抖,拳头握得咯咯作响。

    阮希毫不怀疑他其实很想一拳把她打扁。

    但是他最终没那么做,只是道,“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同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犯第二次。”

    说完顾池握着手链走了。

    阮希终于忍不住浑身颤抖,等顾池走远之后,蹲在原地痛哭起来。

    如果,是十八岁那一年,他在她说分手的时候说出这样的话,结果是不是会完全改变?她是不是就不会因为第一次被裴南铭强占而失去和他在一起的勇气?

    说到底,那时候,还是她和顾池都不够信任彼此,她觉得他不会接受和裴南铭发生关系的自己,他觉得她说分手的时候是真的再也不会回头!

    他们到底因为当初的猜忌而生生错过了这么多年,而以后也许会继续错过……

    如果,是十八岁那一年,他在她说分手的时候说出这样的话,结果是不是会完全改变?她是不是就不会因为第一次被裴南铭强占而失去和他在一起的勇气?

    日光洋洋洒洒,实在是个极好的天气,空气中只有花草的香气。

    而阮希却依然只觉得世界一片黑,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有那份勇气和毅力走到最后。

    哭过之后,胸中顿时空旷很多,擦干眼泪,才看见秦芷染抱着胳膊站在她身后,满眼的嘲弄与讽刺。

    阮希顺手把把纸巾揉抽一团,把略显褶皱的衣服理整齐,完全没有要和秦芷染说话的*。

    就在她要从秦芷染身边走过的时候,秦芷染却突然迈开腿挡在她面前,“怎么,心里觉得很不舒服是不是?”

    阮希停住,扭头看着她,眼底有冷冰冰的笑意,“没错,我心里的确很不舒服。我一直在想,像你这样又有背景又有容貌的女人,怎么就抓不住男人的心呢?”

    秦芷染原本得意的表情突然凝固,“你这话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如果你真有本事的话,就看好你的男人,别让他来骚扰我。”

    “你!”秦芷染胸口一阵闷气爬上来,突然笑出声,“你这是在对我耀武扬威么?明明是你*人在先,现在居然能这么寡廉鲜耻的炫耀,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这样不要脸的践人!”

    阮希眼角微微上扬,“对,我就是不要脸,有本事你就让裴南铭把我踢开!你以为你和他订了婚就一定长久了么?当然了,我倒是很希望你们能长长久久。”

    挑衅和炫耀,让阮希的脸变得让人讨厌,而秦芷染更是怒气勃发,疯狂地向阮希扑过去,“你个践人,从小就让人觉得碍眼!现在更是不要脸,整个一狐狸精,居然连自己的裴南铭也*!”

    阮希向边上歪了歪,秦芷染抓空,但她的反应却很快,反身就甩了阮希两个耳光,阮希根本连躲开的机会都没有。

    阮希也不再忍让,立刻就扬手还回去,打得秦芷染捂着脸,满眼的惊诧和惶然。

    这一刻,秦芷染看着阮希,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个疯子,不管不顾的疯子。

    阮希的耳光她挨过,但那时候的阮希依然是隐忍的,一副忍气吞声的样子,和现在的高调冲动截然相反。

    “你别太过分!我早就说过,有本事就管住你的男人,别以为谁都会稀罕他,对于我来说,他也不过是个随时可以扔掉的垃圾!你说我*他,你亲眼看见我*他了?也罢,你怎么想我根本不在乎。你从小看我碍眼,也不过因为我在他身边,还是他妹妹。你想让我不再碍眼,也很容易,只要你能让他不再骚扰我,我绝对会在你的视线里消失,当然,这需要你的协助,你可以好好想想,是要我继续出现在裴南铭和你面前,做你的眼中钉,还是要我离开,从此你们安安静静的生活下去。”

    “你这话什么意思?”

