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抓住这只蛇精病! >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推荐阅读: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抓住这只蛇精病!最新章节!

    是夜。

    银盘大的月亮在空中发着柔和的亮光,周围的乌黑的云彩也都是一副安逸的模样。

    沈嘉妍如一片秋天的落叶在风中颤抖。

    唐恩扯着她的手,一跳就是几栋房子的距离,虽然这种超速度让风把她整个人都吹得变形,她还是想唐恩继续下去,不然那么一停她一定会双腿着地砸上一个坑。

    可天不遂人愿,沈嘉妍刚那么想唐恩的速度就慢了下来,停到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建筑之下。

    而她,整个人也抱住了他。

    “下来。”唐恩甩了甩身上的八爪章鱼。

    “八爪章鱼”摇了摇头,“让我再缓缓,头还晕着呢。”

    咦,没有被甩下去。

    唐恩怎么意外的好讲话了,沈嘉妍被这待遇冲击的脑洞大开。

    难不成她就要死了,不然他对她那么容忍做什么。

    “我说,大人你怎么突然那么善良。”

    “嘭——”

    沈嘉妍屁股顺利着地。

    不看眼泪汪汪仰着头看着他的小黑,唐恩挥袖甩了一条项链给她,“戴好,把你那块食楼赢来的令牌拿出来。”

    沈嘉妍听话的拿出令牌,然后捏着戴好的项链细看,里面嫣红的血珠子应该就是封玲的心头血,而用来包裹的金色半透脆片是个什么东西?

    沈嘉妍眯眼,“大人你拿身体的什么东西包住了封玲。”

    极有歧义的话一出,脑袋就猝不及防的多了一个坨。

    唐恩的耳尖似乎微微发红,不过捂着头的沈嘉妍恰好错过。

    “想到哪去了。”

    沈嘉妍悲伤,她是觉得这脆片一定是唐恩身上的东西,但不是龙鳞就应该是龙皮了,早上才砸坏她的床的人说不定想继续欺负她,给她一片脚上脱落的皮屑挂在脖子上。

    “握紧了。”

    “嗯……”沈嘉妍又飞了起来才晓得握紧了是什么意思。

    总的来说,那是一阵风。

    面前的场景眨眼间就换了一幕,而她身体骨骼就像是钻进了无数只小虫子咬着她的骨头,疼的一比啊!

    尤其是不属于她的那双腿格外的疼。

    唐恩停下来让她缓了缓,“继续。”

    “呜……”那年秋季,泪如雨下。

    一停下沈嘉妍就蹲着身子干呕,总不能抠自己的骨头,她也只能用这种大喘气的方式了。

    “到了。”唐恩在一旁淡淡道。

    沈嘉妍依旧蹲着身子,想死的心都有了到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不想看看?”唐恩轻笑了一声,径直上前,沈嘉妍看到他的步伐消失在她的视野,突然听到“哗啦”一声,像是他撕碎了什么。

    抬头恰好看到他把撕下来的画纸举在手里端详,表情是说不清的复杂。

    认识那么久,沈嘉妍还从未见过他露出那种眼神,恨似乎有一点,爱?好像没有。

    想着,她好奇的凑过头。

    “不吐了?”唐恩侧过头给她看了画纸的全貌。

    “嗯,反正也什么都吐不出来。”沈嘉妍兴致勃勃的打量这不知道是公还是母的画像。

    偏黄的画纸上就只是一朵五彩缤纷的食人花。

    值得一观的是画的栩栩如生,沈嘉妍都不敢靠的太近,总觉得它会突然从画里跳出来一口把她脑袋吞了。

    “你们身上有一样的气息。” 唐恩把画纸递给她。

    一样的气息,难道这就是她的身世秘密,从一条蛋生蛇变成了一朵花……沈嘉妍接过画纸,从哪里都看不出相像的地方啊!

    “说不定气息一样是因为我们都是女的。”食人花的绿色根茎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粉色。

    唐恩睨了她一眼,“我还是分得出来的。”

    画纸已经被他撕下来了,她想把画纸安回悬挂的卷轴上也不可能,干脆放到了前面的贡台上。

    “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家人。”

    “你们自然不是一家。”唐恩喜欢说个开头,她的胃口钓上来了,又一副我现在心情很烦你要是找我说话我就打你的表情。

    “你说我的身世就这样?”

    “在楼上。”唐恩示意她看不远处的螺旋状阶梯,“上到这塔的最后一层,你就能知道一切你想知道的事情。”

    这话怎么那么像神棍说的,而且说法还怪怪的。

    “大人,你怎么对我那么好!”

