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悍妻守则 > 第35章

第35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悍妻守则最新章节!

    卫景阳无比郁闷的看着师兄,陪着王爷和王妃还有他姐姐离开瑞王府进宫。大年三十的,他居然就和穆易阿成过年,这到底算什么。尤其是饭菜还未吃完,穆易这家伙就先跑了,说是回家陪老娘和老爹,这样的事情卫景阳怎么可能拦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阿成。

    阿成倒是陪着卫景阳把年夜饭给吃了,但是他以前都在边关过年,军营中全是大头兵,除了喝些酒摔个跤比个武笑闹一番,还真没有任何节目。这会儿跟着将军回到京城过年,怎么可能愿意陪着小孩子过年。阿成告诉卫景阳他家将军准备了一些烟花,让仆人搬出来放给卫景阳看。

    交代完自家将军吩咐的,阿成就迫不及待的朝外跑,穆易这时候已经回家看过爹娘,正站在门口等阿成,他们都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好不容易在京中过年,自然是要去热闹一番,往年是没有机会,如今有了机会,怎么可能还会愿意守着个小屁孩过年。

    卫景阳兴趣缺缺的让管家带着仆人放烟火,说实话这些烟火还不错,至少不是那种只能听了声响的爆竹,好歹还是有火药可以在天空中炸开,看着天空中明明灭灭的烟花。说话时卫景阳若不是重生的,大约也会喜欢这些烟火,但是曾经的卫景阳看过比这个好看无数倍的烟火晚会,如今这种连小打小闹都算不上的,卫景阳自然瞧不上眼,也就是在过年的时候听个声响而已。

    回到院子,以前师兄去边疆的时候卫景阳也没有觉得多孤单,但是今天是过年,意义不一样,卫景阳总感觉整个世界唯独剩下他一人,也不知道师兄和姐姐他们什么时候会回来。

    卫景阳从床底下拿出一个木盒子,从里面拿出一份房契,这是卫景阳托了人从边疆弄来的旺铺,卫景阳已经在那边投了一万多两的银子。若是和预计的差不多,等在过两年,这一万两银子,至少要给他翻上几番才行。卫景阳利用他师兄的关系和常年在边关退役的老兵,组成了一个商队,还有商行,而商行却还在扩张中,从边关到京城经过的每个城市,都已经有卫景阳的据点商行。

    把房契放进大红包中,这就是卫景阳今年送给他姐姐的过年红包,给姐姐准备好过年的礼物后。卫景阳又拿出一张银票,虽然不是很多,也就一万两,这银子其实并不单单是送给他师兄的红包,而是可以让他师兄把银子换散送给那些曾经伤残的军士。卫景阳还知道他师兄在距离边关百里的山中弄了个村子,里面全是受伤无处可去的伤病,这些银子就是为那些人准备的,相信师兄会很高兴。

    弄好这些,卫景阳盘坐在软榻上,如今苗条了不少的雪儿,安静的趴在他家主人的脚边陪伴着明显落寞的主人,因为卫景阳有事没事总给雪儿下精神暗示,可能是精神力用的多了,雪儿这只极为聪明的银狐,感觉越发的聪明了,一双兽瞳不时闪过疑惑,那是形成智慧的开端。

    卫景阳伸手摸了摸雪儿,这时候也就雪儿最乖巧能陪在他身边,无聊的发霉的卫景阳双手朝天放在膝盖上,开始修炼内力,也许这样能让时间过的快一些,让他不那么寂寞无聊。

    内力还没有运行几周天,卫景阳就感觉无法在集中精神,思想有些飘忽。卫景阳怕出事走火入魔,立刻就收功,若是因为精神恍惚走火入魔,那实在得不偿失。

    无法修理内力,卫景阳托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当察觉到雪儿拿脑袋蹭他手指的时候,卫景阳伸手摸了摸雪儿,实在无聊极了,卫景阳想着不能修炼内力,那就修炼精神力。前段时间精神力到达二级中期时,卫景阳就经常在睡觉的时候给自己下了精神暗示,那样他就算睡着也能够自动修炼异能,倒也不怕走火入魔。不像内力,若是不集中注意力,很可能就会练出岔子,轻者武功全废,重者丧命,后果非常严重,所以卫景阳并不敢像修炼异能那样修炼内力。

