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周旋 > 第25章

第25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周旋最新章节!

    医院的急救室,赵万达胖胖的身体平静的躺在床上,脸色灰白,嘴唇深紫,表情里似还带着一些痛苦。冯梅呆呆的站在边上,一动不动,似乎连呼吸都停止了。

    庄琰和肖磊也满是愕然,一时间都不知该说些什么。整个房间就这么死一样的寂静。

    白录征推开门走进来,对庄琰和肖磊低声道:“出来商量一下。”

    肖磊俊美的面上微微一动,微微一点头,然后看向庄琰,“我先和白队出去,庄琰,你去安慰她一下。”

    庄琰抿着唇,“嗯。”

    肖磊和白录征走了出去,庄琰走到了冯梅的身边,伸出手去想要拍拍冯梅的肩,却在半空迟迟没有落下。

    “庄警官,我老公他......到底是怎么死的?”冯梅却开口了,声音里拼命忍着伤痛,一字一顿,竭力调整着呼吸。

    庄琰平静道:“赵万达死于急性肺源性心脏病,送到抢救室的时候已经不行了。”

    冯梅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咳得身子止不住的颤抖,眼里鼻涕全都流了出来。庄琰急忙拿了纸巾递给她,又伸手帮她抚着背,“你还好吗?要不要叫医生?”

    冯梅栽倒在庄琰身上,拼命喘着粗气,终于崩溃大哭起来,“庄警官,我问的是,我老公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庄琰扶着冯梅在椅子上坐下,目光里带着不忍:“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们也还在调查中。”

    冯梅忽然抬起头,视线直逼庄琰,“你们在调查他对吗?你和那个肖处长,今天根本不是来陪孩子玩的,是来套我的话的吧?你就直说吧,我老公到底犯什么事儿了?是不是你们逼得他......他身体虽然不好,可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死掉的!”

    庄琰道:“不,赵万达不是警方逼死的。他前些日子来找我们告发工地包工头以及范氏地产的一些内幕,我们对他的信息来源很好奇,所以确实有派人跟踪调查。否则也不会在他发病时马上叫救护车。”

    冯梅的眼泪止不住的掉,“我就觉得他最近不正常......让他周末回家都不回......我就担心他是不是又摊上什么事了......”

    庄琰道:“其实,赵万达早在一周前就被范氏开除了。他一直没有告诉你,应该是怕你担心。”

    冯梅吃惊的看着庄琰,眼里的泪水打着转,“什么?你说什么?”

    庄琰解释道:“他负责的云海家园二期工程,工地出了事,包工头杀了民工还携款潜逃,民工闹事。范氏为了平息事态就解雇了他,他便主动来警队揭发建筑公司黑幕,并且做杀人现场的认证。”

    冯梅全身颤抖起来,嘴角抽着,牙齿都打颤,只能吐出细细碎碎的只言片语,“怎么......怎么这样......怎么......”

    庄琰的手抚着冯梅的背,“你放心,这件事我们会全力调查,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冯梅抽泣着,“庄警官,我老公的死......是被人害的,对吧?”

    庄琰道:“目前还在调查中,我还不清楚具体情况。”

    冯梅猛抽了一口气,“查!拜托你们,一定要查清楚!万达他,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棋棋不能就这么没了爸爸!棋棋她......还在等着爸爸回家......”说到这里她已经哭得说不出话来。

    庄琰想到那个天真活泼的小女孩,心里也是一阵难受。毕竟丧父之痛,没有人比她更明白。

    冯梅忽然抓住庄琰的胳膊,“庄警官,我不想让孩子知道她爸爸的事,你能不能这几天帮我照看棋棋,等丧事完了,我再把她接回家。”

    庄琰微微一愣,然后道:“如果你真的想这样做,我可以帮你。只不过,我不建议你这样做。毕竟小孩子也不是那么容易骗的。比起将来让她在各种猜忌恐惧里越来越失望,倒不如现在明明白白的告诉她。当然,这只是我的想法。”

    冯梅深吸一口气,似乎镇定了许多,“嗯,你说得对,庄警官,谢谢你。不过至少今天,我实在,实在没法面对孩子......”