    秦芷染吃惊而狐疑,阮希的话让她感到糊涂。

    “意思就是要么你帮我离开这儿,要么,你就看着我继续留在你们之间做钉子。”

    阮希一边慢条斯理地说着,一边找出化妆盒,轻轻在脸上涂上一层粉底,掩去耳光的印记,“今天我们谁也不欠谁,我也不想在你大喜的日子找你的晦气,希望你也别和以前一样蛮不讲理。从以前我就一直隐忍,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是今后我绝不会了,便是你说了一句话让我觉得不舒服了,我也一定会讨回来。刚才我说的话你好好考虑,别问我为什么。”

    说完,把化妆盒一扣,转身昂首挺胸地走了。

    秦芷染完全被阮希的话绕住,一时猜不出阮希到底想做什么。但阮希说的话让她心里很不爽,从小到大,还没有哪个人敢在她面前这样明目张胆地挑衅示威!

    眯着眼盯着阮希的背影很久,突然明白阮希所有的话都表达了一个意思,那就是在她心里,裴南铭根本什么都不是,而且,她很想离裴南铭远远的!

    可这又是为什么呢?裴南铭对阮希的*爱,她秦芷染也是看在眼里的,否则对阮希的嫉恨也不会达到今天这程度。

    可今天,阮希这番话却让她觉得阮希其实是恨裴南铭的。难道有什么弄错了吗?不,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让阮希彻底滚蛋,只要能让她离裴南铭远远的,就算是帮她一次又有什么关系?

    阳光下,秦芷染右手轻轻蹭着脸,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两个耳光一定要讨回来!

    回到现场,许多西装革履的宾客已经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聊天。

    阮希在典礼现场的一个靠边缘的位置坐下,然后若无其事的喝饮料,吃甜点。

    顾池站在阮东钰身边,陪他应酬寒暄,自从回来之后,他就再也没看阮希一眼。

    桌子上的玫瑰花依然娇艳欲滴,芬芳的香气引来几只蜜蜂,不停地在花朵上徘徊。她伸出手指捻了几片花瓣,花瓣的红更反衬出她手指的纤细白希。有些百无聊赖,抬眼看着周围寒暄的人,最后目光落在裴南铭身上,在人却中,他显然是器宇轩昂的,在人群中依然耀眼到让人一眼就可以看到。

    在人前他永远深沉尔雅,冷静睿智,处处彬彬有礼。这样的形象摆在人前,让人永远无法相信他的另一面是那么冷酷而残暴。

    这就是所谓面具吧?她随手把玫瑰花瓣扔在洁白的桌布上,嘴角微微翘起,显得有些凌厉。

    优雅地端起杯子,抿了口香槟,就这么一转眼的时间,裴南铭已经打发掉身边的人,面带微笑地朝她走来。

    当他在她面前站定,她才慢慢地抬头看着他,片刻站起来,对他举杯,“南铭,祝你订婚快乐。”

    裴南铭含笑看着她,那张俊美如神的脸上带着仿佛画作般完美的笑容,就连眼里的*溺都仿佛要满溢出来。

    “谢谢。”裴南铭像以前一样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顺着她柔顺如丝绸般的发丝滑到她的脸颊上,似乎是想要捏她的下巴的,不过他好像突然想起了此刻的场合并不适合做这种亲昵的动作,于是手指顺势掠过她的耳根,轻轻捏了捏她的耳垂,“能得到你的祝福,是我今天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这句话,在别人听来,会觉得他们感情笃厚,但在阮希听来,这只是他借以表现自己儒雅风度的手段罢了。

    “以后我也一定会找一个爱我的人在一起,要和你一样,不,要比你更幸福。”阮希笑得天真且娴雅,灿烂的张亦都在她的脸上活跃起来。

    她好像真的变成了被裴南铭疼*到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纯洁憨厚,烂漫无比。

    可是,她的话在裴南铭听来却是如此恶毒,这简直就是存心的挑衅和刻意的触怒!