    “不是为你。”

    “……”大概想到了。

    “我只能走到第一层,剩下的八层你一定要走完。”唐恩说完亮光一闪,沈嘉妍摸了摸微凉的耳垂,多了一块鳞片形状的耳饰。

    完全不给她说话机会的强制任务,沈嘉妍要醉哭了!

    虽然心里面百分不愿,沈嘉妍还是踏上了楼梯,走楼梯死掉说起来也是蛮酷*的。

    一阶,两阶,三阶……出乎意料的没出什么事的完整走完。

    看着面前橙色大门,沈嘉妍犹豫了一下,摸了摸耳上的鳞片。

    “顺着楼梯到最后一层,”提醒完唐恩顿了一顿,“别再摸我了。”

    “……”爆红不是她的脸,是对无奈人生的无声反抗。

    还有她都没有嫌弃他占了她耳朵的便宜,一片鳞片她就是摸摸又怎么了。

    通红发热的耳朵给金色鳞片也染了一层浅浅的绯红。

    沈嘉妍依此走过黄门,绿门,青门,蓝门。每一层都会有个透明的屏障,不过因为颈上的项链都轻易的穿过。

    但过了蓝门,项链就开始吃力起来,项链本身多了不少道裂痕不说,烫的直接给她脖上烫出了个水泡。

    沈嘉妍晓得这项链要是没了,估计她也要没了。所以只能小心翼翼的护着项链,输出一些柔和的医力去修复项链上的裂痕。幸而项链虽然没有被修复,但裂开的速度慢了许多,至少不是刚踏进蓝门时欲碎的脆弱模样。

    项链的事情解决了,她却发现每上一阶阶梯她身上就多了一层无形的压力施压在身上。

    不过十层楼梯直接压弯了她的腰,头快低到了膝盖。

    虽然被警告过不能摸,沈嘉妍见情形不对,还是毫不犹豫地摸上了耳上的鳞片。

    “大人,你说这怎么办?估计我就是匍匐前进也爬不到楼顶啊!”

    “……试试罢。”

    “……”发现他说完这三个字就没有了下文,沈嘉妍仰头把要出来的泪又顺回了眼中,从未那么想对一个人说再见。

    现在还能怎么办,为了生死之谜这段路就是跪着也得走完。

    沈嘉妍再一次嫌弃腰下这双腿,要是一起的蛇尾匍匐前进也不会那么的疼。

    ……

    沈嘉妍甩了一把头上的热汗,眸中终于出现了一抹紫色。

    只差一楼了,马上就能证明在她耳朵上的这个“小泥鳅”血脉比自己低劣,马上就可以把他狠狠的踩到脚下,听他大声的呼喊女王陛下……

    靠着美丽的梦想,沈嘉妍爆发了从未有过的潜力,冲到了紫门门口。

    不过倒的地方是屏障前面,过来这道屏障才算是过了紫门。

    沈嘉妍奋力地伸出了一只手,麻蛋!

    疼的都不像是自己的手了。

    沈嘉妍咬着唇收回,半闭着眼想到,先睡一觉过一会在面对惨淡的人生,最好这一觉长睡不复醒。

    ……

    “你是谁?”

    “……小可爱。”

    得到这个回答对方也没有吐槽的意思,依旧兴致勃勃地问道:“你叫做什么?”

    “……可爱小。”

    “唤作什么呢?”

    “……可小爱。”

    沈嘉妍回完打了一个激灵从地上翻了起来,看到面前半透明的生物,又缓缓抱膝坐了回去。

    哭,说好的一觉睡到人生结束呢?

    半透明的生物就是一个天然制冰库,光是靠近她一点点就被发出的寒气快冻成冰块。

    沈嘉妍瞄了几眼,“我怎么进来了?”

    她睡前不是还在屏障外面,怎么短短的一觉就进了紫门范围。

    “你呀睡觉还打呼噜,把我吵醒了,然后你动来动去的就滚了进来。”清脆的小孩声音替她解惑道。

    沈嘉妍回忆了一下她刚刚伸手进屏障的疼感,对“睡得死”这三个字又有了一个新高度的理解。

    半透明的生物是光看身体是个围着红肚兜莲藕般肉肉四肢的小孩儿,当然如何忽略他那颗动物长相的虎头,和他是半透明还是用飘来行走的,还是挺讨喜的。

    “话说你在这里做什么?”见小孩没有驱逐她出屏障的意思,只是围着她好奇的飘来飘去,沈嘉妍冷得搂着双臂问道。

    “当守门神。而且我还负责守护青城乃至整个大陆的安全。”小孩眨巴眨眼无比自豪地回道。

    沈嘉妍眯眼,哪家的小孩扔出来玩办家家酒的游戏,现在到点吃饭了快带回家吧!

本站推荐:

抓住这只蛇精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棠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棠眠并收藏抓住这只蛇精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