    庄琰点头,“你放心,我妈妈会照顾好她。”

    在动物园接到电话时,庄琰和肖磊就已经决定不带孩子来医院,而是让穆爱华继续带两个孩子玩,逛完了就先回庄琰的宿舍。穆爱华一看两人的神色也明白了,于是特别配合的带着孩子们去买雪糕,转移了注意力。

    庄琰道:“孩子你不用担心,接下来这几天还要你操心的事很多,一定要挺住。”

    冯梅流着泪点头,“嗯。”

    出了那扇门,庄琰见到白录征和肖磊正靠在走廊那头说话,便走过去,“白队,冯梅的情绪暂时稳定了,只是医院这边还要咱们警队开证明才能停尸,你看是不是叫人去帮忙办一下?”

    白录征点头,“这个我叫人去办,顺道把其他那些丧事能帮的也会帮忙。”

    庄琰点头,然后发觉旁边肖磊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同,便看向他,“怎么了?”

    肖磊淡淡道:“没事,幸亏有你在,能安抚冯梅。”

    庄琰道:“其实我也没法说什么,这种时刻说什么都没用。”

    白录征的铁面微微动容,“咱们还是先回警队吧,陈局叫咱们一起开个会。”

    赵万达的死确实是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包括一直负责跟踪他的两个侦查员,都没能预料到事情会突然变成这样。这几天以来赵万达一直住在工地附近的一个小旅馆里,每天无所事事,城东城西的乱晃,到了晚上就去大排档喝瓶啤酒点两个小菜,自己喝的打饱嗝然后回旅馆呼呼大睡。这样的行动与正常失业颓废中年男人无异,可看在刑警眼中,却又透着些不正常。

    小张对着几页的报告一边思考一边说:“我就是觉得他好像特别不着急,似乎已经有着落了似的。”

    肖磊道:“案发现场是在云海家园一期的a17栋楼顶,他的直接死因是急性肺源性心脏病,看来是受到强烈刺激导致的,死亡时间上午九点半,太阳光还不算最强的时候,应该不是天气原因。”

    庄琰沉思着,“而且事发当场只有他一个人,还是在那种高楼的楼顶,没有其他人作案的可能性。”

    白录征道:“当时两个侦查员就在附近,确实没有见到可疑人物。只看见他好像在打电话,然后忽然就栽倒在地。”

    小张道:“那通电话是网络电话打来的,号码来源还在追踪。”

    庄琰问:“他这几天,就没有见过什么人?”

    小张道:“这个还真不好说,只能说约见那种没有,但是不排除有什么暗中接头。”

    白录征一拳捶在桌面,“查!仔细查,必须找出线索!”

    肖磊叹道:“不过现在情势不乐观,毕竟他是猝死,如果不能及时找出证据就不能立案了。”

    庄琰想了想,拿出手机翻开一张照片递给小张,“再帮我查一查这个号码。”

    小张一愣,问:“这是什么?”

    庄琰道:“昨天我见了孙继红,这是她给我的,曹二平曾经用她的手机和这个号码通过话。孙继红打过去,是一个年轻女孩接听的,可是马上就挂断了。我怀疑和曹二平的死有关。”

    小张看着那个号码对着电脑一番搜索,然后道:“这个号码是本地的,用户名叫陈童,这里有她的身份证和住址,她生日是97年,所以还是个高中生。”

    白录征迟疑道:“高中生?和曹二平会有什么接触?”

    庄琰道,“我去找她问问话吧。”

    肖磊想了想,俊朗的脸上神情格外严肃,“曹二平的死是王辉所为,王辉又和赵万达有瓜葛,赵万达被陈思铭开除怀恨在心却不着急找工作,现在突然猝死......”

    庄琰接话道:“曹二平生前说会赚一笔大钱,还给了孙继红一条灵华寺开过光的手链,又用孙继红的电话打给一个高中女生。”

    白录征两条粗眉拧在一起,“你们觉得这些事都有关联?”

    肖磊看看白录征,“白队觉得呢?”