    尤其是当她说出要找一个爱她的男人在一起,并且要比他过得更加幸福的时候。

    他的心就像被烧得火红的烙铁狠狠烫了,最初激烈的疼痛让他表情瞬间晴转多云,甚至有种山雨欲来的味道。

    然而,不管多么愤怒,他还是很好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只要不是单独和阮希相处,他能够很理智地控制自己的情绪,甚至连脸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可以完美地控制。

    因此,他脸上的阴郁表情并没持续太久,就多云转晴,甚至比之前更加温柔包容。

    阮希却觉得自己的血液里都在冒冷气,她知道自己又因为一时意气,做了傻事。不该故意去惹怒他的,她觉得自己是真傻,居然会不知死活到这种程度。

    他笑容还在,*溺的眼神完全变了,变得有些邪气有些霸道,这样的眼神连带着身边的气氛也肃然一变,“是啊,希儿的确应该比我更幸福。希望你很快能找到这样一个男人,这样我才能真正放心。”他微微俯身凑到她耳边,以极其*的姿势,低声道,“不过这个男人,肯定不会是顾池了。真是太可惜了,也罢,谁让他在最无助的时候投靠了阮东钰呢。阮东钰是什么人?他等了那么久,终于等到顾池自己来到他身边,怎么会轻易放他走呢,我最*爱的女孩儿,你可要想开点儿。”

    阮希身子僵硬,浑身的血液都在疯狂倒流,源于对裴南铭的恐惧,也源于他最后那句话的带来的震惊。

    但很快就刻意地笑得更加夸张且灿烂,“顾池吗?我早就对他死心了,我是不会吃回头草的。再说,一个只会弹钢琴,向往空虚理想的男人有什么值得我托付的?现在是经济社会,我要的是优质的生活,爱情这玩意,我早就放弃了。如果南铭你满足我想要的,我也可以保持现状的。”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表面上也看似镇定的硬撑着,可心里已经变成一团乱麻。

    顾池投靠阮东钰了,她早就知道,阮东钰的癖好与众不同她也有所耳闻,可他没想到阮东钰居然会对顾池有渴望。

    阮东钰是什么人?她并不真的了解,但阮家是能和裴家一样跻身E市五霸之列的大家族,作为这样大家族的新一代继承人,自然是有头脑有手段的。

    顾池所在的楚家虽然也在五霸之列,但实力却大不如阮家,而且,顾池是叔辈支脉,顾家肯定不会为了顾池而和阮家撕破脸。

    裴南铭站直身体,一手端着酒杯,一手随意的从桌上花瓶里抽出一支红玫瑰给阮希,“这样的话,我就能放开手脚对付他们了。”

    秦芷染回来的时候看见裴南铭和阮希*不清的情形,心中的嫉妒和恨几乎喷发出来,但下一刻她就准备好表情快步向他们走去。

    她的表演技术纯属到没有人看出丝毫异样。

    “阮希,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你不知道,我等这一天等好久了呢。”秦芷染要好地拉起阮希的双手,看上去坦诚而友好。

    阮希看着秦芷染,然后下意识地看着她们握在一起双手,突然反手握住秦芷染的,“说的是呢,以后还要你多多关照。”

    “这是当然,就算希儿不说,我也一定会那么做。”秦芷染在笑,眼神却在说,阮希,你不过是个没爹没妈的野种,等我进了裴家,第一件事就是把你踢出去!

    阮希满不在乎的笑着回过去一个眼神,那还是等你进了裴家再说吧……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完全把裴南铭晾在一边。

    裴南铭只是一言不发地看着她们演戏,他心里很清楚,阮希从小就不喜欢秦芷染,而秦芷染更是对阮希讨厌至极。

    此时,两人却满脸假笑地说着言不由衷的话。秦芷染会说出这样的话,裴南铭一点也不奇怪,让他觉得新奇的是,阮希最近的对虚与委蛇这一套是越来越拿手了。

    他真的很好奇,阮希到底还能发展到什么程度。如果是以前的阮希,如果碰上不喜欢的人,一定会能有多远就躲多远。

    可是,有一点他从没想过,阮希居然会利用秦芷染逃离他。

    这场订婚典礼,裴老爷子并没出席,他对裴南铭的决定并不反对,但也不支持,到底是他孙子,裴南铭对秦芷染的态度如何,他心如明镜。

    裴岩有出现,也知道阮希跟着来了,到底是他抚养长大的孩子,虽然已经对外界宣布和她断绝关系,可心里到底是有感情,或许是不想她太难堪,也不愿意看到阮希被人鄙视,所以,在阮希入宴会现场之后,他就借口公事紧急,先行离开。

