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承欢 > 第1章 经年(修)

第1章 经年(修)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承欢最新章节!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承欢绝对不会相信当初的一场车祸会将叶行北折磨成这副样子。

    他这人无论何时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如今却整个人蜷缩在床上,全身剧烈地颤抖着,宛如一只受伤的困兽,嘴里不时发出几声痛苦的shen吟,狼狈的可以。

    承欢奔到床前,伸手去拉叶行北捶打自己头的手,“行北,你住手。”

    叶行北原本俊逸的面容因着痛苦扭曲着,额上都是汗水。痛成这样,可他的力气却大的惊人,轻而易举甩开了承欢的手,一双赤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她,从紧咬的牙关里挤出一个字来。

    “滚。”

    承欢没有理他,转头对门口战战兢兢的琴姐说:“不是说有药吗,去拿过来。”

    琴姐有些为难,“少夫人,可是少爷说过——”

    “我说,去把药拿过来。”承欢又说了一遍,语气是不容置喙的凛冽。

    琴姐心中一骇,忙道:“好好,我这就去拿。”

    “谁敢!”

    听见琴姐去拿药,床上的叶行北厉声喝了一句,眼神死死地盯着承欢。

    承欢却并不怕他,也狠狠地瞪回去。

    等琴姐拿药上来,床上的两个人仍旧死盯着对方,气氛有些剑拔弩张。她也不敢多留,将药放在桌上,就立刻走开了。

    承欢起身拿了药,又倒了杯水,然后回到床上去掰叶行北的嘴。

    “张嘴。”

    叶行北却不配合,咬牙将头扭到一边,双拳紧握在身侧,整个身子还在痉挛。

    承欢气闷,声音却软了下来,轻轻道:“行北,就这一次,好不好?”

    叶行北没有理会她。

    承欢大着胆子又去掰他的嘴,这次却十分顺利。把药放到他嘴里,又喂了些水,这才舒了口气。

    “你先躺一会。”她给他盖上被子,“等好了,再去洗个澡。”

    等出了房间,承欢到客厅给叶行北的助理梁柯打了个电话。

    车祸之后,叶行北一直注意调理身体,起码在付承欢印象里,他从没发过病。这次突如其来的发病,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接到电话的梁柯显然也吓了一跳,关心了几句之后,才告诉承欢,这次发病可能和一个人有关。

    叶家二少,叶陵南。

    叶行北的叔叔,叶行北最深恶痛绝的人,回国了。

    而且还带着白筱,叶行北的前女友。

    听到这两个人的名字,承欢的心顿时一沉,握着手机的手也不觉紧了。

    “那,他见过他们了吗?”她似乎能感觉到自己声音在微微发紧,她更想问,叶行北见过白筱了吗?

    其实她更不愿意承认是白筱让叶行北病发,那个让他变成如今这个样子的女人。

    “他们是昨晚的飞机,今天老板应该还没和他们会面。”

    “好,我知道了。”承欢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她心里没底,更不知道为什么叶陵南和白筱会在这时候回国,偏偏是她和叶行北新婚不久。当年叶陵南和白筱留给叶行北的伤害,还有当初叶行北以为她诋毁白筱时,露出的那种冷漠讥诮的神色,现在想起来,无一不让她遍体生寒,心慌意乱起来。

    ————————————————

    原本承欢和容姨正在厨房做晚饭,琴姐过来说叶行北犯病了,她这才去了卧室,让容姨留下照看锅里炖着的乌鸡汤。

    承欢的厨艺传自她的母亲,富有江南风味,而叶行北的母亲恰好也是江南人,在世的时候也是经常亲自料理家中的饮食。

    叶行北嘴挑得很,却十分中意承欢做的饭。

    所以两人结婚后,承欢就理所当然的打理起叶行北的饮食。

    等承欢再次回到厨房,容姨已经将食材都清洗干净,准备好了。

    见到承欢脸色不太好,容姨不禁有些担心,“少夫人,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少爷那边出了事?”

    承欢满腹心事,却强挤出一个笑容来,摇摇头,“没事,他已经吃过药了,休息一下就好。”

    容姨点点头,又说:“刚才我接到一个电话,是二少打来的,说是晚上要过来。少爷刚刚病发,我没敢上去通报。”

    承欢猛然一惊,问道:“那他有没有说几点到?”

    “六点。”容姨似乎察觉到承欢的不高兴,后面半句的声音明显低了下去,“二少说还可以赶得上吃晚饭。”

    承欢太阳穴突突地跳,终于忍不住骂了一句,“叶陵南这个混蛋。”

    —————————————

    初春的晚上,天黑还来得很早,而不速之客也来得比预期的早。

    付承欢看着男人进门,福叔跟在他身后,给他提着行李箱,而琴姐正恭敬地接过他手中的风衣。

    他似乎也意识到她在看他,竟然转头朝她挑起了一边的嘴角,露出一个十分邪气的笑容来。

    和叶行北相似的脸庞,给人的感觉却截然不同。

    “小欢,好久不见。”

    一笑之后,他朝餐桌旁的承欢走过来,眼神轻佻,却似乎隐隐带着一种莫名的专注,让承欢感觉很不舒服。

    “你这是什么意思?”承欢并没有心思和他打招呼,目光落在福叔拎着的行李上。

    叶陵南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笑了一下,吩咐道:“把行李放到我房间去,琴姐你顺便过去给我打扫一下房间。”