    盘坐着开始运作异能,原本还有些无法集中的注意力,终于开始一点点收敛回来,逐渐的卫景阳无喜无悲,渐渐进入佳境。

    韩锐在皇上给有幸进入皇宫参加宫宴讲完话后,尝了几筷子菜味道不怎的,喝了两杯酒就偷偷溜了出来,这里有父王母妃和四妹就成了,他要赶回去陪阳阳过年。

    就在韩锐偷偷溜出来的时候,李焕当朝七王爷喝了两杯小酒,眼看着师侄溜出去好久都不见回来,他觉得如今的宫宴是越来越无聊了,所以放下杯子,也准备偷偷溜出去。和韩锐不一样,韩锐辈分并不高,前边的太子皇子王爷世子一坐,韩锐就排的极为后面,所以偷溜也没有几个人会注意。而李焕这个七王爷不同,他的位置就在皇上下首,他这一走立刻就被皇上发觉。

    皇后立刻询问了一句七皇弟酒菜是不是不合胃口,还赏了一道刚端上来的菜,李焕当然不会说饭菜不合胃口,张嘴就说他酒喝的有点多了,这时候有点头晕,准备回去休息一下。皇上看着眼珠子乱瞟的皇弟,又发现韩锐那小子似乎也溜了,想想这皇弟就一个小徒弟,这次宫宴倒是把那小子给忘记了,难怪皇弟会坐立难安。

    皇上自然是不会做错了,这份宫宴的名单是皇后让皇贵妃给安排,想来后宫中皇贵妃消息不够灵通,就把七皇弟的小徒弟给忘记了,看来他是该给皇后提醒一下,不然明年他那皇弟必定还是要半途上开溜。

    韩锐快速的朝着瑞王府飞掠过去,他离开后不久七王爷李焕快速的闪身离开皇宫,速度比韩锐有过而无不及。在韩锐跨进瑞王府的时候,李焕也已经追到他的师侄。韩锐转头就看到他师叔,在他还没有开口前道:“锐锐啊,师叔见阳阳独自留在瑞王府,就过来看看阳阳,你偷溜是不是也回来陪阳阳过年的。”

    韩锐看着一脸笑眯眯的师叔,点点头道:“嗯,阳阳一个人呆在府里我不放心所以就回来,阳阳要是知道师叔也过来陪他,他肯定会很高兴的。”

    李焕听到韩锐的话特别高兴,立刻笑着点头道:“那是肯定的,阳阳可是我的徒弟,他若是敢不高兴,我就抽他。”那摸样要多得意就有多得意,他徒弟修为提高的很快,内力都已经是第三层了,就是当初的韩锐修炼这么长时间,也没有到达第二层,他能不骄傲。他一徒弟,就比师兄好几个徒弟都厉害了,等以后阳阳武功练成了,李焕还准备让徒弟把所有的师侄全部打败,这样他就能够在师兄面前扬眉吐气。

    韩锐进了内院就遇到管家,管家在韩锐还没有开口前,就把卫景阳晚上的所有大小事情事无巨细的报告给韩锐。韩锐听到穆易和阿晨都没有吃完饭就跑出去野了,脸色立刻就黑了大半,眯着眼睛,不用想也知道明天穆易和阿成都要倒大霉了。

    韩锐带着师叔回到院子,院子里静悄悄的,今天仆人都被早早的打发回去休息了,他的房间内被点了灯,边上阳阳的卧室反而烛光昏暗。这让韩锐心中不是滋味,以为阳阳过年,想必也是如此,毕竟爹不疼娘不爱,没有人在意,所以韩锐心里越发的心疼那孩子。

