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悍妻守则 > 第31章

第31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悍妻守则最新章节!

    躺着大约小半个时辰卫景阳都没有睡意,想着他师兄一时半会也回不来,卫景阳干脆给没有睡意的直接下了个精神暗示,他很快就陷入熟睡中。

    不知道过来了多久,熟睡中的卫景阳平稳的呼吸又再次急促,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水,脸颊上也隐隐泛红。

    韩锐带着阿成日夜急赶,一路上在驿站不知道换了几匹马,往年里韩锐一直都是在北疆军中陪将士过年,但是今年韩锐心里却总放心不下小师弟,所以准备回来看看。北疆一进入冬季就大雪纷飞,那积雪可以积压几米厚,不管是胡人还是他们这些守卫边城的军士都开始休养生息,以待来年再战,所以冬季里一般是不会有战事的。

    要是往年韩锐这么跑回来会担心边疆,不过现在倒是不用在担心,安浩那小子经过两年的锻炼,如今倒是可以独挡一面。韩锐这次回来也是准备历练历练那小子,加上韩锐把季杰那小子留在边疆,若是安浩遗漏了什么,季杰那小子会帮着安小子的。

    日夜兼程赶了大半个月的路后,韩锐和阿成终于赶到京城边上的小镇,天色早已暗下来,寒风凌冽刮的人脸颊生疼,韩锐感受着寒风今晚大概会下雪。京城的城门早已关闭,韩锐带着阿成去了客栈住宿,两人随便点了点东西填了肚子,阿成进了房间脱掉鞋子躺下就打起了呼噜。

    韩锐叫店小二打来热水,好好的梳洗一番后,看着睡死过去的阿成,知道这些天日夜赶路对于阿成来说实在很疲惫,就算他这个武功高强的人也有些吃不消,何况阿成。掀开被子躺在床上,韩锐身体疲惫但是精神却很亢1奋,根本没有一点睡意,在床上翻来覆去,韩锐听着窗外呼呼的北风,终于还是忍耐不住,想要早些去瞧瞧小师弟。

    拿起纸笔给阿成些下一封信,交代阿成明天一早去京城,他今晚先回京城后,把纸吹干压在屋内桌子上,韩锐推开窗户关回去后,身影几个起落就消失在小镇上。

    京城高高的围墙并不能挡住回家心切的韩锐,脚尖轻点韩锐几个起跃就上了二十多米高的城墙,守城的兵士根本没有察觉城墙上多出的人,韩锐跃下墙头,两刻钟后就来到瑞王府。韩锐武功高强,就算瑞王府戒备森严,也能够轻松回到自己居住的院子。

    站在房门口,韩锐想着小家伙此时必定是在睡觉,那几个月他是他这一生中过的最悠闲的,也是最开心的,有个小师弟给他照顾着,感觉真的很好。当他带着军队离开时,韩锐总是会担心卫景阳,即使知道有父王母妃师傅师叔他们照顾,韩锐依然担心卫景阳会出什么状况。

    毕竟以前不管有什么事情,阳阳总会告诉他,而母妃师叔他们总没有他来的细心,就算阳阳受了委屈,他们也不一定能够察觉,自从有了这么个小师弟后,韩锐总感觉他好像非常爱操心起来。

    推开门走进自己的屋内,虽然卧室长时间没有人居住,依然被打扫的非常干净,韩锐推开屋内的暗门就来到阳阳居住的房间。站在床前看着卫景阳安睡的摸样,原本一直担心的韩锐终于把心放下,阳阳一如他离开时的摸样,并未瘦多少,就连脸色都是红扑扑气色血气都很好的样子。

    昏暗的烛光下韩锐落下悬着的心,正准备离开回去房间睡觉,突然发现卫景阳呼吸开始急促,脸色也开始发红额头还渗出汗水。韩锐非常担心卫景阳此时的状况,伸手拿过放在边上的帕子擦去卫景阳额头的汗水,温热的掌心贴在卫景阳的额头,发现卫景阳的体温有些过高。

    韩锐立刻轻声唤道:“阳阳、阳阳你怎么了,快醒醒,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和韩锐不一样的是卫景阳,他此时居然又一次在梦中梦见了不该梦到的人,此时的他并不是阳阳这副小身材,而是上辈子英俊帅气的他,正压着这辈子的师兄准备行那能让他舒服的事情,卫景阳自然知道他又是做了那样的梦,于是挣扎着醒来。

    可是当他张开眼睛,居然又一次看到了床前一脸着急的师兄,卫景阳眼睛一瞪想着他不会刚挣扎出一个梦,居然又掉到另外一个梦境里了吧。

    韩锐看着傻愣愣的阳阳,伸手摸了摸卫景阳的额头,轻声询问道:“阳阳这是怎么了,那里不舒服。”

    卫景阳伸手就抓住韩锐的手叹道:“师兄是不是不和你做,你就不肯离开我的梦,让我安生睡个好觉是不是,”说完话的卫景阳看到他家师兄露出惊讶的表情,伸手就把床前的人拉上床,翻身就压在他师兄的身上恶狠狠的说道:“让你勾引我,让你勾引我,今天就把你给办了。”