    白录征道:“没有足够的线索证据支撑,现在的一切都只是假设。但是我同意一点,曹二平的死间接与赵万达的死有联系。既然王辉那里问不出别的,那庄琰你就继续查孙继红给的线索,追这一条线。我带着其他人查赵万达,我不相信他这几天所有行动都没有任何蛛丝马迹。”

    一直在两个侦查员视线范围活动的人,居然就这么死了,任谁也过不能接受这个结果。

    肖磊道:“我们经侦这边还是从华康和云海家园入手,继续追查范氏的账。王辉的证词对曹二平事件虽然没有多大帮助,但是确实供出了一些可以追查范氏的线索。”

    几个人开完了会,正要各自去忙,小赵忽然敲门进来,“白队,肖处,陈思铭和他太太来警队了,想要取保王辉。”

    白录征面色阴沉,“我去看看。”

    肖磊与庄琰对视一眼,然后道:“咱们一起去吧。”

    二楼的休息室,陈思铭和王欣萍坐在木质沙发上,两个人脸色都波澜不惊,只是相比王欣萍的冷芒,陈思铭看上去更惬意一些。他穿着修身的白衬衫,笔挺的西裤一个皱褶都没有,双手自然交叉放在膝上,唇角还带着些若有似无的笑。身边的王欣萍一身高档洋装,背挺得很直,微微垂着头似在想心事,两人没有交谈。

    白录征皱着眉头先走了进去,身后跟着面色平淡的庄琰和早已换上一脸笑意的肖磊。

    陈思铭和王欣萍见来人,便站起身,陈思铭笑容随和:“白队,肖处,冒昧叨扰了。”说着目光随意的扫过庄琰。

    王欣萍的眼睛也定格在庄琰身上,眸光带出几分深意。

    肖磊笑笑:“陈工,陈太太,这大热的天还劳烦你们跑一趟。”

    陈思铭笑笑:“哎,还不都是为了内人那个不争气的弟弟!给各位警官同志添麻烦了。”

    王欣萍开口道:“我们想把我弟弟接出来,取保候审。”

    白录征回答说:“这个不行,王辉是重犯,不符合取保候审的条件规定。”

    这两个人的两句话,直接将前面陈思铭和肖磊云里雾里的寒暄彻底抛开,直奔主题,开门见山。

    陈思铭瞥了王欣萍一眼,似乎对她十分不满,然后又转过脸来笑笑:“贱内不懂事,白队长不要介意。”

    白录征不领情:“尊夫人有话直说,是个好习惯。”

    肖磊失笑,对陈思铭道:“陈工,我们白队说话直接,但说的也都是实话,取保候审确实是有明文规定的。请二位见谅了。”

    王欣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我妈快不行了,临走前想再见见我弟。我知道他犯了重罪死不足惜,可是好歹,让他见我妈最后一面。”

    陈思铭也说:“我母亲年纪大了,身体一直不好。这次听说王辉犯了罪被关押了,直接就进了急救病房,所以我才厚着脸皮带内子来求个情,法理也要通人情不是?”说着目光扫过对面墙上的那一副“秉公执法”的字画,笑笑。

    白录征刚要开口说话,却被一旁的肖磊拦住,肖磊笑道:“陈工和太太一片孝心当真让人感动,不如这样吧,我们和上头讨论一下,毕竟这种事我也做不了主。二位就先请回,等我们商量好了再给你们个答复?”

    王欣萍看看陈思铭,陈思铭笑笑:“那就有劳几位了,陈某感激不尽。”

    庄琰看着王欣萍跟着陈思铭一起走出休息室,忽然走上前去开口道:“陈工,陈太太,不好意思我还有个问题。”

    陈思铭回头,饶有兴趣的看看庄琰,“庄警官还真是爱问问题。”

    王欣萍看着庄琰,眸色变幻不定。

    庄琰淡淡一笑,“上次去见王大夫的时候,记得王大夫说过,上一次见王辉是因为他打了一个和令千金早恋的男同学。”

    陈思铭瞥了王欣萍一眼,王欣萍点头,“对,有什么问题吗?”

    庄琰问:“令千金是在念高中吗?”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财运天降

周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商锦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商锦维并收藏周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