    打开侧卧的大门,韩锐和李焕就发现卫景阳正在修路,李焕并不知道卫景阳有异能的事情,又察觉卫景阳这时候身上并没有内力的波动。除非卫景阳的内力比李焕强,不然李焕不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他这徒弟此时就好像盘着腿睡着了一般,身上没有散发出任何的波动。

    就在李焕挺不高兴准备叫醒卫景阳的时候,趴在卫景阳脚边的雪儿突然弓起身子,发出咕噜噜警告的声音,一副护着卫景阳的样子。

    韩锐连忙说道:“师叔你别打扰阳阳,他应该是在体悟心境,不然阳阳内力修炼这么快,心境不成容易走火入魔。您要是此时打扰阳阳,很可能会让阳阳打断体悟,到时阳阳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在进入这种状态了。”

    李焕对于修炼上的事情还是比较清楚,体悟心境这种玄妙的感觉,只有本身具有天赋的人才有机会,反正这么多年来他就没有进入过那样的体悟中。不过古书中可有记载,能够进入那种境界的人,无不是武林中数的上的高手,甚至传说能够羽化成仙什么的,当然高手是肯定的,成仙什么的是传说。

    韩锐让师叔留下来照看阳阳,他去准备一桌酒菜,管家说阳阳今晚根本没有吃什么东西,看着好像没有什么胃口。韩锐明白阳阳应该不是胃口不好,肯定是没有人陪着,所以感觉落寞才会胃口不好的。

    皇宫内,在韩锐和七王爷离开不久,王妃就吩咐身边的大丫鬟送卫雪函回去,她进宫的时候已经带着雪函去见了皇太后,而此时皇太后早已乏了,回后宫歇息去了。

    宫内宴会虽然东西很多,说实话御膳房的东西也是极美味的,但是从御膳房把东西做出来,在到送过来都是极远的,加上皇上不动筷子,他们也不能动手吃,那原本还稍微有点热气的佳肴,摆放时间一长,很快最后的一丝热气也消散赶紧,在美味的东西凉透了滋味也就不成了。所以每年管家在过年的时候,即使主人都不在府中用饭,他也会多备些爽口的小菜,以便王爷他们回来可以及时享用。

    韩锐早在一天前就让厨房准备了一些卫景阳喜欢的吃食,而且韩锐还给卫景阳准备了长寿面,阳阳的生日在二月份,那时候他肯定是已经回边疆,所以这次过年,韩锐就准备提前给阳阳过生日。

    李焕看着院子里进进出出的人,他这师侄倒是有心了,隔壁房间内传来阵阵食物的香味。李焕想要叫醒徒弟,却又想到可能会打断徒弟的体悟,最后无比纠结的一会儿看看徒弟有没有变化,一会儿想着师侄到底在准备些什么吃食,怎么闻着这样香很想尝尝,要知道他刚才根本没有吃饱,那些菜也就样子好看,至于味道什么的,谁吃谁知道。

    卫景阳晚上其实也没有吃饱,他是在一阵香味中惊醒过来的,当他张开眼睛的时候,顿时被好大一张脸给吓的一大跳。卫景阳往后一蹦嚷嚷道:“师傅你想吓死徒弟我啊,没事靠的怎么近做什么,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

    李焕看着没胆儿的徒弟“切”了一声,那样子实在是非常鄙视阳阳,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道:“作为我的徒弟你就这么点胆子,这样就被吓到,那以后上战场你还敢不敢杀敌了,还不得吓死!锐锐啊,你师弟胆子实在太小了,要不你带他去边疆练练胆子。”

    刚走进来的韩锐自然知道怎么回事,阳阳怎么可能担小,当初那可是敢和黑衣刺客干上的,低声咳了一下后韩锐才说道:“师叔是你惊吓到阳阳了,阳阳胆子一点也不小,至少在他面前杀人他眼睛都不带眨巴一下。”

    卫景阳听到他师兄熟悉的声音,原本受到惊吓又失落的那颗心顿时鲜活起来,一脸惊喜的看着韩锐叫道:“师兄你这么早就回来了,宫里宴会散了。”

