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妾 > 第158章

第158章

作者:姚桉桉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婚色可餐:饿狼总裁轻点吻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帝与几个孩子说了大半个时辰的话,直到三公主等人渐渐困了打起了哈欠,这才令他们躺下睡了,给他们盖上被子,直到等他们都闭上眼睛,这才细细观察着他们的睡颜。

    四个孩子并排躺在一起,睡容宁静,纯真无害。

    几个孩子的感情好,这令他很欣慰,尤其是四皇子和三皇子,虽然不同母,却能彼此亲密的玩在一起,这令他欣慰又觉得难能可贵。哪怕如今他富有四海,但仍有许多他办不到和会害怕的事。

    他的皇位,是从一路血腥之中争斗而来,那些血腥里面含着他兄弟的骨血。但他却并不希望他的孩子们以后会像他和他的兄弟们那样自相残杀。他期待他们能相亲相爱,期待他们兄友弟恭,可他又担忧并害怕他们以后会为了皇位上的那把交椅刀刃相向。

    他欲立二皇子为太子,并不是因为他对这个孩子最满意,也不是对这个孩子最疼爱,而是因为他是嫡长子。嫡长子就是规矩,只要他所有的孩子明白并遵从这个规矩,才会人人守着自己的本分,才不至于为了皇椅而兄弟相残。

    他想要保全他所有的孩子,这是每一个做父亲的心愿。

    他叹了一口气,给四个孩子掖了掖被子,这才从床边坐起来,转身轻声的出了房间。

    而一直闭着眼睛的三皇子听到他出去之后,突然睁开了眼睛。他默默的看了帐顶一眼,然后从床上坐了起来,轻声轻脚的下了床,连外面的衣裳都来不及穿,穿着一身睡衣就跟着出了房间,小跑着追上皇帝,在他后面喊了一声:“父皇。”

    皇帝回过头来,微惊道:“你怎么没睡?”说着看到他身上单薄的睡衣,又皱了皱眉,道:“怎么衣裳都不穿就出来了,也不怕冻着。”

    正好身边的小太监捧着他的披风,皇帝拿了披风蹲下身将三皇子裹了起来。太大件的披风裹在他小小的人上,显得有些滑稽。

    皇帝蹲下身与他平视着,扶了他的肩膀问道:“你找父皇有什么事?”

    三皇子低着头沉默了一下,然后才抬起头来,握着拳头鼓起勇气问皇帝道:“父皇,我母妃什么时候回来?”

    皇帝看了他一眼,问道:“旭儿想你母妃了?”

    三皇子点了点头,又再问了一句:“她什么时候回来?”

    皇帝问他道:“你不喜欢住在徐庶母妃这里吗?”

    三皇子摇了摇头,接着又像是怕他误会什么似的,急着解释道:“徐庶母妃很好,对我也很好,四弟和五弟也很好。可是,我还是想我母妃。”徐庶母妃很好,对她也很尽心尽力,四弟五弟他们有的东西,他都有,三姐姐和四弟五弟对他也很友善。但玉福宫再好,这里始终不像是他的家,他像是寄居在这里的客人。母妃虽然有时候对他很严厉,但在临华宫他才感觉到像是在自己家里。

    皇帝叹了一口气,斩不断的血缘亲情,小孩子念着生母是人之常情。他经历过幼年失母的痛苦,他知道母亲在孩子心目中地位的无可替代性。赵婳再不好,却也是旭儿和晥儿的亲生母亲。

    皇帝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快了,等明年院里芍药花开的时候,她就回来了。”

    三皇子脸上难免的露出了失落之色,他现在对时间已经有概念了,现在才九月,等到明年芍药花开,还要至少半年的时间。在小孩子的观念里,时间本来就过得格外的慢些。他自然觉得,这半年时间还是很长很长一段时间。

    皇帝见了,对他道:“你母妃自请去寺庙为皇家祈福两年,要到明年四月才满两年。若是此时父皇将她叫回来,佛祖见她半途而废,难免要责怪她心不诚,到时候要是让佛祖怪罪就不好了。旭儿,你能明白吗?”