    说完就去扯开他师兄的衣衫,低头就狠狠的啃咬上他家师兄性1感的锁1骨之上,韩锐看着犹如小兽一般趴在他身上乱1啃的少年,真是哭笑不得,感情阳阳刚才是在做梦,而且还有可能是那种梦,对象不用猜都知道是他,看来阳阳是真的长大了。

    韩锐伸手揉揉趴在他胸口乱咬的脑袋无奈叹息道:“阳阳你给我醒醒,师兄日夜兼程,好不容易回京,你就这么欢迎师兄的啊。”

    卫景阳这时候正啃的起劲,感觉到脑袋上的手非常的真实,嘴里的感觉也相当真实,卫景阳抬头看向他师兄,那带着笑意的脸不就正是他师兄,卫景阳此时还是无法确定自己到底是在梦中,还是真的醒来,伸手就在他师兄腰间的软肉上拧了一把。

    韩锐是真的被气乐了,这混账小子,不相信已经醒来不愿意拧自己的皮肉来确定,倒是好意思来拧他的。韩锐伸手就在卫景阳的脑袋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后道:“这下总该清醒了吧,真是够胡闹的,羞不羞。”

    卫景阳怎么都没有想到真实的人居然出现了,这也实在太巧了,头一次做这样的梦居然还被师兄给逮住了,真是太丢人了。卫景阳脸蛋通红的说道:“师兄你赶了这么久的路,赶紧睡觉吧,晚上就和我挤一挤,有事明天在说,我还困着呢!”说完也不管韩锐怎么想,直接钻进被窝中,乖乖闭上眼睛开始装睡。

    韩锐看着自说自画,又钻入被窝中的少年,无奈的笑笑脱掉衣服靴子钻入被窝,陪着少年一起睡觉。卫景阳原本以为自己会睡不着,结果当他听到师兄均匀的呼吸声传来的时候,卫景阳不知不觉挪动到他师兄身边,很快就伴着他师兄的呼吸声睡过去。

    韩锐在滚进他怀里扒在他身上的时候就被惊醒,看着少年犹如八爪章鱼一般紧紧抱住他,却也并未推开少年,一个他赶了这么久的路着实疲惫,另外一个少年暖烘烘弟弟身体也让韩锐感到安心,原本一直睡不着的他没有想到在少年的身边,立刻就进入梦乡。

    卫景阳模模糊糊中醒来,感觉手里好像抱着个人,他顿时惊吓的瞪大眼睛,当他看到身边的人居然是他师兄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掉了。嘴巴张的大大的,昨晚连着做了两个那样的梦,之后虽然验证了一下,不过卫景阳依然还是觉得他大约是做梦。

    呆呆的看着师兄很久,卫景阳伸手就在自己的脸上拧了一把,疼的他直皱眉,他感觉这会儿自己应该没有做梦。不过卫景阳还是有些不相信,明明昨天王妃和王爷都告诉他还有几天师兄才会到,昨晚半夜师兄难道是爬墙回来的。卫景阳伸手又在他师兄英俊的脸上拧了一把,直接把原本熟睡的惊醒。

    韩锐皱着眉头张开眼睛,看着面前一脸不相信的少年打了个哈欠,略生气的呵斥道:“阳阳你到底是折腾到什么时候,师兄好不容易睡个安稳觉,你就非得把师兄闹醒了才高兴。”

    卫景阳听师兄用略显低沉的嗓音呵斥他,那声音真好听,低沉中带着沙哑,充满了诱1惑力。卫景阳先是朝着他发怒的师兄嘿嘿傻笑了两声,这才开口道:“师兄你别生气嘛,我这不是确定一下师兄是不是真的回来了,不是我又做梦了,你瞧我都把脸捏红了,师兄您继续睡,师弟陪你一起睡懒觉。”

    韩锐看着把脑袋埋进他臂弯里的少年,无奈的摇摇头,实在疲惫也就懒得理会身边的少年,闭上眼睛准备睡个回笼觉。心里也想着有少年陪着,感觉也很不错,头一次发觉皇上确实做了件好事,阳阳似乎真的进了他的心间。

    不过就昨晚阳阳的表现,这小家伙对他也不是没有感觉,要不然也不会在睡梦中还梦见他,可见是被梦中的事情搅和烦起来,才会把梦和现实搅浑了。他一进阳阳的屋子时就闻到了那种味道,凡是成年男子都知道是怎么回事,看来小家伙这回是真的长大了。

    卫景阳和韩锐又睡过去,平日里卫景阳的院子在他没有吩咐的时候并没有人会来打扰,而且在韩锐走后,卫景阳把院子内的小丫头给打发出去,平日里就只有他师兄留下的亲卫和卫景阳住一个院子,昨天亲卫被卫景阳放假回家见亲人去了,所以两人睡到半中午都没有人打搅。