    韩锐走到卫景阳身边笑道:“还没呢,我先偷溜回来了,师叔也是偷偷跑出来看你的,听管家说你晚上没有吃多少东西,来师兄准备了一些吃食,咱们在吃一点,师兄今晚允许你喝一小杯酒,还给你准备了礼物,阳阳过年夜可不能饿了肚子的。”

    卫景阳听了以后点点头,穿上鞋子跟着韩锐去了隔壁的房间,这是他师兄的卧室,前边有屏风挡着,一张圆桌上摆了不少的小菜,虽然量不多,不过却极为精致色香味俱全。不过最让卫景阳惊奇的却是中间那碗面,面中居然还有个卤蛋,这是怎么回事,师兄怎么会在过年的时候摆一碗面在上面。

    韩锐看着站在边上发呆不落座的少年道:“阳阳怎么了,赶紧坐下,师叔那碗面您可不能动,这是我特地做给阳阳的,这碗打卤蛋面在边疆都是过生辰的时候,父母长辈做给家中孩子吃的,阳阳生日在二月份,那时候我就要回边疆了,今晚就先给阳阳把生日提前过了。来,阳阳坐下吃面,以后师兄每年都给你做一碗,陪你过生辰。”

    卫景阳已经坐下,等到他师兄的话,真心很感动的,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师兄居然会下厨房特地给他做吃的,这在古代君子远离庖厨,他师兄这份心意让卫景阳无法不感动。想到这里卫景阳端起那碗打卤蛋面就吃,很快一碗面就被卫景阳吃光,卫景阳连汤都不放过,一口气喝干净了才把碗放下,可把坐在边上的两个人看的目瞪口呆。

    李焕回过神来看着徒弟夸张的样子笑道:“阳阳你至于饿成这个样子吗?还是你师兄天天都没有给你吃饱。”

    韩锐听到师叔的话立刻黑脸道:“阳阳你不用这样,吃撑了怎么办,”心里倒是庆幸,幸好他刚才准备的不多,不然说不定真会把阳阳撑到。

    卫景阳放下碗笑道:“师傅师兄我今天高兴,师兄谢谢你,这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面条。师兄给我倒酒,今年最后一天师兄就让我喝个够,接下来的一年我就不喝酒,等到明年过年的时候在喝一次,我说道就保证做到。”

    韩锐倒是并未制止,一年一次倒也没有问题,不过撑着这个时候,韩锐怕阳阳又喝醉了,要是睡上两天可不好,于是立刻把要送给卫景阳的生日礼物拿出来,卫景阳看着他师兄拍手后,外边由侍卫拿来一张弓。卫景阳还为接过来查看,边上的李焕已经迫不及待的抢过去了,这是惊魂公,据说不用弓箭就能够把天空中的鸟给射下来。

    这个说法李焕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这把弓箭射程极远,却是胡人最大部落族长手中之物,据说代代相传,难道他家师侄把这把胡人至宝给抢夺来了。

    韩锐看着他师叔一点办法都没有,师叔一直都这样见到好的武器就会这般痴迷。看到师叔和师弟都好奇的看向他,韩锐终于开口解释道:“这是深秋时候胡人将军使用的弓,这把弓极好,阳阳的臂力如今见长,相信过上几个月,就能够拉动这把弓。胡人惊魂弓早已失踪,这把应该是胡人最好的工匠能手仿制出来的,胡人面前也就这么一把。”

    卫景阳接过他师傅递过的弓,开心的笑道:“师兄你可真厉害,这样的好东西都能够抢到手。师兄过了今年我就十三了,我能不能跟着去你边疆啊,见识一下也是好的,我听师傅说你这么大的时候也跟着王爷去边关了。”