    赵婳明面上是自请去寺庙为皇家祈福,但底下究竟是什么原因,无论是赵婳还是皇帝,自然不会告诉三皇子,所以三皇子知道的自然也就只是这明面上的原因。

    三皇子见皇帝这样耐心的跟他解释,心中高兴,觉得这半年也不是不能等了。他眉眼弯弯的笑了起来,用力的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皇帝对他笑了笑,然后道:“父皇送你回去睡觉吧。”

    三皇子高兴的道:“好。”

    皇帝牵了他的手,一步一步的往回走去。等走到四皇子的门口,低头问他道:“你是要回去跟你四弟五弟他们一起睡,还是要回你自己的房间睡?”三皇子的房间就在四皇子房间的隔壁。

    三皇子想了想,最终还是道:“我想跟四弟他们一起睡。”

    皇帝微笑着对他点了点头,然后牵着他轻声轻脚的进了房间,抱了他上床,等他躺下并盖上被子后,这才又轻声轻脚的出去。

    等门吱呀的一声被关上,房间里恢复了夜晚的寂静,三皇子松了一口气,给自己拉了拉被子。正在这时,四皇子突然转过身来面对着他,他的眼睛还是闭着的,仿佛只是睡着时候无意识的翻身,但在被子底下,他的脚却偷偷的去勾三皇子的腿,还作怪一般的将小脚丫子往他裤腿里钻。

    三皇子吓了一跳,怕自己将四皇子吵醒了,连身子都不敢动一下,眼睛仔细观察着四皇子。结果四皇子闹了一会,倒是自己先忍不住了,咯咯的笑出声来,然后睁开眼睛,一双如宝石般璀璨的眼睛亮亮的看着他。

    三皇子有些歉疚的问四皇子道:“是不是我将你吵醒了?”

    四皇子道:“我本来就没有睡着。”

    本来就没有睡着?那不是他刚刚就知道他出去找父皇了?三皇子更加不安起来,徐庶母妃对他这样好,四弟五弟还有三姐姐也对他很好,但他却偷偷跑出去问父皇她母妃什么时候,急着想要回临华宫和母妃住在一起,这让他有一种对不起徐庶母妃和四弟他们的感觉。

    万一四弟问起来他去找父皇做什么,他该怎么回答呢?他不想撒谎,可是说实话他也说不出口。

    不过好在四皇子也并没有问他这个问题,反而揽着他的手臂,将腿叠到他的腿上面,然后轻声的道:“我们靠近一点睡,这样比较暖和。”

    三皇子觉得自己心里也暖融融的,笑着对他点了点头道:“好。”说着往四皇子跟前靠近了一点。四皇子爱闹,脚在被子下面去勾他的脚丫子,三皇子也学着他的样子去勾他的脚丫子,然后两个人小声的笑闹起来。

    而躺在另一边的三公主此时也睁开了眼睛,听着旁边的动静,却是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伸手帮睡在她旁边的五皇子掖了掖被子,然后重新的闭上了眼睛,没有去管或阻止四皇子和三皇子的玩闹。

    三皇子和四皇子晚上闹得有些晚,到了第二日,两个人是带着黑眼圈去给徐莺请安的。徐莺看着他们的样子,开口问他们道:“你们昨天晚上干什么了,怎么黑眼圈这么重?”

    三皇子和四皇子偷偷对视了一眼,颇有一股这是我们两个人的小秘密的感觉。四皇子嘿嘿笑了两声,然后故意岔开话题道:“母妃,六弟呢?”