    秦家仰仗攀上裴家,虽然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可也不敢怪罪。

    直到订婚典礼结束,阮希都老实的待在现场,没再离开过。

    大家看她的眼神自然不会因为裴南铭表现出的*溺而有任何转变,甚至还因为他的态度,而对阮希更加误会深刻。

    可阮希已经不再被他们的眼神所困扰。而是全心全意地策划着一场离开前的攻陷游戏。

    秦芷染到底会怎么做她还不清楚,但她必须做两手准备。她不会再那么傻,一根筋地只用最笨拙的方法逃离裴南铭。她要认认真真地做一场戏……

    可她却怎么也想不到,一场精心策划的陷阱居然把她自己困住。

    婚典过后,裴南铭和秦芷染手牵手离开,一路上大秀恩爱。

    两个人之间到底有没有爱情,阮希是不知道,对于他们而言,她始终是个局外人,而且,他们之间是不是相爱,对她来说并不重要,她所在乎的,只是秦芷染成为裴南铭的未婚妻后,是不是能让她得到些许自由。

    她希望裴南铭和秦芷染订婚之后,会因为婚约关系收敛些,那样的话,她的日子就能过的松快自在很多,然后,实现目的的希望也就更大些。

    婚典过后,裴南铭并没派任何人看着她。

    在这个恨不得买汽车票都要出示身份证件的社会里,一个被没收了身份证银行卡,身上只有三百元现金的人,是根本不可能逃走的,而她也没想过要跑,至少不能这么跑。

    晚上,华灯初上,阮希慢悠悠地逛遍了大商场,却因为身上只有三百块的现金而憋屈到只买了一盒速溶咖啡。

    出商场大门的时候,外面已经车水马龙灯如白昼,繁华的景象让她产生一种陌生的感觉。

    在裴南铭身边的日子,她周围只有屈指可数的那么几个人,几个月以来,唯一一次出去,居然还被人当做精神病人。

    想到这些,她不由自主地翘起嘴角,露出一弯冷漠自嘲的弧。

    她自己没有座驾,裴南铭又没派司机跟着,她只能挤公交,而站在公交牌下,才悲哀的发现,裴南铭别墅所在的地方是没有公交车站的,从离那里最近的公交站牌下车也得走四十多分钟才能到达别墅。

    这个时间这个地点,的士根本就打不到!每次的士过去,上面都写着满载,她拎着速溶咖啡站在站台上,愤恨地踢了踢旁边的铁板凳,想着当时搭个顺风车就好了。

    从逛商场到现在,她那身昂贵的礼服已经惹来许多目光,要不是因为之前在婚典上受过比这更大的刺激,她根本就没法像现在一样若无其事的站在大家面前,让大家用那种或者好奇或者古怪的眼光盯着看。

    阮希摆弄着手机,在通讯录里来回翻,其实,她手机里存储的号码不到十个。

    到现在她对裴南铭突然同意她佩戴手机还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她想过很多原因,最可能的一个,还是因为她现在已经被他晒在张亦下,所以,她和谁联系,已经不是很重要。让她觉得不安的是,她现在根本看不出裴南铭下一步还想做什么。

    他和秦芷染订婚了,却依然没露出放过她的意思,至少今天她没看到他有丝毫放松的意思,否则,他至少应该差人给她换个地方待着而不是堂而皇之地摆在别墅里。

    不知道继续住下去,是不是会彻底变成秦芷染的眼中钉肉中刺?她拨弄着手机,心不在焉地想着。

    秦芷染一直隐忍,是想坐稳裴少夫人的位置,在没真正和裴南铭成为夫妻之前,她是绝对不会违逆裴南铭的吧,所以,就算秦芷染恨到恨不得一口咬断她喉咙,还是会继续装友好的。

    想到这儿,阮希翘起一边嘴角,无意识地晃了晃手中速溶咖啡的包装盒,表面功夫再好,里面的东西却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就像这盒包装精致的速溶咖啡一样。