    韩锐没有想到师弟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提这个要求,原本带着笑意的眉眼这时候已经轻轻皱起,韩锐并没有直接拒绝,却开口道:“阳阳师兄和你这般大的时候,可比你高大许多,而且内功也已经修炼倒第五层,不论刀法剑法还是弓箭那都是极好的,若是你真想要去边疆,等到你姐姐出嫁的时候,你是要送亲的,到时候你来边疆,师兄带你去军营中走走,现在还是安心把书读好把武练好。”

    卫景阳也明白他现在还太小了一些,都怪这身子没有长大,少年少年果然还是个少年,都已经十三岁了居然还只到他师兄胸口高,这还是最近他长了很多的缘故,不然他就完完全全是一个小孩子。

    卫景阳无奈的点点头,就在这时候卫雪函也回到家中,她也没有去自己院子休息,而是直接来到弟弟的院子,陪着弟弟过好这个年。

    卫景阳在吃饱后又喝了一些酒,很快就醉眼朦胧,他脑子晕乎乎的也不去把体内的酒精逼出,就这么摇摇晃晃的回到房间把两个大红包分给师兄和姐姐,可把他师傅气个半死,骂着卫景阳是个小没良心的,这半年他给小徒弟多少好东西,只要有好的都惦记着给小徒弟送来,结果过年的红包却没有他的份,那怕包一枚铜钱给他,李焕也会开心,偏偏小徒弟把他给忘记了,李焕这个师傅不免有点小心酸有点儿小失落。

    大年初一卫景阳脑袋有些疼的醒来,知道师傅昨晚因为没有得到红包吃醋伤心了,于是一大早就备上礼物去送给师傅。卫景阳想起昨晚他明明记得要睡在自己床上的,可是结果醒来的时候却躺在师兄的怀里,明明没有喝多少,却完全不记得他是到底怎么爬到师兄床上去的,难道他昨晚半夜又抱着枕头爬师兄的床了,想到这里卫景阳脸色清白红,好不精彩。

    李焕在大年初一得到徒弟的孝敬心情终于好起来,虽然徒弟送来的东西不见的多贵重,但是他要的不过是那份心意而已。于是李焕心情好了,卫景阳又得到了一大堆他师傅的赏赐,很多东西都是宫中皇帝赏给他弟弟的,这些东西都是极为贵重稀少的,卫景阳觉得给他姐姐做嫁妆是极好的,贵重姐姐脸上也有光。

    过完年天气还没有晴朗两天又开始下起了大雪,卫景阳不得不龟缩在屋内,韩锐很快就要回边疆,所以趁着这个时间把练功练武的心得,一点点讲给卫景阳听,又一次次不厌其烦的纠正卫景阳某些做错了的动作,毕竟卫景阳虽然能够按照记忆练习武功招式,但是有些细微末节总会出问题,他师傅又是个粗心的,也就只有韩锐这个细心的师兄来管了。

    正月一过,韩锐就带着阿成朝着边疆赶去,他们这一路就算日夜急赶,也至少需要一个月,来的时候积雪并不是很厚,但是如今雪下的太厚,赶路就更加艰难,所以要早些出发,免得赶不上时间。

    韩锐离开后,卫景阳心情无比郁闷,以前从来都不失眠的他如今却失眠了,晚上也不知道做了些什么奇奇怪怪的梦,不过卫景阳很清楚那些全都和他师兄有关,搞得卫景阳天天顶着一双黑眼圈,到了最后连王妃都被惊动了。

    好在几个月后,卫景阳才习惯师兄不在身边这个事实,但是好景不长,边疆传来战报,去年大雪成灾,胡人牲畜死伤无数,没有粮食的胡人,大军压境,边疆随时可能爆发大战,这可和以前那种扫秋风的战斗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这事情不但皇上担心,朝臣们也日日议论,就连瑞王爷也有些担心他儿子惊不住阵,卫景阳见瑞王爷和王妃担忧的样子,他心里也忐忑着,想着是不是要去边关帮师兄一把,虽然他一个人也起不了多大作用,但是暗杀个把人还是能够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财运天降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

悍妻守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浪花点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浪花点点并收藏悍妻守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