    徐莺道:“奶娘抱他到屏风后面喂奶去了。”

    三公主、四皇子和五皇子都是徐莺亲自奶的,只有奶水不够的时候才让奶娘顶上。但这一次徐莺的奶水却有些不足,根本不够孩子吃,所以现在六皇子大半还是在喝奶娘的奶水。

    结果这时候,五皇子却又将话题重新拉回来了,道:“三哥、四哥,你们是不是被鬼压床了,所以眼睛才黑黑的。”

    五皇子有一次晚上做了噩梦没睡好,第二天醒来就眼圈黑黑的,三公主就问他是不是昨天晚上被鬼压床了,然后五皇子就记住了鬼压床这个词,凡是见到谁第二天有黑眼圈的,都要问一遍他是不是被鬼压床了。

    四皇子很是不满的瞪了五皇子一眼。

    徐莺一看他便知道,昨天晚上肯定是又偷偷玩闹到半夜才睡了。徐莺这一次倒是没有教训他们,只是警告般的瞪了他们一眼,然后让人哄了他们去上学。

    四皇子也巴不得早点走,免得被母亲教训,拿了书包拉着三公主和三皇子,连弟弟都不看了就急匆匆的走了,留了一个五皇子在屋里陪着她。

    昨天的时候,有三公主和四皇子等人在,五皇子都还没好好的见过这个弟弟,现在终于轮到他一个人了,正可以好好的看个够。五皇子让人搬了长椅子放到六皇子小床的旁边,扶着小床的木栏,专心致志的看着小床上的六皇子,偶尔还会问徐莺一些类似于“母妃、为什么六弟老是在睡觉?”“母妃,六弟为什么这么爱哭?”“母妃,我逗六弟,六弟为什么不笑?”这样的傻问题。

    而徐莺则是在旁边与芳姑姑商讨着明日六皇子洗三的事,偶尔回过头来回答一下五皇子的傻问题。

    不过令徐莺没想到的是,她与芳姑姑商量到一半的时候,皇后却派了于麽麽来了她这里。

    徐莺知道,皇后原来身边的谭麽麽不知道是犯了什么事,被皇后以养病的理由送回到魏国公府去了,于麽麽是她新近提拔起来的大麽麽,同样是她的陪房。以前葛麽麽是皇后的奶娘,与皇后有情分在,又对皇后忠心,所以得皇后的重用,其他人被她压着显不大出来。直到葛麽麽出宫之后,少了葛麽麽这座大人,于麽麽才凭着自己的手段冒了出来。

    于麽麽来了之后,对她倒是很客气,脸上带着笑,说的话也很恭敬。她道:“……六皇子是第一个在宫里出生的孩子,六皇子的洗三礼正应该好好的大办。徐娘娘正在月子中,身体操劳不得,皇后娘娘说了,六皇子的洗三礼,就由关雎宫来办。”说着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接着又道:“皇后娘娘说了,若是徐娘娘担心六皇子的洗三礼会有差错,可以令一二个麽麽或宫女帮着准备。”话说了很多,但就一个意思,皇后想要将六皇子的洗三礼揽过去办。

    徐莺倒是没有什么不喜,六皇子的洗三礼由皇后来办自然比她亲自来办会办得更体面,何况中宫亲自操办皇子的洗三礼,这也是皇子的面子。只是令徐莺有些惊讶的,是皇后的殷勤。

    皇后操办六皇子的洗三,除了得个贤惠的名声外,其实费心费力并没有多少好处,办这些事情操心不说,万一出错反而容易在皇帝面前落下埋怨。而她已经有德名了,再有贤名也只是锦上添花的事,并不足以劳驾她为了名声而操这些心。

    徐莺看了身边的六皇子一眼,不愿意去多想皇后的用意。嫡母想要操办庶子的洗三礼天经地义,徐莺没有拒绝皇后,唯一提的要求就是,让六皇子的洗三礼在玉福宫举办。六皇子还小,让千里迢迢的抱到关雎宫去,她可舍不得。

    而皇后同意了,然后徐莺便派了芳姑姑和杏香与皇后的人一起操办洗三的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皇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姚桉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姚桉桉并收藏皇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