    这场婚礼也是,裴南铭刻意让她参加,表面上看来,好像是他对她这个曾经寄宿裴家的孤儿十分重视,实际不过是为了让她面对众人那鄙夷轻蔑的目光,他这是变着法儿的给她施加精神压力。

    而他更清楚的是众人的态度不是最重要的,他根本是想让她面临重新面对断绝了父女关系的裴家长辈的尴尬和痛苦!

    这个订婚典礼,是他一生中除了结婚之外,最重要的仪式,裴父和裴老爷子肯定都会参加!只要他稍微有一点点心疼她,都是不会让她面对这种境况的吧?

    只是,直到订婚典礼结束,她都不明白,为什么裴老爷子始终没来参加,而裴父居然在这么重要的宴会上选择早退?难道他们反而担心见到她会万分尴尬么?

    怎么可能?!她觉得自己自作多情了。

    裴老爷子心疼裴南铭,那是整个E市人都知道的,所以他的订婚典礼这么大的事情,他会不参加?裴南铭虽然和他父亲关系不太好,但不管怎么说,裴南铭都是他儿子他怎么可能不给面子地早退?

    追究起来,最根本原因,还是因为对她太失望,所以根本不想在他的婚典上碰上她吧?

    心中突然就涌起一种委屈揪痛,明明不想哭,可眼睛却根本不受控制地发酸发涩,然后眼眶里蓄满了眼泪,可她甚至找不到一个可以让她安心哭泣的角落!

    说不在乎那是假话,到底是被裴家养了这么多年,不愿意承认却不得不承认的是,她心里其实已经一点点把他们当成家人一样爱着,尽管这么多年,裴家从来没在形式上确认过她的身份。

    所以,此刻心格外痛,可不管多痛,她除了忍受还能怎么办?她能冲到他们面前说“是裴南铭强.暴了我,不是我*他的!”么?

    说出去谁信?!这种事情,又怎么能说?!况且,在裴南铭一遍遍的提醒下,她有的时候甚至真的开始觉得,阮婷会死,的确和她有脱不开的干系。

    手机里面存储的号码,翻来翻去,都只有那几个,裴南铭、叔叔、张瞳、裴爷爷,还有一个没有名字的号码。

    这些号码里面,有两个不能拨,一个拨了没用,另一个没名字的,如果拨了给裴南铭发现的话,大概会被裴南铭弄死,算来算去,最后竟然只剩下裴南铭一个。

    可是,拨过去,他真的会来接她么,而且,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他是绝不会从秦芷染身边走开的吧?

    想到这儿,她心里有点凉,到底为什么而觉得凉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大概是活了二十多年,却连个朋友都没交到的缘故吧?

    她正思绪乱飞,商场里,又一波顾客拎着大包小包走过来,不知哪个没留心撞了她胳膊肘一下,她侧了侧身子,挪开,收回视线看向手机屏幕才发现居然已经拨出去,而屏幕上华丽丽地“*”两个字格外耀眼!

    一时紧张地咬唇,想立刻挂机,可那边已经接听了。

    头皮发麻,她离开公交车站台,一边漫无目的地往前走,一边硬着头皮和裴南铭说话,“南铭”

    那边明显有嘈杂声,隐约能听见女人嬉笑和酒杯碰撞的声音。

    秦芷染肯定也在,应该是裴南铭的哥们儿拉他们出去庆祝了吧?

    她不由自主地猜想。

    “喂?”接电话的却不是裴南铭,而是女声,而且,是她一点都不陌生的女生,没错,是秦芷染。

    ----------------------------

    潜水的鱼儿快出来~~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财运天降

蚀骨烈爱,总裁的独家占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妮千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妮千宠并收藏蚀骨烈爱,总裁的独家占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