    话说两头,阿成大清早就醒过来,发现不见了将军,立刻就在显眼的桌子上看到那封信,于是匆匆吃了早餐带着两匹马就朝着京城赶去。将军也太不厚道了,昨晚都什么时辰了,居然半夜里偷溜,把他一个人丢在客栈中。

    卫雪函起来后发现下雪了,她心情很好,往年里就算雪景再美卫雪函总是心事重重,又怎么可能有心思赏雪。但是如今不一样了,在王府中不管是王妃还是王爷对她都犹如亲生女儿,卫雪函心情好了,心境也好了,于是一早就先去给王妃请安,陪着王妃用了早餐赏了雪。

    回到自己的院子后,卫雪函心情很好很开心,于是带着些弟弟喜欢吃的糕点,准备去找弟弟说说话。当然如今的卫雪函也是不敢多带糕点,就怕又把弟弟养成以前那样胖,所以几样糕点加起来也就十来块,而且感觉都是偷工减料缩水的,比平常的糕点小了一半,这样卫雪函也不担心把弟弟给养胖了。

    当然其中一半卫雪函还是黑雪儿准备的,对于弟弟养的那只宠物,卫雪函也是十分喜欢,就连皇上都觉得阳阳是个运气极好的,不然怎么连一只野性难训的野狐都能给驯服了。

    卫雪函推开弟弟的院门,发现弟弟的院子静悄悄的,地上的积雪也没有人打扫。

    卫雪函皱了皱眉头,想着也许该给弟弟配个小厮,在三哥去边关后,院子里的小丫头不太安分,在弟弟的面前摆弄姿色,这让弟弟很生气,一口气就把两个丫鬟都给打发了,之后就和一个亲卫住这院子,平日里那三哥留下的亲卫总能够把院子收拾了,今天也不知道跑去那里偷懒了,居然到现在也不见院子有人影。

    卫雪函看了看房门,怕弟弟还未起床,冬天里弟弟往年可都喜欢懒床,所以喊了两声,之后又示意小青去敲门,果然听到弟弟回应的声音。卫雪函这次可真被气道了,以前弟弟藏拙卫雪函能够理解,但是如今弟弟已经无需这样做了,还不好好练武读书居然还睡懒觉,这让卫雪函有些失望。

    就在卫景阳披上衣服爬起来开门的时候,院子外面瑞王爷带着瑞王妃朝着儿子的院子走来,刚才阿成进府,居然说儿子昨晚就回来了,可是那孩子到现在都没有来给两人请安,所以两人直接赶过来查看儿子是不是真回来了。

    毕竟阿成说他儿子昨晚半夜就回来了,若是到现在还未回府,不管是王妃还是王爷都会担心,毕竟半年前他儿子就被人埋伏过。虽然这次阿成和儿子回来非常隐秘,加上冬天边关严寒,一般人也难以得到消息,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所以两人匆匆忙忙就赶了过来。

    在卫景阳打开房门看到姐姐的时候,瑞王妃和瑞王爷就这样走进院子。瑞王爷低咳一声,阳阳这小子也是的,锐锐不在府中看着这小子,这小子就睡到现在才起床。王妃倒是没有想这么多,看到阳阳开门立刻道:“阳阳你师兄昨晚回来没有,阿成说他昨晚就回来了,不会出什么事情。”

    阳阳听到瑞王妃的话后立刻回答道:“王妃无需担心啊,师兄昨晚半夜就回来了,他赶路大半个月很是疲惫,如今还在睡着呢,昨晚师兄我和挤了一张床没有什么事情,现在应该醒来了。”

    就在卫景阳说话的当口,韩锐也听到了他母妃的声音,于是穿上衣服就起来,他走到门口瑞王妃眼神一喜,半年不见儿子,可见王妃有多高兴。不过随即王妃眼前一亮,多年不开窍,甚至在两年前差点捏死想要爬床的丫鬟,儿子的脖子上居然有吻痕,这对瑞王妃来说实在是一件大喜事。

    韩锐见他母妃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他瞧,这眼神实在太过灼热,怎么看都不太正常,于是韩锐理了理衣衫皱着眉头出声询问道:“母妃孩儿有什么不妥吗?”不然他母妃也不用这样直勾勾的盯着他看了不是。

    韩锐的话引起了院子里所有人的注意,卫雪函还是闺中女子,自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于是开口就道:“三哥如今难道还有蚊子不成,怎么还在三哥脖子上药了几个大包。”

    瑞王爷此时也注意到韩锐颈间的痕迹,于是紧抿的嘴露出一个笑容,这个孩子一直都很孤独,不是很合群,到了这个年纪也没有个喜欢的人,如今至于开窍了,也让瑞王爷心里松口气,其实瑞王爷一直有些担心他儿子可能不行,毕竟京城中像韩锐这么大的男子,那个不身经百战,那里像他儿子不但一个人没有,花街花楼从来不去,还差点把爬床的丫鬟给掐死了,瑞王爷只能朝着哪方面怀疑,却又不好问出口,只能在心里干着急。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悍妻守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浪花点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浪花点点并收藏悍妻守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