    他是叶家的人,算起来还是自己的长辈,承欢虽然不愿意他住下,但是此刻却没有拒绝的权利,更何况比起她,在福叔和琴姐心中,恐怕他才更是叶家的主人。

    “叶陵南,行北今天刚刚犯病,你不能这样。”她满面怒色,看叶陵南的眼神恨不得淬上毒。

    叶陵南神色微动,最后却只是无所谓地笑笑,“没死就好,还可以和我一起吃一顿团圆饭。”

    他拿起餐桌上的叉子叉了一个圣女果放进嘴里,嚼了嚼,有些惋惜道:“其实我应该早几天回来的,说不定还能赶上你们的婚礼。哦,我倒是忘了,他连一个婚礼都没给你准备。就这么背着所有人,把你娶回来。”

    男人言语里的不屑与讥诮彻底惹怒了付承欢,婚礼她是没有,但是只要有叶行北就够了。自从半年前再遇,她从不觉得叶行北亏待了她,反而是他处处帮着她,林家的融资贷款是,父亲留下的画廊也是。

    更何况,婚礼不是不办,而是还没来得及办。

    这,她比谁都清楚。

    从叶行北求婚,到两人去民政局结婚都来得太突然,连她自己都感觉不真实。

    “叶陵南,无论你怎么说,我现在已经是叶行北的妻子。”她怒极反笑,“婚礼不过是形式,我只要叶行北就够了。”

    显然,承欢的话起到了作用,叶陵南终于收起了那副玩世不恭的姿态,目光古怪地看着她,冷声道:“你难道真以为他喜欢你?你不要忘了当年他怎么对待你的。”

    “人心是会变的,你现在也不是当初我认识的那个叶陵南了。”

    承欢冷笑了一下,越过叶陵南,上楼去了。

    走进卧室,她按亮房间里的灯,估计是药效的缘故,叶行北还躺在床上睡着。

    “行北,一会再睡,要吃饭了。”她走到床边碰了碰他。

    他脸色比刚才好很多,但眉宇间还是有几分倦怠。

    叶行北被承欢叫醒,起身做起来,一手扶着额角,眉头微拧,似乎还有些不适。

    “怎么了,头还疼?”承欢微微扶住他。

    叶行北摇了摇头,“没事,只是有些晕。刚才,没吓到你吧?”

    承欢哼了一声,“你还说,吓死我了。你痛成那个样子……明天是周末,刚好不用去上班,我们去趟医院。”

    叶行北眉头皱的更深了,将脸凑过去做讨好状,“媳妇,又不是什么大病,不要去医院吧。”

    “滚。”承欢骂了一句,却还是忍不住被他的模样逗笑了,嗔道:“有力气撒娇,还不快起来洗脸,去吃饭。一个大男人,连去医院都怕啊。”

    她说着,起身给他拿鞋。

    她记得她刚才出门的时候,他的棉拖是摆的整齐的,现在却有些前后出入地摆着。

    “你刚才起来过了?”她给他将鞋子摆到他脚下,随口问了句。

    叶行北脸上划过一丝不自然,随即不露声色道:“刚才去了趟厕所。”

    承欢没有察觉到他言语里微妙的迟疑,不疑有他,看他起身进入洗漱间,接着说:“下次你如果头疼再不吃药,还乱发脾气,我就不管你了,让你痛死算了。”

    叶行北洗了把脸,听她这么说,立刻不要脸道:“痛死我,你舍得吗?阿欢,那药是真的不能吃,咖啡-因片,会上瘾的。”

    “那你有天天吃吗?”承欢也挤进去,“你多久都没犯过病了,不行,明天还得去医院看看,我不放心。”

    叶行北用毛巾擦完脸,从身后抱住她,低头亲了亲她的脸颊,“好好,一切都听媳妇的。”

    承欢用手肘往后捅了他一下,嫌弃道:“一身臭汗,离我远点。”说着,她拧开水龙头洗手。

    叶行北不由自主道:“媳妇,你真嫌弃我?”

    承欢瞧了眼镜子里都笑着的两个人,觉的有一种喜悦从心底涌上来,难以抑制。

    她忍不住转身反抱住叶行北,踮起脚去亲他,她原本想亲的是嘴,却没想到还是矮了一些,这一下只亲到了他的下巴,牙齿还似乎磕到了他。

    叶行北嗷地叫了一下,正想骂她谋杀亲夫。

    怀里的人已经快他一步,先发制人,“我的手刚刚给你大爷提过鞋,现在不洗一洗,你一会和我一起吃得下饭?”

    叶行北看着她笑得弯弯的眼里带着几分狡黠,洗漱间里晕黄的灯光打在她脸色显得异常柔和,于是低头把刚才她想做的事情做了个彻底,才伏在她耳边不怀好意地低笑道:“我现在似乎真的饿了。”

    承欢被他的荤话说的面皮发烫,恨恨地扭头趁机去咬他的耳朵,满意听到又一声嗷地惨叫。

    待她松口,他立刻拿眼瞪她。

    承欢也立刻瞪回去。

    结果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趁气氛融洽,承欢终于忍不住开口,“行北,叶陵南他回来了,现在就在楼下。”

    可能是先前就知道叶陵南回国,叶行北神色还算镇定,他伸手摸了摸承欢的脸颊,迎上她满是担忧的眸子,“你不用担心,我还怕他一辈子不回来呢。”

    承欢听了他的话,稍稍放心了些。

    叶行北笑嘻嘻地搂过她,“走,吃饭去,我真饿了。”

    承欢心里快活,也随他去了。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财运天降

承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渲色芳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渲色芳华并收藏承欢最新章节